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四百八十四章 消失的子弹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四百八十四章消失的子弹

  几个人都呆了起来,周宣也有些意外,虽然从气场上感应到魏晓雨气场有些强,但还是没有想到她会强到这个样子

  这当然是周宣失去记忆的原因,如果是以前,当然知道魏晓雨的身手很强了。(起航小说~网看小说)

  “好好好,漂亮”图鲁克呆怔了一下,随即喜笑颜开的拍起手赞起来,这两个保镖在他手底下,算是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但在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手竟然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本是想让周宣安心的跟着他才白送魏晓雨一份百万美金的年薪的,但现在看来,这一百万美金却是给得极为值得

  就这么一手,另一名保镖就知道,魏晓雨的身手比他们要强许多,倒真是看不出来,一个外表看起来这么柔弱甚至是娇滴滴样子的东方美女,竟然会有这么强的身手

  当然,周宣给他们的震憾只有更强,看看墙壁上的那个深深的拳头印子,这一手,就让他们自甘不如了。

  如果像魏晓雨这样的身手,或许还会有人站出来想试探一下,但周宣那一拳打出,这两名保镖是屁都不敢放了,这已经不是他们能想像的地步,东方那个神秘的国度在他们心目中,越发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图鲁克一时兴奋,对拉迪摆摆手说道:“拉迪,你赶紧准备好车,到我的亲王府备宴,我要招待我的朋友们”

  周宣看到图鲁克的欣喜表情,想了想又说道:“易小姐,麻烦你对图鲁克先生说一下,我想跟他单独谈一谈”

  图鲁克当即挥手命令两名保镖出去到上面等候,拉迪也出去准备车辆了,地下室里就只有他跟易欣,周宣,魏晓雨四个人了,虽然周宣说要单独谈一谈,但易欣还是不能走掉的,要是她一走,周宣跟图鲁克就没办法交谈了。

  而魏晓雨也在一旁没有离开,周宣说的单独谈一谈,其实只是要图鲁克支开他的手下而已。

  图鲁克看了看易欣,然后说道:“易,你今后什么都不用管了,就专门陪着王先生和李小姐,他们到哪儿你就到哪儿,另外你的薪水翻两倍”

  易欣大喜,本来她的薪水已经是比较满意的了,但现在因为周宣和魏晓雨的原因,老板忽然说涨就给她涨了,而且涨幅度是百分之两百,一下子涨了两倍,这如何不高兴?

  “谢谢亲王殿下”易欣笑得嘴都合不拢,然后又乖巧的谢周宣和魏晓雨:“谢谢王先生,谢谢李小姐”

  薪水猛了两倍不说,工作量也减轻得不像样了,以前她做的事可不少,而现在那些工作一样都不用干了,就专门给周宣和魏晓雨做专职翻译的工作,这么轻松的工作,薪水又超高的工作,到哪里去找?

  图鲁克给易欣加薪自然不是因易欣工作做得好了,而是他需要易欣来为他和周宣魏晓雨做翻译,做沟通的桥梁,而刚刚周宣的意思还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那就更得把易欣招纳好,要说翻译的工作人选大把的是,但新招的人又哪里敢保证,易欣跟了他三年了,知根知底,好用又放心。

  “王先生,请放心说吧,都是自己人”图鲁克呵呵笑着又说道,而易欣把他的话翻译过来,用了“自己人”这几个字,周宣也有些好笑,一个外国人用中国人的腔调来说话,硬是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

  “图鲁克先生,我要向你说的不是工作上的事,而是我们自己的事,既然跟着你工作了,那就得交个底吧,免得你也不能放心啊”

  周宣想了想,还是按魏晓雨说的那般说了,自己只不过是避仇家对手,可不是什么国际大盗通辑犯什么的,用不着收收藏藏,只要跟图鲁克说明了,他也放心,自己也觉得安心,以图鲁克这样的人,如果自己不说,他一定会派人暗中调查,那多没意思?

  “我其实不叫王风,我姓周,名叫周宣,我的妻子也不叫李丽,她是亲王殿下的好朋友魏海洪先生的亲侄女,魏晓雨,我们只是因为个人的私事,并不涉及到任何犯罪原因而躲到摩洛哥的,向亲王殿下说明我们的原因,并请你保密,这样我觉得是比较好的处理办法。”

  图鲁克心里又是一喜,他们两个与魏海洪有极深的关系,他早查清了,也知道他们不是因为犯罪逃逸,所以才爽快的答应魏海洪,否则还会考虑加重条件的,而现在周宣自己又向他说明了,那就更证明他们两个没问题,身手超强而轮为他用,那是凑巧,也算是他的运气

  周宣这一下做得不错,把自己的底细给图鲁克一说,反而让他更高兴更放心,当即又说道:“没问题没问题,在我这儿,你就当成自己家一样,需要什么只管说,我在跟我说,我不在跟拉迪说也一样,在我这儿,不管你是用真名还是假名,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图鲁克笑呵呵的说着,又赶紧再介绍了一下拉迪,“拉迪是我的私人助理”

  这周宣和魏晓雨早就知道了,在来时的飞机上,拉迪自己也早介绍过,不过图鲁克这样说,看起来有些语无伦次,但也看得出来,他是真高兴。

  周宣点点头,想了想又说道:“图鲁克先生,这样吧,你派两个人开车带我去一下别墅对面那个山头,我想在那里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对这件事,周宣觉得很奇怪,因为那个杀手所射击出来的子弹有能量,就跟他的异能一样,只是很奇怪,能量在离开宿主本身后,又怎么还会存在在另外的物体中?

  而且那子弹射穿防弹玻璃窗后,一个保镖中弹死亡,剩下还有八枪,八颗子弹打在了墙壁上,但周宣现在探测时,却发现那些子弹竟然消失了

  无影无踪,就好像汽化了一般,当时因为情急,又有些紧张,周宣所以就没有注意到,而现在一想起来后,马上运异能探测时,却发现那些子弹已经消失了,是什么原因就无从得知,而那个死者胸腔的伤口里,也是探测不到子弹的存在。

  周宣表情凝重起来,想了想又道:“图鲁克先生,我想以你的身份来说,你们国内的科研机构肯定很熟吧?能不能把刚刚中枪的那位死者让他们检测一下,因为狙击杀手射击的子弹,都在几分钟内自动毁灭消失了,这倒是很奇怪”

  图鲁克一怔,诧道:“还有这样的事?”随即又请了周宣和魏晓雨两个人一起上去,到大厅中后,他的手下已经把那个死者包裹好抬上车,厅里地板上的血迹也擦得干干净净的,不过玻璃窗对面的墙壁上还有八个子弹孔。

  这墙壁都是厚实的水泥混钢材浇铸的,子弹很难打进去,除非是那种穿甲弹,不过穿甲弹不可能做得小到如同步枪子弹一般小,所以说,只要是枪一类的子弹,不管哪一种,都不可能穿得透水泥钢材墙壁。

  而这墙上的子弹孔,看得出来,黑洞洞的,看起来就有几十公分深,这是子弹射进去的吗?

  图鲁克虽然对枪械不太懂,但见过枪弹打在墙壁上的情况多了去,可从没见到过手枪步枪子弹能射进钢筋混凝土墙壁里这么深的

  听到周宣一说,图鲁克醒悟过来,马上又命令几个手下:“你们马上找工具把墙上的子弹洞挖开,把子弹找出来”

  虽然听到周宣说子弹消失了,但图鲁克却依然这样命令着手下,这就是他一个亲王的威严了,一声令下,下属只能做事,不会问为什么,找不到子弹是另一回事。

  周宣又仔细探测了一下洞口里有没有残留物,结果依然一样,连一丁点的碎屑都没有,就更别说子弹了。

  在国内,周宣遇到的第一个会异能的就是马树,而且他会的除了读心术外,其他的都不会,不算很特别,虽然后来得到了他的异能,但至少他不算是自己得异能之前的异能人,到后来,哪怕在天窗洞底看到飞碟,但也没有再遇到真正会异能的人。

  在美国也差不多是这样,没有遇见过一个拥有异能的人,这就令周宣产生了一种错觉,茫茫人海中,在这个地球上,就只有他一个人是拥有异能力的人。

  不过因为失忆,周宣也没有这些记忆,但这个感觉还是让周宣有些疑惑,出现的那个杀手,就因为射出来的子弹,在子弹射进屋的那一刻,周宣从子弹上面探测到了能量,虽然现在子弹消失无踪了,但那个印像还在脑子之中,那个能量与自己的能量不相同,但显然与其他人的气场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一种异能力

  这个世界上还有跟自己一样拥有异能的人,虽然不知道这个人的能力大小,是什么样的能力,但都让周宣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

  因为失去记忆,让周宣少了许多经验,也同时就让他少了许多冷静沉着的性格,对于未知事物,所有人都一样是害怕的心理,周宣也不例外,他担心自己对付不对付得了,以免让晓雨跟着受到伤害,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晓雨受到伤害。

  子弹已经找不到了,现在的线索也只能从对面的小山上去找找看,别的人或许认为那杀手肯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周宣不同,出于对自己异能的感觉,周宣有些信心,就算是什么都没留下,但只要他人在那里呆过,周宣的异能就能测到一些影像。

  不过如果那个人是真有异能力的人,那周宣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探测得到,因为之前是有这种经验,但凡是地球之外的物体,或者是能量体,他都探测不到。

  周宣寻思了一阵,然后沉沉的对图鲁克说道:“图鲁克先生,我想还是先到对面的小山上,看看找不找得到杀手的线索,你派两个人跟我一起去吧。”

  图鲁克点点头,不过现在没有周宣在身边,他倒是有些害怕出去了,想了想就说道:“也好,我派两个人跟你过去,然后我还是回地下室等你回来,再一起回亲王府。”

  周宣也不多说,魏晓雨却是挽了他的手臂,要跟着去。

  因为需要翻译,所以易欣还得跟着去,虽然害怕,但对于高额奖金的诱惑,又出于对周宣的信任,所以还是鼓着勇气跟着去。

  图鲁克安排的两个人,开着一辆装防弹装置的面包车,六人座,两个保镖一人开车,一人坐他旁边,周宣魏晓雨,还有易欣三人坐后面,沿着草坪上的小公路开过去。

  两分钟都没到,便开到了小山脚下,上山没有车道,只有几条石梯路,小山上绿被葱郁,枪手藏在树林中倒是很轻松的事,而最关键的是,两者距离两隔了三千米以上,这么远的距离,无论是谁也防不到。

  那些国际级别的保安防护,通常保护圈也只有一千五百至两千五百米的距离,两百五百米已经是极限了,狙击手的距离一般是超不过这个远度的,就算用火箭筒,那距离也远远达不到,而能射上两三千米以上的要算重型武器了,重型武器又不用说,在军管如此严厉的地方,私人是不可能带得进城区的。

  保镖把车停在山脚下,然后五个人徒步上山,小山并不高,不过一千来米,从山脚下沿石梯走上去,半个小时就够了。

  周宣运起异能全力探测着,搜寻着那个枪手的气息。

  当然就他们五个人,也只能是沿着这一面的石梯路上去,小山几个方向,一共是有四条上山的路,不过面对着图鲁克别墅的方向就只有一条。

  要是让他们五个人寸土不放过的搜寻上山,那自然是办不到的,给一个星期都没办法,不过周宣可以审试一下这边和别墅那边的方向我子弹洞口的平行度,那子弹从玻璃窗上穿进去后,射在墙壁上的洞与玻璃窗上的洞稍稍低了些,这说明在山上的地方要比对面的别墅窗口的高度要略高,但又不会太高,太高的话,子弹射进房后就会更低。

  从这个角度往回看,周宣目测了一下,然后确定了杀手在小山的高度位置,差不多是从小山脚处向上六十米的地方,因为山脚处比别墅低了许多,并不是平行的。

  到了六十米的山路处,周宣停了下来,其他几个人自然也都停了下来,易欣脸色苍白,身子微颤,有些害怕,躲在了周宣和魏晓雨身后。

  周宣一边走下石阶路,一边望着别墅,这个高度是合适了,然后就是找到面对别墅玻璃窗的位置。

  向左横着在小树林中穿行了一百来米,周宣便选定了一个地点,伸手拦住了其他人跟过去,倒不是怕有什么危险,周宣是怕他们破坏了第一现场的痕迹,淡化了影像的气息。

  不过他这么一伸手拦,倒是把那两个保镖和易欣吓到了,赶紧各自找了藏身处,躲在树干后四下里打量观测。

  周宣淡淡一笑,说道:“好吧,你们就在这儿”

  魏晓雨看到周宣这个表情,心里就知道这里肯定是没什么危险的,再说以常识来讲,狙击杀手在任务成功或者失败后,都会离开原地,进行下一次的狙击就会再下更大的功夫来准备,所以狙击手也是最让人害怕的人之一,做了大量的侦察和准备后,他们差不多都是一击命中,不会给你机会。

  图鲁克确实算幸运的,周宣虽然探测不了几千米远,但异能有危险时,会让他起警觉,这比危险到来会早了几秒钟,所以图鲁克才幸运的逃过了这一劫。

  周宣异能探测不到什么,只是从对面别墅中枪的位置来和这边平测,大约的位置能估计出来,然后就在那一团仔细搜索。

  在一片草丛地前,周宣停了下来,看了一阵,然后蹲下身子轻轻扒开面前的一丛草。

  在草丛中,两个相隔二十厘米远的小印痕露了出来。

  这是狙击步枪的脚架留下的痕迹,周宣当即又运起异能,把能量运到最大,探测着这一点的地方,脑子中得到的影像却只是一团白雾,这团雾就像一个人形一般,但就是看不出来人影像。

  这个人身上确实有异能力,但是周宣不能肯定这个人拥有什么样的能力,射击出了九发子弹,但在现场却找不到一粒弹壳,从子弹头都能消失不见,周宣便知道这个杀手不可能在现场会遗留子弹壳来。

  在这个地点停留了几分钟,周宣异能再也探测不到其他东西,不过虽然探测不到有用的影像,但周宣还是觉得有收获,至少肯定了这个人是拥有能量的人,而且子弹是经过特殊质材做出来的,射击后会在几分钟内就自动融化消失。

  沉吟半晌,周宣才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回去吧”

  在回到别墅的地下室后,图鲁克显然有些期待,急切的问道:“周先生,有什么线索没?”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