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一十九章 娶了媳妇忘了娘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一十九章娶了媳妇忘了娘

  周宣没有说话,远远的看着郭副厅在刘书记和傅远山面前表演,刘书记沉着脸,在手机把那个已接电话号码按了出去,显示拨号,又按了免提。

  手机里传出来的电信小姐的声音却是:“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郭副厅把手机扬了扬,屏幕上清楚的显示着移动通信的图标,机,是开着的。

  就在郭副厅毫不动容且有几分愤慨的表情时,周宣缓缓走了过去,郭副厅和刘书记都没注意到他,本来就不认识。

  周宣对傅远山使了个眼色,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郭副厅,把你上衣左边口袋里那张白纸包着的手机卡插进手机里试试看看?”

  莫明其妙的一句话,让郭副厅呆了呆,随即脸色大变,盯着周宣看了看,喝道:“你是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叽叽歪歪的,赶紧滚远点”

  刘书记皱了皱眉头,这个老郭,今天确实是大变样,以往的风度,沉着,完全消失无踪了,跟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都要口出脏言,不过对郭副厅这种急却是有些怀疑,难道这个年轻人随口说的话真的切了他的要害?

  傅远山却是冷冷道:“郭副厅,作为一个厅级官员,起码的规则你还是应该懂得吧?他不是什么东西,他是我们京城的秘密卧底,这次的任务就是他出生入死,冒着生命危险查出来的,郭副厅,无需多说,把你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卡拿出来吧”

  郭副厅这一下是真的慌了手脚,当时没想到这回事,给杨天成打了电话后便把卡拆出来,本来是要扔掉的,但又想到,后面还有用,拿它跟杨天成联系用,只是这个卡是他一个人私下买回来的,而且用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包括拆下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在,这个人,就算是个卧底,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不管是用什么方法知道的,但这的确是事实,是真的,所以郭副厅一时间慌了神,想了想,忽然就伸手往衣袋里掏,把那张包着手机卡的白纸取出来,张开嘴便要塞进嘴里。

  刘书记和傅远山都没有注意到郭副厅会忽然生变,“啊哟”一声,想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不过就郭副厅这个动作,刘书记就明白了,他的老朋友是真的有问题了

  刘书记和傅远山虽然来不及阻止,但周宣却是没有问题,动都没动,异能便已经悄悄运起,郭副厅手指捏着那白纸才伸到嘴边,便忽然停住了不动,傅远山当机立断,上前一把便把那白纸抢了下来,等到傅远山抢下了后,郭副厅的手才动弹了,不禁又气又急,也不知道刚刚是怎么回事,就那一下关键的时候,手却似发了麻,忽然不能动了,被傅远山抢走后,却是又可以动了

  刘书记见傅远山惊险的把纸包抢下来,倒是松了口气。

  傅远山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取了电池,当面把白纸包着的手机卡换了自己的,把卡装进手机后,然后再装上电池,并开了机,最后才把手机递到刘书记手上。

  刘书记瞧了瞧脸色苍白的郭副厅,哼了哼,然后用右手杨天成的手机来重拨那个号码,而左手掌心则托着傅远山的手机……

  傅远山也是按了免提键的,在“嘟嘟嘟”的拨号声,这一次没有电信小姐的声音,响了两声后,刘书记左手的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与右手正在拨打的号码是一模一样的,郭副厅当即面如死灰,呆了一下后,忽然刷的一下掏出手枪,对准了刘书记,左手又一把将刘书记拖到面前挟持着,恼羞成怒的道:“你当人质,送我出去,快点……”

  图穷匕现,原形毕露了,刘书记脸色涨得通红,没料到多年的老友变质了不说,这一刻为了逃命还挟持他,这让他情何以堪?

  “你到底要干什么?郭昌德,放下枪……”

  郭昌德一脸失控的表情,怒喝道:“少跟我来这一套,老子熟得很,赶紧安排车过来……”

  傅远山也有些情急,没料到变故突然发生,始料不及,而旁边一些警察也围了过来,不过都有些发怔,这两个都是他们的高层上司,不敢轻举妄动,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周宣嘿嘿一笑,对傅远山做了个动手的姿式,傅远山当即明白,周宣已经暗解决了危险,郭昌德的手机,肯定是没有威胁的了,而他手此刻也没有别的武器,对刘书记是没有大的危险的。

  傅远山一个箭步窜过去,伸手就对郭昌德脸上一拳,郭昌德见傅远山不顾刘书记的安危,又对他动手,大怒之下,把枪口对着傅远山就是连连扣动,管他三七二十一,打死他再说,但“咔咔咔”的撞针撞击,却没有枪响,没有子弹射出来。

  傅远山心里还是紧张了一下,一个警察对枪口,是有天生的紧迫感的,但打不响之后,他心里又升起了对周宣能力的绝对信任,周宣又怎么会让他涉险呢?

  郭昌德手枪打不响,愣了一下,傅远山已趁这个机会,上前狠狠的一拳就揍在郭昌德的脸上,“啊哟”一声痛呼,郭昌德松开了抓着的刘书记,捂着脸就倒在了地下,从他的手指缝,渗出了鲜血,傅远山这一拳,打得很重。

  刘书记腿都还在发软,虽然从枪口下余生,但对傅远山刚刚的行动还是有些恼怒,这要是郭昌德手枪响了,那他的一条老命还不就给送了?

  就算他傅远山是京城的官员吧,那也不应该把他的命不当数吧?任何人都没有这个权利,他傅远山做得就太过份了

  傅远山在动手之初便想到了后面的事,刘书记肯定是要怪罪他的,这时见到四五个警察上前来控制住了郭昌德,这才对刘书记道:“刘书记,对不起,郭昌德的手枪,已经早被我的卧底人员破坏了,实际上他的手枪里的子弹都是打不响的假弹,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也为了稳住郭昌德,让他多吐露一些秘密,所以没有提前告诉你,请刘书记谅解”

  刘书记一听到傅远山这个话,心里虽然仍有些不痛快,但对傅远山的埋怨却是没有了,人家也是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才这么做的,不算得对不起他。

  只是确实恼火,省里这一次,这个丑丢大了,还得赶紧向书记汇报,看看怎么来收拾一下残局,挽回一些声誉。

  “把郭昌德抓起来”刘书记喘着气吩咐在身边的警察,一个厅级官员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事情不可谓不大,何况又有傅远山这么个身份地位都不容忽视的京城在场,容不得他有所怠慢。

  老姚他们四个富豪赌客被蒙了脸押进一辆车,杨天成关到另一辆车,警察封了别墅,然后地毯式的搜索着。

  周宣见事情圆满结束,后面也不需要他再出面了,当即对傅远山道:“我先回酒店,你们安排好了我们再回京城,要不我先走也可以。”

  傅远山摆摆手,吩咐一名下属送周宣回酒店,然后说道:“不用,杨天成和几名毒贩我们将马上押解回京城,就一起走吧,只是我们与这边还有些交结,你先回酒店等一下,估计几个小时就好了”

  周宣点点头,他们内部的事,自然不用他过问,随即跟傅远山指派的下属一起上车,等回到酒店后,那名下属又开车回杨天成的别墅处候命。

  周宣回房间里把行李整理了一下,把衣物装进了箱子,又提了提那个装了虫子翡翠石头的箱子,挺沉,来一趟瑞丽,除了运回百多吨的毛料外,就得到了这么一块石头,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不过反正也没费钱,拿回去即使不值钱,自己也可以把它打磨出来,作为一件观赏物也不错。

  银行帐号上又凭空多了近二十个亿的现金,让周宣有些好笑,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加上在赌场那边的两亿多,这一趟来南方可是丰收了,收了这么多现金不说,又花低价买了百多吨的毛料,那些玉石的价值,至少也是几十亿起。

  又想到那赌场还欠自己的票据现金五亿,高明远也有两亿多,想了想,就给高明远打了个电话。

  这家伙跟那几个美女胡天胡地的混了一夜,此刻正筋疲力尽的呼呼大睡,周宣的电话打过去后,接听电话的声音都是胡里胡涂的。

  “老高,我要回京城了,你有空的话,就来我酒店这边,我有事跟你说”

  高明远怔了怔,忽然间清醒过来,马上跳起来大声道:“什么……老弟,你要回京城了?你等等我,等等我,我马上过来……”

  这一次,高明远倒是及时起来,没用半个小时便赶到了酒店,气喘吁吁的奔进周宣的房间,见到房摆着两个整理好的行李箱,看来周宣说得没错,他真是要回京城了。

  “老弟……怎么忽然就要回京城了?”高明远表情极是失望的问道,脸上尽是不舍的神色,这几日来,周宣让他从地下直升到天堂,又让一直瞧不起他的人也对他有了应有的尊重,让高远山对周宣有了一种莫明的依恋,这一下听到他忽然要走了,心里空荡荡的很是难受,这时就算让再多的美女陪着他,也觉得没有兴趣。

  周宣笑了笑,拍了拍高明远的肩膀,说道:“老高,这天下间就没有不散的宴席,我来这边,事也办完了,要回去了,叫你过来,一是跟你道个别,二是想交待一件事”

  高明远失望之色溢于言表,问道:“什么事?”

  周宣把那张赌场开的票据递给高明远,然后说道:“老高,我这里这张票据给你,如果赌场把这些钱赔付了,你不是想自己开个厂子吗?那就算我跟你合股吧,一人一半,经营归你,我没有别的要求,大概一年三四次,我会过来采购毛料回去,我是开珠宝公司的,这跟你说过,毛料拉回去,我是自己用”

  高明远还是有些发怔,是真的不舍周宣就此走了,虽然一早之前是因为金钱的关系,但到现在,他却是对周宣有了种亲人般的依恋,想了想,不禁出口道:“老弟,不如我跟你一起回京城吧,我就想跟你一起做事”

  周宣呵呵一笑,摇摇头道:“老高,这你可就错了,俗话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好,做事情,还是在自己的地方比较好,再说了,我这个人是个懒散成性的人,公司我是从来不管的,嫌麻烦,现在几乎全部都交给了弟妹朋友在打理的,你跟我过去想要做事业,我自己都不做,你怎么跟我做?”

  高明远叹了口气,做声不得,周宣又笑笑安慰道:“老高,别这样,有什么事,你一样可以找我,我给你留个号码,回去后我再让我的解石厂跟你联系,及时勾通,有什么难事就跟我说”

  “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也知道你说话算话,可我就是不舍得……”高明远怏怏的说道,“这么多年,我跟人都是你防着我我防着你的过日子,可跟老弟在一起,我完全就没了那种念头,是好是坏,我都会相信你”

  周宣笑笑道:“今后还是一样,我仍是我,老高,还有一件事,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杨天成是个毒犯,今天已经被警方抓捕,他的毒品络也全部被端了,以后也不要跟这种人打交道,至于其的原因,我就不跟你说了”

  高明远一怔,周宣说的话有些模糊,但细细一想,却又明了,周宣绝对与这件事情有关,杨天成被抓了,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像那么疯狂嚣张的人,迟早得出事,只是他惹不起这种人而已,不过在周宣面前,杨天成似乎注定是要吃亏的。

  周宣虽然没有说清楚,但高明远也知道,杨天成的被抓,与周宣肯定有直接的关系。

  直到下午快四点过后,傅远山几个人回到酒店来,高明远便明白了,周宣不仅仅有超级富豪的身份,更有更高深的官方背景。

  与高明远作别后,周宣便跟傅远山一起上了车,直赶往机场,在机场,他的下属和刘书记以及一众特警押解了杨天成等毒贩等候着。

  回京城是包乘了一趟专机,杨天成一行毒贩,一共是有二十一人,傅远山有十一人,刘书记又安排了十五名特警随行护送回京城。

  在京城机场下机,京城警方已经安排了押解车直接到机场上等候,将一众毒贩押上车,傅远山又陪了周宣坐一辆车,出了机场,在机场大楼外,京城警方一长溜的车辆候着,打着“欢迎英雄警察胜利回京”的旗帜。

  周宣笑笑道:“搞得真隆重,不过我就不跟你们掺合了,你们回去开你们的庆功大会,我回去跟我的家人团聚,然后处理我买回来的百多吨石头”

  傅远山哑然失笑,停了停才道:“老弟,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反正你也不想出这个名头,大哥我就厚脸背了”

  因为看到前面开车的警察也在微笑,周宣便不说明了。

  在进入市区后,傅远山便与大队分开,让下属送周宣回宏城花园,一直把他送到宏城广场处,周宣才摆摆手道:“就到这儿吧,我也不叫你们到家里坐了”

  傅远山知道,周宣这次到南方是秘密任务,帮他干事情,对家里肯定不是这么说的,不让他进去,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他在跟警方做事,单独一个人回去,这样才不引起他们家人的怀疑。

  下车后,傅远山又帮周宣把两个箱子从车尾箱拖出来,笑笑挥手,周宣一手拉了一只箱子,慢慢往自家的方向拖,装衣服的箱子倒是轻松,但装那块石头的箱子着实沉重,有些吃力,不过好在这路好,又不远,拖到别墅门前才停了下来,把门推开后,先提了衣服行李箱进去,摆在了墙角边,又出来拖那个装石头的箱子。

  大厅,傅盈抱着小思周正跟金秀梅和刘嫂嘻戏,见到周宣回来后,几个人都是欢天喜地的迎上来。

  看到周宣累得大汗长流的,金秀梅赶紧上前来帮忙,一边拉那箱子一边问道:“儿子,你这是装的什么啊?跟块石头一样沉”

  周宣哈哈一笑,说道:“妈,你可是说对了,里面就是一块石头”

  金秀梅自然以为周宣是说笑的,把箱子推到墙角边上。

  周宣看着挺着出怀的肚子的傅盈抱着小思周,娇艳的脸蛋对着儿子稚嫩的脸蛋,忍不住把傅盈一把搂在怀,在儿子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又在傅盈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金秀梅又笑又皱眉,笑骂道:“肉麻,都说儿子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果然不假,一回来就只知道媳妇跟儿子”

  傅盈脸红红的嗔道:“妈——”

  不过她自然也知道金秀梅是说笑的,周宣又哈哈一笑,再一把搂住老娘也狠狠亲了一口,笑道:“妈,那我再来个只记得娘而忘了媳妇”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