第299章 独孤雨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总共八个仙府的侍女,步履轻盈,衣裙无风且飘摇,不说实力,单单她们的气质也足够惊艳。

  任何一个女子比起人间一朝之公主、国母等等,都要美丽,都要卓越,恬淡的微笑能融化天下任何一个男子。

  这群女子端着的仙酿与仙果,不出意料就是给风羽等人准备的,这里已经进入了主府,仙女侍女见到战王独孤天,纷纷行礼,且目光变化,平淡目光的最深处是一种渴望。

  这一切别人都没有捕捉到,而风羽却捕捉到了,他暗自摇头,心里一叹道:“仙界人间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风羽发现这些侍女定然对战王有着一份遐想,也更坐实了战王在整个仙界的地位与强大的实力。

  “见过战王!”几个侍女欠身,对着战王行礼,这样的礼数看似很随意,而就是这样随意的行礼姿态,都美的令人叹为观止。

  “把你们手里的东西速速送去主府,我们主府来了贵客!”战王语气并不威严,且让人听着很舒服。

  那些侍女这才注意到风羽一行四人,他们的眼中终于出现了情绪变化,那是一种讶异。对于风羽等人被奉为贵宾,她们很不解,而其中一个女子眼中竟然闪过一丝鄙夷,在她的认知里,这几个人即使再强,怎能与战王相比?

  战王可是仙君以下战斗力最强的王,一柄仙剑横扫四方,无人敢撼其缨锋。据说战王曾经单枪匹马的去了离火仙域,与离火仙君交流对于道的心得,然而人们都知道,这只是战王的幌子而已,他要做的就是挑战离火仙君。

  以王抗君!那几天离火仙域的禁地火势滔天,巨大的剑影横斩虚空,当后来平息下来之时,人们才发现并不知道谁赢谁输,战王与离火仙君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三缄其口,不在提当时的战况。

  一刹那这个侍女就联想到很多,鄙夷之色更重,在她想来风羽几人只是几个散修仙者被仙王归入了麾下,去主府是因为战王要让独孤仙君看看这几人的实力呢。也许这四人还算强悍吧,不然怎样被带到主府呢?

  “还愣着作甚?”刚才那个侍女一愣神间,慢了半拍,被战王冷着脸训斥了一句,而那个女子却并不生气,不食人间烟火,似乎形容这些侍女很贴切,慢了半拍的侍女反而很高兴,只因战王多对她说了一句话。

  女子走了,风羽更无奈的摇头,刚才无意中风羽捕捉到了那女子的思维,只是令风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仙王竟然如此逆天,竟然敢挑战仙君,这一道鸿沟对于他来说似乎不算什么,越级挑战轻而易举。

  “大人,让你见笑了,我父君为人和善,对于府内所有人都不曾严厉过,所以导致他们对于礼数有些淡然了!”战王如实相告,并没有觉得这样不好,反而听其语气,侍女们就应该那样,对于礼数淡然一些好。

  “没事,独孤兄,你的名声很响啊,竟然能越级战仙君,真的很佩服!”风羽感叹道,一边走,一边与独孤天交谈。

  “都是虚名而已,我如果不多修炼,到时候我父君离开这里,我撑不起这片仙域,我的这个家族也许都会受到伤害!尤其是我的小妹,她根本就不曾修炼过,在仙界是一个异类!”

  战王也不询问风羽为什么知道他能越级挑战仙君,就那么如实回答。

  “你们几兄弟?”风羽似乎来了兴致,这样问道,可能他也不知道这次进入独孤仙域的主府会这样,趁着这个战王还算耿直,多询问一些独孤仙域的一些确切的消息。

  “我还有一个大哥,一个二哥,加上小妹!我们兄妹四人。我与我的小妹关系最好,至于两位兄长....哎!”

  独孤天似乎有苦衷,堂堂一个战王竟然长叹起来,风羽眉头稍微一凝,也就不再问下去,这就是生命最基本的法则,不管高等低等生命,哪里都存在着争议,家族的不睦等等因素。

  说话的功夫,一行人逐渐步入仙府的最中心,也就是主府,这里与外围又一番天地...

  彩雀枝头叫,游龙盘虚空,仙兽遍地走,芬芳扑满鼻!

  这是最真实的主府征兆,这里的气息更为浓郁,似乎已经超越了仙气的范畴,令风羽惊讶无比。

  这里似乎全部为混沌气,滋养己身,效果出奇。这时风羽暗暗想到,怪不得独孤天的实力这么逆天,这就是一处最适合修炼的洞天福地啊。

  仔细一感知,风羽发现这竟然是一个聚灵阵,它聚的不是灵气仙气,而是整片空间初始的混沌气,只是令风羽费解的是,这些混沌气哪里来的?

  一只仙雀迎面飞来,很热情的落到风羽的肩头,叽叽叽的叫不停,声音悦耳动听,清脆且能安抚心神,这最普通的雀儿都是上古异种,不知道如何繁衍下来。

  地上一群小鹿奔来,鹿角发光,竟然发出滋滋闪电声,他们快乐的奔驰,传出欢声笑语,你追我赶。

  后方,几条浑身洁白如玉的小蛇游动身躯,在一座小池边上下起伏,如玉的身躯散发灵光,很像以前鑫鑫小胖蛇时的模样,惹人怜爱,大眼睛如宝石,褶褶生辉。

  这都是一些世间罕见的上古异兽,不知道如何保存下来,在仙界都很难见到其中一只,而在这里,遍地都是。

  步入比人间皇宫还要大上几倍的主府,前面迎面走来几人,其中一人虽然不曾展笑容,可却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他的身躯并不雄伟,而给人的感觉却能撑起一片巨大的天空。

  这个人的身后跟着一个孔威有力,且身体有金光弥漫的中年人,满头金发飞舞,一身金龙袍格外引人注目。

  尤其是鑫鑫,当见到这个中年人,他竟然惊的一动未动,他敢到了亲切,感到了血脉相连的感觉。

  那个中年人是龙王,而他就是鑫鑫这一脉的祖辈,最早升入九重天的金蚕,此时是九重天的龙王,追随独孤相忘。

  龙王善意的点点头,他同样感受到了鑫鑫与他相同的血脉,令他吃惊的是,鑫鑫的实力竟然直追于他,这太令他惊奇。

  在龙王的身后,有两个男子,他们一左一右跟随,脸色苍白无血色,看起来身体似乎不适,而他们的两眼间看似明亮,其实带着一丝阴霾。

  “果然,与人间的家族一样,存在着竞争啊!这两个兄弟不出所料就是独孤天的兄长,他们可并不是好鸟!”风羽心里暗想。

  “欢迎光临我独孤仙府!希望!”又是希望一说,从最前面那个中年人的嘴中吐出,也就是独孤仙君。

  而就在这一刻风羽心中的猜想直接确定,他就是那个有着莫大威能,左手持锥,右手持捶的雷神!

  “冒昧拜见还请仙君见谅!”风羽绝对不会傻乎乎的去说,拜见雷神等话语,按照与独孤天的接触来说,战王应该都不知道其父的真正身份。

  “蝼蚁!”正在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正是面色苍白的两个青年的一个,看其面相应该是独孤天的大哥。

  “恩?”风羽抬头看去,那个年轻人不屑的道,语气轻蔑,神情更是不屑。

  “你说什么?”独孤相忘不回头,语气很平常,可却令那个人一哆嗦。

  “父君,只是几个蝼蚁,何必假装清高?您有必要请到我主府来吗?”另一个面色苍白的人接过话说道。

  “大哥,二哥,你们够了,最近外面发生了什么,你们并不知道,仙界的天要变了!”独孤天沉声道。

  “哈哈,仙界的天要变了,竟然请四个废物来?三弟你的脑子坏掉了吗?”

  由于风羽等人的境界已经完全超越了独孤天的大哥二哥,所以他们根本感受不出分风羽几人逆天的实力,以为他们只是原住民。

  “滚!”独孤相忘一声落下,虚空惊雷炸响,四野仙兽全都不安的匍匐。

  直接受到冲击的两人倒飞出去,满口咳血,他们双眼不可思议。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太动听,太令人沉醉,就是这样的声音可让人为此冲冠,为此不计生命代价。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了?”

  一个曼妙的身影弯下杨柳细腰,欲搀扶两个震飞出去的独孤府公子,他们一个叫做独孤云,一个叫做独孤风。

  “滚开!”大哥独孤云一震臂,那女子竟然倒飞出去,这一刹那独孤相忘与独孤天都没做出反应,而最初做出反应的竟然是风羽。

  人还在原地,他却早已消失,等他接住那个发出动听声音的女子时,原地的残影还在,而且他奔出这一路总共留下十八道残影,依然还在。总共三十几米,却留下十八道残影,真身现身,残影还未消失,速度绝对恐怖。

  “大叔谢谢你!”随着风羽的残影一个个消失,那个女子也反应过来,正好躺在风羽的怀中。

  而风羽直接不能开口说话,两行情泪落下,都滴在了那个女子的脸上,而那女子也在这一刻安静了,不挣扎也不反抗,怔怔的看着风羽。

  “你叫什么?”风羽滴答滴答的泪水落下,忍不住问道。

  “独孤雨儿!”

  “雨儿,鱼儿!何其相像,鱼儿.....”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