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五百三十一章 美女搭档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五百三十一章美女搭档

  在办公桌面的右角处有一盒名片,周宣探测到这个处长的名字叫“刘兴洲”。手机阅读小说,同步更新!{.TTZW365。COM-}(牛文小说~网看小说)

  周宣把调令和证件放到办公桌上,然后说道:“处长,您好,林城干警周宣来报到,请处长指示”

  刘兴洲依然没有抬头看周宣,嘴往边上一努,淡淡道:“放那里先”

  周宣也就把调令和证件放到办公桌上,然后静静的等待,而刘兴洲不过是想给周宣一个下马威而已,因为周宣的调入令他一早便接到了,而且统管刑侦的副局长那儿也没有得到什么说明,副局长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而副局长也查不到周宣的情况,这就有些奇怪了。

  刘兴洲一头雾水,通常能调到市局刑侦组的干警,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这个周宣,除了身份查不到外,其他的条件看来,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了,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调到刑侦组来?

  再查了查公安系统的人事资料,输入周宣的名字后,按下回车,显示屏上面显示的依然是“你不够权限”

  刘兴洲又疑又气,不够权限查询的人,只能是来头极大,又或者是重案要案,跟卧底一样,这让刘兴洲就有些不舒服了,这刑侦四组就是他的地盘,任由一个外人进来添堵,自然是极令人不爽的事。

  刘兴洲有意冷落周宣,装作看文件,又过了四五分钟,周宣只是淡淡笑着,这刘兴洲看个文件,四五分钟了都没翻过一下页面,显然就不是真看了,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让他难堪而已。

  周宣又不是一定要在警系里发展,来也只是为了帮傅远山,也算是配合魏海河的布局而已,跟一个小小的刑侦处长自然是没有什么值得好斗气的。

  任由刘兴洲处置一下就好了,周宣难得的一点都没有激动难受的意思,这件事,估计傅远山一时也没想到,不过傅远山本身也不是在市局工作,而是在省厅,他自己也是初来乍到,自然不可能想得那么周到,也许现在还根本就想不到这件事上,更顾不过来,周宣可不想给他添麻烦,自己好坏都无所谓,最多不过是受冷落而已,根本就没必要争这口气赌这个面子。

  刘兴洲过了几分钟后,终是忍不住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周宣,周宣的冷静沉着让他有些迷惑,周宣的眼神很清澈,仿如一见到底的小溪,但看到底的同时,刘兴洲又有些迷失了,周宣的眼神明明是可以见到底的,但却又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

  这种极其矛盾的念头在刘兴洲脑子里纠缠,搞不好,这个周宣就是某领导的公子下来锻炼镀金的。

  刘兴洲一想到这个,心里又是一惊,要是莫明其妙的得罪了领导的公子,那他的日子也不好过,再说今天又有新来的代局长到,刘兴洲还要询问一下副局有什么指示,局长调任,这个空缺下来的位置,盯着的人就多得很,刘兴洲当然是希望与他走得最近的杨副局长升任。

  但这样的事,他也只是想像而已,这个位置已经远超他的想像范围,既帮不上忙,也帮不到忙。

  看到周宣不卑不亢的表情,刘兴洲就有些心虚,真害怕他是什么太子爷一类的人,他得罪不起。

  刘兴洲在一瞬间就转变了念头,脸上立即堆起了笑脸,呵呵笑道:“哦,呵呵,小周,嗯,坐下说坐下说”

  周宣倒也有些诧异刘兴洲的转变之快,但也不以为意,在刘兴洲的示意之下,转身到边上的茶几边坐下来,动作表情都很自然,一点也没有低级警察见到高层的拘束和紧张。

  周宣的自然表情显然让刘兴洲更为确认周宣就是一个有来头的太子爷之类的人,把文件一扔,当即站起身到茶几边坐下来,一边泡茶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小周啊,之前在林城吗?”

  周宣淡淡一笑,然后说道:“处长,对于我之前的经历,我只能很抱歉了”说着用手指了指天花板,说道:“上头……上头严禁我透露任何消息,我的经历,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回答处长:‘国家机密’”

  刘兴洲一怔,冷汗都差点出来了,难怪查不到,而杨副局的权限都查不到,看来这人还真是不简单,难道是因为局长调走后,有能力背景够强的人派来作先锋的?

  这是市局,又不是敌特处,根本就用不着卧底探查,除非是其他的局长竞争对手派来找破绽的。

  刘兴洲给周宣倒了一杯水,然后讪讪的道:“呵呵,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索性不问了,我先给小周介绍一下我们四组的情况,我们刑侦四组,一共是有十三个人手,目前来讲,一般是两个人一个小分队,除非是指派的大案要案会集合全组人员,一般的情况,就是两人一个小分组,小周呢……”

  周宣微笑着侧着看着刘兴洲,却没有答话,恭候刘兴洲的吩咐和安排。

  刘兴洲沉吟了一下,忽然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嚓嚓嚓”的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然后拿起电话说道:“老吴,嘿嘿,我刘兴洲,……没别的事,想找你借一个人,暂用吧……小张,张蕾,嗯,那好,你让她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周宣不知道刘兴洲要干什么,不过人家是处长,要干什么那也是他的事。

  看到刘兴洲沉吟着,周宣也不打扰他,静静的等待,不过一两分钟后,一两分钟后,门外就响起了一下敲门声。

  刘兴洲脸上顿时涌起了笑容,说道:“进来”

  门“哗”的一下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警察制服的女警,个子高挑,看起来至少有一米七,长相极是漂亮,不过一双眉毛斜斜入鬓,看起来就是一种火爆野蛮的类型。

  周宣估计她可能就是刘兴洲电话中的那个“张蕾”了,不过周宣对美女基本上绝缘,不感冒,张蕾确实漂亮,不过与傅盈魏晓雨姐妹这几个女孩子一相比较,那还是要逊色一筹。

  那女警一进门,几步走到刘兴洲面前就咬着唇问道:“刘处长,听陈处说,是你把我借调到你们四处来,到底有什么事?”

  周宣忍不住暗暗发笑,这个张蕾,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口气,只怕哪个领导都不喜欢。

  刘兴洲眼角微微一皱,不过马上又笑道:“呵呵,小张啊,借调你过来,当然是有任务了”

  “有任务就好,反正别把我当花瓶,我们陈处就老是叽叽歪歪的不给我活干,不想呆办公室”张蕾气呼呼的回答着,说话一点也没有顾忌的意思。

  刘兴洲嘿嘿嘿的尴尬笑着,掩饰了一下,然后才对张蕾说道:“小张,这次是有任务的,这位小周,周宣同志,新调来的,你暂时跟小周组合搭档,有意见没有?”

  “跟他?”张蕾这才注意了一下周宣,疑疑惑惑的又问道:“你……把证件给我看一下”说着的时候,手指指着周宣,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

  张蕾也是有些瞧人的意思,就算再不懂,但警察服装上的标志是有级别的,而周宣的警服标志是最低级别,她就有些疑惑了,能调来市局刑侦组的干警绝无可能是普通警察,这个周宣……

  周宣有些愕然,没料到这个女警察跟她的外貌绝对是两个极端,说话行事似乎不经过大脑一般,怔了怔后,还是把证件递给她看了。

  张蕾一看,周宣的证件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二级警员”

  警员的级别,可以这样说吧,是警察最低的级别,基本上是警察学校刚分出来的就是叫警员,在派出所干上几年后,会升到一级警员,之后慢慢一级级的上升。

  而周宣的级别分明就是最低的,所以张蕾才会惊讶,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调到市局来?

  “我不干”张蕾只是沉吟了一下,随即便断然拒绝,一点也没有给刘兴洲面子。

  刘兴洲脸上顿显尴尬的表情,又瞧了瞧周宣,周宣没有半点在意,张蕾答不答应跟他合组,都不关他的事,就算没有人愿意跟他一组,那也行,反正他来就只是为了傅远山的,做事都是靠他自己的能力,别人瞧不瞧不得起有什么关系?

  但刘兴洲下不来台,讪讪笑着,然后走到办公桌后,在电脑键盘上敲打了几下,然后向张蕾招了招手,说道:“小张,你过来一下”

  张蕾气呼呼的走过去,板着脸道:“说好话也不行,还要我来带菜鸟啊,没那个可能”

  “你看看这个”刘兴洲指着电脑显示器,轻轻说道,张蕾偏过头看过去,显示器上面显示的是,查找周宣的名字,显示“你查询的权限不够”

  张蕾来五处做得最多的便是管理资料,之前在别的地方干的也是档案资料,对查询是很熟悉的,刘兴洲的电脑,自然是他的权限了,他可是一个正科级干部,他都不能查询的人,那就有些奇怪了,现在来说,就算是查询一个分局副局长,那资料也是公开的,当然是在警方的系统以内,而周宣一个普通的警员,怎么会查询不到?

  刘兴洲看到张蕾有些怀疑的目光,当即附近她耳边低声的说道:“小张,我可告诉你,这个小周,是一个超级警察,是专查秘密大案的,老陈不把你放下去做事,其实也是没有大案子,这次轮到好事了,小周的身份是秘密,你跟着他一组,查的就是大案,而且他这个人身手也极为厉害,你能学到不少,不过我也告诉你,一定不要在表面上显露出来”

  “真的?”张蕾又惊又喜,一双俏眼疑疑惑惑的望了望周宣,然后又盯着刘兴洲,说实在的,她对刘兴洲的话是有些怀疑的。

  刘兴洲自然是骗她的,周宣的身份动机他都不明白,又怎么能说清楚?不过这个张蕾也是个刺头,张蕾是一个警察世家,父亲和叔叔都是省厅里的领导,所以对警察这个职业情有独钟,但因为是一个女孩子,并且还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家里人对她的工作并不太热衷,女孩子嘛,危险的事还是少做的好,所以把她弄到了市局来,危险性自然就更小了,再让她做资料管理,就几乎是将她完全锁在了办公室里。

  张蕾又哪里愿意,经常跟陈处长闹,要跟组出去办案,但稍有危险的事,陈处长就不让张蕾做,张蕾气得不得了,但又无处申诉,到哪里说也没有人理她。

  当然不是别人不理她,而是都知道,不会让她涉险,人家陈处长也是为她好,所以不论她找到哪个领导,领导们也都是一笑置之。

  张蕾自然是气得不得了,久而久之,把脾气也养暴了,其实一开始从警校毕业时,她的性格还是蛮好的,只是给所处的单位领导和同事气的。

  刘兴洲一想到周宣极有可能是太子爷,或者是极有背景的人物时,当即便想到了张蕾,当他向陈处长借人时,陈处长一口便应了下来。

  张蕾虽然漂亮,但是个不能得罪,又不能让她涉险的人物,在手中极是为难,听到刘兴洲跟他借人,便像是谢亲爹亲娘一般答应了。

  张蕾见到刘兴洲这般神秘的模样,又看到他在电脑上的查询结果,当即有些相信了,再瞄了瞄周宣,眼神便有些不同了,超级警察,这个字眼只是在成龙的电影中见到过,真人真事,还是没见过,这个毛头模样的警察,会是个“超级警察”么?

  周宣见张蕾盯着自己猜测着,心里也有些好笑,刘兴洲的话虽然很低,但自然是挡不住他的,而刘兴洲还有另一种想法,周宣的来历太神秘,他又不想得罪,把张蕾借调来跟他一个组,倒真是绝配,一来张蕾漂亮,年轻男子自然喜欢,二来张蕾和周宣的背景都有些来头,把他们两个组合到一起,领导们也只怕没得说吧?

  周宣是无所谓的表情,只是等候刘兴洲的安排,而张蕾一开始是不同意,到现在的猜测疑惑,迟疑了一阵,还是同意了。

  这还是因为张蕾看周宣的表情太过沉着了,一般人看她,只要是男人,那都会紧紧的盯着她,色相毕露,而周宣竟然只是随便瞄了她一眼后,便不再瞧她,而且她感觉得到,周宣这绝不是装的,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她。

  这让张蕾有些挫败感,二来周宣太冷静沉着了,搞不好真如刘兴洲所说,他是一个“超级警察”

  所以张蕾马上就转变了态度,马上答应了刘兴洲的安排,说道:“刘处,那好,不过我们从什么案子入手?”

  刘兴洲摸了摸下巴,正想找什么托辞来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赶紧接了起来,这个电话是局长办公室打过来的。

  “我是傅远山代局长,你是刘兴洲刘处长吧?”

  “是是是,我是刘兴洲”刘兴洲一怔,随即赶紧回答着,“傅局,有什么事情吗?”

  傅远山淡淡的声音说道:“没什么别的事,我刚到市局,对市局的情形也不了解,我想从你那儿调一两个人手过来帮忙,你派两个人来吧”

  刘兴洲又呆了呆,随即大喜,这不正好合了自己的心意吗?要是自己现在把张蕾和周宣这两个刺头扔给新来的代局长,那岂不是最好的结果?周宣是新来的,对市局的情况肯定不熟,而张蕾是个花瓶,不论她自己怎么想,但所有人都没把她当成个真正的女人看待,把他们两个组合到一起,本已是一件让他和老陈都松口气的做法,而现在新来的代局长要人,把这两个人丢给他,他又能干出什么事来?

  刘兴洲一时激动,可没想到,市局这么大,新来的代局长又怎么会刚好打电话到他这里要人?

  “你们两个,我说吧,就是做大事办大案的料,新来的代局长要两个人帮手,你们两个去吧”刘兴洲笑吟吟的说道。

  周宣倒是不动声色,他知道,傅远山肯定会找这般那般的借口把自己调到他身边,但张蕾他就搞不清楚了,不过清不清楚都无所谓,反正他来就是要到傅远山身边出力的。

  张蕾倒是惊喜起来,代局长要人要帮手,局长的话语权自然是远比刘兴洲和陈处长大多了,要是跟去局长那儿做事,做大案子的情况,也许就真是有机会了。

  “好啊,我们这就到代局长那儿报到吧”张蕾性子急,一点儿也不像个女孩子,一听到刘兴洲的话后,当即就要叫周宣一起去傅远山那儿报到,摩拳擦掌的想要接个大案子办办。

  刘兴洲是市局杨副局长的亲信,对于傅远山的到来,肯定是心里抵制的,傅远山既然跟他要人,那自然就是派最差最不能用的人去,能干的好手,那是绝不会派过去给他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