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三十六章 毒蛇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三十六章毒蛇

  王嫂说的是真心话,周宣昨天让她喝汤,有些勉强,但今天这汤,却是兴高采烈的喝了,心里却又是在想着,这孙姑爷家里是不是行医的?这一手大补汤可真是出奇的疗效好!

  而今天的这一杯汤,比起昨天的那一碗汤,量可是少了许多,但颜sè看起来又要浓上许多,王嫂一口就喝了,今天这汤的药味更要浓一些,想想自己现的那些秘密,青net美容的功效,忍不住就想再喝一杯,不过周宣笑嘻嘻的端了剩下的杯子往客厅去了。天天中文小说~网看小说[-.TTZW365。COM-]免费文字更新!

  临到门边时,周宣又回头对王嫂说道:“王嫂,把剩下的渣汁再盛水熬一煲出来,这汤还有些营养,煲出来兴许还是有些作用!”

  王嫂赶紧点头,把汤煲加了水,然后点火起煲。

  周宣端了一盘子杯子到客厅里,笑呵呵的说道:“青net美容延年益寿的大补汤又来了……”

  看到周宣这一盘子的杯子,与昨天的xi碗相比,可是xi了许多,杯子里黑汤汁也少了许多,不过众人都有些好奇了,周宣虽然像说笑的语气,但事实上,他煲的这汤确实有奇特的效果,开始还在想着,是不是太高兴的原因,但太高兴,太兴奋,那也不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少皱纹,白变黑,这样的奇事,确实还一时间无法相信。

  不过也找不到别的理由来说明,这时周宣一说起,傅yu海,周苍松夫妻等倒是有些相信了,而傅盈和傅天来祖孙两人却是肯定相信就是周宣做出来的,只有她跟爷爷才知道周宣的奇特之处。

  周宣把盘子在桌子上放下来,这次不用他劝说,一家人便嘻嘻哈哈的各自端起来喝了,傅yu海和傅天来父子两甚至还喝了两杯!

  周宣自然不反对,杯子本来就有多的,多的才拿给那些保镖们喝。

  把杯子里的黑汤汁喝了,傅yu海才问道:“周宣,你这汤里是煲的什么东西啊?祖祖的头都变黑了,这眼睛也不花了,走路也不抖了,奇怪得很呢!”

  傅盈和傅天来也是奇怪的盯着周宣,因为他们知道周宣虽然有异能,但也不容易做到这一点,要是能做的话,在一年前就会做了,又怎么会等到今天?

  以前是知道周宣有治病的能力,但要把他们变得年轻,这种能力似乎是没有。

  周宣笑了笑,然后说道:“祖祖,这其实不是我的功劳,是您老自己的功劳哦!”

  “哦?……那又是什么原因?”傅yu海看着周宣很是不解的问着,周宣说的话让他有些糊涂了。

  “祖祖,我跟您说……”周宣左右瞧了瞧,见没有外人,当即把脸凑近了,对众人xi声说道:“爷爷,祖祖,我跟你们讲,我这汤里煲的东西,可是在后院墙角里挖出来的千年何乌,你们可千万不能说出去了,后院里还有四株,我已经挖了三株了,今天煲的这个个头大,昨天挖的那两个都是xi的,剩下的四个也都是个头大的,这东西可是拿钱也买不到的啊!”

  傅yu海傅天来都是张口惊讶起来,尤其是傅yu海,呆了一阵子后才问道:“是千年何乌吗?可这宅子我才买四十年不到呢,听说这宅子的建筑年龄也只有四十多年,我们家买过来的时候,这宅子还很新的!”

  周宣也呆了呆,这个问题让他说的话矛盾了,抓了抓头,然后直是苦笑,不知道怎么解释。

  傅天来倒是赶紧给他解围了,笑道:“爸,周宣这是打个比喻罢了,那东西肯定是何乌,估计千年是没有的,但几十年肯定是有的,何乌这种灵药植物,本就是难得一见的东西,有特殊的功效也是正常的,否则它怎么就不像青草白菜一样,到处1un长呢?”

  傅yu海点点头,然后说道:“既然这是何乌,那我得好好看着,等到煲汤的时候再挖出来,一颗一颗的用,最好不要把它全部挖出来,免得断了生气!”

  说着傅yu海就抱着xi思思要到后院里去瞧瞧,周宣担心,赶紧把剩下的汤让傅盈送出去给那些保镖喝了,自己紧跟着傅yu海过去。

  因为灵药存在,千年何乌的药性强烈,又生长了这么多株,引来毒物的馋涎,周宣走近了就受到它们的攻击,要是换了傅yu海,可是避不过。

  傅yu海走在前面,周宣跟在后面,一边赶紧运起异能探测,那几株何乌生长的地方,果然又来了四五条毒蛇,经过周宣吞噬了那么多,这附近的毒物量少了许多,这些毒物通常都有领地的习性,就跟野地森林一样,一山不能容二虎,便是那个道理。

  不过这儿到底是城市中心,即使有毒物,那也是比较少的,经过周宣的转化吞噬,这一带的毒物几乎就被灭了个干净,这也算是周宣做了一件好事,毒物毒性太强,对人的威胁可是极大的。

  当然,周宣也有些奇怪,这里明明是市中心,就算再有毒物存在,又怎么会有这么多?到处是钢筋水泥设施,它们的生存地点可是不多,只要一1ù面,那就是人人喊打的局面!

  周宣又赶紧运异能把这几条毒蛇转化吞噬了,等到傅yu海到了的时候,已经没有危险了。

  傅yu海脚步轻灵,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一百零二岁高龄的老人家,那身手步子,比五六十岁的人也不差。

  来到后院的墙角边,这里昨天周宣便指给他看过了的,不过昨天没怎么在意,现在却是心喜不已,当即把抱着的xi思思递给周宣抱着,他扒开兰草,到里面将那四株仅余的何乌植苗细细的观看检查。

  当然,傅yu海也没见到过何乌植株的样子,只是现在细细的看起来后,确定没有见到过,再慢慢回忆起以前的事来,虽然记不太清楚了,但估计还真有可能是那时自己在武馆那儿1ng回来的何乌种子长出来的。

  听到周宣说了,这四株个头大,又想到昨天喝过的汤汁令他今天的变化,这东西可是宝物,真正是拿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得好好守住。

  傅yu海检查好后,又钻出来把兰花草1ng来遮挡住何乌,最后又抱回xi思思,在这里欣赏风景。

  周宣看着高高的院墙,这院墙做得如此牢实,那些毒物又是怎么样进来到的?很是奇怪,这绝不可能是从大门,或者是爬高院墙翻墙进来的。

  周宣一边看,一边又运起异能到处搜索着,从那些毒蛇残留的痕迹中,周理慢慢从花草丛找到一个下水道口。

  这个下水道表面是用塑料格子拦住的,只是有一个地方破损了,有xi碗大的一个破口,里面的管子并不太大,直径看得到,只有三十厘米的样子,大的动物还来不到,只能是些个头较xi的,蛇虫鼠蚁倒是没问题。

  周宣当即运起异能探测着这个地下管道,出了院墙后,在马路地下约有五米深了,在某些地方还深一些,延伸向傅家宅子的西南方。

  过了两百米的距离后,周宣便测不到了,想了想,反正闲着没有别的事,不如去走走看看,探测探测这些毒物的来源,傅yu海老守在这儿,还是有些危险,干脆去把这个源头找到并堵住了,省得担心。

  周宣从前院子出去时,保镖们都已经喝了那一杯黑汁汤,昨天那一xi碗让他们身体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本已奇怪欣喜,而西方人的生活本来就很少有中式大补汤一说,傅家因为本来是华人,有这个喜好并不奇怪,而今天听说周宣又熬了大补汤,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但这些保镖可是争抢着就喝掉了。

  周宣要出去游玩,他们便恭恭敬敬的送出去,又问要不要他们带着去,周宣赶紧摇头,说是不干什么,就在外边独自转一转就行了。

  从西南方向走过去,周宣探测着地底下的管道,慢慢走过,几乎走了几条街道,走出都有好几里路了,这么远的距离,那些毒物又是怎么嗅到何乌的味道的?

  看来动物的本领还真不是人类轻易1ng懂的,人类的智慧虽然最高,但某些动物单方面的本事却是远比人类要强。

  在有一些管道中,又遇到几条跟着爬过来的毒蛇,周宣也一并将它们转化吞噬了,一条都不留下,直到随着那条管道到了一栋别墅旁边,管道分岔,要是换了普通人,那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条管道了,因为这里分岔的管道有七八个之多,但周宣的异能能探测到残留的影像,找一些毒虫蛇蚁的路径自然不是难事。

  一探测下,目的地却就是这栋大别墅,在别墅的前院中,至少有十二名有枪的鬼佬守着。

  周宣一下子就奇怪起来,虽然说在这个国度里,持枪是合法的,只要你有持枪证明,每一个人都可以合法拥有枪支,但这里显然有些诡异,当即又运起异能探测里面。

  这一探,周宣顿时脸红起来,在别墅里面的室内游泳池中,几个1uo男和十几个金美女在嘻戏,动作实在恶心,十几个人全都是一丝不挂的。

  而在别墅的其他地方,周宣又探测到还有不少持枪的保镖,以及毒品,当探测到二楼的时候,周宣忽然现,在一间极其奢华的卧室中,一个极是漂亮的金碧眼的美女被锁住在一张大netg上,四肢分开成一个大字,手脚各自用了手铐锁在netg边上的木栏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是于事无补,挣脱不了。

  周宣就有些奇了,这个女人看来应该跟楼下游泳池里的那些女人不一样,要是她是自愿的,为了赚钱,讨好男人也正常,就算再变态的男人也不会把女人独自锁在大netg上扔在这儿,看来有些不一般。

  周宣想了想,这别墅里的人太危险,至少就有二十多个持枪的男子,搞不好这里的主人就是黑社会里的大毒枭,或者是黑帮头子,自己没必要去得罪他们。

  当即就要转身离去,不过走了两步,却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找那些毒物的踪迹吗,既然找到了这里,怎么不再查查那些毒物在哪里呢?

  一想到这个,周宣赶紧又回身,沿着院墙往后院方向走,院子里都有保镖守着,好在周宣异能探测的距离远,离了院墙也有五六十米远,那些保镖也不怎么注意。

  在后院的一处大的地下室中,周宣终于探测到了,几个数十平方大的铁丝笼里,关着数以千计的毒物,有毒蛇,蜈蚣,蝎子,全都是毒性很强的种类。

  周宣在其中一个铁笼子的一个角落里探测到,那个地方破损了一个口子,似乎是生锈了,又拖动笼子而引起的,口子并不大,只有酒杯大xi,不过足够蛇类爬出去了,而这个笼子里面关的也全是毒蛇,逃出去的并不是很多,这笼子中仍然有数百条毒蛇,逃到傅家的那个院子里的,只是少数,又都给周宣给整治了。

  其实这主要还是何乌的气息从那管道中传出来,引起这些毒物的趋赴,要不是那些气味,这些毒蛇不想爬动,关在笼子中,早没有jing神。

  周宣不知道关了这么多毒物是干什么,这许多毒物,他也不忍心全部转化吞噬掉,其他笼子里的毒物对傅家又没有威胁,就这一个笼子有个破口。

  周宣在院子外边的一丛花坛处思索着,想找个方法,要进去不惊动这些人,他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觉得没必要,有可能会引起警觉,惹出什么后遗症就没意思了,来纽约就是想安安静静的生活,不想再惹事端,反正一家人又不会缺钱花。

  嗯,还是回去用些泥土把那个管道口堵实就是了,这里毒蛇太多,就这样把它们整没了还是有些不忍心。

  准备回去,不再理会这里的毒物,包括二楼房间里那个被锁住的女人,都不再去想,谁去管他们的恩怨呢,他又不是警察,也不想当英雄。

  不过正准备走时,别墅前面开过来一辆xi车,周宣赶紧弯子停下来,那辆车开进了院子里,保镖们把车门拉开,从里面下来三个男子,然后又把车尾箱打开,从里揪出来一个手脚都被反绑,眼门g黑布,嘴也给胶布贴住了。

  几个人叽叽咕咕的说了起来,周宣一句都听不懂,想了想,便按下了手腕上的语言ji流器,选择了这别墅里的全部人作为ji流对像,因为这些人估计都是说同一种话。

  周宣随即便能听懂这些人说的话了,其中两保镖揪提着那个被绑的人到了游泳池边上,对其中一个男子说道:“老板,我们已经将马克逮回来了,老板要怎么处置?”

  这两名保镖一边问着,眼睛却是瞟着那些1uo体美女。

  那个男子哗啦一声,从两个美女的ru捏中站起来,眼睛里尽是凶戾气,盯着那个被绑住的男子瞧了瞧,挥了挥手,那两个逮他的人当即把黑布和胶布扯掉。

  那个男子眼睛被光线刺到,有些不适应,过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情况,一看之下,脸sè大变,赶紧求饶道:“马克先生,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是冤枉的,求您放了我吧……”

  那个叫马克的男子在水中捋了一下额头的丝,然后淡淡道:“既然你是这样的解释,那我也就不用多说了,你也知道,我生平最恨的是什么!”

  马克说完把手再挥了挥,两个保镖拖着他就往外去,那男子吓得拼命大叫,“马克先生,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都说我都说……”

  马克再招招手,那两名保镖又把那人拖了回来,扔在池子边上,马克毫不掩饰的tǐng着他的1uo身,抚mo着左手中指上的一颗钻戒,然后慢慢说道:“说,警方的卧底到底是谁?”

  那男子脸部的肌ru都直哆索,好一会儿才咬着牙说了出来:“是……是罗娅……”

  马克嘿嘿一声冷笑,过了一阵然后才盯着那人古怪的说道:“你知道吗,罗娅……你说的这个美妞此刻正给锁在我的大netg上,嗯,是该享用享用了!”

  马克一抬手,在池子边上的保镖当即递上一条浴巾,马克从池子里爬上来,用浴巾围在上,然后一摆手,径直往楼上而去。

  那两名保镖当即拖了那人又往后间而去,那人吓得大叫:“马克先生,马克先生,您不是答应放了我吗?我已经给您说了啊!”

  马克在楼梯上停下了脚步,然后说道:“我什么时候说不杀你了?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我最恨就是背叛!”

  两名保镖不再迟疑,拖起那人就往后院去,到了地下室边,直接往里拖进去,周宣在外面探测后,吃了一惊:难道这两个保镖要把他扔进蛇笼子里?

  果不其然,这两个保镖还真是把那人扔进了蛇笼子里,转瞬间,受到惊吓的毒蛇纷纷咬住那人的身子手脚,没有一会儿,那人便毒身亡。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