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四十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四十章

  马克看到给绑得有如粽子的罗娅和周宣,眼里还闪过了一丝嫉妒之sè,毕竟罗娅这么一个漂亮透顶的女人没上到,终究是心有不甘,这一下却是便宜了这个亚洲小子,虽然丢了条命,但也占了些便宜。

  只不过他自己是没有能耐再占有罗娅了,因为他给罗娅一脚踢爆了子孙根,不说以后不能有男女之事了,但至少会有大半年是没这个能力了。

  绑好之后,马克还亲自上前试了试,扯了扯,绑得很紧,那水泥石樽他一个人还弄不动,这样两块绑在身上,就算不绑住周宣和罗娅的手脚,他们也没办法浮上来,更何况手脚都被胶布缠了无数圈,这样子除了等淹死,再没别的可能了。

  罗娅脸sè白了起来,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对马克这种人,威吓恐吓都没有半分作用,反而只会jī起更多的凶残,况且上次自己逃走的时候,又把他男人根给废了,他如何能不生气?

  没能更可怕的折磨她已经算是幸运了,罗娅和周宣两人给面对面的紧绑着,也顾不得周宣有身理反应,只是着急,想了想又说道:“马克,如果我消失了,你将会引来大量的特工调查,你会得不偿失的”

  马克嘿嘿冷笑道:“那又有谁知道?你和这小子的尸体能说话吗?如果死人能说话,就让死人去说吧”

  罗娅顿时绝望起来,这个马克是成心要将她灭了,与她绑在一起的那个男子估计就不是那天在别墅里救她的神秘人了,如果是,怎么会让这些人给绑住呢?马上就要给沉到江底了,就算做戏,也不可能是这么做的

  而周宣依然没有什么话说,给马克的感觉就是,他给吓傻了,根本就说不出来话,让马克恼火的是,他想知道的却是什么都没问出来,恼怒的将手一挥,喝道:“推下去”

  顿时便有五六个身材高大的保镖上前来一齐拖拉那水泥樽,另两个人将周宣和罗娅抬了起来,跟着同伴抬着的水泥石樽和铁链往江边走,只有几米远的距离,到了边上,江水深幽,深不见底。

  罗娅忽然间便张口大叫,但那保镖有所警惕,伸手便门g住了她的嘴,另一个人盯着周宣,周宣却是半点也没动,根本就不想张嘴叫。

  既然不准备张嘴叫,也就饶了他,几个人把石樽抬到斜坡处,准备好了便一齐松手,那水泥樽掉进水中时,“轰隆”一声,砸起无数水uā,跟着铁链入水,大力拉扯着把周宣和罗娅拖进水中。

  罗娅知道不能幸免,所以也早有准备,已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气息准备到最佳的状态,不过再佳也没有用,因为她知道,这个时间她挨不过两分钟,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两分钟内把绑住她和周宣的胶布扯开,但这个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她自己是个行家,也经常用这个对付犯人,可以说从没失过手,她此时又怎么能挣得脱?

  周宣自然是不惊不怕的,在下水之前,他早已经探测到了这里的水深大约是十二三米,中间的位置更深一些。

  给水泥樽拖进江水中后,罗娅便拼命挣扎,但都无济于事,而周宣探测着岸上的马克等人,十几个人都在岸边看着江水,见到落水处一连串的水泡冒上来后,再等了一两分钟,水泡都没有了,这才yīnyīn笑着一招手,带了人离开这个现场。

  拖进水的时间不超过一分钟便沉到了底,河底是石子和淤泥,罗娅越用力挣扎,xiōng里的气便越少,越受不住,周宣见她忍受不住的时候,便即伸嘴wěn住了她的嘴,将气渡给她。

  因为在这个时候浮上去,马克等人还没离开,而罗娅给周宣一口堵住嘴的时候,很是气恼,虽然难受得要死,但却想着,只要周宣把舌头伸过去,她便一口咬断他。

  不过周宣并没有把舌头伸过去,似乎是在喘气,而在喘的时候,嘴里的空气就跑到了她的嘴里,罗娅正气闷到了极点,周宣嘴里的空气一过去,当即给她解了危,大口大口的吞着空气,好像周宣是个氧气罐一般,浑没有再想起他占自己便宜的事。

  等到马克等人离开后,周宣才又运起异能把胶布开破了口子,只余下一丁点,罗娅挣扎不脱那铁链和胶布,只能从周宣那儿吸取空气,但忽然间,周宣便缩回了嘴,压力之下,更没想到别的,把嘴伸上去便强行wěn住周宣,把舌头伸出去使劲顶开周宣的嘴,然后再吸气。

  周宣赶紧把头一下子又扭开,罗娅气憋得难受,当即又狠狠的挣扎起来,猛然间,手脚一松,顿时把胶布挣脱了,心里顿时大喜起来,赶紧把铁链取下,又把周宣身上的胶布铁链解开,拖着他就往上游。

  到了江面上,虽然很难受,罗娅还是极小心的先伸出头来看了看,江面上和岸边都是静静的,没有人没有声音,这才把周宣的身子拖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这一下,当真有如隔世一般

  等到心跳平静下来后,罗娅才游往比较容易爬上岸的位置,游了两下又回头看了看周宣,见了也跟着游过去,心里便放心了些。

  爬到岸上后,又再检查了一下这里的环境,马克等人确实已经全部撤离了,这儿没有任何人在,这才躺在地上,一身都觉得酸软不堪。

  真的是死里逃生啊,没想到给这样绑着了还能挣扎掉束缚再逃出来,当真是不容易啊

  罗娅休息了一阵,看着坐在她身边的周宣,顿时又想起了刚刚在水底的事,眉毛一竖,当即就是一个耳光扇过去。

  周宣一直注意着她,早有准备,一闪身便躲过了,恼道:“你干嘛?”

  罗娅一双眼直盯着他,恶狠狠的道:“你刚刚在水底下对我干了什么?”

  周宣嘿嘿一笑,顶道:“后来你也不以同样的手段对付了我吗?大家扯平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

  罗娅一怔,后来自己还真是追着他的嘴亲,虽然不是真亲,而是要空气,但这个动作,无论什么人看到,都不会那样认为。

  “不对”罗娅忽然间又想到,刚刚那一阵在水底挣扎,胶布缠得那么紧,后来怎么可能又挣脱了呢?记得挣脱以后就把胶布扔在水里了,这时想要再下水把那胶布找回来,实在是不愿意了,身体没有半分气力,已经筋疲力尽的,更何况那胶布在水中肯定又给水流冲走了,这个时候要找,又到哪里能找得到?

  罗娅毕竟是一个经验丰富头脑又极聪明的特工,在危险解除后,头脑恢复正常,没有压力了,马上便觉得不对劲,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在水底中,她不是给周宣亲了吗?当时还以为他是占自己便宜,但后来自己却从他嘴里得到补给的空气,而后来自己又将他的嘴wěn住,再度索取空气,想想看,至少在她的印像中,还没见到过哪个人能有这种能力,在水中给别人空气,正常的情况下,一个人呼出来的气就已经是二氧化碳,是没有用处的废气,是毒气,但她在周宣那儿,在印像中,肯定吸取了超过两分钟的时间,他又不是造氧机器,怎么可能能让她得到这么长时间的空气?

  而且他自己还一点问题都没有,把这些一归纳起来,罗娅就警觉到,周宣刚刚是故意的,因为他肯定明白能逃脱出来,所以才不着急,也一点都不紧张,还有那些胶布,如果没有外力相助,她应该是不可能挣脱那胶布的束缚。

  是周宣,一定是周宣

  罗娅又想到了,如果是周宣弄的鬼,那么那天在马克的别墅中,神秘又不现身的的救了她的人,就必定是周宣了

  周宣见罗娅紧紧的盯着他,这一会儿又不闹又不吵的,反而有些惴测,难道又给她看出了什么?自己已经计算得很好了,在她快晕倒的时候才弄断胶布,胶布挣脱后又给他转化吞噬了,即使罗娅事后要去找这些胶布,她也没办法找得到,照这个样子,她应该是不可能会知道自己有特殊的能力的。

  “你,就是那天救我的人吗?”罗娅冷不丁的就冒出了这句话。

  “救?救你什么?我几时救过你了?”周宣装作不解的问道,“我什么事都不懂,都不知道,今天给你绑架了,又给人绑石块推进江里,这不是你救我上来的吗?几时又变成我救你的了?”

  罗娅见周宣装傻,想了想,也不再跟他多说,想必有些特殊本事的人,都不愿意给别人知道他们的能力吧,自己不用再去追问,只不过这个人,她倒是想慢慢了解,然后拉为己用

  当然,罗娅也是太不了解周宣了,她只是觉得周宣拥有很强的功夫,却也没想到异能上面去,以她那绝顶的美丽,要yòuuò男人,那还是比较轻松的,也许只要她愿意,就没有她yòuuò不到的男人。

  周宣在水底里就占她的便宜亲她的嘴,想必还是认可她的美丽,要再yòuuò到他,应该不是难事。

  “好,我们现在不说这个,得找个酒店房间来解决解决这一身湿衣服吧?”罗娅想了想,随口就找了个理由。

  要是到了酒店房间,那就更容易套到周宣的底细了,这样的人才,她是真想笼络到手中,马克那样的大毒枭,她跟踪卧底了半年,到现在几乎可以说是一败涂地,以马克那样的实力和凶狠,居然给那个神秘人做弄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让罗娅兴奋。

  虽然她还不能确定周宣就是那个有神秘莫测的功夫的高手,但种种迹像说明,周宣最有可能是那个人

  但是周宣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伸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你走东,我走西,咱们各奔东西吧,我可不想再给你惹到有杀身之祸,刚才那些人的凶狠,你又不是没见到,拜托,你让我过过安静日子吧”

  罗娅哼了哼,一时还没弄清楚周宣的意思,以她的魅力应该是可以拿下周宣的,有可能周宣现在还是在试探她的底限吧,看看跟她到酒店后会到什么层度,不过通常有美女邀请男士到酒店独处时,那就可以想像到会有什么样的事情等待着了,也许周宣确实不是非常人吧,忍耐力都要比别人强得多

  “周先生,你觉得我漂亮么?”罗娅在周宣面前转了一个圈子,做作的tǐng了tǐngxiōng脯,毫无疑问,她的身材是傲人的,加上她绝顶出众的相貌,她相信周定绝对只是在试探她的底线。

  周宣淡淡道:“还行吧,在我们东方人眼中,你……”停了停才说道,“在我们东方人眼中,你就算是很丑的了”

  这最后一句话差点没让罗娅吐血

  其实就算在东方人眼中,罗娅依然是极为漂亮的,美丽的东西,无论在哪里,漂亮就是漂亮,是不分中西的,或许会有些人对美女的看法有些不同,但如果评论罗娅这样的美女,也绝无可能说她是个丑女人

  周宣当然是想尽快摆脱这个女人,可他心里也隐隐有些感觉到,这个女人不那么好摆脱了,就跟她之前说的一样,在这个国度,到处都是天眼,自己考虑得好好的事情,到最后依然留下了些线索,当真是应了那一句古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现在要想把事情完全抹杀掉,那除非当真把罗娅杀了,或者把她转化消失,让她再也不存在,但周宣还是做不出来,如果罗娅是个十恶赦的恶棍,那他毫不犹豫的就会这样做,虽然他也知道,像中情局这样的机关组织中,虽然是官方的,但并非就是好人了,就不干坏事了,他们干的坏事其实只会更厉害。

  但周宣就是做不出来,对这样的局面,心想着还是见招拆招吧,没料到来到纽约,依然还是不能安静下来。

  罗娅咬了咬牙,然后又忽然笑了出来,说道:“我知道你是在jī怒我,不过我不上你的当,我不生气,凭什么人都可以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能是丑女人吗?”

  “不上当便不上当吧,我要走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周宣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身便走。

  罗娅不禁瞠目结舌,本以为周宣是在试探她,看看她到底能做到什么层度,或者可以直接能不能跟她上cuáng吧,但现在周宣所表lù的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眼看着周宣越走越远,丝毫没有要回头的意思,罗娅呆了呆,赶紧又拨tuǐ追上去。

  周宣直是皱眉,这个女人太聪明了,不容易摆脱,但如果要给她缠上了,只怕会给家人看到,看到了引起误会和麻烦,那就没意思了。

  想了想,当即又站住了身子,转身对追上来的罗娅说道:“你到底要干些什么?”

  罗娅这时不再掩饰,直接说道:“我要你帮我,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能帮我办到很多我不能办到的事,你上次在马克处救我,没lù半分形迹便对付了马克和他的几十个保镖,他们和我,可都没有发现你的踪迹,而我发现你,那只不过是从交通探头的录相上来猜测的,而后来你打了两枪麻醉剂,你知道吗,那麻醉是对付大型猛兽的,我给你打了两枪,已经是超剂量的了,但后来的过程表明,你根本就没有受到半点影响,这,你怎么给我解释?”

  周宣真是头痛了,这个罗娅的分析力很强,而且抓住了他所有的破绽

  罗娅又道:“我们到江边后,给马克跟踪上了,在抓我们的时候,你一点都不惊慌,当时我没注意,现在便想起来了,把我们绑得那样严实,又加了沉重无比的水泥柱,要想逃脱,那比登天还难,也不可能会从那样的准备之下逃脱,但结果呢,你我还不是逃脱出来了?”

  “而且当时你还给我渡气,我本以为你是占我便宜,但现在我倒是明白了,你只不过是在给我氧气,让我可以活命,在理论上,是没有一个人能在水下通过嘴里的气来给另外一个人输送氧气的,因为呼出来的已经不是氧气了,而是没有用的二氧化碳,以那样的空气再让我呼吸两分钟,可以说我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周宣直是皱眉,然后沉声问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很简单”罗娅直接便道,“我早说过了,就是要你帮我,帮我把马克人证物证抓到,将他绳之于法”

  周宣哼了哼,然后沉思起来,好半晌才说道:“你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

  罗娅大喜,马上连声说道:“行行行,好,你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周宣很是不乐意,但仍然没有办法,沉沉的说道:“第一,你要我帮你,得按照我的意思做,第二,你得帮我保密,不能让任何人,包括你的上司和你的组织,不能让他们任何人知道我,和我帮你的事,你要怎么做我不管,反正不能把我暴lù出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