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逢场作戏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对了,我听诗儿说,你对裂天雀一族的神通很感兴趣?那老祖今日便传给你。”司空衍很大方,取出一枚白玉片,交给古轩。

  古轩取过来,查探一下,还真是裂天雀的神通。

  “如果在修行上有什么难处,可以随时来找我,也可以去找司空行,他们都会给你指点,我将派来我族最好的两位大能,来指导你修行。”

  司空衍一连串的恩惠,把古轩弄的不知所以,一切都跟着他的节奏来。

  最后他才说出了重点:“这惊鸿派,暂时就不要回去了,既然成了我族的驸马,就留在这里。惊鸿派有的,我司空族都有,惊鸿派没有的,我司空族也有,一切资源尽你享用。”

  古轩思维混乱,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听到不让他回惊鸿,不行两个字瞬间脱口而出。

  “怎么?惊鸿派真有那么好吗?”司空衍的神色便的微冷。

  古轩察觉到了这一细节,轻笑两声道:“老祖忘了,我还要去战域呢,回到惊鸿派,也算跟他们道别,毕竟我出自那里,他们于我有恩,我不想做个忘恩负义之人。”

  听到他这样说,司空衍才重新笑道:“原来是这样,你说的不错,做的也很对,重恩重情,才是我看重你的地方。嗯,你可以回去与他们道别,至于战域嘛,不去也罢。”

  “那怎么可以,老祖,我听说战域可是个磨炼的好地方,有在温室中就能成为盖世高手的人吗?更多的磨砺才能让我更加强大。”古轩振振有词,说的司空衍目光闪烁。

  “如果你执意要去,让祁儿跟诗儿同行,这样也好有个伴。”司空衍最后拍板,也不管古轩同不同意。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与诗儿早些休息。年轻人,可不要太贪图**,我这里,有一本能够帮助道侣双修的功法,现在也传授给你们。”

  看着司空衍那有些心照不宣的神色,古轩讪笑不已,瞅了瞅司空诗,就这个?还双修?不被打出来就是好的了。

  送走了皇族几位,古轩回到大厅时,司空诗还坐在那里,等他回来,美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便起身离去。

  “跟我来。”出房门时,她轻飘飘的话语传来,古轩摸了摸鼻尖,跟随过去。

  两人都是修仙者,自然不用凡间那沐浴更衣的琐事。修仙者不畏寒冬酷暑,周身随时有灵力运转,尘垢都难以接近。

  司空诗步入了一间主房内,古轩站在门外,左看右看,就是不愿意进去。

  “难道还要我请你进来吗?”司空诗冷淡说道。

  古轩无奈,踏步进门,一进去,房门就被司空诗的掌风给关上。古轩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间喜房,布置的很精致。

  一副很大的床榻,摆放在房内,上面铺着大红色的被子。在房内的架子上,摆放了不少玉器与铜器。古轩察探后,不禁讶然,这些竟然都是观赏灵器,就连房顶照亮的珠子,都是灵珠。

  所谓的观赏灵器,不具备攻击性,完全是为了好看。修仙界中有心思做这种东西的,恐怕也只有皇室了。

  而且,他发现,这里的墙壁跟房门,都用特殊材质做成,可以隔绝灵识。

  “师姐,你该不会真要跟我洞房吧?”古轩露出坏笑,目光肆无忌惮的侵犯着司空诗的身体。

  他要的就是激怒司空诗,然后赶紧把他赶出去。

  司空诗掌风怒拍,卷起床上的被子,落到古轩身旁,轻声道:“你睡在这里,外面有人监视。”

  “哦?”古轩心中一动,道:“怎么着?你家人也不相信你对我是真心的吗?要不我们干脆假戏真做,不弄出点动静来,他们怎会相信?”

  古轩话语一落,便看到司空诗挥掌拍来,那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想来是动了怒。

  古轩轻轻接住这一击,顺手抓住她的如葱般的玉指,嘿笑道:“师姐的皮肤真的好啊。”

  司空诗黛眉冷竖,动了灵力,双指透过他的手掌,朝他双眼挖去。

  古轩翻手遮挡,趁机退后。

  “我就是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古轩解释,也经不住司空诗的怒视。

  “好了好了,我睡这里,绝不敢亵渎师姐仙体。”古轩觉得无趣,也懒得再调戏她。

  嗤!

  司空诗挥手化出一道线,冷漠道:“越过这道线,我就杀了你。”

  “切!”古轩发出抗议,也不管她,将被子整了整,就盘坐在地上修行。

  不知不觉夜以至深,这个时间就算修仙者也已经进入入定状态。惟有司空诗,心烦意乱,想到日后就要跟这个家伙同居一室,她有说不出的哀怨。

  照明的灵珠是具有灵性的,它能够在灵力的干扰下,变得很暗。可修仙者的目光,在黑夜中也如同白昼,司空诗清晰看到古轩还在入定,竟然真的不把自己当回事,那么安然的在修行。

  没由来一阵怒意,若仙子般的人物,现在也起了杀心。不过她随后就放弃了,杀了一个古轩,还会有第二次的大选,总之她无法逃脱这个命运。

  忽然,司空诗美眸露出一抹惊讶,她看到从古轩的体内,飘出一缕缕红色雾气,很快,在他周身都是这种殷红的像血一般的东西。

  对此,司空诗大感惊讶,站起了身子,缓步走进。

  古轩经过与李乘风的大战,有了不小的收获,恶血在被激发后,并没有完全的回归原处,有一些还存在血脉之中。

  从这恶血中,他感受到了李乘风圣术的一些痕迹,让他有所明悟,想要激发出自身所属的圣术。

  随着他的深入了解,他的心绪开始变了,一种嗜血的冲动,让他烦躁起来,恶血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朝外面涌去。

  接着他感受到有人靠近,猛地睁开了一眼,猩红一片,怒视司空诗。

  司空诗走到古轩身旁,正要仔细查看他体外的血雾时,却见到古轩突然睁开眼睛,目光像野兽般瘆人,让她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

  两者谁都没有说话,就那么互相对视这。过了半晌,红色消退,古轩才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道:“师姐,你这是做什么?垂涎我的美色吗?”

  司空诗闻言,眸光闪烁,也不理他,转身回到床榻之上。

  古轩重新闭上眼睛,这一次他没有继续去探索。不过,他总算找到了一些诀窍,能够激发自己体内,那最深处的狂性。

  “从小到大,我都觉得自己与古村之人有所不同,这股狂暴嗜血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是血脉的遗传吗?”古轩沉思,对那股力量,越来越好奇。

  天将破晓,古轩已经被司空诗赶了出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以为我想住在这里。”古轩愤懑,对司空诗这种用完之后,就翻脸的行为,很生气。

  “唔,得赶紧去找小迟,弄清楚村里的情况。”

  他寻到古迟,不理会他一脸坏笑,直接切入正题:“我担心小古村出了事,你速回惊鸿派,找到我师父,派人去探查。”

  古迟闻言色变,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动身离开了这里,前往惊鸿派。

  古轩想了想还不放心,想要去找罗毅。

  走到正院,司空诗的轻喝将他叫住:“今日你要随我入宫,去向父皇请安。”

  “请安?我手都没摸一下,请什么安?”古轩没好气的说道,现在他可没心思给他们整这些乱七八糟的。

  咻!

  司空诗打出一道灵光,古轩翻手一拳给轰碎,面又愠怒。

  “你若是不想死在这里,就按我说的做,至少在会惊鸿派之前,你要继续演下去。”司空诗传音,美眸紧紧盯着他。

  古轩深吸了两口气,他也感受到有灵识压迫而来,想必是皇室留在这里的监视之人,最终选择妥协。

  到了皇宫前,司空诗叮嘱道:“若要问起昨夜之事,你就说我有葵水在身。”

  古轩有些好笑,这妞倒是想的挺周全。

  入宫后,一层又一层的守卫,快速前往宫中禀报驸马与公主入宫。有侍卫守护者他们前往皇帝所在。

  “哈哈,我的乖孙婿,这么早就来请安,看来还是很有孝心的。”老祖司空衍直接召见二人。

  “两位老祖安好,父皇安好。”古轩本着演戏演全套的思想,口对心不对的这样称呼。

  “来来来,乖孙婿上前来,快赐座。”司空衍很热情,但古轩知道,这老怪跟他一样在演戏,只不过他人老成精,演的更出神入化。

  “昨夜一切可还好?”司空衍不动声色的扫了司空诗一眼道:“我怎么觉得,诗儿还是完璧之身。”

  古轩摸了摸鼻尖,干笑道:“真不巧,昨夜公主她天葵水至,因此...。”

  “哈哈哈,原来如此,那可要暂时委屈你了,不过你们以后的日子还长,不要急。”司空衍煞有介事的安慰。

  他拉着古轩天南海北的一顿扯,似有意无意的询问古轩的家乡,都被古轩搪塞过去。足足过了半日,才放古轩离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