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一十七章 你死我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一十七章你死我活

  周宣见那男子太精了,给他自己说话就留了后路,如果别人下的注与他摇的结果差不多的话,他就不会受注,如果不一样,就全吃,这好事,谁不会干?

  不过其他三个人,再加上杨天成,恐怕都没有他那般本事,输钱是自然的,不怕他们也是精角,有时候,精明也是没有用处的,比如说在周宣这样的人面前,你再精明,能精得过他异能的探测吗?

  不过其他那几个男子都没有异议,周宣当然是不会反对了,好坏他都不会说,稳操胜卷的其实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当然摇骰盅的那个人是估计不到的,按他的估计,他应该是最终的胜者。

  “请各位下注吧”那男子一摊手示意着,眼光在他们身上溜了一遍,在周宣身上停留极短,显然他最不重视的就是周宣,因为周宣年轻,又不认识,估计就是哪个富豪的子侄辈,花天酒地之徒而已,不值得他防备。

  因为是第一局,通常进赌场的人都会选择在第一局少下或者不下,看看势态,所以三个男子有两个一个人下了一百万的小,一个下了一百万的大,另一个则旁观,杨天成是在等待周宣下注,周宣下什么他就跟什么。

  一百万的大,一百万的小,那庄家没有输赢,再把眼光瞧向了周宣和杨天成,不知道他们两个下不下注,不下注的话,他就开局了。

  周宣淡淡一笑,然后说道:“我再说一下,提个意见,比如说我下的注,如果庄家不受注的话,那么别的闲家也可以吃下,只要他们愿意,你们说这个规矩可不可以?”

  杨天成当即开口赞成:“当然可以,为了活跃气氛嘛,如果庄家不受,那不就等于玩不下去了啊,这个提议好,就这么办吧,不论谁下的注,庄家优先选择,但如果庄家不要,闲家可以选择性的要,大家说好不好?”

  那个庄家当然同意,他就是担心如果这几个人碰巧下对了注,那他肯定就不能要了,有别的人承受,那肯定是好的。

  另外几个人也都不反对,因为对他们都没有损害,周宣提的意见也不是强制性的,大家愿意嘛,愿意才会接受,要是你觉得是个小点,也坚定的投了注,但别人要是下了大,庄家又不受,那当然就可以受这个注了,自己相信的就要敢要敢下才能赢得到钱嘛

  杨天成是不论周宣说什么,他都会大力赞成,因为他跟周宣是一伙的,只是这一次是破天荒的没有事先准备出千的手段和工具,因为他相信周宣的能力,不用出千同样可以赢钱,这种好事,这种能力,也一直是他做梦都追求着的。

  周宣其实不是很在意,因为他估计到过不了多久,警察就会来了,这赌局再怎么样,那也是闹剧一场,现在只不过是陪他们玩一阵。

  想了想,周宣索性有意让他们惊讶一下,微微笑着拿了一个一千万的筹码,放到台子间,说道:“我下一千万的三个六”

  这一下,可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到了,尤其是那个摇骰盅的男子,心里几乎是狂跳起来,本来规则说出来了,下什么都不奇怪,各人的感觉不同,下豹子搏大钱也不奇怪,但奇怪的是,周宣竟然敢一下子下一千万的大注,通常搏豹子挣大钱,那就跟买彩票想大奖一样的心理,这种事是可以搏,但绝无任何把握的事,下注的人也基本上知道,这钱是打水漂了,收不回来,百分之百是输掉,但买下去,也就是个念想,有那么一分半分大奖的幻想,不过投注的钱,那是当扔了的。

  而周宣这一下,竟然敢拿一千万去搏这个不可能出现的豹子,而且是精准数字,有搏豹子的就只下豹子,赔率要稍低一些,只要出了三个一,三个二,直到三个六,都算赢,但选择下三个号码明选,这种难度又要大很多。

  敢这么下,一般只会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是,周宣是个超级富家子弟,用不完的是钱,一千万几千万的是小数目,输赢无所谓,二是,周宣是个赌术高手,可以准确的判断骰盅里的骰子点数是多少,从而就敢下这么精准的号码出来。

  不过看周宣这个样子,应该不是什么高手,几个男子都有些诧异,倒真是没把周宣看出来,下注居然这么猛。

  杨天成也是呆了起来,周宣如果下五千万的大或者小,他都不会太在意,但这第一局便下了一千万的豹子,要按照一赔四十八的高赔率,他这一注,其实是相当于下了四亿八千万的注码,虽然说对他很相信,但这第一把就下这么奇特的重注,周宣,他真的有把握吗?

  但看到周宣那种毫不动容的恬静表情,杨天成也安宁下来,不用问,只管跟着走就行了,否则别人会怀疑他们在串通出千呢,要下什么注,跟不跟着别人下,那是他的自由,只要没出千就行了。

  “我也下一百万的三个六”到底还是觉得不太稳当,但他也只会跟着周宣的注码玩,所以杨天成还是下了周宣同样的注。

  那摇骰的男子心惊疑不定,难道说周宣是一个跟他一样的高手?他那细微的动作都被听出来了?要不然,怎么会下这么大的注呢?

  这时候,基本上要下注的都下了,不下注的就不会下,那摇骰的男子犹豫了一下,然后摆摆手道:“第一局,杨先生和这位小兄弟就这么猛,这一注,两位的我就不受了,几位老兄,有没有意受这一注?”

  那四个男子跟杨天成都是熟识的,在一起赌过,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陌生的感觉。

  周宣是料室他不会要的,就看其他三个人会不会要了,两个各自下了一百万的在沉吟着,那个看形势没下注的男子倒是一伸手道:“好,这一千一百万的注码,我要了”

  杨天成心里又是惊又是喜,输一千万他不是不能接受,但这第一局,起码是周宣表现的第一步,应该不能输吧?

  因为不知道周宣心里的把握到底有多大,又不好当面说出来,所以又想有人受,又不想有人受注的矛盾心理。

  那个摇骰的男子喜道:“那好,姚兄,你确定要吃这一千一百成的三个六点的注码吗?赔率是一赔四十八,如果你确定了,那我就开盅了啊”

  那个姓姚的富翁也是个老精赌的人,赌了几十年了,经验丰富得很,几乎就没有遇到过,一开局就能开出豹子的事,这第一局,他本来是想看一把,但谁知道就会有周宣和杨天成这两个傻子拿钱扔呢?这样的捡钱好事,他们居然不要,那他就不客气了,伸手就接下来,这第一局就赢一千一百万,来个开门红

  那摇骰的男子松了一大口气,然后把手伸过去,轻轻握住骰盅顶部,小心的提了起来,这时候,他的动作特别小心,以免引起其他人的猜测和嘀咕。

  三个六点,清清楚楚的呈现在众人面前,一时间,除了周宣和那个摇骰的男子,其他人都呆了

  尤其是那个受注的姓姚的富翁,瞪大了眼睛几乎不相信,在另两个人的叹息声,以及杨天成忽然发出的喜悦声,说道:“不可能”

  但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摆在了眼前,庄家不受,下这个注的是周宣和杨天成,他们可是连骰盅都没摸一下,下注受注,都是自由的,叫了一声后,就慢慢清醒过来,一时间面色如土,本以为第一局就能赢个一千一百万,谁知道一上来就输了五亿多的巨额数目,这可是一赔四十八倍啊,他一共是要赔出五亿二千八百万元

  摇骰的男子笑呵呵的把押大小的两百万筹码收了,摇出了豹子后,凡是下别的注,都是被庄家通吃的,除了闲家也是下的豹子。

  他是纯收入两百万,而姚老板就承受了他输的份,并且是大注,另两人不由得庆幸不已,如果姚老板不要的话,他们两个差不多都是同样的心思,还真是动了心想要的,一千一百万的现金,对他们来说,不是很重要,但也是一笔钱,对普通人来讲,那也是一笔一生都无法企及的梦想数字。

  姚老板脸色变幻,输一千万他是脸色都不会变一下,但五亿多却是心痛得很,而且输得莫明其妙的,因为大家都是熟识的,只要不是出千,他也抓不到证据,这钱,他就得付出来,否则没信不说,以后在这个圈子都混不了,再说了,杨天成这些人也不是好惹的,势力深得很,这钱要是不付出来,那以后只怕就要给他追杀了。

  还有一点就是,如果不付帐,现在的赌局,他就无法继续,想搏回来的可能都没有,想了想,哀声叹气的对杨天成道:“杨老板,你们把帐号给我吧,我……我马上转帐”

  说着把自己的小笔记本拿出来,打开了,等到打页进入他的私人银行转帐页面,然后就问周宣和杨天成要了银行帐号,现场给他们两个人帐了帐。

  周宣当然不拒绝了,现场转帐,那可好过了现金,等一下警察到了,这些钱可就不方便拿了,但转到他帐上的,就已经到了他的帐号,想必老姚不会那么傻,把赌这么大的局供出来吧?抓进去了,充其量就是涉嫌赌博而已,只要不说赌了多少钱,而他们又没有参与杨天成的贩毒,应该是没什么大事。

  杨天成在老姚转帐的时候,又偷偷的瞄了瞄周宣,示意先各自转帐,赌局结束后,他们再进行细分,这个时候,他也不担心周宣一个人拿钱。

  而且杨天成确实高兴,对周宣这个人的确没看错,他就是一个顶级高手,不折不扣的高人,只要他想要的话,现在看起来,还不仅仅限于这个赌局上面,只怕别的方面,他都能轻易的赚到钱。

  杨天成又着实后悔,不该给周宣下毒,犯上毒瘾的人,对其能力其实是有极大的打击,有很大的影响,要是以后影响到了周宣,那就是影响了他们的赚钱大业啊

  摇骰的男子和另外两人对周宣和杨天成羡慕不已,小小的第一注,便各自赢了一大笔钱,而老姚一下子就输了五亿多,脸色灰扑扑的,精神大萎,坐在台子边盯着骰盅,这一把,他可是要高度注意了。

  笑了笑,那男子一摊手,然后示意又要摇了,拿起骰盅,把骰子盖在里面,然后一双手端着骰盅往上一抖,这一抖,可是把他最厉害的绝技用了出来,骰子抖上到骰盅顶端时已固定了骰子的点数,是三个二,而且特意用了一下手法,听起来叮叮叮的撞击了多下,实际上只有一下,是从骰盅壁一直撞到顶端,然后用了巧劲,顶端吸收了撞击之力,最后堕下来,落到底部,又是一抖,底部吸收了堕下来的力量,使骰子并没有翻动,而是稳稳当当的落下来。

  这一次,他只摇一下,看似很简单,其实已经用尽了他的技术。

  不过他却是不知道,在骰子上顶端的那一刹那,周宣已经用异能把骰子撞击顶端的骰盅盖子部位转化吞噬了一点,让骰子顺着没有声音的翻滚了一下,由三个两点变成了三个一点,最后又在他的手法落到底部。

  这个时候,他是完完全全的认为是三个二点,对周宣暗用异能干的事,是没有半分察觉。

  放下骰盅后,才松了口气,说道:“大家下注吧,唉,这庄家的活儿也不好干,太紧张了”

  老姚这一把注意力实在是很集,骰盅一放下,他便想也不想的就推出了五千万的筹码,把那五个红色的千万筹码推了出去,输了那么多的钱,小敲小打的可捞不回来,得太注,已经输了五亿多,也不在乎再输几千万。

  豪客,多数是在输了过后才会更加疯狂,没输钱的人都还是比较理性的。

  “我下大,五千万”老姚是咬着牙说了出来,这样下,只要运气好,十局就赢回来了,只要赢回来本钱后,他就会把注量减小了。

  另外两个人因为没有输什么钱,上一局输了一百万,这一局就各自下了三百万,也是下小。

  那庄家再把眼光投向了周宣,上一次就是他出人意料的下了三个六,让他没赢到他们,这一局,他下了那么大的功夫,估计周宣应该再也听不出来。

  而杨天成也是在等待周宣下注,周宣下什么他就下什么,这一把也想好了,周宣下的注码,他不会再减注,如果不比他下得多,那也要跟他一样。

  周宣只是稍停了几秒钟,便即微笑着道:“这一局,我还是下豹子,不过是三个一……下三千万”

  那摇骰的男子呆了一下,听到周宣说继续下豹子的时候,心里如同被刀割了一下般的难受,要是周宣只是下豹子,那他又没办法了,只能舍弃,这样看来,周宣还真是一个高手,如果第一次说是凑巧,那第二次就绝不能说是运气了。

  但接下来又听到周宣说下的是三个一,不禁又大喜起来,看来周宣还是了他的陷阱,不过周宣是个高手倒是确无置疑了,只有他用了最厉害的手法才瞒过了他。

  也幸好周宣是下三个一的精准号,要是只是笼统的下豹子,他也没办法要了,让其他人来受注,那结果又好死了周宣,让他又赢一大笔钱。

  不过比起周宣刚刚赢的五亿多来讲,这一把只是三千万,自己赢了他也没多大影响,估计周宣自己也是如此吧,赢了那么一大笔钱,输个三几千万那也毫不在意。

  杨天成呆了呆,周宣下得如此之大,刚刚想着的要跟他下一样多,甚至更大数目的赌注,但一听到周宣下的又是三个一的豹子,还是犹豫起来,算了吧,反正上一局赢了五亿多,一人可以分两亿多,周宣这一局下了三千万,就当少赢这三千万吧,估计是输了,既然当着输的话,那自己就还是扔一百万凑凑兴吧

  “我下一百万,也是三条一的豹子”杨天成想了想,就捡了一个一百万的筹码放了进去。

  摇骰的男子兴奋起来,上一把通吃,赢了两百万,这一把又要通吃,关键是把周宣的三千万赢了,其他三个人加起来才七百万,老姚一个人五千万,这个大注也给他吃了,痛快

  “我开盅了啊”心里定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握住骰盅顶盖处,轻轻提了起来,然后放到边上,几个人的眼光又同时都投射在了骰盅底上

  三个一点

  杨天成一怔,随即猛拍了一下大腿,懊恼之极的痛呼了一声,实在可惜啊,本来就是下了决心要跟周宣一起下大注的,但事临头,却还是退缩了,只可惜啊,这一局便少赢了十四亿四千二百万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