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三十三章 惊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李雷叹了叹,周宣与一年前的性格当真是改变了很多,那时候,他第一次见到周宣时,周宣还有年轻人的冲劲”傲气,但现在的周宣”似乎棱角都被磨光了”为人处事的胸怀也更大了些。

  “行,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吧,我跟魏老二也方便说一点,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让他自己拿主意,你对魏家也是仁至义尽了!”

  李雷是明白周宣和魏家的恩怨的,以前来讲,不会说哪一方欠哪一方的,就当是一家人一般,但是这一次,在傅远山的事情上,魏海河伤了周宣的心,如果不是老爷子”魏海洪,以及魏家姐妹,周宣就真的会与魏家一刀两断!

  老爷子去的时候,周宣亲眼看到,老爷子虽然说不出话来,但眼里对他充满了求情,周宣就知道,老爷子虽然对魏海河生气,但对魏家的后事”却是死也放心不下的!

  周宣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尤其是在见到的情况下,不过这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人的一生”都有各自的路要走,担心不到那么多,即使是周宣的弟弟妹妹,现在他也了心愿了”公司交给弟妹管理,房子买了”婚也结了,什么都安排好了,就是走”那也走得安心,弟妹始终都是要各自撑起各自的一片天”必需要独立”现在,是当真到了这个时候了。

  公司的事,周宣也交待得清楚,而且这一次还到南方给公司采购回来数年的玉石量,就是许俊诚放开手脚拼打”那也足够了。

  再说古玩店吧”有老吴和**撑住,基本上是没有需要担心的事,只是他如果一离开后,就有可能营业量会下滑”但这在合情理之,会回归到正常的情况里,以前是周宣用异能为古玩店赚了太多的钱,是属于不正常的”而除开他非正常赚的钱外,老吴和**自己赚的钱,量就很少了,但还是属于赚钱的,只是不能跟周宣赚钱量相比而已。

  有这两个店,周宣又重新调整了股份,把两个公司的股份收益的一半转嫁到弟妹头上”另一半由他自己拿,留了个帐号,每一年年终分红时,就把钱打到他的帐号上,这样”不论他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收到公司的钱。

  在李雷家里吃了晚饭,然后跟李为周莹一起回来,那方面的事”就不用他再理会,一切由李雷和魏海洪协商解决。

  周宣甚至都没有去见一见那些被他控制后又交给江晋等人带走的林队长几个人,索性不去理会了。

  回到宏城〖广〗场的别墅后,周宣把父母弟妹,李为,李丽,傅盈,还有刘嫂都叫到了一齐,在客厅里”周宣沉沉的说道:“爸,妈,弟妹,李为,小丽”刘嫂,今天算是我们周宣正式的开一个家庭会议吧!”

  众人都觉得周宣的表情严肃,也都没有说话”等他再继续说下去。

  “首先,我要说的是”爸妈,我决定是要走了,这栋房子,留给弟妹来处理吧,卖得的钱,兄妹两各自一半,公司的股份收益我也安排好了,弟弟和妹妹,两家一样,我将所有收益分红的一半拿出来分给你们,剩下的打到我帐上,爸妈跟我一起,公司所有经营决策上的大事,都需要有你们四个人一齐决定”要全票通过才可以决定,再就是”,周宣说到这里,从衣袋里掏了一张银行卡,拿出来递给刘嫂,然后说道:“刘嫂,这近两年的时间里,你是无微不致的照顾我和我的家人,很多事不是用钱能说得清的”在这里,我还是只能用一点钱来感谢你,这卡里有一百万,是我赠送给你好,希望能帮得上一点忙,在后面,我们走之后,我希望你能到我弟弟家里继续照顾他们一家人,小丽的爸妈也都是实心意的人,你到那里我也放心”但如果刘嫂自己不愿意,那也没关系!”

  刘嫂拿着银行卡,眼都湿润了,在两年,在周宣家里几乎就跟一家人没区别,周家人从没拿她当下人,做什么都是一齐,而且周宣给的工资远比别家人高,这次临别又给一百万,这有哪个人能做得到?

  刘嫂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小周,我知道你们一家都是好人,我在你们家做两年不到,工资和奖金以及平时给的,都超过了五十万,在京城打工的老乡们,就没有一个比我更多的,甚至那些读博士的大学生都没有我的工资高,这都是你的好意”我很舍不得你们走,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只能祝福你们,另外……”

  刘嫂又对周涛和李丽说道:“到周涛和小丽家去帮工,只要小丽不嫌弃”我还是愿意!”

  李丽家不是外人,平时在家里也都是很极积的帮忙做事,本身她也是穷苦人家出身,性格又不怪”而李丽的爸妈也来过周宣家里好多次,刘嫂见过,都是老实人,很好相处,跟金秀梅没多大区别,再说待遇,就算周涛李丽没有周宣那么大方,但基本的工资是绝对不会少,周涛有周宣给的公司股份,那也是几十亿的家产,请她一个工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大不了事情。

  周宣一见刘嫂愿意,倒也放心了,周涛也说道:“刘嫂,你放心,我哥怎么对你的,我一切照旧”不会让你为难!”

  金秀梅和周苍松夫妇也是叹息不舍,说实在的,这一两年来,在京城也熟了,做得也开心充实,这忽然间要走”还真是不舍,不过对于儿子的安排”他们自然是不会反对。

  只有周莹哭哭啼啼的抱着金秀梅不舍得,金秀梅也只是叹息着抚着女儿的头,傅盈也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但又不知道如何安慰。

  周宣笑笑道:“妹妹,你哭什么呢?我们又不是不来了,我带爸妈回去,是觉得爸妈年纪大了,该享享福福了”我是想让爸妈跟我们到世界各地旅游,好好的轻松的过晚年”爸妈操了一辈子的心,也够了!”

  一个星期后,周宣一家六口人乘机飞回武当山的老家,不过并没有回原来的家里”老房子都被赵老二卖掉了”实际上已经没有那个家了,周宣要回这边,不过是想把父母带回老家先散散心,然后再转道往纽约。

  而傅盈和周宣并没有给纽约的傅家人通话告知,因为傅盈想给家人一个惊喜。

  在武当山游玩了两天,没有找导游”周宣一家人对这里熟得很,周宣更是打小就在这一带晃悠”闭着眼睛就知道是哪里,而傅盈只来过一次”那一次也是周宣带看来玩”这一次再来,旧地重游,也不禁感概万千,一年多以前,那时还在跟魏晓晴明争暗斗的,而现在,魏晓晴倒是没能对他造成太大危险”但魏晓雨却是捅了一个篓子,好在事情也都过去了”自己女儿也出世了,一家人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

  这一次再来,心境又大不相同”平淡恬静,小女儿思思在怀睁着眼睛到处看,虽然才一个多月”但精神好得很。

  而小思周又咿咿呀呀学着叫“妈妈”,周宣抱着小思周讪讪的道:,“怎么小孩最先说的话是,妈妈”,而不是爸爸,或者爷爷***?”

  金秀梅笑道:“那当然啊”哪个小孩都是妈妈生下来养大的,不亲妈妈亲谁啊?你看看,受到惊吓的时候”或者是疲劳疼痛的时候”你叫的就是“我的妈呀”最先想到的就是妈”而不是其他人!”

  周宣摸了摸头,点点头道:“是哦,妈”你要不说,我还真就从来没想过这问题,我害怕的时候,就是说“我的妈呀”从来就没有叫过“我的爸呀”嘿嘿嘿,这事真奇怪,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啊!”,周苍松过来对周宣说道:,“我来抱抱孩子吧,来,思周,爷爷抱抱!”

  小思周也真就伸出了手,对他来讲,爷爷奶奶比爸爸亲,因为爷爷奶奶抱的时间更多,周宣抱的时候少,小孩子就是这样,谁跟他的时间多,他越喜欢谁。

  金秀梅也对傅盈说道:“盈盈,来,把思思给我抱抱!”

  傅盈抱得也软了,顺手就给了婆婆,她的身体虽然强健,在一家人,她算是最强的,但那只是在对敌动手时”身体强健并不表吝干活厉害,金秀梅和周苍松夫妻二人都是农村人”干活是他们最拿手的本行,带孩子的事也一样。

  晚上在镇上的宾馆里住下”第三天一家人再去拜访了周宣的舅舅等亲戚,送了些礼物”第四天便到市机场搭机到汉口,然后再转机直飞纽约,到这时,周苍松夫妻两人才知道儿子是要带他们到国外去。

  心里虽然惴惴,但却也不觉得受不了,到纽约不用想,那肯定走到媳妇娘家里去,以儿子的能力和财力,也不是养不活家人,不用看别人脸色”而且媳妇傅盈又孝顺懂事,她家里人在傅盈结婚时也来过,都对盈盈和周宣疼受有加,应该说不会有嫌弃他们的可能。

  不过他们老夫妻两也是第一次出国,出这么远的门,哪里能够平静?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其实以儿子周宣的财力物力,置购私人飞机游艇之类的奢华品也不是难事”甚至可以说远比一些名企业家更有实力,但周宣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过上那种日子”他一直觉得只要钱够用,一家人过得开开心心就够了,从来没有把他和自家人都推到上层社会那种生活去,而傅盈因为深爱周宣,也从来没有想把那些生活方式强加到周宣头上,跟周宣一家人过得很开心。

  从纽约国际机场下机后,傅盈便成了主角,因为周宣和父母都不会英语,傅盈叫来两辆出租车,先说了目的地”然后请婆婆公公一辆车,周苍松抱了小思周,傅盈和周宣一辆车,周宣抱着小思思。

  周苍松和金秀梅在车里左右直瞧”大街上两边的建筑与国内大不相同,很有新颖感,路上也尽是红头发蓝眼睛高鼻子的洋鬼子,偶有亚洲人”但是比较少。

  直到进入唐人街后,马路两边的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人才多了起来。而且街边店面也大多是汉语字做的广告招牌了。

  在傅家大楼前停下车来,看看面前这栋宏伟的建筑”金秀梅和周苍松张大了嘴,这栋屋可比儿子在京城的别墅更宏伟了。

  傅盈在门上按了一下门铃”大铁门里面的院子里走出两个人来”看样子是傅家请的保镖”在铁栏后看着傅盈这四个大人两个小孩的古怪场面”有些惊讶又有些警惕的问道:“你们是谁?”

  这两个保镖说的是英语,傅盈是懂的,周宣也懂,把右手上的那个语言交流器开了,英语只是小事一桩。

  傅盈也不认识这两个保镖”估计是新来的吧”快两年都没回来了,家里也变了大样,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是傅盈,他们是我先生,以及公公婆婆”赶紧开门,禀报我爷爷,就说我回来了!”

  那两个保镖一怔,傅盈的名字可是听说过了,傅家的宝贝孙女”嫁到〖〗国去了的,老是听傅天来说起过”不过是真的吗?

  但瞧瞧傅盈的样子,又觉得可能,因为傅天来厅堂里挂的那一块大匾里面”就是傅家人的全家福照片,傅盈那种惊人的美丽,无论什么人看了都不会忘记”现在瞧瞧,对比一下,相貌是一样的,但气质就有所不同了。

  这当然是不同的,傅盈那时候是没结婚的未婚女子”又骄傲又冷冰,而现在却是一个女儿的妈妈,跟周家人相处久了”连冷冰骄傲的性格也完全转变了”所以这两个保镖会觉得有些意外。

  不过这种事”他们还是不敢怠慢的,这年头,可没有人敢冒充人家家里的孙女婿什么的,如果是的话,傅家女婿的身份,可也不马虎。

  一个保镖赶紧进去禀报,一个保镖就打开大门,傅盈对自己家里自然是熟得很,周宣也不陌生,因为他之前来过,两人在前边带路,引着周苍松和金秀梅往里走。

  不过还没走到里间,在大门里的院子时,傅天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盈盈……你……你回来了?”

  声音又是颤抖又是惊喜,跟着就出现在大门口,一手还挽着傅玉、海,两个老人家,一对老父子”两人都是白发满头,但傅玉海是老,是慈详”而傅天来却是威凛,傅家财团的掌门人,有威势是正常的。

  傅盈一见”爷爷和祖祖都显得更苍老了,眼泪顿时止不住夺眶而出,几步跑过去就一头扎进傅天来的怀抽泣道:“爷爷,祖祖!”

  傅天来抚摸着傅盈的头发”一边叹息一边又说道:“盈盈,周宣,你们两个真是狠心”也不过来看我们,你看你的祖祖,想你念你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

  傅盈只是哭,周宣也只是微笑着站在后面,心里在感概着,傅天来和傅玉海父子两人的确苍老了几分。

  傅天来轻拍傅盈肩膀,然后说道:,“盈盈,别哭别哭,看看,你公公婆婆都来了,你回来了那就是主人了,可不能失礼,还有,这两个……哎呀……”

  傅天来这才觉察到周宣和周苍松怀里各自抱着一个小孩,这一喜当真是非同小可,把傅盈松开了,赶紧几步走上前,从周宣怀里抱过小思思,然后问道:“周宣,这去……”,“爷爷,这是您的外甥女”那个”,周宣介绍了怀里的这个”然后又指着周苍松抱着锋卜思周又说道,“那个是您的外甥,一个一岁,一个刚满一个月!”

  周宣在说起小思周时,便将小思周的岁数说大了几个月,这样的鼻,傅天来就不会有所怀疑,傅盈因为担心祖祖年岁高,怀孕生孩子的事,也没跟家里人提起过。

  傅天来当真是喜得嘴都合不拢了,抱着小思思亲了又亲,看了又看,粉嘟嘟漂亮无比的小孩儿让他心uā怒放”然后把小思思递给老父傅玉海”老人家手脚颤抖的接过小思思,忍不住老泪纵横。

  傅天来又到周苍松面前把小思周接过来”小家伙一点也不怕生”一双眼紧紧的盯着傅天来,傅天来笑呵呵的伸了手指触触他的小脸蛋”说道:“叫外曾祖父,小家伙,长得真俊啊,有点像盈盈!”

  傅盈见爷爷和祖祖都在逗弄小孩,一颗心也全落在了小孩子身上,那种喜悦不是装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出自于内心,这么多年来,傅盈是知道爷爷的心思的,就是想她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让傅家有人”一早对周宣又不喜欢,后来喜欢了呢,又喜欢得过份了!

  看来这次周宣举家过来是对的,傅盈又是含情脉脉的看了看周宣,两人相视一笑。

  在小思周的事情上”周宣和傅盈早嘱咐父母过了,小思周就说是傅盈亲生的,年岁说成是一岁大一点,小思周本来身体就健壮,比同龄的小孩看起来还真要大一点,所以也瞧不出有什么不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