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一地鸡毛的狗血剧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其实也就是相貌平平,平凡得扔到菜市场这样一个女人成堆的地方就找不到的长相,这难道就是倪经纬在外面养的小三?

  三十多岁的女人先看脸上没有遮拦的石涧仁,对这个年轻人和善平静的神色能感染到,还笑了笑才把视线转移到严严实实的姑娘身上,只需要一看,就好像被电击了似的有点颤抖,但还是坚持住了,左手扶住了门声音明显紧张:“星……澜?”

  只看身形就能认出来,这熟悉程度肯定也不一般。

  倪星澜把手放在口罩上,似乎这才能按捺住自己的情绪不要爆发。

  也许是听见了开门的动静,里面原本铲锅碰撞的声音停了停:“晓婷?什么事?水费已经交了吧……”

  被称为晓婷的女子肯定能看见倪星澜背后爆发出来的火焰,反正断断没有电视剧上那些小三插足者得意洋洋的神情,很有些紧张的把门再大开一些,脸上的笑容都是挤出来的:“经纬……”

  倪星澜终于爆发了:“经纬是你叫的么……”说完就伸手,她个头高挑,手长脚长,这楼道房间又不宽敞,随意这么一挥,就朝着对方脸上去了,石涧仁还算眼明手快的一下挡住:“素质!不是再三给你说素质么?骂街泼妇一样的吵闹能够解决问题么?”

  倪星澜提高音量:“倪经纬!你有种给我出……”估计这时候给她把菜刀都能闹革命了,而且脚下就跟安了弹簧似的不停跳,石涧仁不得不干脆展开手臂在门框形成屏障,没曾想倪星澜干脆爬他身上来,就是把他当成隔离网,紧贴身体却把手脚穿过去又抓又踢!

  因为石涧仁还算厚实,倪星澜估计没攻击到什么目标,就顺手抓扯下头上的棒球帽、口罩、墨镜往里面砸,弹药有限清空以后,立刻回头低首瞄上了鞋架上的鞋子,石涧仁看她从自己身上跳下去就知道要干嘛,连忙伸手抓住,这姑娘的确不又吵又骂的闹,现在就是蔫儿着拣东西砸,最后石涧仁不得不双手环住她的腰,从后面把她双手都固定住。

  挣扎着的少女这下只是后背在石涧仁胸膛上摩擦,他也好受多了,不过一转头,倪星澜就凝固,因为倪经纬提着个炒菜的锅铲,锅铲边缘还沾着片菜叶子,也有些呆滞的看着女儿,晓婷就站在他身侧,但没有往后躲,只是伸手抱住了手臂,似乎也担心倪经纬做出什么来。

  倪星澜这会儿脸上没遮掩,被石涧仁固定住,双眼都能喷火:“倪经纬!你不是说你没有外遇,没有在外面养女人么!你说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估计还是有顾忌一条楼道上十多户人,声音压得很低,但低沉就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而且一字一顿得简直就跟念台词一样,充满了情绪!

  倪经纬看着女儿,脸上的神色也是有很多变化的,最后还看到了石涧仁脸上,手里跟抓了条蹦跶黄鳝一样不敢松手的石涧仁有点无辜,要不是经纪人,自己才不来搀和这种破事儿呢,他毫不怀疑自己要是松开手,倪星澜一定会暴跳过去,不敢打她爹估计也会跟那女人厮打成一团。

  所以看着女儿脸上的表情,倪经纬终于开口:“星澜,我有我的生活追求,我也不希望伤害谁……”还是那种充满舞台腔的四平八稳厚重深沉口音,浑厚的胸腔共鸣听着就让人着迷,这让石涧仁不得不怀疑祖师爷强调的五音清浊,天地之气,真不能光凭声音就判断一个人的德行了。

  倪星澜显然对这样的声音习以为常:“你就是个王八蛋!成天在家里演戏!演得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妈妈哪点对不起你了,你在外面养野女人!”

  倪经纬脸上一沉居然往前走,看起来要打女儿,幸好那女人死死拽住了他的胳膊,石涧仁也把愤怒的倪星澜抱远点,结果倪星澜干脆趁着他的力量,使劲踢腿,一脚拂在倪经纬的手上,正好把锅铲扫掉,倪经纬更有些脸寒:“你不要逼我……”

  倪星澜气得难以置信,明明是自己这个老子出轨偷人,现在还理直气壮的反问自己,正要不顾一切的挣扎踢打,一个小身影倒是悄悄的从后面挤过来,蹲在地上捡起那个锅铲,怯生生的仰头:“爸爸……掉了……”又抬头看外面,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外面这面容姣好,却扭曲得厉害的年轻姑娘。

  也许在孩子完全纯净的眼睛中,稍有良知和修养的人都会相形见秽,石涧仁完全能感觉到抱住的倪星澜胸腔扩张,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来,唉?什么时候手已经到胸腔了!

  挣扎中也许石涧仁的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滑上来一些,现在连忙松开,还欲盖弥彰的岔开话题在倪星澜耳边:“好了!我建议你跟你父亲心平气和的谈谈,而不是这样对抗!”

  倪星澜没好气的低头看看胸口扯乱的衣裳:“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也没说走的时候收拾一下!最假惺惺的就是你!”一边拉衣服一边沉着脸转头对自己父亲:“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倪经纬看着只比自己矮丁点的女儿,真真是面沉如水:“这是我跟你母亲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搀和了!”

  倪星澜又提气:“你破坏了我的家……”

  这会儿那孩子却走前两步仰头:“姐姐,不生气……”

  真的,只一句,看着这个血缘上可能真是自己弟弟的孩子,倪星澜立刻没了火气,但眼泪就出来,有些怨恨的看着父亲:“这就是你要的生活追求,然后却伤害了我跟妈妈……”

  倪经纬铁青着脸,可能他的想法在任何人面前,甚至妻子面前都理直气壮的,唯独面对女儿:“你……已经长大了,我才开始追求自己的生活……”

  倪星澜胸腔剧烈波动,但吵不出来,因为石涧仁慢慢蹲下去,伸手揽住了一直仰头的孩子小声:“这个姐姐不是坏人,你看他们在演戏,你知道你爸爸是个很好的演员么?”

  孩子有种恍然大悟的喜悦,转头看父亲和母亲,那个一直拉着倪经纬的母亲,本来想冲上来抱住儿子避免被伤害的,可能实在是看见石涧仁那张脸人畜无害,就还是抱紧倪经纬的手臂吧,然后满脸一直带着对倪星澜卑微的抱歉表情,现在对上儿子征询的目光,也忍不住挤出点笑来。

  正好这时候,楼道里刚好有人推开门不满:“嚷嚷啥呢嚷嚷……还要不要人过日子了,要吵跟自个儿家里嚷嚷去!”

  石涧仁保护好自己的明星,门刚开就抱着孩子一推倪星澜进屋了,然后有种气场画风陡变的感觉!

  特别是倪经纬在后面关上门以后。

  (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中秋月明其他小说:逍遥军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