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十九章 老班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如果按照苏铭对于‘同学会’的刻板印象,他原本对这种聚会是有一定的抵制情绪的。︾頂︾点︾小︾说,

  在学校的时候,同学们相互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虽然有的人家里经济条件好,有的差,不同的同学,家庭背景可能是天差地别,即有王浩这样父亲做高官的,也有像苏铭这样父母都在农村的。

  但是由于大学的特定环境,不管是天之骄子,还是平头老百姓,吃在一个大食堂,最多的是有的人一顿饭花十块钱,有的人一顿饭少吃点肉,花个两三块钱;住在一样的宿舍楼,不管多有钱,都是六个人一间的寝室,冬天冷的要死,夏天热的要命,最多是有钱的在寝室里用一万块的笔记本电脑,没钱的用二手台式机。

  所以校园里的生活,最大程度的淡化了人与人之间在物质、阶层上的差距,每个人头顶上没有打上钱、权力这样的标签,差异性更多的,体系在每个人不同的个性上。

  在校园里,最受欢迎的人,往往还真不一定是家里最有钱的,家里官当的最大的,甚至不一定是外在条件好的。

  第一类是有特长的同学。比如男生球踢的好的,会弹吉他,长得帅的;第二类是性格好的,像王浩这样大大咧咧,心胸宽阔,不斤斤计较的人,还有类似沈言这样,平时虽然沉默寡言,但谁都难处,能帮都会帮一把的人,或者是像组织这次聚会的班长杨涛那样的,像大哥一样能照顾其他同学的人。

  总而言之,在校园里,人和人的交往与吸引,最大程度的淡化了外在的东西,和一个人相处,喜欢一个人,更多的是因为欣赏他这个人本身,而不是附加在他身上的额外价值。

  但是到了社会上,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原本活生生性格迥异的人,像商品一样,被贴上了各种标签,他是公务员,他是小老板,他是学校老师有编制的,他是国企职工,他是城里人家里有两套房……通过这些标签,最直观的去判断一个人,人本身的性格反而被淡化了。

  在学校里,年轻的同学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钱又怎么样?’,在社会上,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人好?人好能当饭吃啊!’

  步入社会之后,人的价值观肯定会发生变化,以前觉得很重要的,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得无足轻重,而以往根本没想到的,在现实的压力下,却陡然变成了一生的追求。

  发达不还乡,如同锦衣夜行,现在很多同学会,借着联络同学感情为名义,却变成了一场在以前的老同学面前炫耀成就的表演。

  有钱的炫钱,来迟一步的,二话不说自罚一杯,实在不好意思,刚才又签了一笔几百万的大单子,实在没办法,大伙见谅;

  几个平时不怎么关心经济的,聊着聊着就把话题转移到最近的房价上,抱怨东区的房价都要涨到三万了,然后其中某个人淡淡一笑,说幸亏下手早,上半年才买了一套房;

  有房的炫耀房,没房的炫车。朝桌上一坐,不经意中把手机和钥匙放在桌上,周围同学一看,吆开奔驰来的啊,混的不错的,那边的就自嘲一笑,瞧瞧人家,当初在班上成绩还不如我的,现在人家开上奔驰了,我才开凯迪拉克,二线品牌;这种场合总有人会捧场,不支声的一定是那几个连车的都没的,开丰田的见状,笑呵呵的说卡迪拉克也是豪车嘛,像我开个丰田……

  男同学比房比车比钱,女同学就比老公,一脸故作不满,你可别羡慕我了,我家老公天天在外面应酬,业务太多,我让他陪我出去旅游都没时间,这不,我这次去迪拜旅游他都没陪我,我拿照片给你们看啊。说着话,不动声色走到衣帽间,把lv包包提出来,从包里拿出手机,和几个‘闺蜜’一起分享在迪拜旅游的自拍照,随手就把包放在桌上,印着牌子的那一面对外……

  对面有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看到了,叹了口气,说还是你好,嫁了个大款,我家那位啊,整天坐办公室,看上去倒是风光,人人见面都叫领导,可一个月就那点死工资,人还不自由。

  lv太太笑着问你家老公是做什么的啊,文静女淡然一笑,某某局的一个小处长而已。

  全桌顿时肃然起敬,文静女露出吃饱后的满足微笑,风轻云淡的说嗨,芝麻大点的小官,也就是他年轻点,今年才三十多,将来仕途上还能有所发展,不然我早就让他辞职下海了。

  说起年轻,lv女的小脸抽抽了几下。

  酒过三巡,酒劲上头,大概都了解了彼此之间的现状之后,桌面上的气氛渐渐热烈的起来,不知不觉的就组成了几个小圈子。

  家里有小孩的,和当老师的走得近,将来小孩上学就要拜托老同学你了;做医生的和当公务员的在聊编制,听说最近医院要改革,你们那边收到风声没有?几个混的一般般的,开始闲扯八卦,高谈阔论,声音很大,整个包厢都能挺到,世界上哪里又开始打仗,那地方局势又不稳定了,指点江山口水乱飞,好像自己身处联合国……

  当年的班花望着成为大老板的老同学,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当年自己怎么就瞎了眼,拒绝他了呢?嫁给现在这个男人,除了长得帅点之外,要什么没什么。眯着眼睛仔细瞧瞧,这家伙越看越有男人味啊……班花的眼神自然也逃不过大款同学,两人你敬我一杯,我走你一个,你来我往,没几下就好像找到了当初在学校的感觉,话语间提到大学时候的事情,半开玩笑说早知道你这么有本事,当时我哪能拒绝你啊,大款酒后看人,越看越觉得当年的班花徐娘老板,别有一番风味,如今功成名就,当初的那点遗憾总该弥补弥补……

  一场酒席吃完,有人借着酒上脸,掏出钱包嚷嚷着我来买单,谁不给我买就是不给我面子,拦都拦不住,混的不好的白混了一顿酒席,混得好的在当年的老同学面炫耀成功,心情愉悦,心满意足,大款笑呵呵的对半醉的班花说我开车送你啊,班花故作懵懂,送归送,你可不许打坏主意啊……两个人钻进汽车扬长而去……

  几次同学会下来,来的人已经不像第一次那么齐整,混的最好的,对于这种场合很快就失去了兴趣;混的不好的,每次来都受了一肚子刺激,只剩下一群中间档次的,在酒席上各自拿出自己能拿得出手的继续比拼,同时在背后,一起八卦没来的人,谁谁谁和大款老公离婚了,谁谁谁做生意跑路了,那谁和谁上次同学会之后去开房勾搭在一起,被她老公发现……

  很多同学会已经变了味道,不再是多年未见的老友聊天叙旧,充斥着各种各样让人很不舒服的东西,所以苏铭本来对同学会不太感兴趣。

  这次他之所以会去同学会,一来大家毕业的时间还不算太久,沾染的社会气应该不会太重,况且他自己的企业做的也不小,他不炫耀就不错了,应该不会有人在他面前炫耀,那是找抽;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次聚会的召集人,杨涛。

  杨涛是苏铭大学时候的班长,高中同班同学,还是苏铭和王浩的室友。这个人在高中时期,和苏铭关系就不错,属于那种算不上铁哥们,但经常在一起玩的,后来上了同一所大学,很巧分到了同一个寝室。

  苏铭愿意去,主要就是看在杨涛的面子上。杨涛当这个班长,可以说毫无争议,全班五十几个人,基本投了赞成票,因为这人非常仗义!

  王浩也仗义,但杨涛的仗义,和王浩不是一回事,王浩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出了事,胸口一拍,哥们你放心,这事兄弟帮你扛了!然后把事情做的轰轰烈烈的给解决了。

  而杨涛不同,他废话不多,也不会搞出什么煽情的桥段,遇到需要他帮忙的,往往不声不响的就给解决的,有时候当事人甚至都不知道杨涛帮了忙。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久了,同学们都清楚,杨涛这个人,闷头做好事,是真仗义。当然,这不是讲王浩假仗义,王浩是外向型仗义,杨涛则是沉稳类型的,他能把事情在最小的影响范围内,很平稳的处理掉。

  有的班的班长,纯粹就是班主任的助手和眼线,帮着班主任管理学生的,而杨涛当上班长之后,基本上一直站在同学这一边,同学和班主任、和校方之间有了矛盾、不理解,杨涛都能出头从中调解,为学生争取最大的利益。

  说来也奇怪,杨涛帮着学生说话,不但在学生里威望高,班主任和校方居然也认为这个学生干部当的很不错。

  杨涛这个班长从大二下学期干起,一干就干到了毕业,他家是外地的,家里自己做小生意,毕业后好像进了家族企业。

  ————分割————

  今天就三千字一个大章了,在抓紧修改之前的稿子,不少章节全部要大修,前三百章里大概有快五十章都做了修改,很头疼……(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