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购买丹药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待二人离开了这间丹药坊之后,凌天有意无意地看了芙彩一眼:“城里不少人……不少男人似乎都很怕你啊!”

  “哼!”芙彩闷气的别过头,妖娆的脸蛋上浮现出那种高傲和得意的眼神,胸脯挺得老高,颐指气使的道:“他们要是敢看我,本姑娘就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

  “咳咳,你这也太过分了吧。~頂點小說,”闻言,凌天当即眉头一皱:“长得漂亮不就是让人看的么,别人要是都不看你,你长得再漂亮有什么用?”

  “哼,你懂什么!”芙彩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你们男人脑子里全都是些下三滥的肮脏东西,看到美女就想干些坏事,本姑娘才不想被人用哪种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侮辱了自己!”

  “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吧。”凌天不服气,辩解道。

  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芙彩眉宇轻挑,忽然道:“恩,你就不是,最起码你在看着我的时候,没有流露出轻浮的眼神。我承认,在这一点上,你比不少男人都要强些。”

  “呵呵,看来是芙彩姑娘抬爱了!”凌天面色一滞,淡淡地回应。

  “言归正传,不废话了。现在呢……你还想去哪里?”芙彩双手背在身后,娇小玲珑的身材一览无遗,有些不耐的道:“你要是不想逛的话,我就要回行宫去修炼了。”

  “逛,当然要逛,柳烟城不止这一家丹药坊吧?”

  “有四五家……不是,你还要去丹药坊?”芙彩神色一滞,略显惊讶地望着他:“你不会还要买温养神识的丹药吧。”

  “对啊!”

  “你买那么多干什么,没到尊主境,用得着么?”芙彩抱怨一声,随即撇嘴道:“行行行,不该管的我不管,你要买,我带你去便是。”

  眼珠子一转,她忽然嘻嘻笑了一声,赶紧又板起小脸,轻咳一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在前头。

  柳烟城虽然不小,但做丹药坊生意的却没几家,毕竟,能大肆贩卖丹药就必须得有强大的家族作为后台,这其中牵扯到的财力、人力、物力,根本不是一些小势力能满足的。

  所以,整个柳烟城内,总共也只有五家丹药坊而已。

  芙彩任劳任怨地在前头带路,花了半天功夫,总算是逛完了前四家,将四家丹药坊内所有补充神识,温养神魂的丹药全部扫空,这才领着凌****最后一家丹药坊行去。

  见到芙彩二人来到楼阁,正在工作的伙计们,面色一苦,皆是心惊胆战地抬头看着天花板,生怕自己家那位少爷把天花板给踩穿了。

  哗啦!

  一声清响,房门被打开,里面冲出一个膀大腰圆,魁梧至极,好似一只壮熊般的男子。

  这男子年纪并不是很大,也只有二十出头,生得却是异常彪悍,体格独特壮实,一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粗犷到了极点,唯独那一双眼睛,细小而狭长,配合他的体格,着实有些不伦不类,邪恶锋利无比。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韦陀丹药坊背后家族的少主人,韦昭明。

  韦家在柳烟城也算是一股大势力,家主更是柳烟城的长老,辅佐柳轻烟一脉已经两百多年了,可谓是劳苦功高。

  韦家的总宅并不在柳烟城,而是城外百里的一处山庄。

  韦昭明之所以要留在柳烟城的丹药坊内,也是因为芙彩的关系。

  自打一年前不经意见到芙彩之后,韦昭明便非她不娶,将之惊为天人。

  芙彩虽然出身低微,虽不是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可她毕竟是柳轻烟跟前的第一红人,所以韦家对这事也挺支持的,便任由韦昭明留在城内。

  只可惜,这一年下来韦昭明也只见过芙彩几次面而已,而且每次都是芙彩被追得落荒而逃。

  柳轻烟的行宫,即便是韦昭明也不敢随意乱闯,芙彩每次逃进行宫内,韦昭明都只能望洋兴叹,皆是无奈。

  若说整个柳烟城内,芙彩还怕谁,那除了韦昭明之外就再无旁人了。

  对这个体格比自己庞大四倍以上的壮汉,芙彩每每想起就会被噩梦惊醒。

  冲出房间,韦昭明一把将来报信的青年提在手上,这青年生得也是强壮至极,可现在就像是只小鸡似的被韦昭明提着,双脚都悬了地。

  “芙彩怎么了?”韦昭明急促地问道。

  那青年额头冷汗直冒,赶紧道:“少爷你之前不是说过,一旦芙彩小姐离开行宫便来通报,今天她就出来了!”

  “出来了?”韦昭明神色大喜,一把将青年丢在地上,蹬蹬蹬跑出三步,回头问道:“她现在在哪?”

  那青年神色古怪道:“芙彩小姐正往韦陀丹药坊这里赶来!”

  “恩?”韦昭明神色一怔,冷厉道:“你狗眼没看错?”

  “少爷,千真万确,她真的是往韦陀丹药坊这里来的。”

  “怎么会?”

  韦昭明虽然长得高达粗犷,惊天动地,但与体格不符的是,这人实属心思玲珑之辈,早就知道芙彩不待见自己,每次都是被自己追着逃回女王大人的行宫,这一次怎么会羊入虎口,主动送上门来?

  “她一个人来的?”

  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韦昭明的神色阴冷下来,那细小和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泛着一股森冷的幽光。

  “不是……”报信的青年瑟瑟发抖,支支唔唔地道:“好像……好像跟着一个年轻男子一起来的。”

  “哼!”韦昭明一身魔韵突然爆发。

  哗啦!

  二楼的厢房一声碎裂,狞笑一声道:“年轻男子……我倒要看看,谁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

  街道上,凌天狐疑地打量着芙彩,虽然知道她肯定在打什么歪主意,可凌天也不太清楚她到底想干什么。

  这丫头的表情,似乎有些患得患失的样子,眉宇间举棋不定,挣扎犹豫着什么。

  芙彩自然有些担忧的,韦昭明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真要到了韦陀丹药坊,肯定会生出些事端。

  万一这臭小子被韦昭明打死了怎么办?他可是大人的贵客,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在大人那里可不好交代。

  不过很快芙彩又放下了心,实在不行的话就搬出大人的名头,韦昭明纵然再嚣张也不敢不给大人的面子。

  恩,就这么办,给这小子一点教训就行了,免得他以为本姑娘是好欺负的,一想起凌天之前对自己的态度,芙彩就恨得牙痒痒。

  “还没到?”凌天皱眉问了一声,这一段路芙彩走的特别慢,应该在考虑着问题。

  “到了!”芙彩纤细的五指指向前方:“那就是柳烟城最大的丹药坊,也是最后一个了。”

  “要不……别去了。”怔了怔,芙彩突然道,事到临头,她又不想做的那么恶毒。

  “怎么?”凌天大有深意地看着她,神色玩味。

  “那里有个人,我很讨厌!”

  “怕是不行了。”凌天轻笑一声:“别人来请咱们了。”

  “啊?”芙彩惊愕,抬头看去,顿时面色一苦。

  对面的韦陀丹药坊里,迅速窜出几个劲装男子,直直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几人的实力都不弱,年纪不大却全是天韵境高手,来到两人面前,皆都含笑抱拳:“芙彩小姐,我家少爷等候多时了,还请芙彩小姐赏脸,移步丹药坊内一叙。”

  “我跟你家少爷没话说!”芙彩满脸厌恶,说着就拉了一把凌天:“我们走!”

  那几个人身子一闪,拦在前方,苦笑道:“芙彩小姐,您若是不去的话,哥几个今天怕是要脱层皮了,还请芙彩小姐可怜可怜我等,莫要让我家少爷动怒才是。”

  “你们死活于我何干!”芙彩冷声喝道。

  说话那人委屈无奈道:“少爷还说了,芙彩小姐若是不肯赏脸就算了,但这位公子还务必得随我们走一趟!”

  “他敢!”芙彩声音越发冷厉,愤怒之中也是有些后悔。

  自己实在不应该把凌天拉进这浑水里来,明知道来到这里肯定没什么好事,可偏偏还是把他带过来了,自己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嘿嘿,敢不敢可不是芙彩小姐说了算,这位公子,请吧!”那几人笑吟吟地望着凌天,眸子中却是闪着一抹寒光。

  凌天神色淡漠,皱眉道:“我是来买丹药的,你们有什么恩怨,我不掺和,也别扯上我。”

  事到如今,凌天也看明白了,那个韦昭明恐怕对芙彩有些意思,所以见自己与芙彩在一起心生不岔,而芙彩定然也清楚其中的枝节,才会带自己到这里来,指望韦昭明教训自己一顿。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后悔了。

  这般想着,凌天有些不喜的看了一眼芙彩。

  感受到他眼中的冷淡之意,芙彩心中一突。

  “这位公子既然要买丹药,那便请吧,咱们韦陀丹药坊可是柳烟城最大的一家丹药坊,定不会让你失望就是,嘿嘿!”那劲装青年皮笑肉不笑地对凌天说道。

  都到了这个地步,若是再走的话,也只会被人瞧不起,更何况,对方摆明了是来请自己过去,现在想走也走不了。

  “回去跟你算账!”冷哼一声,凌天迈步朝韦陀丹药坊内走去。

  一脸愁容,芙彩急步跟上,妖娆的脸蛋上满是后悔懊恼之色。

  进了韦陀丹药坊,凌天脚步还没站稳,便感觉到一双凌厉而充满敌意的目光,朝自己直直逼迫而来。

  顺着这道目光回望,凌天神色一凛。

  他还从未见过这么魁梧的男人,身如铁塔,比一般人足足要高出两个脑袋,而且那身上肌肉迭起,每一块血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生得膀大腰圆,熊腰虎背,好似一尊天神般站在那里。

  尤其是此人,那细小狭长的双眼,紧眯着,只露出一条细小的缝隙,绽放森森寒光,嘴角噙着森冷的笑容。

  劲敌,虽未跟他交手,但凌天依然能从这壮汉身上感受到一点淡淡的压力。

  这个韦昭明的战斗力,丝毫不比几个月前在凌云宗半山遇到的成慕名差。

  “韦昭明,你想干什么。”芙彩一进来,便先声夺人,板着脸道:“他是大人的贵客,你不要太放肆了。”

  “大人的贵客?”韦昭明神色微微一怔。

  旋即冷笑一声,眼神如冰窖般寒冷:“就凭他?他算什么东西,怎会是大人的贵客?”

  他想当然的以为是芙彩在吓唬自己,并未当真。

  “我说真的。”芙彩焦急地说道:“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得完蛋,大人发怒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是韦家也保不住你。”

  “少来!”韦昭明一脸的不耐烦。

  芙彩这么袒护凌天越发让他心中不爽,狞笑一声道:“就算是大人的贵客又如何?不让他死不就行了,再说了,他这小胳膊细腿的,老子还不稀罕出手,免得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芙彩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只要韦昭明不出手,就不至于闹出人命。

  两人说话时,凌天只是在一旁看着,此刻不禁扬了扬眉头,淡淡道:“你们有什么恩怨自己解决。我说了,我只是来买丹药的。”

  “买丹药?”韦昭明嘿嘿一笑:“要丹药我这里多的是,旁人来买,价格公道,但是你小子想买,恐怕没那么容易。”

  “韦昭明,你是不是非得这样?”芙彩的神色也冷了下来,一脸的不喜,这韦昭明简直是得寸进尺。

  随即没好气的道:“你们韦陀丹药坊打开大门,不就是做生意的,何苦为难他?”

  “我就为难他了又怎样?除非……嘿嘿,除非你答应嫁给我!只要你嫁给我,老子现在给这小子磕头道歉,谢礼赔罪。”韦昭明神色一转,笑嘻嘻地望着芙彩。

  “哼,痴人说梦!”芙彩咬牙拒绝:“本姑娘就算嫁给一条狗,也不会嫁给你!”

  韦昭明也不恼,只是笑,似乎芙彩就算说再狠的话也无法触怒他。

  转眼看着凌天,韦昭明笑容一敛,变得阴冷起来:“小子,你运气不好,芙彩姑娘既然不嫁给我,那你麻烦就大了。”

  “你想买什么丹药?”韦昭明忽然开口问道。

  芙彩还以为他改变了主意,神色一喜,连忙道:“恢复神识,温养神魂方面的丹药。”

  “哦,丹药坊里倒是还有不少存货!”点点头,大手一挥,韦昭明吩咐道:“把这些丹药全都拿出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