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一十八章 证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一十八章证据

  而另个四个富豪各是惨呼一声,老姚便如心脏给割了一刀似的,这一局又是他娘的豹子,五千万的注码又被庄家通吃了

  不过庄家的脸色并不比他好,刚刚老姚还是赌局六个人最倒霉的一个人,输了五万两千万,这一局又输了五千万,一共是五亿七千多万了,本以为他是最惨的,但这一个称号马上就落到了庄家身上,他这一局可是要输给周宣和杨天成两个人一共十四亿八千八百万,刨除通吃的五千六百万,都还要赔出去十四亿三千二百万。

  这可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这般输法,便是金山银山也撑不住,待想要说不可能时,又想到骰子是他自己摇的,人家几个人碰都没碰一下,而且骰子骰盅是经过他们几个人检查过的,滑任何问题,钱输了,能怪谁?

  这一下可是轮到他跟老姚刚刚的处境念头了,呆了一阵,还是把自己的笔记本打开,赢了是好,但输了,这钱不给,却是走不了人,也是赖不掉帐的。

  心痛啊,这一局就把他的底子输出去了四分之三了,要再像这样一局,他就无法承受了,只是没能如愿,可是明明自己用了手法的,明明是三个二,怎么会变成了三个一?

  这种闷亏是只能暗吃了,不能明说出来,估计最大可能就是他的手法没运用好,误解了。

  杨天成又是懊悔又是兴奋,懊悔的是自己意志力不坚定,明明想好了要跟着周宣狠下的,但到头来却是临阵退缩,又只下了一百万,当真气死人了,不过好在周宣下了三千万的大注,赢到了十四亿多,加上头一局的五亿多,赢了有二十亿了,两人平分,也能分十亿,这比他贩毒来得要更快,也更安全

  把周宣和杨天成的帐各自转完,这近二十亿的钱,绝大多数都流进了周宣的口袋,周宣没什么不乐意,只是心想可惜了,要是杨天成不贩毒,参加这样的赌局,那比做什么生意都强,短短时间,便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进帐。

  杨天成笑得嘴都合不拢来,而另外那四个男子,老姚跟摇骰子的高手两个人最是痛苦,赢的狠赢,输的更输。

  心里不服气,那摇骰的把骰盅拿到手,仍然还要摇,但就在这时,大厅门外,杨天成的保镖进来了,拿着手机在杨天成耳朵边上轻轻说了一句话。

  别人听不到,但周宣却是听得清楚,他说的是“老板,郭副厅打来的电话,说是紧急”

  杨天成本来是笑容满面的开心样,但听到保镖的话后,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当即拿了电话,然后对周宣几个人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失陪一下,接个电话”

  说完就拿着电话到楼上的房间,周宣只是把异能运起跟着探测过去。

  杨天成拿着手机直到走上了楼上的房间里,确实没人能听得到后才问道:“郭副,什么紧急事?”

  手机里传来恼怒的男子声:“没急事我能吵你?别费时间了,我用无记名的卡给你打的电话,赶紧逃吧,转移证据,省公安厅联合京城警方,已经随着市局的刑警来了,记得把所有的证据销毁掉……”

  杨天成一惊,脸色大变,赶紧急急的又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怎么会……”

  “嘟嘟嘟”的响声,那头的人已经挂断了电话,杨天成呆了呆,随即又想到,他刚刚打来的电话,很清楚的说了一声,京城警方,京城,那周宣不是从京城来的吗?这一切都没这么巧吧?

  杨天成是干黑社会出身的,心肠由来狠毒,马上就怀疑到周宣了,心想没那么巧的事吧,搞不好周宣就是警方安排,然后故意跟他见面的,到现在把所有的事都仔细想一想,周宣身上值得怀疑的地方就明显多了起来,是经不起推敲的。

  恼怒起来,杨天成脸色阴沉,心里想着周宣如果是那个卧底的话,那的身手太可怕了,想着就从柜头里拿了两支手枪,“咔咔”的上了膛,用武力肯定是斗不过周宣的,哪怕他有十二名保镖,就是把老姚他们四个人的保镖加起来,也可能不是周宣的对手,这个可能性,一早便知道了,赌场方面派的二十一个打手,可都是被周宣无形打得折胳膊断腿的,只有枪支子弹才能对付他。

  杨天成一边把手枪插在腰间,一边又拿起手机通知别墅门外守候着的保镖们。

  周宣早探测着,一见到杨天成怀疑了他,当即便运起异能将大厅门外的二十名保镖全部冻结起来,然后又把杨天成的手枪子弹给转化吞噬了,让他变成纸老虎,只要他没有手枪威胁,根本就不会怕他。

  杨天成自然是不知道的,努力把脸上的表情缓和下来,然后一手拿了一支手枪,藏在背后,看起来,他就像是把双手背在背后一般,缓缓的往楼下走来。

  周宣也不动声色,由得他来演戏,赌台上,这时已经换了老姚来摇骰了,老姚根本就没有什么手法,只是胡乱摇了几下,便即放到台子上等众人下注。

  老姚的方向,刚好是正面对着楼梯口,所以见到杨天成从楼梯上下来,立即开口叫道:“杨老板,赶紧下来投注,刚摇好”

  杨天成听到老姚一叫,心惊肉跳的赶紧把手枪举到面前,对准了周宣,只是老姚看起来就好像是把枪口对准了他一般,吓得手一颤,霍的一下站起身来,颤声道:“杨……杨老板,你要干什么?”

  杨天成两支手枪都对准了周宣,喝道:“周宣,你就不怕死吗,敢做警察的卧底”

  老姚几个人才都惊觉:这个年轻人是警察的卧底?

  周宣淡淡一笑,慢慢转身,面对着杨天成,想了想,又从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拨了傅远山的电话,通了后就直截了当的说道:“傅局,人赃俱获,你们到了没有?”

  听到周宣说的电话,杨天成才彻底死了心,说实话,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周宣是那个卧底,要是周宣否认的话,他还会考虑考虑,周宣成了卧底,他的损失是无比巨大的,包括贩毒被抓不说,现在还有数十亿的现金进帐,那都会随着周宣的身份改变而化成水。

  但事实上,所有的希望和幻想随着周宣明白的电话内容而消失,杨天成急怒交集之下,两把手枪扣得“嗒嗒嗒”直响,撞针声音此起彼复的响,把老姚几个人都吓得钻到台子下面躲藏,身子连动不敢动。

  周宣笑呵呵的盯着杨天成,双手一摊,说道:“杨老板,你除了缴枪投降以外,没有别的路可走,在我面前,你那些动作都不必使了,对我没有用处”

  杨天成手枪扣不响,周宣又面色如常,让他更加慌乱急怒,在周宣面前,他又确实感觉到无力,这个人,从一开始在高天成的赌石厂见到后,自己就没能在他身上占到上风,而后面他显露的各种神奇之处,更是让杨天成觉得他不是常人

  “巴泽……巴泽……鲁东……”杨天成又大叫起来,手机打不通,就索性叫起来,让外面的保镖冲进来一齐对付周宣。

  周宣笑笑道:“也不用叫了,他们二十个人通通被我点了,在外边动弹不得,你……已经无路可逃”

  杨天成面色苍白,在国内贩毒被抓,哪怕他是个外国人,但面临的却是在国境内的贩毒罪名,一样的结果,国对于贩毒又尤其判得重。

  惊怒交集,杨天成把手枪向周宣一扔,回身就要向后门逃窜,周宣嘿嘿一笑,说道:“你还逃得了吗?”

  杨天成刹时间只觉一双脚麻木起来,没有任何知觉,仿佛被冻成了冰棍一般,没有知觉,也不能动弹,站定在那儿,摇晃了一下,终于跌倒在地。

  周宣不再理会他,把另外四个富翁也冻结了行动自由,然后转身往门外走去,大厅门外,游泳池一圈,二十名保镖呈各种各样的姿式,像雕塑一般立在外面。

  周宣就坐在池子边上的大伞下面,不多一会儿,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特警和警察就包围了这一栋别墅。

  不过傅远山早得到了周宣的通知,所以也早规定了没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开枪,在看到周宣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坐在大伞下时,不禁笑了起来,安全了

  周宣向里外一指,特警们随即上前把二十名保镖控制住,又冲到里面把杨天成五个人逮住。

  周宣再带着傅远山几个人直接到后厅的秘室,把暗格保险柜打开。

  本来傅远山是带有开锁专家的,但周宣根本没给他机会,异能运用之下,把保险柜的锁直接转化吞噬了,保险柜一打开,两米多高,一米多深的大保险柜里,堆满了一袋袋的毒品,还有几大本帐本,另外,在对面的柜子又翻出数十支枪支来,让傅远山等人是又惊又喜。

  有周宣出手相帮,这么难的事,就变成了跟小孩办家家一般容易,危险的镜头是一件也没有发生过,零伤亡。

  在保险柜里拿到的帐本,还有一个惊喜的发现,那就是杨天成的毒品络支线,人名联系名,一应俱全,还有他在省里打下的各个关系,某年某月某时送了多少钱财给某某某官员,一一都记得清楚。

  因为杨天成是幕后的首脑,无论如何,警方都不容易直接追到他头上,所以他这儿才这么大胆的藏有这些东西,如果杨天成的下线被抓,那还有可能惊动到他,而他的那些下线,除了有两名亲信知道他的落脚点之外,其他人连他人都没见过,即使出事被抓,也找不到他,线索立马会断掉,但杨天成没想到的是,周宣要找的这个上家,却偏偏是他的两名知道底细的亲信之一,又碰巧在他的别墅里让周宣给探测到了

  所以杨天成才倒霉的被周宣逮了出来,随着警方人员把别墅封了,收检着别墅里面的任何地点,周宣邀着傅远山走出去,低声说道:“大哥,这案子不简单,你要小心点,别因为这个而得罪了某些大员”

  傅远山点点头,也低声回答着:“你放心,我已经全部给魏书记汇报了,由他来联系这边的省委书记协商的,所以这次的行动,也是由安排下来的政法委书记领头,说是不管有多高的官员牵涉进去,都要一查到底。”

  周宣点点头,这些事自然由不到他来担心,想了想又道:“大哥,你可以给他们通知一下,杨天成接到了一个电话,我听他说的电话内容是一个姓郭的副厅,你可以让他们查一下”

  傅远山当即让周宣原地等他,然后过去跟指挥行动的刘书记商低声说了,那刘书记怔了怔,看了看在大门口指挥的一个穿警服的高级警员,有些不相信,但还是招了招手,说道:“老郭,过来一下”

  那个高级警员五十岁左右,国字脸,一脸方方正正的,显得正气凛然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出来会是与杨天成有勾结。

  当然,刘书记也不肯定这个郭副厅就是傅远山所说的那个人,在事情没弄清楚前,也不能断言谁是或谁不是。

  郭副厅几步就走了过来,然后问着刘书记:“刘书记,什么事?”

  刘书记沉吟着,一时也没想到用什么语气和什么话来问他,但周宣一听到这个郭副厅的声音,当即就肯定了,就是他。

  周宣的异能之一就是能模仿别人的声带和识辨声音,任何人说的话,只要让周宣听到一次,他就能清楚的识辨出来,这个郭副厅的声音,听到的时间还只过了一个小时不到,他又如何听不出来?

  周宣随即又向傅远山打了个手势,表示肯定就是他,没有错。

  傅远山心里一松,只要确定是他就好说,走过去到刘书记身边,低声说道:“刘书记,我的秘密线人确定给杨天成打通报电话的就是他”

  刘书记脸色怒容升起,一个他多年相识的老友竟然跟毒枭勾结,由不得他不怒,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件案子是京城方面查出来的,联络他们这边,而且那边又是魏海河这个市委书记主持,过来领头追凶的又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局长的傅远山亲自带队,案子的重要性可见一斑,而且名称上他虽然跟傅远山是同一职位,都是政法委书记,但傅远山是京城的政法委书记,级别比省份又要高半级,而他还是兼任市公安局长的,地位权势更重过他,再说人家又是从京城来的,都说京官下来,见官大一级,更何况他本身就比自己的级别高,哪里敢怠慢

  傅远山没有说话,案子虽然算是他们京城的,但人家是地主,官员又是他们这边的,身份地位高,要处理要审查,那都只能由他们省里来做。

  刘书记脸色阴沉,在傅远山面前又还要专门显得公正无私,沉着脸便道:“郭副厅,你半小时前,是不是给这个杨天成打过电话?”

  郭副厅脸色一白,颤了颤,当即否认道:“谁说的?不可能,我怎么会跟这个毒枭打电话?你们……你们查他的电话不就知道了吗,看看有没有我的电话号码”

  听到郭副厅这个话,又看着他的表情,刘书记心都冷了,郭副厅是他的老友,平时就是包青天一般的人物,做事行事公正严明,说的话都不同,而现在说的话,刘书记是明显的感觉到他色厉内茬的,底气不足。

  傅远山淡淡的哼了一声,家丑的事,他自然是不会插嘴的,由得刘书记自己来处理。

  不过郭副厅不会就此认罪,仍然喋喋不休的辨着话,周宣异能运出,探测了一下郭副厅的全身,在他的上衣袋里,有一片用白纸包起来的移动手机卡,周宣心里一动,当即缓缓走过来说道:“傅局,你何不派人把杨天成的手机拿过来打一下那个号码,看看他的手机会不会通?”

  傅远山知道周宣做事不会无缘无故的干,当即让下属把杨天成的手机拿过来,周宣开始在杨天成接电话的时候,已经探测到那个号码,当即对着他们几个人的当面把这个号码说了出来。

  下属把杨天成的手机拿了过来,傅远山接过来递给了刘书记,由刘书记亲自来查来打这个电话。

  刘书记沉着脸,把手机里的已接电话目录按出来,在最近的一条里,果然看到了周宣所说的手机号码,只是没有名字,只是个手机号码,当即想也不想的便按了出去。

  傅远山见郭副厅并不慌张,不知道周宣有什么办法,看郭副厅的样子,不会轻易缴械的。

  郭副厅嘿嘿一笑,从裤袋里把手机摸出来,摊到手,并按了一下键,显示是开着机有电的,然后说道:“手机在我手上,刘书记,你打一下看看,有些人想污蔑我么,可也没那么容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