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风暴前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古轩这两天都没鸟她,反正说话她也不会理。∷頂∷点∷小∷说,当下就借着地方开始参悟裂天雀一族的神通。

  当古轩了解这一族的神通后,不得不惊叹,这一族之变态。

  上古时期,裂天雀展翅就可以撕裂天空,挥舞翅膀就能搅的天崩地裂,即便在凶兽中也是排名靠前的。

  它的凶名仅次于暴虐魔猿,与虚空鳄并列。遗憾的是,他手中这一神通,并非是裂天雀一族的嫡传,乃是后人搜集了残破的神通后,加以改进、修补,威力弱上了许多,但也足以很多大能眼红、垂涎。

  他修行裂天雀的神通时,不是有一缕缕灰气在身上凝结,最后在头顶形成一只模糊形状的裂天雀。在这期间,司空诗都在一旁冷眼旁观,对这个得了好处还与她作对的人,十分的不待见。

  三日之后,古轩得到司空衍的同意,离开了皇城,欲回到惊鸿山,去做最后的道别。

  古轩离开后,段苍获得了皇室的召见,由监仙阁的人引进皇宫。

  司空衍亲自见了段苍,只因为仙机门的名头足够响亮,连他们都不得不忌惮,通晓天机,不能说其不可怕。

  “小友传信于我族,想必是有事相告,不妨直言。”司空衍很客气,而且,从他的话语中明白的说出,并非是皇室要见他,是段苍主动见了皇室。

  段苍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平淡淡的模样,即便面对两位半步道王,都不曾有一丝变化。

  “我派前辈观望天机,得知司空族当大兴。”段苍仅仅这一句,就让司空族的老怪们,笑得合不拢嘴。

  如果是别人来说,他们可能直接给丢出去,可仙机门传人亲言,那么可信度九成九是有的。

  “在这天机中,只有一个人,才能助司空族兴盛千古。”段苍又道,很直白。

  “是谁?”司空衍急忙问道,哪怕是他活了很久的岁月,也不能淡定了。

  “如今东华王朝的驸马,惊鸿的掌剑使古轩!”

  “果真是他。”司空衍目光闪烁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段苍看到后,微微一笑道:“晚辈知道老前辈心中顾虑,所以特来解惑,如果前辈信得过晚辈,可直言相告。”

  司空衍眸光明灭,低声道:“贵派道友可曾说,他的选择,到底是在皇室,还是在惊鸿?”

  段苍淡淡道:“这件事,不用我派师长告示,我便可以回答前辈。”

  “哦?说来听听?”

  段苍嘴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如果东华没了惊鸿,只有皇室,那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你的意思是?”司空衍也不由得心中一惊,这句话的意思太明显了。

  “我派师长曾言,司空族若要兴盛,当踏血而行,如何决断,前辈自当比我清楚。”

  “惊鸿当灭,司空盛兴。这一决断,就在前辈您的手里。”

  段苍的话语虽然平淡,但是却带着一股奇异的魔力,让司空衍胸口起伏不定,他双目圆睁,将所有的优柔寡断都抛却。

  “我司空衍入道两千余年,如今已是时日无多。在消逝前,能够司空一族尽最后一份力,很值得。”

  他突然释放出一股难以抵抗的威严,正视段苍道:“仙机门小友,你可敢以仙机门未来的道运起誓,对我所说的话语,没有丝毫作假?”

  段苍面色肃然,起誓道:“如果我所言有一丝虚假,仙机门一脉百年内必将断绝。”

  “好好好,仙机门助我,这份恩情,我司空族断不会忘记。即日点兵,备战!”司空衍下令,一旁的司空行与司空岳都轰然响应。

  皇城暗流涌动,监仙阁分散在天下各处的人都被召回,另外有几道灵符,在同一时间分向四方,前往无极门、纯阳观、还有散修所聚集的南北盟。

  一场修仙界近千年来最大的事件,悄然诞生。

  对于皇城的事情,古轩自然不清楚,他跟俞兴每日加急赶路,前往惊鸿跑。古迟已经先一步回去了,罗毅还在城中帮他寻找人,之后还要回家一趟,暂时回不了惊鸿山。

  在古轩到达惊鸿之时,惊鸿派在京城的密探已经发现了皇族的异动,比古轩还要先一步到达惊鸿山。

  因此,古轩回到山中后,直接被东玄召见。三峰之主、掌教与重要长老都聚集在此。

  一进门,古轩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像申太叔等一些长老,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那模样像是怀疑。

  “轩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公伯昌先一步打破沉静,提醒古轩。

  东玄坐在首位,面无表情。

  古轩倏地跪倒在地,轻声道:“弟子未曾经过师门的同意,擅自做主成为了皇族的驸马,因此弟子愿意承担一切责罚。”

  “你这孩子,你有何苦衷?尽管说出来,是不是他们逼你?”掌教也开口,为他圆场。

  古轩摇头道:“没有人逼我,是弟子自愿的。”

  “你们都看到了吧,他已经亲口说出,他自愿叛出本派,这等逆徒,留之何用!”申太叔怒斥,他瞪着古轩,深感后悔,暗骂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将惊玄一式交给这个叛徒。

  “司空诗也是我派弟子,两者结成道侣有何不妥?怎么就成了叛徒?”公伯昌驳斥,也动了怒。

  叛徒这个称号,可不是随意可以加给的。

  “谁都知道皇族居心叵测,送来三公主意图窃取我派功法,如今他成了皇族驸马,难道不是叛到了皇族吗?”有人开口,古轩抬头看去,竟是那青阳长老。

  莫非,他还在为方修阳一事怨恨自己?

  “不可妄做定夺,或许他们只是两情相悦呢?”

  “可笑,在这里他们都没有接触过,去了皇城,就两情相悦了?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一些长老吵闹,分成两派,一派是庇护他,另一派是要求除掉他。

  古轩没有辩解,这种事情,不可能当面说出来。难保惊鸿之中没有司空族的间隙,否则那麻烦就大了。

  “都闭嘴!”东玄一声呵斥,让众人安静下来。

  “古轩我且问你,此事你作何解释?”东玄盯着他问道,似乎要看透他的心。

  “禀师祖,我无话可说,这一次回来,也是为了向师祖与师父辞行。”古轩平静的说道,让那些本来支持古轩的长老,也都勃然变色。

  “什么?原来你真是这种人!”

  “哎,我看错了人啊,可惜,可悲,可叹!”

  “孽徒,你在说什么?”公伯昌拍案而起,脸色发青。

  “很好!”东玄低沉道:“难怪皇城近日兵马异动,原来是为了你?若是我惊鸿对你不利,司空族是不是就要打到惊鸿山来?!”

  “有这种事?”古轩吃了一惊。

  “你若有话,就眨三下眼睛。”耳边传来东玄的声音,他果然老谋深算,暗自传音给古轩,以他的道行,没有人能够发现。

  古轩不急不缓很有节奏的眨了三下。

  “这等逆徒,由我亲自处置!尔等各自警惕,以免司空族攻来。”东华起身,挥手带走了古轩。

  剩下的峰主、长老各怀心思,其中最为痛心的,当属公伯昌了。他的几个徒弟,前三个到现在还没影踪。唯一看重的古轩,竟然要叛出师门。

  即便身为大能,也难以承受这个打击,踉踉跄跄的起身离开。

  东玄将古轩带到了惊鸿秘境,而后负手而立道:“现在没有人了,有什么话,说吧。”

  古轩单膝跪地,道:“还望师祖恕罪,我方才说的,的确是实话。”

  “你!莫非你真要当叛徒?你不怕我杀了你?”东玄面色一变,手中灵力都在涌动。

  古轩低着头道:“师祖息怒,我这么做,是因为事出有因。”

  他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并且担心,惊鸿因此与皇族交恶。

  听到他的话,东玄才放下心来,带着霸气道:“别说只为了一门神通,就算你杀了当朝皇帝,我惊鸿也会替你承担。”

  “不,师祖,司空族的可怕,我见识过。他们不仅有两位半步道王,还有至尊神殿,肯定有至尊留下的重宝,不可硬碰。”古轩在这里尽情诉说自己的担忧。

  “司空衍那个老怪还活着吗?不过即便活着,也已经气血亏败,有何可怕?司空行刚入半步道王,吾亦不惧。”

  “至于至尊留下的东西,难道只有他司空族有吗?有我在,你不必担心。”

  在听到这番话,古轩不由得心中一暖,但想想眼前的人追杀过父亲,他的暖意又消失了。

  “弟子不应将自己所犯的过错,强加给惊鸿派的诸位同门,请师祖放我走吧。”

  东玄轻哼道:“你以为放了你,司空族就会放过惊鸿吗?”

  “师祖这是何意?”古轩惊声道。

  “近来司空族与无极谷、纯阳观、南盟等一些门派相勾结,调动门下弟子,想来就是为了我惊鸿派而来。”

  “什么?怎会这样?”古轩心惊,司空族为何突然会这样做?这不符合常理啊,他已经说明了,难道还不够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武逆乾坤邪御天娇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人性禁岛斗罗大陆大道主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