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四十四章第六百四十五章 治绝症的代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老何顿时明白了周富开始对他说的话,原来周富就是想帮他,只是可能自己不会相信,也确实是,自己刚开始不仅不相信他,而且还心生怨气,根本就改变了想法。

  看来周宣不仅懂医术,而且医术极强,就从这个上面前,他就是个高手,从中医来看,老风湿这种顽症,中医是治不断根,西医也没办法,用极昂贵的新y,也只能将风湿压制,而无法断根。

  但周宣现在露出的却是让老何都无法理解,并且无法想像的事情,周宣还没有用y,仅仅是用按摩就把老太太的风湿治好了,但老何还是不相信老太太的风湿给治好了,他宁愿相信是周宣用什么气功手法把老太太的风湿压制了,极有可能是这种情况,否则是无法解释的,几十年的老风湿,无论用什么手法都无法根治的。

  其实陈老爷一家人,大的xi的,儿子孙子们,也都无法相信,有可能是周宣用气功暂时缓解了风湿痛吧,不过就算是这样,那也让他们无比惊讶,因为无论用哪一种方法,中医西医,那都无法让老太太能马上恢复行走的能力,这个是事实,无法摆脱的事实!

  呆了一阵,老何就算自己恃身份,但到底还是好奇,也想lng清楚周宣到底是怎么治好老太太的,再也想检查一下老太太的风湿是不是给治好了,想检查一下!

  “老太太,您过来坐下,我再给检查一下,看看按摩的效果如何!”老何一边请老太太坐下来,一边取了y箱里的仪器,不过话还是给自己留了面子,周宣早说好了,是他徒弟”是徒弟的话,师傅再检查检查也是应该的。

  而陈老爷子一家人此时对周宣也就再无成见了,什么人都是这样,无论你是按辈分”还是按资历,那都比不上人家用功劳事实说话,功劳大的自然就有说话权。

  周宣并不说话,也不需要功劳来证明身份,他的本意就是给老何帮帮忙,感谢一下老何对他的爽快,再说了,能ji一个朋友还是不容易的,虽然两人的年龄并不对衬,但确实还是合得来,能谈到一起。

  老太太对周宣赞不绝口,脚上根本就再没有半分痛痒的感觉,很自然,很随便,无论怎么走动摆动,都能随心所yu,没有半点为难,老何一说再给她检查一下,当即坐到椅子上”伸了腿给老何检查,不过却是不愿意再坐到那轮椅上。

  老何是个中医,检查也只能是表面上,当然也有他的一些方法,风湿是在骨节上有显示,拿了一个xi木锤子,很xi,锤子只有xi手指头大,在老太太的腿骨上挨着一节一节的敲动,敲一下问一下老太太的感觉反应,一直敲到最下面”老太太说完腿上的感觉,敲上去没有酸痛的感觉,只有皮肤自然的弹动反应。

  老何医生就真是奇了”老太太的这种反应当真是没有风湿症的样子,老风湿病关节骨节都到了病入膏盲的地步”尤其是骨节关节上有极强的反应表现,很清楚的就能显现,但现在老太太的反应,就跟一个完全没有风湿的人一个样!

  老何也就只能检查到这个样子了,到底怎么样,那需要拍片照透晰才能知道骨节上的情况,这要到医院检查才行,现在是检查不到那个样子。

  老何沉yin了一阵,然后才说道:“老太太,从我初步的检查,您的腿是比较正常的,但到底有没有完全治愈,那还得到医院进行详细的检查,做透晰,拍片,确诊骨节骨髓里面的情况,才能确定风湿有没有完全治好,因我手上也没有仪器,只能做表面的检查,依靠腿上的反应和老太太的感觉才断定,不过是没有绝对的!”

  老何把话说得莫疑两可的,不过医生都是这样,不会把话说死,他这话也是为自己留了退路,毕竟周宣说治好了,他也不敢肯定,要是检查过后还没好,那就是他的责任了,因为他介绍时就说了,周宣是他徒弟,是他亲戚,把话说到这个层度,有问题就是他的问题了。

  周宣自己当然明白,老太太的腿是完全好了,对他来讲,风湿是xi事,不费什么力都能治好的,比之前治老爷子的癌症要轻松得多,当然,那个时候是他刚有异能,而且异能的强度纯度也远比现在差,又不懂异能的运用,功能也差了很多,很多都是后来慢慢探索出来的。

  老太太一家人听了老何的话,却又是当成了另外一个想法,以为老何就是说周宣治好了,但老何为人谨慎,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死,不会称功,所以才会这样说,而实际意思上,还是觉得老何其实就是说给治好了,不过一定要确认,得让他们到医院检查后,让他们自己确认。

  陈老爷子一激动,看到常年累月都因为风湿而痛苦的老太太忽然间完好无损,没有半分痛苦,心里感觉真是畅快,当即对儿子说道:“太先,给你何叔开张支票,好好谢谢人家,你妈的病,当真是痛了一辈子了,不管又没有治断根,起码能让你妈一点都不痛苦了,这就是人家的大恩啊!”

  陈老爷的儿子陈太先赶紧把支票本拿出来,刷刷刷锋就开了一张一百万美金的支票,双手恭敬的递给了老何,说道:“何叔,劳烦你了!”

  老何接过这张支票,手都有些颤抖起来,虽然一直是不死不活的过着日子,既不太差,也不太好,不宽不松的样子,以前给老太太扎针看病,一次给的医酬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可从来没有给过超过一万以上的数目,而今天,一次就开了一百万美金的支票,让他如何不激动!

  这当然还是因为周宣做得太好,不吃y不打针,就只是用手按摩,便能将老太太的病治透,无论如何都不能想像。

  但这一百万的支票,还是要接下来的,这可是能让老何解脱困境的率一方法”能让老何一家人都过上比较好比较宽松的日子。

  但老何怎么都想不透的是,周宣居然有这么深的医术,当真是想不到,这今年轻人,并不浮夸,而是艺高人胆大,这一百万,其实可完全就是他的功劳啊!

  老何又在考虑,应该给周宣多少报酬呢?就算是借了他的名声,但这病可是周宣治好的,要换了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把老太太的痛苦解除掉,或许会少一些,轻微一些,但绝无可能做得这么神奇,短短几分钟便能跟个无事人一般!

  老何心想着怎么也得给周宣一半的钱,给五十万他,这功劳是他的,自己只是借了一个名声,让他跟看来,不过这话肯定在这儿是不能说的。

  所以老何也就不出声,老陈一家子的感谢感恩都是冲着老何来的周宣是他徒弟,医术就自然走出自他的手了,徒弟就能用的,师傅自然能用了,以前为什么不给老太太治好,周宣也解释了这men手法是新研究出来的,也给老何遮挡了,是个合理的说法。

  陈老爷子又赶紧吩咐佣人上茶上水,请老何和周宣坐下来,感激的话说不完席间又问道:“何医生,现在研究了些什么新医术手法?令徒弟的医术当真是jing湛,不知道这按摩xue道的气功手法还能治些什么病?”,老何笑了笑,端起了茶杯喝茶掩饰眼光瞧向周宣,示意他来回答。

  周宣呵呵一笑,大方的说道:“这是我师傅新探测的方法,以气功配合按摩xue道,疗效不错,对某些病症尤其有疗效,我也试过几例,治疗过ni毒,癌症,白血病等等,基本上来讲,情况理想,很不错!”,陈老爷一家人和老何都是吃了一惊,老何是借着喝茶掩饰,要是他太惊讶的话,就会引起陈老爷一家人怀疑,所以得克制,但陈老爷一家人根本就没注意老何,都是被周宣这一句话惊到了,眼睛都盯着了周宣。

  能治癌症,ni毒,白血病,这些可都是医学上无法医治的绝症,这可又远不是风湿病可以比的,风湿病虽是厉害,但一时却不会致命,而这些绝症,可都是要命的病!

  陈老爷子的儿子陈太先一听,脸上神se也是变幻莫测,想了想,然后站起身说道:“爸,您跟何叔先聊一下,我有些事想跟这位xi周医生聊一聊,谈谈医术上的事!”,陈老爷子呵呵笑道:“你只懂赚钱,懂屁医术啊,呵呵呵,也罢,你有什么话就跟xi周医生聊吧,我看xi周医生的医术是没话说了,得到老何的真传了,呵呵!”

  老何又是讪讪的一笑,喝了一口茶,不好意思多说,陈老爷子的话,让他脸上有光,但却真是不好意思,还好跟周宣是明白的,周宣本就是让他来担这个功,不会暴露他的底细。

  周宣不知道陈太先要说什么,但估计可能是医术上的事,难道他还患有什么难言的病症?周宣笑呵呵的跟着他到里间,一边又运起异能探测着陈太先的身体,不过异能探测下,陈太先的身体基本上没有什么病症,没有什么大情况,当然,男人有些xim病,那是正常的,比如肾亏什么的,想想,也有可能会是吧,有钱人通常私生活是很滥的,搞不好他就是想找自己给他配点补y吧。

  周宣看到过,老何的生活情况只能算是一般般,并不宽裕,既然ji了这么个忘年ji的朋友,不如就帮他一把,自己虽然有钱,但就这么明白的给老何送的话,会让老何很没面子,这样的话,朋友就不是朋友了,再怎么样也回不到那个起点,变成恩人了,没意思。

  老何的园子里又种植了那么多的y材,自己只要帮他把灵芝,何首乌,以及人参以异能催生一次,让它们变成y力非凡的千年物品,那就能卖上大价钱,像给这个陈太先配一副大补y,肯定又能得到上百万的报酬吧,只要自己给老何处理几件这样的事,就能让老何完全摆脱困境,过上比较舒心的日子。

  这样缓和的情况,可以让老何觉得是他自己挣来的收入,那样的话,两人还是很好的ji情,没有利益掺和的ji情那才是纯洁的ji情。

  陈太先把周宣请到里间后,又紧紧的关上房men,然后凑到周宣身前,还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xi周医生我想问的是……问的是……”,虽说来到了里间里,但陈太先还是难以出口,很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周宣还真就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当即要问他,但陈太先终于是说了出来,“xi周医生,我想问的是你能治那些绝症,那有没有可能把艾滋病治好?”

  这话当真是有些出乎周宣的意料之外,原以为陈太先是要给他自己治肾亏,但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问能不能治这个病!

  周宣沉yin了一下艾滋病的厉害,他是早就听说过的,不过从来就没遇见过有这种病的人,也自然就没有理由说能不能治,没有见到没责用异能试探检查过,他也不敢一口答应下来,虽然在心里还是觉得能治这个病但确实又不能爽快答应,要是不能治,那他要答应了,那就是夸大话,能不能治,治不治得好还得现场见到了病人,然后用异能试探一下后才能决定能不能治!

  想了想,周宣才回答道:“这个……因为没有治疗过这种病人,所以必需要见过病人,检查一下才能知道到底能不能治而且还要师傅指点,我的医术,比起师傅的差远了。

  陈太先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道:“好,那我就请xi周医生和何叔一起过去不过请你们在我家人面保密一下,我就说送你们回去,借故带你们去看一下那个病人!”,周宣点点头道:“那好,出去我就不说什么,你跟我师傅说嘛!”,既然说好了,陈太先也就不犹豫,当即带了周宣回到厅里,周宣到厅里后就对老何说道:“何叔,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周宣跟陈太先一回到厅里,周宣便说要走,老何很清楚的知道肯定是有问题了,当即站起身对陈老爷子说道:“陈老爷,陈太太,那我们就告辞了,我侄子还有事,得赶回去!”

  陈太先当即接口道:“爸,我送何叔和xi周医生,他们两个恩人,本来是要好好感谢一下,请他们吃顿饭才发了,但现在要送他们回去,我看以后就找个机会请他们吧!”

  陈老爷子当然不反对,连连点头,左右瞧了瞧,又问道:“太先,老大老二都在,老三呢?我记得好像有一个星期都没见到老三了,在哪儿呢?这xi子,就知道胡混!”

  陈老爷子说的老大老二,那都是陈太先的儿子,也就是他的亲别子。

  陈太先说道:“爸,老三最近被我派到别的州做事了,这xi子不成气,得好好历练一番,不能让他过得太甜,让他不知道轻重,调教好再说!”

  一听到儿子陈太先的回答,陈老爷子也就点点头,陈家三个别子都不是太争气,看来富不过三代,那是有道理的,陈太先要严厉的管教自己的儿子,当然是没有话说的,而且也应该,三个孙子都不是太成气,尤其是老三,更是离谱,吃喝嫖赌,无所不为,陈太先要管教管教,那是更好!

  陈老爷子不反对,陈太先自然就是赶紧把周宣和老何请上他的车,自己亲自己开车送他们到自己别的房子。

  这是陈太先的私产别墅,陈太先急急的把周宣和老何开车送到这里,然后请他们二人在客厅里等候,他自己到里面的房间去请人。

  周宣早就运异能探测进去,这里甚至连一个医生医护人员和佣人都没有,房间里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躺在床上直哼哼,脸上身上已经有很难看的显露了,这是艾滋病到了晚期的样子。

  难怪陈太先把他儿子关到了这里,已经发作了,又怕家里人知道,所以瞒住了家人,把xi儿子关在这里,只是这病是治不好的,周宣虽然把老太太的风湿治好了,但风湿跟艾滋病是两个概念,心里自然也是没有半点把握,不过有一线希望比没有希望要好,周宣毕竟是做得很神奇,所以才让陈太先有一线希望。

  当陈太先到里间与儿子谈话时,老何才悄悄问周宣:“xi周,陈总到底是什么事请我们来?”

  在车上”老何也是一直没有问起这件事,刚刚周宣借口说要回去才告辞的,但到了车上就知道陈太先另有事,因为开回去的路就不走到他的医馆的路”而是往相反的一个方向。

  不过老何看到陈矢先双眉紧锁,也没有问他到底是什么事,直到坐到客厅里,陈太先进房后,老何才对周宣问起原因来。

  周宣也低声说道:“何老,我跟你说,是这个陈总悄悄跟我说,他有亲戚是串上了艾滋病,让我给看看能不能治,因为病情特殊,所以才会把我们带过来,不敢让他们家里人知道。”

  “艾滋病?”老何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病”可不是风湿病啊,这可是个要命的病,这比癌症,白血病,ni毒这些病症更厉害,癌症,在早期,只要发现得早,还是能治,动手术割掉,白血病换骨髓生jing,也能医治,ni毒也是一样,病都虽然是厉害的病症,但相对来讲,是绝症,但表示是晚期,发现得早”还是能有办法治疗的,只是也不敢确定,治愈的可能xing是有的。

  而艾滋病”只要一发现,无论是早还是迟”只要患上了,那就没有办法把这个病治好,至少在目前来讲,世界上的医术还是没有把握治好的!

  老何一时间沉思起来,周宣虽然医术深,超出他的想像,但真要遇到这样的病,那也肯定是束手无策的,患上了艾滋病,除了等死,基本上还是只有等死了,而且还会搞得家人害怕,嫌弃!

  周宣不用他吩咐和说话,立即运起异能探测着那今年轻人,用异能探测着他身体里的状态,检查血液份子里在面有什么样的异样情况。

  这今年轻的男子血液里面,异能检查到有一些细胞分子不同一般的,很是异常,活跃度并不是很高,但很顽固,就像草一样,你抹掉头部,它仍会从地里长出来!

  又试着用异能把血液和细胞里的病菌分子bi出去,虽然难,但却是bi得动,这跟以前给魏老爷子治癌症时的情况差不多,不过这艾滋病的病菌更难bi,但不是不行,周宣试了试,当即心里有数,然后对老何轻声说道:“何老,这个病,我能治,不过我想请何老把这个功劳完全拿到你身上去,我只是在旁边协助你治疗,动手的只能是何老你自己!”

  老何诧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不能治,又治不好这个病,你让我治,你看着,这样又怎么能治?”

  周宣笑笑道:“何老,你只管用你的方法治疗,就当是做戏吧,我自有办法,不过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何老,你都只能说是你治的,完全不能对外界的人说起,我只能这样了,要是何老不能答应这个条件,那我也不能治,回去了,让陈总的儿子自生自灭吧!”

  说实话,一般人对艾滋病是怕都来不及,哪还看?

  不过既然周宣这样说了,老何还是半信半疑的,都来到这儿了,周宣怎么说就怎么办吧,他也只能是听之任之。

  老何只是奇怪的是,周宣也是个学医的,但凡学医的,又有哪个不想出名?不想成大名?成了名后,随便治个什么人,收费就不同了,而且名气越大,就越多有钱人来治病看病,那钱财自然就是滚滚而来了!

  为什么周宣不想出名,治了这么难治,简直是不能治的病,他却偏偏要把功劳送到他手上!

  沉yin了一阵,老何才说道:“xi周,我就不懂,你为什么不自己做,自己承认呢?称可知道,如果你真能治这些病,那你的收入何尝又只有这一点?”

  周宣笑笑摇着头道:“何老,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不想出名,我也不缺钱,我有个身份,不想瞒何老,想必你肯定是知道的,我岳父是纽约的富翁傅珏,爷爷是傅天来,我妻子是傅家的千金,傅盈!”

  “啊,你是傅家的姑爷?”老何惊得一呆,随即盯着周宣细看,几秒钟后又使劲拍了拍大腿,惊道:“我想起来了,一年多前,那些报纸新闻上都有发过你跟傅盈xi姐的订婚照片,好像就是说是国内的一今年轻人,当时很轰动,因为傅老爷子把傅家的股份几乎是全部的转到了这个削女婿的名下,这让无数人都想不通”傅老爷子可是一个jing明得不能再jing明的人了,以他的个xing,又怎么会把股份全部转到孙女婿名下呢?呵呵,那时我就想到,傅xi姐的男友肯定是一个非凡的人,现在见到了真人,当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

  老何叹息了一阵,又恍然大悟起来,难怪周宣不想出名,不想赚钱,钱财对他来说”那又算得了什么?

  想了想,老何又低声说道:“那……”xi周,你说说,要怎么办?”

  周宣淡淡笑道:“何老,你就用一些简单的手法给陈总的儿子治疗吧,让我给你打下手,帮手,我就会让他们瞧不出来的手法给按摩治疗,虽然是奇怪,但我告诉何老,我这气功,当真是能治疗他的病,不过治疗后”何老,你可得狠狠敲陈总一笔钱,这人好像也不是很地道,虽然说不上是坏人,赚他的钱也不算冤,再说了,我们挣这个钱,也是凭了真本事”救了他儿子的命,所以何老,你一定要狮子大开口,先叫价,或者让陈总自己出价,你放心,这个病,我能治断根,彻底给他治疗好,所以你只管依着他的身价要钱,陈总的儿子值多少钱呢?”

  老何当即愣了起来,周宣说得这么有把握,让他都不能不相信了,虽说这个病厉害得很,世上都无法治疗得好,但周宣太厉害了,那风湿虽然不是致命的病,但老风湿,无论什么y都治不好,周宣还不是把它给治断根了,虽然还不敢确定,还要在医院诊治结果,但从现场,从表面观察,周宣是把老太太的病治好了!

  周宣又探测到陈太先出房来了,在房间里只是叮嘱了他儿子几句,儿子都一心要寻死子,生在如此富裕的家庭,但却患上了这个病,那还不是要了他的命?再多的钱,也没办法救回他的命啊!

  陈太先忧心忡忡的走出来,然后对老何说道:“何老,xi周医生,你们稍等一下,我家老三还在穿衣,等他出来后,你们再诊断一下!”

  其实说是这样说,陈太先还是没有信心,毕竟他是一个很jing明的富翁,艾滋病的难度,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个几乎算是世界第一难症,当今是没有任何的医y或者手术能治疗好的,之所以有一线希望,那是在家里见周宣治好了老太太才有感而发的,老太太的风湿病让他们一家人,哪里没治到哪里?多少名医大医院都进行过治疗,但都治不断根,但周宣就那么神奇的只是按摩按摩就治好了,实在太令人惊奇。

  而陈太先虽然jing明,但却是一个比较信缘和相信有世外高人的人,周宣的医术,让他想到,原来老何就是一个世外高人啊,这周宣是他的徒弟,那老何就不用说了,肯定是还要比周宣高明的,只是以前知道老何的医术不错,但不曾想到他会有这么厉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老何想了想,就依着周宣的意思说道:“陈总,如果你们家老三的病,我能治好,你是什么想法?”

  陈太先一怔,脸上肌ru都有些跳动起来,不过还是不大相信,还是努力镇定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是等一下,老三出来后,何叔看看症状再说吧!”

  这一阵子,几乎走过了五六分钟,陈太先的儿子,这个老三,老何是认识的,陈三少,陈飞扬,一个真正的uāuā公子,英俊潇洒,身边随时就是一大群美女,出men就是豪车,十分的气势。

  但现在再见面,却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眉眼低垂,无jing打采,脸上手上都出现了那种艾滋病病症发作的形状。

  说实话,就是陈飞扬的老子,陈太先自己,也是不怎么敢碰他儿子的,儿子的命虽然重要,但他的命更重要,再说,也确实很生气,这个儿子实在不听话,风流成xing,这下可好了,患了个这绝症,此时所有的狐朋友狗友都断绝了联系,这个时候就知道了后悔!

  这可真是,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周宣已经测得问题所在了,也有信心,当即对老何递了个肯定的眼神,老何心里稍稍定了一些,周宣依然是那种自信的表情”虽集难以相信,但老何还是选择跟着周宣继续走下去,而实际上,他既然跟着来了,他也只能选择这条路。

  看着陈飞扬的样子,老何也不客气,但陈飞扬的形状太恐怖”他也不敢直接用手接触,还是从y箱子里取了两副手套出来,一副递给了周宣,一副自己戴上了,然后对周宣说道:“你等一下给我打下手,听我的吩咐行事!”

  周宣点点,一边戴手套,一边回答着:“好的,二叔,你放心,我跟你又不是只学一天半天的,每个月十多次的上传授”那也不是白学的啊!”

  周宣故意说了一下“上传授”,也是一个说词,陈太先要是怀疑,那也好唬lng,不过陈太先根本就没往那上面想。

  老何戴好了手套,然后招招手”让陈飞扬把手腕摆到面前,陈飞扬叹着气,垂着脸伸出了手,由得老何检查,老何也只是把手搭在脉men上试探着”过了一阵,这才收了手,然后对陈太先说道:“陈总,这个病,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我的确能治断根,能治好,不过“……”

  老何这么几句话,当即有如惊雷劈耳一般,把井太先和陈飞扬父子都打得坐不稳了!

  陈飞扬甚至是站起身想抓着老何的手急问,但老何却是退开了两步,不让陈飞扬抓到,陈飞扬还没反应过来,人家是怕他传染。

  而陈太先也是傻呆呆的急问道:“何叔,你说什么?你说是治好?是真的吗?要怎么样?要什么条件,你直管说,直管说……”,而陈飞扬也不再抓手过来,也是瞪大了眼睛,直喘粗气,急问道:“何医生,你说真能治好我的病?你可知道,我这是艾滋病,艾滋病,真能治吗?”

  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不由得他不惊,不喜,明知道自己的生命快燃到尽头了,忽然间又听到一个声音说他的病能治,明知道这是一个不能医治的绝症,但听到这样的话,哪怕是骗子,他都会怦然心跳,会颤抖,会升起一线希望!

  老何也是喘着气,然后回答道:“是真的,真能治,我知道你这是艾滋病,不过……”

  老何一声肯定,让陈太先父子再也忍不住一起道:“你说,快说快说,要什么条件,直管说……”,只要能治,条件当然是可以说的。

  老何想了想,还是不好先说,毕竟刚才周宣提醒了他,艾滋病可是一个治不好的病,而陈太先是个亿万富翁,他的儿子同样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生下来就是富贵命,他的命,不管怎么说,有三兄弟分散了家产,但也还是超级富翁的嫡系继承人,同样是个亿万富豪,在纽约,陈家虽不如傅家那么辉煌显赫,但也不是普通的家庭。

  老何手也有些颤抖,这个比刚刚老太太的病更值钱,老太太风湿虽集厉害,但不会致命,治好了,同样还是给了他一百万美金的巨额报酬,也算不错了。

  但陈老三的这条命,显然比老太太还金贵,当然,从病情上来讲是这样,对陈太先来讲,是差不多的,一个是他亲妈,一个是他亲儿子,手心手背都是ru。

  老何努力镇定下来,对着陈太先父子两双瞪得大大的眼睛,然后回答道:“是这样的,这个病“……,你们也知道很难……基本上是治不好的绝症,我能治……那也是要损耗极大的物力人力jing力的,这个……”,老何的话,让陈太先父子都明白了,老何这是要报酬,医生说这个话,当然是应该的,不过老何之前在他们家人面前,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给老太太治病,只是治,给多少医金报酬也从来没提过,治了后给多少钱,就看他们陈家的意思,可多可少,老何从来都不会要价钱,当然,陈家给的医诊费也从不比医院的收费低,而且要高,但不会高得离谱,只是稍高一些,让老何比在医院上班做医的收入要强。

  但现在老何却是自己开口了,先提条件。

  陈太先犹豫一下,陈飞扬自己却是脱口而出:“何叔,我给你一千万,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钱是没问题的!”

  陈飞扬的这牟一千万,当然是指美金了,在美国,当然不会说是人民币,不是日元韩元越南盾。

  老何心里也是“咚”的一跳!

  这可是一千万啊,是给老太太的诊金的十倍!

  老何心里颤动着,一时心痒难s,又有些激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对陈飞扬开的这个价,他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给人看病,看了五十年,就从来没有得到过超过一万美金的报酬,今天是破天荒的遇到了,也许是天上掉馅饼,但这馅饼却是为周宣撤的,没有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何颤抖着就要一口应下来,钱是没问题的了,这么一大笔钱,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想。

  但周宣却是抢在他的前面说了出来:“呵呵,陈公子,我想说一下,我跟我二叔治你这个病,可不是简单的事,我想你从你的病就能明白一点,现在有什么医院能治?没有,我二叔的治疗方法,可以说是给你治,却要损耗自己,陈公子,你的命,只值一千万吗?呵呵,我二叔的命可不止一千万,要我说,一个亿,也不会卖自己的命!”,周宣一句话就把陈飞扬的话堵了回去,别说一千万,就是一个亿,也不治,治这个病,可是要损耗老何自己的身体,周宣就是这个意思。

  陈飞扬呆了呆,陈太先也是呆了呆,再说舍得,但要拿出一个亿的现金,却还是ru痛又心痛!

  而且依周宣的口气,那还是不愿意,出一个亿他都不愿意,还得出更高的价。

  愣了好一阵子,陈飞扬先颤声问道,那声音几乎都带了哭腔,他的命,如果能够救回来,就是让他叫老何亲老子亲爷爷他都干,钱再多吧,死了他又能拿什么来使用,拿什么来uā?

  “何医生,您就说吧,到底要多少钱…………您就说吧……”,陈太先倒是沉yin起来,看来想要老何轻易开这个口,怕是不容易了。

  老何也是沉yin起来,然后双瞄了瞄周宣,周宣嘿嘿一笑,然后伸了两根手指头,淡淡道为:“两个亿,美金!”,老何当即心里狂跳,但怕陈飞扬父子看出来,马上又低下头去遮掩表情。

  陈太先脸上肌ru跳动,皱起了眉头,两个亿的现金,那可是要他的命了,他整个家产,也只不过是十二三个亿,这要两个亿,确实让他很为难,又想救儿子的命,但又舍不得uā这么大代价。

  犹豫了一下,陈太先才说道:“何叔…………是不是有点……有点太高了?再……再减减……再减减……”,老何咬着牙,其实是激动的表情,但那表情让陈家父子看起来,却像是生气!

  周宣又说道:“陈总,这不是卖菜,这是救你儿子的命,我不想跟你们说其丰的难度,这对我二叔的身体有极大影响,要不,还是算了吧!”,转头又对老何说道:“二叔,我们回去吧!”,!~!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