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三十四章 奇异果实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三十四章奇异果实

  傅天来与傅玉海老父子两人抱着孩子喜悦不尽,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刚刚好,又是那么可爱,当真是想不到傅盈不仅回来了,而且还给了他们更想要的小外甥

  逗着孩子好一阵,傅天来才忽然又想起,周宣一家人还都站在这里呢,当即一拍额头道:“看我这记性,盈盈,赶紧招呼你公公婆婆到里面坐下来,叫王嫂赶紧准备吃的”

  进去的时候,傅玉海虽然百岁高龄,但身子骨还是很硬朗,当然他这是因为周宣曾经替他改善过体质的原因,又因为他跟魏老爷子不同,魏老爷子操心政事,关心儿子们的前途,操心劳力,也是心力交悴。

  而傅玉海可就没那么多的烦心事,早年是牵挂亲哥哥傅玉山的下落,而周宣帮助把傅玉山的尸骨找回来后,他就放下了心中的事,转而只想傅盈了,今天傅盈不仅人回来了,还带回来两个漂亮活泼的儿女,如何又不喜啊

  傅盈也赶紧收了泪,拉了金秀梅,同周宣一起带着公婆一起进入里厅。

  在京城,周宣别墅里买回去的家具用品都是赶潮流的,而傅家的家具都老红木,紫檀木等等价值万金的古朴家具,只有周宣知道这些家具的价值,而周苍松和金秀梅是半点也不知道的,甚至是红木和紫檀木见都没见过。

  傅家的老佣人王嫂,是看着傅盈长大的,见到傅盈回来了,还带了两个这么漂亮一对儿女,也是涕泪交流。

  周宣坐下后,然后对傅天来说道:“爷爷,祖祖,这次我跟盈盈回来,还带了我父母,准备就在纽约这边终老了,不知道爷爷欢不欢迎?”

  傅天来一呆,仿佛没听懂一样,忍不住问道:“你说什么?”下意识的有点不相信周宣的话,因为以前他就知道周宣是个思想很传统的人,要他弃了国籍到纽约来生活,肯定是不答应的,那时甚至以傅家所有的财产来诱惑没有,结果财产是转到他名下了,但人却依然不留下。

  不过傅天来丝毫不担心,周宣是个守信义又不贪财,又对傅盈是真好的男子,信得过,而且周宣自己的财富也同样惊人,只是这个人实在没有财富意识,要是换了傅天来的生意头脑,再加上周宣的能力,几年间就能坐稳世界首富的位置。

  傅天来呆了呆,看着周宣笑得很灿烂的笑容,又看了看孙女傅盈的喜悦表情,眼圈忽然湿润了,说道:“你……你们真的要在纽约住了?不回去了?”

  周宣笑笑道:“爷爷,不是不回去了,以后有空或者我弟妹有喜事,我们还得回去看看,探探亲,如果爷爷不反对的话,我们一家人就留在纽约给爷爷祖祖养老了……”

  傅天来大喜若狂,连手指头都有些哆索了,大声道:“不反对不反对,怎么可能会反对呢,你看你祖祖一天到晚都在念着盈盈跟你,没想到你们还给我们来一个惊喜啊”

  傅天来和傅玉海一边跟周宣傅盈聊着,一边兴奋的逗弄着两个小孩,乐不可支,一边坐着的周苍松和金秀梅也都松了口气,儿子儿媳冒然带他们一起来到纽约,要是亲家这边不欢迎,不高兴,那可怎么办?

  但现在确实是放心了,看两个老头看到小思周和小思思的样子,恨不得抱在怀中就不松开了,绝对不是做作,也绝对不是假装的。

  又好在这一家人虽然是国外的富翁,但全都是说中文,交流又不成问题,慢慢适应吧,实在不能适应下来再说回国的事吧。

  周宣看到一屋子的喜悦和气喜气,呵呵一笑,心里也松开了,在国内的那些紧张和不开心,也都消散了,笑着站起来走到后院院子里。

  这里是傅玉海的地盘,这里种植了无数的奇花异草,院子边上还有一把躺椅,周宣坐到躺椅上摇了摇,很舒服,鼻中闻到无数的香气,阳光虽烈,但院子里凉风席席,一点儿也没觉得热。

  花香以及别的树草味道传入周宣的鼻中,周宣伸了个懒腰,几乎便要进入梦乡了,一身的轻松畅快,忽然间鼻中又涌入一丝气息,脑子里一清,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又觉得异能气息有点跃跃欲试的味道。

  周宣顿时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一下子坐了起来,再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这种味道断断续续的,似有若无的。

  难道是又有黄金石之类的东西在这院子里?周宣兴致勃勃的跟着这气味追寻过去,一边在花草树木中穿行,一边仔细的寻找着,这个院子相当大,傅玉海又种植了数十年的奇花异草,有的树有十几米高,有的藤缦一片。

  周宣慢慢的寻找过去,终于在后院的高高院墙边找到了这气味的出发点,是墙角下的地缝中,这里是院子里最偏僻的地方,墙角边长了浓郁的植物,大约有半米高的样子,那些味道就是从这几株植物上传出来的,而在这些植物前边,又有一排一米来高的兰草,挡住了那些植物。

  周宣并不认得这种植物,但那些气味让他异能兴奋,那就有些不平凡了,想了想,然后伸手从那种植物上采摘了一片叶子,然后拿到鼻下闻了闻。

  不错,拿到鼻端的叶子有新鲜的口子,那种气味更加浓烈,当即用异能探测起来,在这片叶子里面,那种气息确实让他兴奋,但又奇怪的是,这叶子里面的细胞组织却又清楚的探测到,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既然能探测得进去,那就表示这植物并不是跟黄金石等外星物体一样的性质了。

  这就更值得探寻了,能让异能兴奋却又不是外星物质,这样的事,周宣可是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赶紧把异能运起去探测这些植物,在墙角的地下,这些植物的根部生长着番薯一样的果实,其中最里面,也是最深的一株果实长有长有半尺长,而其它的五六颗,就跟拳头一般大小,因为这些果实生长在地底下,所以周宣只能探测到它的形状和构造,闻不到它的气息,不知道这果实的气味又是怎么样呢?

  周宣兴趣一来,顿时便抑止不住了,左右看了看,找不到什么工具,于是又回到屋子里,看到两名在院子口的大门处吸烟的保镖,便问道:“大哥,有没有挖掘的工具?”

  那保镖呆了呆,随即摇摇头道:“没有,家里又没有土要种,怎么会有挖掘的工具呢?”

  看到周宣皱了皱眉的样子,那保镖马上便又说道:“周先生,如果您需要,我马上到外面的工具店里给你买一把精工铲回来?”

  周宣马上点点头,喜道:“好好好,那我给你钱”说着就掏出钱夹来,不过打开看时,却是有些不好意思,里面就几张人民币,在这儿是没法用的。

  那保镖很识时务,赶紧说道:“不用不用,一把铲子能值多少钱,我马上去买,周先生等一会儿就好”

  周宣笑了笑,又回到客厅里,一家人在这儿聊得正欢,最惹气氛的还是两个叽叽哇哇叫的孩子,在这个超级富贵的家庭中,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生气,两个孩子的到来,让这个家沸腾了。

  周宣抽了个空档,凑到傅天来身边问道:“爷爷,院子里的植物,我可不可挖啊?”

  傅天来一怔,随即说道:“你挖那个干嘛?你问你祖祖吧,那院子就是你祖祖的宝贝,几十年前就是他亲手种的一些东西,每次在外面见到喜欢的植物,不是挖回来种着就是买回来,几十年下来,一个大院子就给种满了”

  傅天来对种值花草并不感兴趣,主要是傅氏财团的事务太多,又太忙,根本就没有心思,最近公司的业务在欧洲有很大发展,傅盈的爸妈都到那边主持事务,几个月都不回来一次,家里冷冷清清的,老爷子傅玉海一直是孤孤单单闷闷不乐的,直到今天傅盈的突然回来

  周宣摸摸下巴,笑吟吟的问傅玉海:“祖祖,院子里的植物,有一种我想挖挖看,您说可不可以啊?”

  “什么植物?我看看”傅玉海抱着小思思,一边站起身,一边又说着。

  周宣便和傅玉海一起来到院子后边的墙角边,周宣指了指墙角里边兰花草后边的植物,说道:“祖祖,就是那种植物,我不认识,是什么东西啊?”

  傅玉海仔细一看,也有些发怔,这种东西他也没见过,不是他曾经栽植的植物,想了好半天,然后才迟疑着说道:“这东西……我有些不记得了,但肯定不是草,这一块,这个墙角,我很多年都没来弄这里了,我想想看……”

  傅玉海皱着眉头想了起来,许久才似乎记起了一点,沉吟着道:“我很早的时候,应该是六十多岁的时候吧,那时候中国武馆的刘东刘馆长从国内带了些人参茯苓何首乌等药草种子过来,他是开武馆兼开中药店的,这些药草是准备自己种植培植的,我顺便在他那儿要了些回来,种在了墙角边的位置,不过这一类植是很难培植成功的,后来我见没有生长出来,便忘了这事,一直到现在,都没再想起来过,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种子长出来的药草呢?”

  傅玉海虽然种植了种子,但实际上却是没有见过,在国内的传说故事中,人参何首乌这一类都是属于仙草,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一般人又哪里见得到?

  虽说以傅玉海的财力买人参等高等补品那是没有问题的,但他也没有亲眼见到过植株,没有见到过活生生长着的人参及何首乌等。

  周宣自然也没有见过,但他能探测到这些植物的根部,能探测到泥土里的部份,想了想,然后又说道:“祖祖,我让保镖去买了铲子回来,我想把这个挖出来看看,这东西很有些古怪,按照祖祖的说法,说不定是珍贵的药草呢”

  傅玉海抱着小思思抖了抖,然后说道:“你挖吧,这东西不是我栽植的,又不认识,挖了便挖了吧,无关事,嘿嘿,其实只要你跟盈盈回家来住,别说挖这么个东西,你就是把这个院子翻转过来,我也没意见”

  周宣笑了笑,又道:“祖祖,这些都是您的宝贝,我哪会胡乱挖呢?我就是见这东西很奇怪,叶子又散发出中药的味道,所以才想挖来看看”

  这一会儿间,那保镖已经把铲子买回来了,这种铲子很好,是属于部队用的特级军工铲,折叠的,又轻巧又精致又实用。

  周宣接过来,然后说道:“谢谢你啊,明天我换点美金再……”一想到他刚刚说的话,觉得提钱就没意思了,于是转了口道,“等明天我请你吃饭喝酒,嘿嘿”

  说这话,那保镖倒是没有意见,也笑了笑道:“周先生,您慢用,我出去了”

  周宣接过铲子,然后小心的把兰草扒拉在一边,正要挖铲时,小思思似乎是不高兴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傅玉海便慌了,哄了几下,但小思思丝毫不卖面子,哭声更响。

  周宣笑道:“祖祖,您抱回去给盈盈吧,我妈也在,小思思可能是饿了,喂点奶粉就好了”

  傅玉海赶紧把小思思抱进屋里去,那动作一点也看不出来像是一百岁高龄的样子,倒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虽然是老人,但却不是老得不能动弹的地步。

  周宣刚刚在厅里的时候,见到傅玉海和傅天来的时候,见他们都苍老了不少,早运了异能给他们再激发改善了体质,虽说用处没有以前用时那么强,但也好过于无。

  傅玉海抱着小思思回到客厅里后,院子里就剩周宣一个人,当即提了铲子挖掘起来,这些墙角老泥很紧,挖了一阵子,累得汗水都出来了,也没挖出来,还险些把里面的果实铲伤。

  周宣想了想,忽然暗骂自己傻了,放着异能不用,要累自己那真是无话可说了,当即运起异能把最前面两株植物的果实被包住的泥土转化吞噬了,这便没有半分将植物损伤到,又轻轻巧巧的提了出来,拿到眼前再细细的看起来,果实上的味道远比叶子上的浓,闻到鼻中时,异能更是跳跃兴奋,看来这东西还真是有大补的效用。

  到这时,周宣基本上肯定了,这东西不是外星物质,而是植物里含有极强的滋补成份,这就极有可能是傅玉海所说的“人参,茯苓,何首乌”等等植物,按照在书中和电视中看到的情形来估计,这东西极有可能是何道乌。

  不过以前,周宣在国内有见到过一次,在街边卖假千年何首乌的贩子卖何首乌,那个何首乌跟这个远不一样,块头也大得多,这个就跟个红薯差不多大,而那个假的何首乌却有如一个七八斤的胖娃娃一般,除了颜色是深紫色,其他的样子就跟一个小孩子差不多,有头有手有脚。

  但那次周宣用异能探测过,那个千年何首乌纯粹是做的假的,不知道真正的何首乌是什么样子?

  周宣心里估计着,这东西还真可能是何首乌,只是年数尚浅吧,肯定不可能过百年,千年就不用提了,再说在这个院子里,那也不可能是年数会长的,有可能就是傅玉海几十年前从武师那儿要到的种子长出来的。

  如果真是何首乌的话,那么真长到了千年后,又会是什么样子?难道还真能成精长成*人形吗?

  传言不可信,既然传,那也是谣言传说罢了

  这个东西能不能吃呢?周宣想了想,索性摘了几片叶子,然后送进嘴里咀嚼着,反正异能嗅到就有兴奋感,不如他吃一吃试试效果,看是好还是坏,因为自己身有异能,如果有什么不对,也可以用异能把毒素解化掉。

  周宣把叶子放进嘴里嚼了一阵,舌尖接触到叶子汁水时,那种强烈的兴奋感更强了些,汁水中含有一些让他特别兴奋的物质,这种物质不是刺激他,而是明显感觉到异能分子在这种汁水的滋润下壮大了些。

  确实是一种滋补物,只是这叶子中包含的物质实在是弱小了些,很淡很稀少,周宣的念头便转到了手中那两颗番薯样的果实上了。

  没有用异能,尝到那叶子汁水后,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毒是没有的,这个可以肯定了。

  周宣抓着这两颗果实想了想,要不要再弄点到嘴里尝尝,然后再吸收一点,只是那叶子的味道不好,有些苦涩,这果实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想吃,想了想,心想不如拿去煲汤吧,加些别的汤料,炖点大补汤出来,顺便给两位老人家父母,盈盈等人都尝一尝吧,兴许也能补到他们呢,对自己的异能都能补到,想必对人类的身体也能补到吧

  既然这东西是好东西,有大补的效用,周宣也就不想把另外的五六株全部挖出来了,留着以后再看看,反正有这两颗先试试。

  又想到自己异能可以把异能保存在不是自己身体的另外的物体中,以前做过异能子弹,现在不如把异能凝聚一点放到那几株植物的果实中,看看异能先滋补一下它们后有什么结果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