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恐怖的梦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梦。£∝頂點小說,

  一片漆黑的梦。

  梦里面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哭声很响亮,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自己。

  而躺在梦境里的,是穿着睡衣的花京院。

  “嗯……?”

  花京院被啼哭声吵醒,便睁开了眼睛,眼前一黑的感觉使得花京院咂咂嘴。

  “这里是……”

  啼哭声持续保持低音传播着,漆黑的梦境也产生了令人惊奇的变化。

  天空是翠绿的颜色,白云的形状是圆形,而呈现在花京院眼前的,则是一个游乐场。

  “我怎么……会在这?”

  花京院诧异的坐起身,发现自己正坐在摩天轮的缆车上,也很惊异的看着自己的装扮。

  绿色条纹的睡衣,胸前的衣领是敞开着的,看到了自己隐约露出的风光,脸一红用衣领遮住了。

  “呜……我怎么会睡成这个样子。”

  顾不得羞耻心的攻袭,花京院脸朝外望了一眼,双目的瞳孔在这刹那间缩小了许多。

  规模庞大的城堡,许许多多的茶杯转盘,响着优美音乐的旋转木马,恐怖鬼屋,甚至甜品店和餐饮店都有。

  “从没来过的地方,为什么我在悠闲的乘坐缆车?”

  花京院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又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是游乐场无误。

  “奇怪了,我们应该正骑着骆驼穿越沙特阿拉伯的沙漠才对,大家都不在,只有我一个人吗……?”

  之前的回忆不断的流淌在花京院的脑海里,刻苦的思索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呜呜。”

  一声轻嚎打断了花京院的思绪,花京院转身一看,一只棕色皮肤的小狗出现在她的眼前。

  “卡哇伊捏。”花京院走上前抚摸着小狗的脑袋,小狗也很萌萌的蹭了蹭她的手。

  “说起来还真是奇怪,这个游乐园明明一个人都没有,却能一直听到婴儿的哭声,到底是在哪里哭呢?”

  在花京院观察着四周情况的同时,一大堆不同颜色的气球迅速升空,绑着气球的绳子的下端,也同样粘着一张塔罗牌。

  “……?”

  一个绿色的气球朝着花京院的方向飘了过来,好奇的花京院伸出手了绳子下端的塔罗牌,轻轻的翻转。

  一个戴着小丑面具,披着黑色斗篷,手拿大镰刀的死神出现在画面里,下面还有一行英文。

  death·13

  “呃……这张卡是!死神13!”

  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

  卡片在轻微的抖动着,不仅如此,画面里的死神也跟着动了起来,双手滋滋的从卡片里面突出,一把真正的镰刀出现在花京院面前,并对她发起来攻击。

  “呜哇啊啊啊!!”

  花京院闪避了斩击,不过很糟糕的是,她身旁的小狗回避不了被杀掉的命运。

  镰刀精准的刺中了小狗的脑袋,血液和脑浆不停的流淌着,悲惨而又恐怖的表情令花京院的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分割线————————

  这里是凌晨的沙漠,虽然是凌晨,但是周围的气温也与白天的气温无异,立刻就提高了许多。

  拉格纳早早的起床,正准备要叫醒花京院的时候,她却自动醒过来了,还是满脸都是冷汗的状态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拉格纳首先不纠结花京院为什么会突然大叫,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询问道:“花京院,怎么了?”

  “啊……?承太郎同学?对了!刚才的小狗!”

  花京院望了望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再也不是梦里的游乐园,而是遥望无际的沙漠。

  “什么小狗?”

  “额?怎么回事?”

  “……看来你做了个噩梦,但也别学驱魔人那样晃床啊。”

  “这里是……?”

  “这里是沙漠,唉……你似乎睡昏头了,快点起床吧,接下来我们要去亚普林那里漱口,吃早餐,然后坐飞机出发。”

  拉格纳说完就把一条湿毛巾丢给花京院。

  “沙漠……吗?”花京院晃晃脑袋,清楚脑里的不愉快,然后用湿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脸,顿时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睡袋收拾一下,快点,老太婆她们在催了。”

  “乔斯达小姐她们都起床了?”花京院一脸惊奇的望着拉格纳。

  “是啊,你是最后一个起床的人,我叫你好久了。”拉格纳快速的折叠好睡袋,很轻松的就把它塞进背包里。

  “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花京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幸亏时间不是太紧,你也无需道歉,人做噩梦都是正常现象,只要释放一下压力就可以了,好了,快点吧。”

  “嗯……”花京院拧干毛巾,然后放在睡袋上开始收拾东西了。

  ——————————分割线——————————

  过了三分钟后,花京院和拉格纳才整装齐全地来到乔瑟夫这边。

  “你们好慢啊~我肚子都快饿扁了啦()?д`()~”乔瑟夫抱怨道。

  “sorry……乔斯达小姐,因为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所以才会拖到现在。”

  “噩梦?”波鲁娜雷夫似乎很好奇花京院所说的噩梦。

  “嗯,我做了个可怕的噩梦,真的很可怕。”

  “哦?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那个……我想不起来了,总之非常恐怖就是了,幸亏承太郎他及时叫醒了我,谢谢你承太郎。”

  “……”拉格纳一脸平淡,但也微微点了点头,好像是在回应花京院。

  “想不起来了啊,那样也好,恐怖的事情不应该当做回忆录,要不然很容易变成神经病的。”乔瑟夫拉动吊带,骆驼也转了个身,“大家,我们离亚普林村子还有十公里的距离,快点启程吧。”

  “好~”波鲁娜雷夫首先响应。

  “……”拉格纳无言。

  “哼嗯~”花京院也露出可爱的微笑。

  “希望这一路上都很顺利的度过吧。”阿布德尔期望着到达开罗的那一天。

  由于太阳战的中途失去了一匹骆驼,现有四只骆驼,乔瑟夫决定让花京院坐在拉格纳的骆驼上,能搭乘两个人的话应该是没问题(乔瑟夫觉得)。

  “抓稳了。”拉格纳就算驾驭骆驼,也不**为男主角的霸气

  “好……好的。”因为花京院是首次和男性同坐一个地方,所以在还没有抱着拉格纳的腰部的时候就已经脸红心跳了。

  “怎么了?”拉格纳见花京院还没有抓住自己的腰,便回头问道。

  “啊……!抱,抱歉Σ(°Д°;!”花京院手忙脚乱地抱住了拉格纳的腰,手还摸到了腹部,那几块隆起的腹肌使得花京院的脸红的跟太阳差不多。

  “(好,好多腹肌啊……没想到承太郎是个肌肉男呢。)”

  四匹骆驼在同一时间内踏步,开始前往距离十公里不到的亚普林小村,于此同时,花京院发觉到自己的左手好像在流血。

  “嗯?”

  花京院把左手缩回一看,在无名指下方的手心位置,有一道明显的刀痕,而且这刀痕还是刚刚割到过的。

  “(奇怪……我的左手什么时候被刀割了一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