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软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翌日,凌天被楼下传来的脚步声惊动,从盘膝打坐修炼中醒来。

  不大片刻的功夫,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房门打开,凌天轻呼一声。

  随即,只见一个风姿卓越身材丰腴的美妇盈盈地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抹勾魂夺魄的微笑。

  这美妇看不出多大年纪,但年纪顶多不超过二十五,身材饱满,一双桃花眼泛着秋水般的眸子,似乎时时刻刻都绽放着诱人的春光,皮肤白皙娇嫩,也生得妩媚至极,纵然是不及柳轻烟,却也差不了哪去了,都是那种浑身上下散发着熟透的诱人味道,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拧一拧,就能拧出水来一般。

  不过,和柳轻烟相比起来,这女子的春意更浓,而柳轻烟反而显得娇柔一些。

  她笑吟吟地望着凌天,轻启朱唇柔声道:“公子,昨夜歇息的可好?”

  “还行!”凌天微微点头。

  美妇上前,走到床榻边盈盈行了一礼,气如兰道:“好叫公子知道,奴婢是大人遣来服侍公子的,公子唤我粉樱就好了。”

  “那边还有这两个丫头。”美妇一边介绍着自己,一边伸手一招,她身后立马走出来两个气质不同的妙龄少女。

  一个看起来温柔恬静,另外一个看着却是端庄典雅。

  无论是这个美妇,还是两个少女,都一样的花容月貌,看起来赏心悦目。

  “这是幽莲。”美妇指着那个温柔恬静的少女介绍,又指向另外一个端庄典雅落落大方的少女道:“这是幽翠!”

  “见过公子!”两人盈盈行礼,举止神态,穿着气质堪比大家族宗门的小姐们,简直无可挑刺,完美无瑕。

  凌天脸一黑,不知柳轻烟这妖女想干什么,这三人看上去气质各不相同,无论哪一个,都能引起男人的征服**。

  且不说那两个妙龄少女幽莲幽翠,就说这美妇粉樱,在气质上也只比柳轻烟差上一线,而且她还有少女们没有的优势,那便是丰腴至极的身子,那一双泛着春光的桃花眼,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散发着诱惑的光芒。

  这是要把自己陷入温柔乡么?凌天心中直打鼓。

  美妇粉樱笑着道:“大人说了,公子在柳烟城的这段时间,生活起居,一应杂事都由奴婢们来服侍。”

  “那就劳烦几位了!”凌天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应该的,公子是大人的贵客嘛。”美妇粉樱盈盈笑着,脸蛋儿突然飞起一抹红霞,轻声道:“大人还说了,要是公子有任何要求,奴婢们都必须满足!”

  “任何要求?”凌天心中一沉,细细品味出这话中蕴藏的含义。

  美妇轻轻点头,这下就连幽莲和幽翠也娇羞无限起来,目光微微有些飘忽,不敢跟凌天对视,神色略显紧张。

  且不管柳轻烟派这一大两小三个女子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她们三人服侍的倒是很贴心。

  这一栋阁楼,二楼处是歇息的地方,一楼里是个大浴池,白玉雕砌而成,造价不菲,至于三楼倒没什么讲究,大概只是个欣赏风景的位置。

  在那美妇粉樱的指使下,幽莲幽翠两个妙龄少女,一左一右搀着凌天,也不管他乐意不乐意,直接将他带到了一楼浴池前。

  里面热气腾腾的冒着水雾,花香扑面,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准备好了一池热水,而且这水池中布满了各种颜色的花瓣。

  看见此般景象,凌天脸色一黑,一个大老爷们的在这里泡花瓣澡,怎么想感觉都是那么怪异。

  “公子,请先沐浴更衣。”美妇粉樱从始至终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带着一脸的妩媚。

  凌天沉着脸,点点头。

  等了好半晌,发现无论是她还是幽莲幽翠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不禁愕然地看着她们,道:“你们大人不会叫你们来帮我洗澡吧?”

  美妇粉樱抿嘴一笑,娇滴滴地道:“若是公子想的话……奴婢等人听从大人的吩咐……我家大人说了,您的任何要求都得满足……”

  说到最后,声音渐低,脸蛋儿也变得酡红起来,有些羞赧。

  幽莲幽翠两个妙龄少女,不敢直视凌天,娇躯紧绷着。

  “不用麻烦,你们先出去吧。”凌天摆了摆手。

  美妇的一双桃花眼中不禁流露出一抹诧异,惊讶地瞥了凌天一眼。

  倒是幽莲幽翠,听到凌天这话,如蒙大赦,都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三人翩跹告退,凌天这才脱下衣服,跳进浴池中洗着身子。

  池水的温度不冷不热,正好洗去这一段时间的疲惫。

  也不知道轻盈清儿丫头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极西之地,试炼之地又怎么样了?

  想起来,凌天就心烦意乱。

  烟柳阁楼外。

  芙彩正气鼓鼓地站在外面等待,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大人要对那小子这么好,不但给他提供最好的住处,甚至连行宫内最好的婢女也派了过来。

  那三人不管是姿色还是气质,在行宫内都是排得上号的,这等体贴的照顾,便是其他魔王来拜访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此刻该不会已经把粉樱和幽莲幽翠给吃了吧?

  这么一想,芙彩更是气愤,心中暗暗为那三女感到不值,粉樱也就罢了,守寡多年,久未滋润,对这方面定然也是想的,与那小子凑到一起,天雷勾动地火不足为奇。

  但幽莲幽翠是与芙彩一起长大的姐妹,两人都是心思单纯的小丫头,清白的身子真要是被那小子给糟蹋了……老娘废了他。

  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芙彩芳心暗暗下定决心。

  正愤怒间,却见粉樱和幽莲幽翠两人一起从里面走了出来。

  “咦……”芙彩怔了怔,旋即大喜过望,赶紧冲过来拉着幽莲幽翠的手,急切道:“你们没事吧,没被他给非礼吧?”

  幽莲幽翠两女脸色一红,赶紧摇头。

  美妇粉樱掩嘴一笑:“芙彩姑娘多虑了,那位公子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色之徒,本分的很呢。”

  “不会吧?”芙彩吃了一惊:“你把大人的叮嘱跟他说了?”

  “一字不落地说了。”粉樱微微点头。

  “他就没对你们动手动脚?”芙彩歪着小脑袋一脸不相信地问道。

  “没有。”粉樱轻笑:“不相信的话,你问问幽莲幽翠两个丫头。”

  芙彩狐疑地看向她们。

  幽翠摇了摇头,红着脸道:“芙彩你自己想多了,刚才可吓坏我了,我还真当那人是什么登徒子。”

  “怪事了,怎么会这样?本姑娘看男人一向挺准的,那小子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类型,没道理不非礼调戏你们呀。”芙彩皱着眉头。

  忽然眼前一亮,哼哼道:“是了,肯定是初来乍道,有些不好意思,男人嘛,还不都是那副德行,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那些来行宫里做客的魔王公子们,哪一个看着你们不流口水,恨不得把你们全扒光然后抱到床上去。”

  听她这么一说,幽莲幽翠又紧张起来。

  “他肯定就是这种类型,先装着斯文,后面麻痹你们,等降低你们的警惕,然后趁你们不备,连身子带心一起吃掉,其实他就是个衣冠禽兽!”芙彩双眼冒光地推断着。

  “啊……”幽莲幽翠吓了一跳。

  美妇粉樱哭笑不得:“芙彩姑娘你别吓唬她们了,那位公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再说了,若他真要动手……我们也没法反抗……”

  芙彩气哼哼地看着她,忽然扑上去,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粉樱胸前的两团柔软,使劲搓揉着,狞笑道:“看样子樱姐姐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是不是行宫里从来没有男人入住,这些年没被滋润,自己忍不住想要倒贴了?”

  骤然被袭,胸前的两粒敏感被芙彩精准地揉捏着,美妇粉樱险些没软倒在她怀里,洁白的脸蛋上骤然浮现酡红醉人之色,咬牙着声若蚊呐道:“你瞎说什么?”

  “哼,这么敏感,果然是了!”芙彩不但没放手,反而还变本加厉,运转魔韵,化为一股股冲击,自指尖有节奏地冲出,凶猛刺激着那两粒殷红。

  “嗯……”娇喘的呻吟从美妇的口中传出,一双桃花眼瞬间迷离,肌肤上也泛起了异样的红光。

  声音入耳,幽莲幽翠心中泛起怪异的感觉。

  嘻嘻!

  倒是芙彩嘻嘻一笑,脑袋凑到美妇修长白皙的颈脖间,伸出一条********,舔了舔美妇的耳垂。

  粉樱顿时一个激灵。

  幽莲幽翠目瞪口呆,霎时面红耳赤地看着,芳心如小鹿般乱撞。

  虽然早就知道芙彩修炼的心法跟大人一样是媚功,对男女之事也懂的甚多,却没想她疯起来竟是这么的无法抵挡。

  “死丫头,别闹了!”美妇粉樱强忍着心中的悸动和身子的欢愉,挣扎着从芙彩怀里跳了出去,两条****险些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软绵绵的没力气,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怪异无比。

  “哼!果然熟透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呢。”芙彩舔了舔殷红的嘴唇,一脸的意犹未尽,眼角含春。

  “不与你胡闹了,你去找兮雨兮薇两个丫头不行么?她们可是大人指派给你修炼媚功心法的,我与幽莲幽翠还要服侍那位公子吃早餐呢,耽搁了时间可不好。”

  美妇粉樱嗔怪地看了她一眼,似乎也知道芙彩的脾性,逃也似的招呼幽莲幽翠道:“我们走。”

  “哦。”幽莲幽翠急忙跟上。

  “樱姐姐,晚上我去找你哦。”芙彩在背后用一种娇滴滴的语气喊着。

  粉樱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晚上我和幽莲幽翠都要在这里歇息,你有胆子就过来吧!”

  沐浴完毕,凌天从内到外地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

  这些衣服都是柳轻烟遣人一大早去外面买来的,光鲜明亮,穿在身上倒是很配凌天的体型,越发衬托了他的气质。

  就连美妇粉樱和幽莲幽翠两个丫头看了也是眼前一亮。

  外面早已摆好了早餐,各种山珍海味,看起来赏心悦目。

  美妇粉樱一边给他舀着粥一边道:“这些都是奴婢亲手做的,公子趁热吃了。”

  顿了顿又笑道:“公子这体型略有些偏瘦,应该是常年在外奔波的缘故吧?理当多吃些补补身子。”

  “恩。”凌天淡淡地应了一声,狐疑道:“你们家大人呢?”

  “大人今天有事要处理。”粉樱笑着答道。

  “我还以为她会过来陪我吃早饭呢。”凌天皱了皱眉头。

  听他这么一说,美妇粉樱和两个丫头都眼神古怪,心中啧啧称奇,越发不清楚凌天到底什么来头了。

  敢让柳轻烟陪坐在一旁吃东西,其他五个魔王都没这福气吧?

  “那我要去找她,该去什么地方?”凌天一边吃一边问道。

  美妇粉樱娇笑着:“大人说,这几日有些忙,叫公子你有什么事可以去询问芙彩姑娘,她从一早就在外面等着呢。”

  “哼!真是被摆了一道啊!”凌天轻哼一声,昨天柳轻烟还说今日来寻自己,不想到了今天又变卦,肯定是知道自己要跟她商量离开的事情,所以才避而不见。

  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凌天这才走出阁楼。

  那有些妖娆的少女芙彩果然就站在外面等待着,眉宇间颇有些不待见凌天的意思,但柳轻烟吩咐下来的事情,她也不敢有丝毫忤逆。

  “芙彩姑娘!”凌天喊了一声。

  “恩!”芙彩淡淡地应着,脸上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傲神态。

  凌天轻笑,道:“我要见你们大人!”

  芙彩皱了皱眉头,神色不悦道:“大人今日与城中几位长老商议要事,怕是没有时间见你。”

  “什么时候商议完?”

  “最近几天可能都不行,大人离开柳烟城有快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又战事频繁,很多都要她坐镇处理。”

  闻言,凌天神色一冷,心情顿时不悦起来,这分明就是避开自己,把自己软禁起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大道主武逆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