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四十六章

  对于陈总这一家人,周宣的感觉并不好,从他们处事的行为就知道,不说是jiān商,但也不是善茬,没有什么值得好说的,就只有两个字,要钱

  这样的人户,想也想得到,陈太先就看痛不痛他儿子的命,如果舍得uā得两亿的话,那就救,如果他舍不得的话,叫老何直接走人。

  老何其实倾向于前一下的一千万就办事,但周宣不同意,他也没办法,再说了,实际上这也是只有周宣才能做得到,他同意也没办法,他同意了,如果周宣并不做,那也是一场空,而且周宣也是为了他,周宣要得再高的价,想必后面都会给他一半的现金,就从这个看,他干了几十年,都还不如今天这么一两下。

  看到周宣拉着老何就要走,陈太先尚在怀疑犹豫,而他儿子陈飞扬就急得不得了,急急的道:“何医生,有话……有话好说,可以商量……可以商量……”

  说实话,以陈飞扬的聪明,并不难想像,周宣的话很难令人相信,因为艾滋病是绝症,是世界上最难的绝症,至今都没有能有效治疗的方法,周宣和老何两个人不过是背了个y箱,就这样的两个人能治得了艾滋病绝症?

  有百分之九十九就是骗子,陈太先是这种想法,不过还是因为之前在家里给老太太治好了风湿,所以他才有些犹豫怀疑,但也希望周宣和老何能治,如果能治的话,救的是他儿子啊

  陈飞扬纯粹是怕死,知道是不能治的绝症,但怕死的心情让他只要听到什么就想抓住,而周宣还说了,肯定能治好,只是要钱,表情和意思上就是这个

  而陈飞扬也知道,如果周宣提出要一千万或者两千万三千万,陈太先虽然ru疼,但还是会给他治病,但超过了一亿,而且周宣还是直接说出了两个亿的整数,在国内的话,换ceng人民币,那可就是十二亿多啊,这个数目也实在太惊人了

  以陈太先的想法,甚至是想直接喊出来:“两千万,你干就干,不干拉倒”但周宣毫不给他这个机会,硬生生的说了两个亿的价钱,然后直接走人,陈太先也急了,是很犹豫,但那是想跟周宣和老何讨价还价,儿子,还是想救的,究竟是他的亲生儿子啊,再不争气,也是他的儿子,再说了,心里确实是,有一半不相信周宣能治疗好艾滋病,另一半又抱了一线希望,希望能把儿子治好

  看到周宣拉着老何走到了men边,陈太先赶紧说道:“老何,xi周,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嘛,别急着走,我们再说”

  周宣回头说道:“陈总,我也实话说吧,陈了两个亿的现金,我们没法让步,你愿意就做,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就不做了,这个不是买菜,这是给你儿子换命,而且我们也不是打个针吃个y那么简单,二叔的身体会伤得厉害,基本上可以说是拿自己的命在换你的事”

  陈太先迟疑起来,这一下可以肯定了,周宣是绝不会让步,这两个亿的价钱,一分都不会少,他该怎么办?救儿子还是保住自己的荷包?

  周宣见他拦了自己,但还是犹豫不决的样子,当即说道:“陈总,我再跟你这样说吧,你见过现在有人能治艾滋病吗?你见到哪个医疗机构可以做这个病的手术了?”

  陈太先怔了怔,一想也确实是,不管y店做得怎么好,但医术如何进步,但都没有任何一家能够治疗艾滋病,这个没有假,所以对周宣和老何又是怀疑又是欣喜。

  对周宣的硬价的态度又是恼火,看样子一点松动都没有,两个亿啊,由不得他不心痛

  他虽然想再讨讨价,但周宣给得很死,就是不松口,不退步,硬是要两个亿。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守得住两个亿,这么庞大的一笔现金,想必他们就算是到死,那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吧?

  想了想,周宣丝毫不回头,没有商量的余地,陈太先咬了咬牙,狠狠的说道:“治,马上治,能保证给我治好吗?”

  这个话,周宣不用老何回答,先回答道:“我不是刚给你说了吗,如果不相信,就在现场看着,我们给陈公子治病,然后你们再让医生来进行专业的检查,看看就知道了,看看我们有没有骗你”

  陈太先也是有些讪讪的意思,的确也是,如果不相信,让医生来检查不就行了吗?

  周宣当即对老何说道:“二叔,你现在就给陈公子治吧”说着给老何示了示意,让他按照以前的样子照做就是。

  老何心里还是有些惴惴,本来是恐慌,怕治不了就出问题了,而且他是医生,对艾滋病的情况熟悉得很,在如今,根本就没有可能治得好艾滋病

  但周宣算是把他推向了前台,他不得不为了,不过周宣也提前给他说过,一切由他做,样子照做,让周宣在旁边给他打xi工,做帮手,这就可以做假像了,看周宣怎么给他治吧。

  老何低了头,不让陈太先和陈飞扬看到他脸上的表情,装作在用心给陈飞扬治病一样,然后说道:“陈公子,把手伸出来。”

  陈飞扬把胳膊上的衣袖卷起来,lù出已经长了很恐怖的皮肤病烂胳膊,老何看了都有些顾忌,要是不xi心患上了艾滋病,那可是把自己也送上了去,虽然说艾滋病不会以亲wěn蚊虫叮咬等行为传染,但血液对碰,以及性器官接触是能传染的,陈飞扬的手都烂成那个样子了,没有谁不会害怕的,只要一沾上那个病,那就是把自己的命也送了

  老何赶紧把箱子打开,取出了那两双胶手套,给了周宣一双,两个人各自戴上了,然后让陈飞扬把手放到桌子上,自己再用手指按在他胳膊上,探着脉息,这方法跟之前周宣给老太太治疗的时候,那动作基本上是一样的。

  陈太先也有些希望,刚刚周宣也是这个样子给老太太治病的,而老太太又奇迹般的给治好了,不由得他不升起一线希望,虽然也确知道周宣和老何有可能是骗钱的可能更大,但跟陈飞扬一般的念头,在这种时候,只要能抓到一根稻草就会紧抓住不放。

  探了一阵子脉息,老何然后对周宣道:“周宣,来,给我帮一下手,他这个病情实在太重,需要我们两个人同时进行xue道刺jī,然后看看效果再说”

  老何虽然只能跟着周宣硬着头皮往前走去,但同时还是把话说了个前提,不会说死,如果真治不好,也不说自己是骗子,这个病的难治,他们也不是不知道,所以把话在前面说一下,给自己留条后路。

  周宣应了一声,然后上前,把戴了手套的手按在陈飞扬的手腕上,一边好像是在寻xue道的样子,让老何做主要动作。

  老何用手指轻按,对那个皮肤就害怕,自然是把安全行事放在了第一位,只等有结果后就收手。

  周宣自然是不等他吩咐,便即运了异能把陈飞扬皮肤里的艾滋病菌细胞强行bi了进去,然后把病菌bi到一个点,如同以前给老爷子治疗癌症一样,把病菌bi到一个点,然后把病菌转化成黄金分子,最后才把这个黄金血液bi出来,治疗的过程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这个过程却也不是那么简单,好在周宣的异能已经远超以前,治疗这个病,确实不是难事,只是要看心情了,心情不好,给再多的钱,也不想帮。

  周宣自己又不缺钱,不过干些劫富济贫的事,他也不是不做,但也要看情形,并不会一味瞎着来。

  虽然难不倒,也不是很困难,但也不轻松,艾滋病菌比癌症更难治,癌症毕竟还只是癌细胞,只在生长的区域里,而艾滋病就不同了,艾滋病菌会在全身血液的任何地方都存子,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能治得好艾滋病的原因。

  陈太先和陈飞扬父子都是瞪大了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周宣和老何,生怕哪里给漏掉了,主要的目的还是监视周宣和老何,毕竟这事还有骗人的成份居大。

  陈太先一边盯着周宣,一边又在说道:“何医生,周先生,还需要什么别的吗?”

  而老何是不敢说话,生怕一个不好便说出了漏dng破绽来。

  周宣却是没有闲心来扯这些,注意力全部都在陈飞扬身上,当周宣把艾滋病菌bi到一个点后,那可是uā了极大的力气,这病菌,当真是在陈飞扬身体无处不在,实在是难,比老爷子的癌症还要难,但难是难,并不是不能治,只是要uā的心血和异能更大些。

  几乎uā了四五十分钟,周宣这才将陈飞扬全身的艾滋病细菌全部bi到他右手指上,眼看右手指就大了不少,颜sè也变得金黄起来,很明显,ru眼都看得到。

  而且陈飞扬自己也有感觉,浑身酸痛无力,而手上的皮肤腐烂处也渐渐变得红起来,开始是黑sè的腐烂模样,到后来变成好像是抓破了皮肤一般,但颜sè就是鲜红的了。

  周宣做到这一步,然后当即装作急道:“二叔,你把他身上的毒素都bi到了右手指上,我拿刀来开个xi口啊?”

  周宣这是在给老何递口讯,是让老何找台阶下。

  老何明白得很,也早就想周宣说出来,说出来他才知道要怎么做,不会一叶障目,只要喜欢的时候,人的眼力其实跟瞎子一般,极易上当。

  老何赶紧说道:“好,我有些累了,你拿刀来做这个手术,开这个口,我做这边的后续动作”

  这个时候,陈飞扬自己还不清楚,因为他只能看到他自己的手上皮肤,面前又没有镜子,不能看到自己脸上的样子,而他老子陈太先就不同了,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陈飞扬脸上,皮肤上都好像换了新皮肤一般,鲜红新嫩,那之前的腐烂皮肤自动脱落了。

  周宣也清楚,这都是他lng出来的,又怎么能不知道,然后对陈太先说道:“陈老板,我要刀,xi刀”

  老何干的是中医,基本上不会给别人开刀动手术,而且出诊的话,是更不可能不能带有手术刀的,周宣一说,他就明白,周宣是准备出手了,之前他虽然神奇的把老太太治好,但毕竟两者之间差了些,艾滋病的难度可不是人们想像的那,伸手就可治了。

  陈太先慌天忙地的到处找刀,但巧的是,到处都没有找到一把刀,搞了半天,才找到一把水果刀。

  水果刀刃有些钝,周宣一眼就看得出来,不过还是接了过去,然后说道:“稍稍忍一下,不会怎么痛的”

  说完周宣把刀拿在手中,看着陈飞扬的手指,这才用刀割了下去,把手指尖上割了一道xi口,当然这把刀是不可能那么易就把手指割开的,周宣运了异能把手指尖的皮肤处转化吞噬了一道口子的样子,陈飞扬本人甚至是感觉都没有,不知道已经开了一道口子。

  从手指尖上,一滴滴的滴落金黄sè的血液,滴在地板上,地板上就在冒烟雾,陈太先见到这血液这么厉害,当即退开了两步。

  而陈飞扬的手指也是慢慢细了一些,血液滴落,直到变成鲜红sè后,那粗涨的手指也就变回原样了。

  地上的血液呈金黄sè,yn丽得很,就好像黄金液一般。

  周宣额头出汗,好在老何因为心急,额上脸上的汗水更多,让陈太先陈飞扬父子觉得老何出的力肯定是要更大的,感jī的心思也拉在了老何身上。

  周宣只不过是个帮手的,不在他们的注意力中,而且周宣本就不想lù脸,自然不会在意那些,把手一松,退开了两步。

  老何见到周宣都退了,他这个假扮的人,自然也就撤回来,把手一缩。

  周宣暗暗对老何一点头示意,表情很轻松,也很坚决,表示已经治好了。

  老何还是半信半疑的,不过周宣的治法很奇怪,居然把手指做得大了,再割开后里面流出来的居然是黄金一般的血液,心里倒是有些信了。

  而最关键的是,陈飞扬脸上皮肤上那些腐烂处,也都消失了,好像褪皮一样,烂皮褪去,现出来的就是新嫩的好皮肤。

  周宣退在一边默不作声,然后慢慢运气恢复一下自己,一阵子后才又运了异能探测陈飞扬的身体中,很干净了,艾滋病的细胞分子是全部被周宣bi转出来,一分不剩,是真被完全bi出来了,可以说,陈飞扬的命,是真的给救回来了,只是他自己还不敢肯定而已。

  周宣看到老何有些迟疑,想说又不敢说的,忍不住就自己说了:“陈总,你还是检查一下,让医生过来,检查检查,看看身体到底好了没有”

  陈飞扬感觉到皮肤稍有些痒,将手上的皮肤在身子上擦了擦,那满手臂的皮肤就滚落下来,一片片一粒粒,老皮肤掉下来后,新皮肤全好无损,如同新生儿一般红嫩。

  陈太先和陈飞扬父子都惊呆了

  而老何也是欣喜不已,所有的怀疑也都淡了许多,虽然知道艾滋病是个不能医治的难题,但陈飞扬身上皮肤这些现像,就知道,周宣肯定又使上了他的功夫,否则怎么坏皮肤变好,变得干净起来?

  陈太先愣了愣,当然打电话叫了一个西医师,算是他的专人护理之一,是个医院里的主治医师,又带了验血的仪器设备一起过来。

  差不多到了十入九分钟,陈太先叫的医生就来了,是个鬼佬,又带着两个人高马大的手下,让他们搬着仪器进来,而此时的陈飞扬表情神sè都好多了,根本就看不出来刚刚还是个身患绝症的人。

  那医生对陈飞扬吩咐着,让他把手伸出来,而医生并不知道陈飞扬患上了绝症,以为只是有什么普通的病,让他来化验一下血液,所以也是恭敬的请了陈飞扬伸手,用针筒cu了一点血,然后拿到他的属下抬过来的验血仪器下慢慢观察起来。

  这个时间比较慢,至少过了十分钟,这才转头对陈太先说道:“陈总,你儿子刚才cu的血液检查结果表明,分值全部显示yīn性,显示是没有什么病,还有什么别的要查吗?”

  陈太先和儿子陈飞扬就差不多快要跳起来了,其实一直都在兴奋之中,他请来的医生说没有问题,那就是真没问题了,艾滋病没了,这实在是让陈家父子jī动不已。

  陈飞扬甚至是眼泪都流出来了,又擦泪又对老何说道:“何医生,xi周,我真是佩服了,这是怎么治的?能透lù吗?”

  不过想想也知道,这种事,一般人都是不会透lù的,只会保密。

  因为还有请来的西医在场,所以陈飞扬和他老子都没多说,知道是老何的就好。

  老何也是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好,但与周宣是明白的,虽然惊讶,但还是努力做着镇定的表情。

  陈太先当即把西医送走,因为害怕老何和周宣说出这个秘密来,要是一般人知道陈飞扬有绝症,而且是艾滋病,那儿子一生就真完了,现在这么早,一切都得遮掩住,所以才又急急的安排人手。

  等到西医鬼佬和他的手下一走,陈太先便对老何拱手说道:“何叔,当真是谢谢你了”

  说着又开了一张支票,递给老何后才又说道:“何叔,很不好意思的是,现在我的现金一下子是拿不出那么多,我给你开了一个亿的现金,就算是还差了一半,这一半呢,容我三四天给你凑一下好不好?公司一下子忽然cu调这么多现金,还是很困难的”

  对陈太先这个提议,周宣自然是不反对,也不怕他不给,到时候如果他真不给,只要自己lng个xiuā样,玩个uā招,陈太先便会老实服从。

  看陈太先和陈飞扬父子的样子,老何是没有反对的意思,这一亿,已经就远超出了他能想像的地步,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没想到,老何还真把他的艾滋病治好了,而且还没费什么力的样子。

  这与周宣所说的难度是不相符的,在他们的注意中,这个变化真的令人难以相信,艾滋病真的能治好吗?会不会是刚刚那个西医验错了?

  想了想,陈飞扬还是想到医院里面再检查一下,不过现在的心情却是真好了,以后也不会再去uā天酒地了,这对他来说,是个极重的教训,以后就不敢再uā天酒地了,这次是拿命买到的经验和教训,这种教训,这一生就不想再来试了。

  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别的念头,两个亿买回自己的命,陈飞扬还是认为值得,不过这钱是他老子的,并不是他的,而且数目这么大,他老子早就ru痛得很,这会儿都直哆索呢。

  周宣淡淡道:“二叔,那也行,过几天凑到了再给剩下的钱也没关系,我们走吧,家里还有事呢”

  老何这时对周宣那几乎是言听计从,当即点点头,连连道:“好好好,我也想着要赶紧回去了,马上就真,马上就走”

  陈飞扬父子还需要到医院鉴定,也还想sī下里说清楚,父子两个人再商量一下,怎么对外界说,对老何他们,也就想快点送走了。

  周宣和老何出了这栋别墅,然后到xi区外,再搭乘了出租车,两个人又回到老何的诊所中,一进men,老何就把周宣拉到里间,把men上,这才紧张的对周宣说道:“xi周,当真是你治得吗?”

  周宣笑笑一摊手道:“难道何老是以自为老太太和陈飞扬的命是自己好的吗?呵呵呵”

  老何也就是这么一问,对这件事,他已经信了,只不过是还想确证一下,支票上的一亿一百万,这两张支票,两张都让他无比的惊讶,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能拿到这么多钱。

  想了想,老何又对周宣说道:“xi周,这儿这些钱,我看……你一半我一半吧”

  老何知道周宣是傅家的女婿,那自然不会缺钱的,但也不能就他一个人把这些钱吞了吧?

  周宣嘿嘿一笑,摇摇头道:“算了,我不缺钱,也不是为钱而来的,我是见到何老诊所生意并不好,这些钱,何老就自己用就好了,我本来就是想帮何老一把的”

  周宣根本就不要这个钱,老何有些惊异,如果是一百万那一张的话,周宣不要就不要吧,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另一张是一个亿的,而且还有一个亿的欠帐,这么大一笔钱,就算是有钱人,也不会把这个拒绝

  周宣又笑笑道:“何老,如果您真要感谢我的话,就把我先看中的灵芝,人参,何首乌,这几件植物选几株送给我吧”

  这事哪还用说,老何赶紧到地里,把人参,何首乌,灵芝等几种株苗细心的挖出来,连着土泥,然后放到盒子中,处理好了才ji给周宣,然后又说道:“xi周,这个钱,你还是要一点吧,我们一人一半,我会安心些……”

  周宣摆摆手,捧了箱子然后就说道:“真不用了,何老,我跟何老投缘,今天也是专men来忙你的,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客气,不过给陈飞扬治这个病,还真耗jing力,何老,我回去睡了,明天再来跟你聊”

  老何见周宣真不要,不是装的,心里还是很感jī周宣,第一次见面,第一次相ji,便送了他这么大一份礼物,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别说一个亿了,就是那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老何就能完全摆脱生活困境,人嘛,生活总是很现实的,难归难,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周宣一定要不笑纳,老何还是收下了,毕竟是很需要钱的,只不过一个亿实在是太多了,无论他怎么差钱,那也用不了那么多。

  周宣捧了盒子出来,自行搭车到傅家,回去后就到后院把这几株人参,何首乌和灵芝种到墙角边,然后再运异能灌注在其中,看看明天会变化到什么样,会不会跟前一次那些何首乌的情形一样。

  要是真能那样的话,那周宣就能肯定他的异能对植物有极大的生长帮助,而且是以超级的速度生长。

  家里人都在客厅里闲聊,傅天来见到周宣回来后,马上把他拉到边上低声说道:“周宣,仓库那边我已经准备好了,而且是分成几批lng的,你lng成后我再返回去,我安排得很xi心,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周宣没料到傅天来搞得这么急,不过做那些倒是很简单的事,他有异能,要是做那个的话,更快更好,不过周宣可能是不想在别人面前lù出太多的形迹,所以在这些不需要他出手便能做成的事,也就不想自己做了。

  “嗯,好,爷爷,我跟你去,做这个不费劲,很快就行,到时候您让公司的经理c作好了”

  傅天来大喜,赶紧叫保镖备车,他携了周宣便到外面乘了车往傅天来准备的地方赶去。

  傅天来做得很谨慎,把仓库安排在郊区偏僻的位置,拉周宣来后,还特地注意了有没有跟踪。

  没有人跟踪,也没有可疑的人和事,周宣一直都是运着异能探测着,到了郊区的仓库后,傅天来命令守古城的几个保镖把大men打开,仓库里面是堆集如山的纸箱子,周宣也探测得清楚,箱子里面全是木方长条块,跟金条是一个样。

  周宣不用傅天来说话,便运起了异能进行转化,这个仓库起码有过千平方,长长的空道上,尽是些大货车箱子,箱子里面就是xi纸箱子,大货车装箱锁xi纸箱子,而之前来的时候,装箱又下箱的工人都是普通工人,装箱的时候也都知道,里面装的是木条木块,并不值钱,所以注意力就少了。

  周宣慢慢的沿着大长货箱走过去,过千的平方,远距离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以内,所以需要一边走一边转化,沿着大仓库走了一个圈子,便把所有的箱子里面的木条转化成黄金了,然后才对傅天来点点头说道:“爷爷,好了,您……”说着看了看左右的人。

  傅天来明白,这是周宣在顾忌旁边的人,当即叫他们全部都退出去。

  等到他们全部都退出去后,周宣才又说道:“爷爷,先cu取一箱来看看,有没有成功”

  傅天来也是点点头,这事确实马虎不得,要是没有转化成功,也不检查,到时候让经理们c作的时候,说不定就迟了。

  傅天来当即到货箱里面扯了一箱子出来,实在太重了,很重,几乎拖不动,然后打开了箱子,金灿灿的一片亮眼,取了几块到手上,很沉,又在上面咬了一口,拿到面前再看的时候,金条上面留下了一个牙印圈子,是真的,虽然没可能看得见里面,但傅天来经验很足,从金条的重量上就能感觉到,这金子是没有问题的。

  傅天来心里欢喜,要是真如周宣所说,这一仓库就都是转化成功的黄金,那傅家可以说就是天下第一大富豪了,没有谁能比得过,再会赚钱的人也没有周宣这种点石成金的本事大,无法相提并论。

  周宣自己也用异能探测了一下,确实没错,这一仓库的木块都给他用异能转化成了金块,这个数量,傅天来还略有加大,实际上还不止一万吨,至少有一万二千多吨,这么庞大的数量,他请的那些职业经理,那是想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毫不费力的运作。

  其实就算换了傅天来自己,那也是没有半点问题的,这么大数量的黄金,足够解救他们傅家这样的困境,甚至可以解救出数家他们这样的极别,在市场上兴风作lng。

  而最关键的是,傅天来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黄金有没有用到刀刃上,因为这些黄金并不是他uā本钱lng来的,而且是要多少就有多少,毫不费力,这才是重点。

  傅天来又cu了好几箱子检查,基本上是没有问题的,重量,纯度,都跟纯金是一个样的,而且这些黄金的纯度好得没话说

  纯度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周宣的异能本来就是来自于太空中黄金星球,这是一个黄金的国度,黄金比地球上的纯度还要高得多。

  周宣同样在检查着,看看自己有没有遗漏,而傅天来就是在那些箱子中cu取检查,没有规则,随便cu取,而每一件被cu取出来的黄金都是同样的高纯度,没有半点瑕眦。

  傅天来都陶醉了,当年的选择看来是没有错的,选定周宣作为他的孙女婿是做得最正确的事,现在果然是周宣替傅家解难了,当然,傅天来并不是贪钱,现在周宣转化成的黄金,他只是欣喜,能将傅家解危于难。

  检查了个大概之后,傅天来便让周宣一齐出去,然后吩咐保安,“分成三班倒,每一班都多派几个人值岗,六个人以上吧,奖金工资都是双倍,守几天就够了,这些木块我是要做出口的,你们不知道,这些木块在国内能值到几十块钱一片,但在纽约,或者是西欧美洲,是不值钱的。”

  傅天来提前把这些箱子里的东西说了出来,而且之前他还故意把箱子打开过几箱,让他们看了个清楚,知道里面是一些普通的木块,毫不起意,听傅天来说起如果运到中国,就会赚大钱,但在本国,那就是赚不到钱,而且一般人是无法运送货物出境的,需要很多手续,但傅天来是个国际上的大富翁,生意遍布全球,lng点进出口的货物自然是稀松平常的事。

  把仓库大men锁起来后,傅天来又叮嘱了一遍,然后当场给每人一万块的奖金,事情完后,保安们欢喜不尽,平时的工资就只有一两千,今天守这么些无价值的木块木条,居然还能有这么丰厚的奖金,可以让他们干五个月才能挣得到的。

  而且傅天来还说了,后面完事后还有奖金,至少是不会比现在的奖金低,看来他们都有不错的收入。

  把这件天大的事做好了,傅天来的心事也就了啦,在回去的车上,傅天来介绍道:“周宣,我们傅家的股票正跌得凶呢,看这个样式,看来我们还得等两天,过两天还会跌得更猛一些,到时候只需要uā费比之前出手所需的现金的四分之一,就能把傅家的股份全部收购掉,所谓涅磐而生,火中取粟,便是如此,等到傅家股票到即将跌停牌时,再出手的话,会赚得更大,因为像有过万吨的黄金来救傅家的市,那是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这种利好的消息只要一出,立马就会狂涨,如果在狂涨之际,再卖出股票的话,那又会狂赚一笔。

  不过傅天来不会让他们这么干,把傅家的股票收购完成后,傅家的实力就会猛涨,傅天来根本就不需要,也无屑于赚那样的钱,有周宣在,他什么都不用担心发愁,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黄金,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