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 第三十四章 疑则心迷(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怀疑的对象又少了一个,诸位,继续猜疑吧!”晏世元劝诱道

  天师道诸人目光闪烁,疑云窦生,眼看猜忌将起,

  徐未央提声道:“虽不知那一签如何出现,但我相信,这必然是晏世元的陷阱,在获取证据之前,你们是要信自己同门,还是要信六道恶徒?万莫遂了他们心意!”

  语音未落,棺中水雾再起,将徐未央余下话语吞没,朦胧水雾遮住水晶棺,看不清内中发生何事。,片刻后,投票结束,竹签又被送到天璇子手中。天璇子踌躇不已,好似每一根签子都重逾千斤。

  “快些念!”晏世元不耐催促道。

  天璇子一咬牙,“第一根,无!”

  “第二根,无!”

  但到第三根时,面色却一变,颤声道:“第三根,二号……”二号道者当即面如死灰,牙关打颤,一时说不出话。

  很快,余下竹签皆已念完,只二号一人得了一票,其余诸人竟是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二号如梦初醒,拍打着水晶壁嘶吼道:“不是,不是我,是谁投了我!我真的不是内奸!”

  癫狂之态,让他人不忍再看,晏世元也贴着水晶笼,一脸真挚劝慰道:“我明白,受怀疑的滋味不好受,但放心,我相信你,你确实不是内奸!”

  下一刻,弩箭发动,一箭索命!

  同门身死,又是阵阵惊呼哀嚎传来,其余正道之人也有兔死狐悲之感,凄风愁云笼罩全场。

  “诸位,好了,人死不能复生,让我们打起精神,这位道友的死又为我们排除了一个目标,我们可不能让他的牺牲白费,准备第三轮吧!”晏世元握着拳头一脸激昂的鼓舞道。

  “师傅,救我,救我啊!”一听此言,三号眼眶带泪,求助般的看向徐未央。连死两人,几可确定必有内奸,而内奸第一轮投‘一’号,第二轮投“二”号,虽不知是否故意按顺序而为,但第三轮,他这“三号”最有危险。

  “三”号是跟了徐未央二十年的亲传弟子,修为天赋虽都不出众,但孝诚恭谨,徐未央一向视如己出,此时见他有难,却也生不出半点主意,最后只得颤声道:“好徒儿,别怕,莫坠了我天师道的声名……”

  水雾再度泛起,又是一轮新的投票,转眼,第三轮的竹签也由鬼奴递到了天璇子手中,天璇子将竹签如扇骨般打开,面色更显僵硬,晏世元则早已迫不及待的从后探过头,随即嘴咧开,露出一副兴奋又狂热的笑容。

  “哈哈,这次倒是多了一人,看来你们进入状态了!天璇子,快宣告吧!”

  “这一次……三号、五号各得一票……”天璇子将那两签抽出高举。

  在场又是一片哗然,一票变两票,意味不言而喻,若先前仍只是内奸投票,那这一轮,便是有其他人参与了。

  晏世元哈哈笑道:“果然你们按捺不住了吗?这倒是好兆头,不过两个人,都得一票,并没有分出最高,所以,本道主素来讲规矩,这轮,你们就安稳渡过了。”

  听闻晏世元这么说,“五”号舒出一口气,随即,方才的惊慌转作怒气,大叫道:“是谁?谁投的我!!”

  “是……我投的……”“三”号略带胆怯的举起了手。

  五号本只宣泄般的一吼,没想到他竟承认了,愣了一愣,随即面露狰狞道:“我猜也是你,你……你自己要死,竟还拖我下水!我与你有何冤仇,为何要投我!”五号怒吼着。

  “这……这几日我们其他人皆是一同行动,唯有你总是偷偷摸摸不知做些什么,我几次起夜,发现营地皆无你身影,不知去了何处,若说内奸,属你最有嫌疑!”三号起初有些怯意,但他这么一说,五号面色便跟着一变,见此变化,三号越说越理直气壮,似是认定了五号是内奸。

  “你……一派胡言!!我只是去……去……”五号怒吼出,但吼道最关键的信息,却迟迟没说出。

  “没错,我也看得了,前夜本该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但我接班时,你却不见身影,晚了半刻钟才回来,当时你说你是出恭,我也没多追问,现在想来,你出恭时间未免过长,你究竟去做了什么!”另一人起疑,厉声追问道,其余几人听闻,也纷纷投去怀疑目光。

  “我没做什么,只是……只是……去寻些村妓,探讨双修之法,我真的没勾结人间道啊!”感应到他人怀疑,五号急了,也不顾遮掩就大声讲出。。

  “可有证明?”

  五号连连点头道:“有!有!有!那些村妓皆可作证,只要从这里出去,我带你去寻他们对质!”

  可惜……众人怀疑不减半分,能否活过此关尚且不住,如何找人查证?而且就算查证,几个村妓的话语也根本不足为证……

  “好了,又要投票了!”一声宣告,水雾生起,吞没五号的辩解声,而这一次——

  “越来越有趣了,这次投票的共有五人!”晏世元又抢先透露道。

  “三号,得两票,五号,得……三票!”天璇子道。

  “这样才对,越多人参与,游戏才越有趣!可惜这次,依然猜错!”晏世元一声判定,弩箭再度发射,五号未及开口,便被一箭射杀。

  “恭喜你们,冤杀好人了。”晏世元鼓掌庆贺道

  “不是他?那会是谁?”

  “是不是你,方才是你一口咬定他有嫌疑!而且我也看过你偷偷的写些什么!是你故意嫁祸他来混淆视听吧!”

  “怎么可能!我与家人写家书,难道也要给你看!若说嫌疑,其他人都多少身上带伤,只你一点伤势没有,你是没做抵抗就被他们捉住,还是根本不必做抵抗!”

  不知不觉,已没有人再伤感同门的死亡,而是将选出下一个怀疑目标作为第一要务,猜疑,在众人心头慢慢滋长……

  “够了,还要献丑到什么时候!自己同门都不愿信任么?方才谁投了票,都与我举手!”徐未央怒道。

  但除了他弟子“三号”,其他人都未有动作,“怎么,敢做不敢应吗?”

  “是没必要。”七号,一个与徐未央地位相当的长老道:“徐长老,若真说起来,你的嫌疑或许才是最大!”

  徐未央怒极反笑,道:“钱长老,我有何嫌疑,还请赐教!”

  那七号的钱长老道:“其一,天师道只你一人入了洛阳参加佛道大会,无人陪同,谁也不知你这期间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其二,显然已有内奸的情况下,你却不想着找出内奸,反而一味要我们信任,止住我们猜疑,是不是想要掩藏自己。其三,方才内奸按一二三的顺序投票,虽不知是否刻意而为,但这般投票,显然对第十位的你最有利。最后,以利益而言,你在授命于前代天师辅佐天师道,天师道上下皆听你号令,但随着少天师长大,你的影响力也越来越低,而少天师越来越执拗偏激,做事过于情绪化,总是一意孤行,你也无法像以往那般轻易掌控他,但如今,天师夫人将出产,你只需与六道恶灭联合,在此坑害了少天师,然后再立少天师的子嗣为新任天师,那天师道就又重归你掌控中!”

  “哈哈哈哈!好精彩的推论!”徐未央气得大笑,钱长老与他素来不合,但这般撕破脸还是头一遭,盛怒之下徐未央也不再留情面,“可你不想想,如今的天师道衰败成了什么模样?值得我大费周章?龙虎山会从道门祖庭,到如今连十大派门都评不上,便是因为有你们整日只想些权争利夺,损公肥私的门派蠹虫!好,!你们觉得贫道有嫌疑,便尽管投贫道,只是这猜疑同门的把戏,贫道不屑参与!”

  说罢,徐未央一手贴在壁上,一手抓起剩余竹签,竟全数钉在自己手上!

  此时他并无功力,全凭一股狠劲才将竹签钉上,但也因此更显疼痛。“嘿,真是疼啊,到底年纪大了,这狠劲还比不上凌霄剑宗的谢小姑娘。”徐未央疼得抽抽,自嘲一笑,“现在好了,一个竹签对应一个血窟窿,贫道签上都沾了血,拔出的是哪个窟窿的竹签,投出的竹签中哪个是贫道的,都一眼分明!”

  钱长老被气势被压过,但还是不甘示弱道:“现在才来这招,不嫌晚么?纵然你不投,其他人为求生存也会投,卖什么苦肉计……”

  “好了好了,争什么争,到底谁是内奸,继续下去早晚清楚了!”

  蒙蒙水汽生起,好似在原本的同门中蒙上一层迷雾,再看不清相知多年的同门的真实面容。

  这一轮,死的却是钱长老,共得了三票。有时越是急着怀疑别人,越是容易加深自己的嫌疑,可惜,这个道理他没机会明白了。

  可他,不是内奸。

  之后,五号也死了,十人已死过半,依然不见内奸。

  终于,这次怀疑对象指向徐未央,剩余五人,徐未央得了两票。

  “你们,是谁投了我师尊!”三号责问道。

  “安静。”徐未央淡然道:“我的好徒儿,他们的错不是在于投我,再未有明确证据的前提下,猜疑任何一个同门,都同样是错。”

  “三”号闻言,羞愧的低下了头,而徐未央则对晏世元道:“邪徒,动手吧!”

  此时,一声震如春雷,两道虹光飞泻,“龙虎山少天师张润宁在此,莫要再动我天师道之人!”

  雌雄龙虎剑插在晏世元身前,一道身影飞驰而出,正是龙虎山天师张润宁!

  ps:说爆就爆,晚上还有。(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