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四十二章 人参与灵芝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四十二章人参与灵芝

  罗娅在十多分钟后把餐食打包回来,上了车后气哼哼的递了给周宣,周宣也不客气,拿过来,里面是几个鱼肉堡,一厅冰镇可乐,当即先将可乐拿出来,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又拆开面包,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罗娅气鼓鼓的也拿了吃,不见周宣有什么行动,她当然不高兴了,但又知道周宣能力太惊人,她有什么不满意也反对不了,而且也是自己求他的,求人办事,又怎么能急催?

  周宣几口把面包吃了,然后又喝了几大口可乐,觉得饱了,这才又转头问罗娅:“你查了这么久时间,有什么线索没有?”

  罗娅摇摇头,回答道:“没有什么线索,最近这段时间接触得深一点,但又被他发现了我的身份,这个马克心狠手辣,而且手下很多,之前我们有三个卧底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

  周宣沉吟着,然后又问道:“你查他,是想让他坐牢还是想让他死?”

  罗娅叹了一声,说道:“这里没有死刑,我查他,如果有证据,拿到他所有的犯罪事实证据,依照这边的法律,至少可以判他一百年以上的监禁,马克这个人,做事残忍到发指,实是死有余辜”

  周宣心里有了数,自己下毒的事,当然不能对她说出来,免得马克等人相继死后给自己惹上麻烦,只是马克这样的恶棍弄死了也没有人可惜可怜,那就好得多。

  见到罗娅不满意的表情,周宣笑笑道:“好了,今天看样子是没有什么发现了,我要回去了,你把我送到前面的叉路口就行了”

  罗娅张口结舌的,没料到周宣忽然就说不干了,当即急道:“那……那怎么行?如果你不帮我把马克绳之于法,我……我怎么交差?”

  这句话总算是说出老实话了,绳之于法倒是小事,想借这件事捞个升职的机会才是重要的。

  周宣想了想,然后问道:“那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什么职位?有什么对手?要是你说实话,或许我还能帮帮你”

  罗娅呆了呆,这些事实在是不想说,但现在遇到周宣,当真是她遇到的一个机遇,在中情局纽约的分部中,她只是一个小组长,分局的一个行动组长将要退休离职,分局局长便下了命令,下属所有人,只要谁有本事破一桩大案子,立马升任这个行动组长。

  罗娅当然想,但她的对手tǐng多,有几个能力很强,当然,罗娅也是一个能力极强的人,又长得漂亮。

  如果想要当上这个组长,不下猛药肯定是不行的,破一般般的案子,显然起不到大的功效,要破就得破猛的,比如像马克这种超级大毒枭,黑社会的大头目,如果把他能成功归案,那肯定就算是一桩大功劳,升任组长就有戏了。

  而罗娅也就是这个想法,所以在五个月前就以另外的身份接近了马克,但马克实在是太机警,太小心,又心狠手辣,实在难以真正掌握到他的证据。

  犹豫了好一阵子,罗娅才说道:“我在纽约分局只是一个小组的副组长,实际上也没有掌握到行动权力,在中情局,基本上可以这样说吧,除非有天大的功劳成绩,是可以马上给高职位或者高奖金,否则就是排资论辈讲资历,讲关系,有强有力的靠山,当然可以升得快些,这个道理,在哪儿都一样,我如果想要升上去,那就得有惊人的成绩,否则是别无他法可想。”

  周宣心想这个罗娅,现在说的也算是真话了,但是马克这件事,肯定就没办法了,这些人,做了就做了吧,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只是罗娅肯定就没办法在这件事情上面得到好处了,马克等人的死,只怕会惹起黑帮中的sā乱,也许对警方来说是件好事,但也许是件坏事。

  把大头目抓了或者是杀了,示警的好处是有,但同样也有可能引发更大的动乱,手底下的人争权夺利,合并之下,殃及池鱼的事也不少见。

  周宣犹豫了一下,然后又问道:“你现在除了马克这件事,还能有什么事能让你有提升的可能?”

  罗娅怔了怔,随即说道:“事情当然是有,但只会比这件事更难,更不可想象,难度太大了,我都不去想。”

  还没等到周宣问她到底是些什么事,罗娅就自己说了出来:“比如吧,到阿富汗抓几个基地的恐怖分子的头目回来,又或者是探查到国外那些高科技的秘密资料,这些都是比抓到马克还要大的功劳,但谁不明白啊,这些可都是基本上也办不到的事”

  周宣有些发怔,这些可都不想干啊,如果只是在纽约帮她抓几个大毒枭,那还好一点,但要去做间谍盗窃国外的高科技机密,又或者去抓恐怖份子,那自己就是吃饱了没事干,什么事不好干,要去白给山姆大叔干活?

  为了这么个妞,把自己搅进来,当真是头痛,看来要真是难办,说不得自己就耍赖食言,装做不知道,自己又不干犯法的事,她还能把自己怎么样?惹急了就把她从地球上抹掉,让她渣都不剩,看她还找不找碴

  罗娅闷闷不乐的开着车,这个周宣,威胁不到,掌控不到,一般的人,以她的身份要动手,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不过周宣的身份不一般,身兼傅家的女婿身份,出什么问题会是大事件,而且真要动他,以他那神鬼莫测的本事,要反击她也是个令她头痛的事。

  跟周宣没有深仇大恨,不是竟争也不是敌我关系,跟他没必要做到翻脸的地步,实在太危险了,只可惜,周宣太不好交谊,根本就没有办法。

  所以罗娅才愁闷,本想借周宣的能力来让她跳级升上去,可惜了,要让周宣受她的掌控,似乎比那些更难的行动都还要难。

  在分道的路口,周宣摆摆手道:“就在这儿,我下了”

  罗娅咬着牙,停了车,心里想着是不是就这么放他走了,但周宣毫不理会,径自开了车门下车,这儿离唐人街只有一街之隔,早点下车。

  罗娅无可奈何,这个人,她没有办法,动武来硬的,人家比她更狠,你没动,人家已经把你治得动都不能动了,拿什么跟人家拼?

  看着周宣下车后施施然的往前走,罗娅气呼呼的,想了想,忽然间便咬牙下车,跟着在后面,反正她现在也没有了想法,卧底又宣告失败,还差点被jiān了扔尸。

  周宣没有注意,也没有运异能探测防身,因为根本就没想到,所以也没发现跟在后面的罗娅,到唐人街后,看着那些熟悉的字眼,心里就有种极为舒畅的感觉,在街中左看右看的,看到一间中医铺馆时,想了想,然后便走了进去。

  店里面守台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是个中国人,之所以直接肯定他是中国人,周宣是看他的外貌跟亚洲人一样,而且中医是国粹,懂中医又能行医的,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行的。

  看到周宣走进去,那个老医生当即推了推鼻梁上的老uā镜,然后用有些蹩脚英语问道:“先生,哪里不舒服吗?”

  周宣笑着摇摇头道:“不是的,我想问一下老先生,有没有新鲜的人参,或者是何首乌,茯苓,灵芝等等”

  那老医生怔了怔,周宣说的是正宗的中国话不说,而且说的这些药材也都是最有名的,要一件也是难事,更何况要这么多种类?

  “你……这可难办了,小哥儿,做成成品的也有,但都是年数不久的,新鲜就难些,不过只要是年数比较浅的,也不是难事,但想要有价值,药效好的年数极久的,那可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了,就是拿钱,也是买不到的”

  这个周宣自然知道,他本来就没有想要成百上千年的,只要是那种类型的,一年半载的都行。

  “老先生,只要是新鲜的,不论年数,我都想要,我是想学一下培植,来到纽约没别的事做,我就想找点事做,在国内学过一点医术,对这个有一点爱好”

  那老医生一怔,随即笑道:“真的?小哥儿也学过医?呵呵,你喜欢培植?倒是碰到知音了,嘿嘿……”说着朝里面叫了一声:“何三,你出来看一下店”

  随着他的叫声,里面出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估计都是国内人,盯着周宣看了两眼,不知道是什么事。

  那老医生对他摆摆手,然后招着手对周宣说道:“来来来,跟我到后面看看”

  周宣笑嘻嘻的跟着他,这个老医生肯定不是对他有歹意。

  老头子带着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姓何,叫何柄坤,长白山人,也算是东北人吧,家里世代行医,做中医的,来纽约也差不多三十多年了吧,唐人街的中国人都喜欢看中医,在唐人街的中医馆也有三四家,生意都还过得去,不说多赚钱,算是一份稳定的收入吧”

  说话间,已经来到后院,出了里间的门,周宣便觉得豁然开阔,这后院是一片占地达亩多的大院子,里面栽了无数的药材,有些周宣能认出来,有些认不出来。

  “小哥儿,如何称呼啊?”老何医生问周宣。

  “我姓周,名叫周宣,老家湖北的,刚来纽约没几天,是全家人都过来了,定居纽约的”

  周宣一边回答,一边看着院子里的植物药材。

  老何更是欢喜,又带着周宣参观他的药材园,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又说道:“到了国外,就别那么生分,小周,你看看我这些药材,都是我种植的,我在城郊外还租了一块地专门种药材的,以提供我药店的需求,在城郊外的药材地面积还要大得多,不过最贵重的药材倒是在这个园子里。”

  说着老何就把周宣带到另一边,这边的一小块地里生长着一些细细叶子的植物,周宣认不出来,也没有见到过,不过闻到这些植物的味道时,身体中的异能又有了之前那种闻到何首乌的畅快感觉,不过这种味道要淡得多,从这一点看,这些植物的生长年限是比较短的。

  不过周宣还是欣喜起来,他要的是这种植物,而不是管它生长了多少年,虽然不知道这植物是什么种类,但肯定是对自己有益的,因为能让他异能兴奋的植物,想来也不会多,何首乌算是一种吧,眼前这些植物就肯定不是何首乌了,因为与他在傅家院子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周宣一边闻着味道,一边又探测起院子里其它的药材,看看还没有能让他异能还能兴奋的药材。

  这一探测,还真让他探测到了,在院子里,他还嗅到另外两种让他异能兴奋的味道,不过浓度都要比傅家得到的何首乌要淡,估计是没有过十年的药材。

  其中有一种还跟何首乌的味是一模一样的,可能就是何首乌吧。

  老何倒是有些自得的介绍着:“这个就是东北老山人参种,实在太难培植,我可是uā了无数心血才mō到窍门,也就种植了几十株出来。”

  果然是人参

  周宣心里一兴奋,是人参了,然后又瞧着另外两种味道的方向,指着那面说道:“何老,那边,那个是何首乌吧?另外一个……呵呵,是不是灵芝啊?”

  周宣看到其中一个,味道就跟何首乌一样,而且那植株也是跟在傅家院子里见到一模一样,不用说,肯定就是了,而另一处的那个东西,一看就跟有些老树菌一样,黑sè间uā纹,这在超市中就见到过,是灵芝,不过年数少,而且是比较普通的灵芝。

  老何诧道:“你怎么认识?……呵呵呵,看来你倒真是学过医的,有几分见识,那的确是灵芝和何首乌”

  现在的年轻人,别说学中医了,就是学也没有多少底蕴,而且没有耐心,中国远比西医更难学,学中医难,对中药的认识和培植就更难了,很多中医压根儿就没见到过真正的灵芝等等。

  而周宣居然认识灵芝和何首乌,看来还真是有些底子,灵芝瞧个样儿也许可以猜到,但何首乌就不同了,不认识的也说不出来,那植叶植株,如果不认识,是不可能从植物枝叶上就猜得出来的,而灵芝还是容易猜一些,到底是菌类的状态存在。

  周宣当然是真不认识,但胜在他的异能,因为异能对这种类的珍贵药材有感应,嗅到就会兴奋起来,所以他才会认得出。

  周宣见到老何种植了这几种他都想要的东西,想了想,才微笑道:“何老,我想跟您交换一下,或者你卖给我几株吧,我可以出高价”

  老何笑笑道:“你真想要,我送你两株就可以,这东西,虽然说是很珍贵的药材,但那是指年数生长了很多年的老参,灵芝何首乌也都是一样,长个一年半载,又或者是几年的,药用价值就差远了,而且现在在国内人工培植的太多,像这样的其实植不了多少钱,很平常”

  老何并没有因此而敲诈周宣,而是说了实情,刚刚周宣还说了,愿意出高价来买,要是老何出个离谱的价钱,也许周宣还是会要。

  但是老何没有那样做,一来是本性是个踏实人,二来又好像与周宣很对头,如同是王八瞧绿豆,对了眼。

  周宣想了想,然后说道:“何老,我想要这人参,何首乌,灵芝,每一种都要几株,如果何老送的话,那还是不好意思的,我愿意给个合理的价钱,怎么也不能让何老吃亏蚀本”

  老何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道:“没事,小周以后是在纽约长居的话,那咱们就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就有交情,这点东西,认真讲,值不了几个钱,小周真想要,就别再多说了,就当是我们两个的见面礼吧,只要小周愿意,以后经常过来跟我聊聊,谈谈中医的心得,讲讲医理,发扬发扬我们中国中医,说这些就够了”

  周宣笑笑道:“那好,既然这样,我就多谢何老了,我每一种都取三四株吧,我想明天,我就给何老送回来一个惊喜”

  老何笑笑道:“惊喜就不必了,小周有心的话,就过来陪我聊聊,在唐人街,中医目前实是已经很没落了,如果不是诸多老顾客信任,依旧光顾,讨个生活都难了”

  老何说着,就到院子边上找了个小盒子,先装了些土,然后说道:“要培植它们,得不能离土,离土会受损,植物其实跟人一样,离开生长的环境就会不适应,如同人到水里,鱼儿到岸上,离开会受损,全生病”

  周宣点点头,这些道理是真的,这个不假。

  老何踏进土中,挑了几株生长得水灵的人参,用一个小的掘土锄,在人参株苗的四周切了一个圆形,离株苗有两寸左右,准备生生的将株苗连土一块掘起。

  那个叫何三的男子急急的进来,老远就在叫道:“二叔,陈老爷的儿子陈总经理过来请二叔去看看,说是老太太的风湿又复发了,又痛又哼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