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芙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三日后。

  凌天从柳轻烟宝库里面搜刮来提升实力修炼神魂的东西,几近消耗一空,尤其滋养神魂这方面的丹药和灵草,本来就比较少,哪里能经得住凌天这般肆无忌惮地消耗。

  别的尊主境高手就算会带一两瓶这种丹药,也只是用来以防不测,谁会接二连三地服用。

  没有这些丹药和草药,单靠灵泉净水,凌天发现并不能迅速补充神识力量。

  灵泉净水虽然也有一定的作用,但它的作用太广泛,并非针对神识。

  服用一两次效果还比较显著,但次数一多就显得不太靠谱,它更多的作用反而是催化,将丹药中的药效迅速催化出来,也有增强药效的功能。

  没有滋养神魂的丹药,修炼起来事倍功半,让人提不起干劲。

  “来人。”想了想,凌天微微皱眉,朝外面喊了一声。

  他能感觉得到,自己修炼这几日,烟柳阁里还有三个人的生命气息,应该就是那美妇粉樱和幽莲幽翠两个丫头。

  凌天住在里面的厢房中,外面有一间偏房,是她们三人居住的,时时刻刻都有人留在里面,等着凌天召唤。

  一声喊出,立马响起了仓促的脚步声,随即,美妇粉樱和幽莲幽翠都走了过来。

  “公子,请问有什么吩咐?”美妇粉樱浅笑嫣然地望着凌天,柔声问道。

  “芙彩在什么地方?”

  “芙彩姑娘啊,这个时候应该在自己的住处修炼吧。”粉樱回道。

  “去喊她过来。”

  “是!”

  粉樱盈盈地应了一声,回过头对幽莲幽翠道:“你们去把芙彩姑娘请过来。”

  两个丫头点点头,便转身离去。

  反倒是美妇粉樱,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留了下来,一双水盈盈的桃花眼,有几分妩媚的看了看凌天,柔软的道:“公子,你看起来很疲惫,是不是这几日没休息好?”

  “不是。”凌天淡淡地摇了摇头:“只是在修炼而已。”

  美妇盈盈一笑,竟扭动腰臀,莲步款款地走了上来,带着一股成熟典雅的风韵,毫无顾忌地上了床,来到凌天背后,半跪了下来。

  随即,伸出两只白嫩的柔荑,扶住凌天的脑袋,轻轻地揉捏着。

  “公子追求强大的实力,也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才行,你这疲惫的样子,若是叫大人看到了,定会以为奴婢等人服侍不周,会被责罚的。”

  气若如兰,粉樱两只小手有节奏地揉动起来,时快时慢,时重时轻。

  轻飘飘的感觉传来,美妇粉樱那修长的十指似乎带着一些神奇的力量,所过之处,驱散着凌天身心的疲惫,让人不由自主地全身放松,舒畅至极。

  虽然舒适有着想要呻吟的架势,但凌天却是表现得泰然自若,闭目享受着这让人心神迷醉的神妙。

  他不是矫情的人,柳轻烟派遣粉樱和幽莲幽翠来服侍他,并且交代要满足他的任何要求,凌天怎么不知,只要自己愿意,便可以对她们三人为所欲为。

  这三个女子,一个成熟丰腴,一个温柔恬静,一个典雅端庄,各色各异,尤为的吸引男人。

  现在美妇这般主动来服侍,凌天自然也没有拒绝的必要,真要拒绝,那样显得自己矫揉造作。

  屋内一时间静谧下来,凌天不开口说话,美妇粉樱也缄默不言,只是专心地揉捏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凌天分明察觉到半跪在身后的美妇呼吸略微有些粗重起来,连她身上的体温也渐渐升高,轻吐着呼气,胸腔内的心跳更是慢慢变得局促起来。

  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在揉捏的过程中,那饱满充满弹性的胸脯,竟是时不时地与凌天的后背摩擦起来。

  两粒饱满圆润葡萄般的凸起,轻擦过凌天的脊梁骨,带起一阵阵敏锐的感觉。

  神色微微一愕,凌天不禁面色古怪,这美妇粉樱该不会真像芙彩说的那样,久经干涸,未逢雨露,此刻却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不会是……要不然怎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美妇此时的异样反应,连带着让凌天也有些心猿意马,如同小鹿乱撞一般。

  说起来粉樱的年纪也不大,看上去顶多也就只有二十五的年纪,虽算不上什么花样年华,却也是人生最美好的时期。

  最重要的是,她比那些少女,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都要成熟,真要是跟她发生什么,她也不会纠缠不清。

  此女在十年前就已经成过亲,但夫君几个月便已死去,守了十年的活寡。

  十年前,算下来,她也才只有十五岁。

  品尝到那种美妙之后的愉悦,这么久未曾再续,怕是真的有些情动。

  似乎是察觉到凌天的反应,美妇粉樱盈盈一笑,主动远离了凌天一些,软语道:“公子,芙彩姑娘应该一会就会过来了。”

  “恩。”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凌天只是点点头,不再多言。

  美妇诧异地看了看凌天,没想到他竟这么好说话,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失落。

  片刻后,阁楼外传来芙彩咬牙切齿的咒骂声,好像她刚才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却被幽莲幽翠惊动,但柳轻烟的命令在那。

  她又不得不赶紧过来,此时一肚子不爽和郁闷,正愁找不到人撒气。

  “凌天!”来到阁楼下,芙彩双手掐着小蛮腰,仰着光洁的下巴,面色不善的娇喝一声。

  闻言,凌天站起身来到窗边,直接翻身跳了下去,稳稳地落到她面前。

  “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别你这么凶神恶煞的,要不然成了母老虎。”凌天皱了皱眉头,揶揄道。

  “要你管!”芙彩咬着银牙,上下打量凌天,恼火道:“别以为你上次讨好了我,我就真的不讨厌你了,告诉你,要不是大人的命令在那,姑奶奶我才懒得理会你,哼!”

  “呵呵,是么?那把东西还给我!”凌天讶然的看着她,一本正经地伸出手。

  “什么东西?”芙彩愣神询问。

  “那一对玉镯。”

  芙彩连忙后退几步,不可思议地望着凌天,苦着小脸道:“你不会是这样的人吧?”

  “我讨好你没有用处,干嘛要讨好你,东西还来!”凌天冷着脸道。

  “喂喂喂,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芙彩顿时懵了,讥讽道:“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哪有索回的道理,你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那是你孤陋寡闻!”凌天冷笑一声:“谁说送出去的东西就不能讨回来了?”

  “我说的!”芙彩仰着雪白的脖子:“我不给!打死我都不还给你,那是你自己送给我的,送到我手里的东西,当然就是我的了。”

  “你给不给!”凌天伸着手毫不客气的看着她。

  “不给!”

  “行!”凌天点点头,迈开步子就朝外走去。

  “你干嘛去!”察觉不妙,芙彩闪身挡在他前方。

  “我去告诉你家大人,说你从她的宝库里偷了件东西出来!”挑衅的望着她,凌天嘿嘿冷笑。

  “你……你?”芙彩踉跄后退几步,一根葱般洁白的手指,颤抖地指着凌天,满面通红,一时间有些蒙圈,语塞:“你……你怎么这么无耻无赖?那分明是你从宝库里取出来丢给我的,那天你还说……”

  “那天我什么都没说!”凌天嘴角边噙着一抹得意的微笑。

  心道,小丫头,跟我玩,你还嫩了点,真以为老子这么好心送你东西给你啊。

  “而且那天我除了两瓶丹药之外,什么都没拿。”凌天神色淡定,还一边补充。

  “你不要这么不讲理好不好?”神色萎靡下来,芙彩总算明白什么叫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了,虽然心里恨不得将凌天碎尸万段,但脸上却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委屈巴巴地望着凌天,泫然欲泣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对不对?人家之前态度不好,跟你认错了啦,难道你就忍心我被大人误解,然后责罚么?”

  芙彩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凌天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冷着脸道:“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无耻无情无义的人,而且……还特别喜欢睚眦必报,所以,你招惹我,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哼,你……我记住你了!”芙彩眼见软的不行,也懒得再摆那副寒酸样窘迫的样子来,恨恨地咬牙切齿道:“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只是太无聊,准备去找你家大人说说话去!”

  芙彩一身魔韵凶猛涌动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凌天,似乎是忍不住要出手来教训教训他了。

  凌天神色淡然地望着她,嘿嘿轻笑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芙彩这天韵境七层,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她要是敢在这里动手,凌天正好以此为理由跟柳轻烟大闹一场,彻底摆脱这妖女的束缚。

  两人对峙了好片刻时间,芙彩一身气势突然崩散,有气无力地道:“提出你的条件吧,本姑娘认栽了!”

  从小到大,尼玛,老娘第一次收到一件礼物,居然成了致命的关键。

  想想芙彩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里暗暗发誓,打死也不收别人的礼物了,尤其是男人这种动物的礼物。

  她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被深深地伤害了,彻底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凌天的做法算是深深的给她上了一课。

  “要么对我尊重些,要么把东西还回来。”凌天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我知道了!”芙彩有气无力地应道:“还有呢?”

  “我要出去逛逛,你随我一道吧。”

  “哦。”

  “这样子才乖嘛!”凌天得意洋洋的看着她,哈哈大笑地放声走了出去。

  待到两人离去,美妇粉樱和随后赶来的幽莲幽翠都没回过神,还在诧异万分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芙彩姑娘……服软了?

  在这柳烟城内,她们可是知道芙彩向来天不怕地不怕,除了柳轻烟之外,还从未有人能让她那么听话。

  但是现在,凌天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竟然让她服软了?美妇和两个丫头都生出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愣在那儿不知说什么好,一脸的呆滞。

  “对了,柳轻烟有没有跟你说,我如果想买什么东西,是不是她付钱?”走出行宫,来到大街上,凌天忽然开口问道。

  “恩。”芙彩没什么精神,只是淡淡地点头。

  忽然又想起什么,气恼道:“大人的名讳也是你能称呼的么?”

  话没说完,便被凌天敲了一记头。

  “当着你家大人的面我也敢这么喊她,她都没意见你,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啰七八嗦干什么。”

  “你?”芙彩张牙舞爪:“我警告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天没理她,依旧在前面走着,背后传来一阵磨牙切齿的声音,分明感觉到一双怨毒的目光死死地咬在自己背脊上。

  在城内转了一会,二人便来到一个丹药坊内。

  这是柳烟城内,一个还算不错的势力开的药坊,两人一踏进去,药坊的掌柜便跌跌撞撞地从柜台里跑了出来,来到芙彩面前连连作揖,额头上冷汗冒着,忙不更迭道:“芙彩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哪!”

  掌柜的这么一喊,药坊内的伙计们却是个个人仰马翻,那些客人也如同避蛇蝎一般,仓皇逃窜,眨眼间药坊便只剩下掌柜一个人。

  凌天愕然地注视着这一切,心知芙彩这丫头在柳烟城内的名声怕是不怎么样。

  “恩。”芙彩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

  “芙彩姑娘今日来是想……买些什么?”掌柜地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不买东西,他买,这位才是爷!你招呼他吧。”芙彩没好气地指了指凌天。

  “额?”掌柜的有些不大明白,看了看凌天又看看芙彩,一脸狐疑。

  “有没有滋养神魂,恢复神识的丹药?”凌天直接开口问道。

  “有!”掌柜的连连点头:“温神丹,玄神丹,这些都是客官需要的,您要哪一种?”

  “有多少?”凌天问道。

  “这种丹药一般不多,每一种小店也只有三四瓶的样子,只有温神丹是五瓶。”

  “都要了!”凌天大手一挥,毫不在意的道。

  反正有柳轻烟当冤大头,不买白不买,再说了柳轻烟统领这方圆千里,身为一代魔王,这点钱财对她来说还不是小意思。

  “都……都要?”掌柜的神色错愕。

  就连一旁的芙彩,也疑惑万分地看着凌天:“你要这些东西干什么?你又没到尊主境。”

  “不该管的不要管!”凌天淡淡地回了一句。

  “芙彩姑娘,这?”掌柜地转头请示。

  “没听见么?这位爷他说都要,那你就全拿出来!打包送到大人的行宫里就是,又不会少了你的钱。”芙彩在凌天那里受气,一转眼全撒到了掌柜身上。

  “是,是,是!”掌柜忙不更迭地回应着。

  虽然芙彩脾气不好,但跟她做生意却从来都不会仗势欺人,该付多少晶元就会付多少,所以掌柜的也不担心她赖账。

  只是这少年是谁,芙彩这样的人,虽然不情愿,却是不敢发火,分明是有怨气不敢撒,反而撒到自己头上,躺一此浑水。

  心头直打鼓,掌柜的也不敢怠慢,赶紧将凌天需要的丹药全部打包好,招呼一个伙计给送到行宫内。

  那伙计从芙彩面前经过的时候,脑袋一直低着,双眼直视自己的脚尖,根本不敢去看芙彩一眼,大气不敢喘。(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人性禁岛执掌乾坤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超级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