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人参灵芝何首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四十七章人参灵芝何首乌

  安排好了仓库里的这些转化成黄金的木块,又安排好了监守的人守,每一个大集装箱都是锁好的,钥匙全部由傅天来自己掌控,而且那些监守的保安们,之前傅天来还故意给他们打开箱子看了,让他们知道这里面装的是木条,再锁上后,他们也就不会起什么疑心和歹意。

  人心难测,哪怕你给得再多的赏金,也难保不会有人见财起义,只有让他们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知道是没什么价值的东西,那就没问题了。

  周宣什么都没说,看着傅天来声sè不lù的办理着这些事,当真是不愧傅家的掌men人,换了他,就想不到那么周全,想不到那么远。

  回去后,傅天来又把周宣叫到房间里单独问他:“周宣,公司的职务,你真的不能担任吗?”

  “爷爷!”周宣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然后回答道:“我真是做不了那些,不是那个人才,刚刚在仓库那边,我还在想,爷爷做事才是真有魄力,我根本就不能比,还是清散的过日子罢!”

  傅天来笑了笑,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也罢,不干就不干吧,你啊,连我都想过你那样的日子了,无拘无束的,而现在,你看看,我给你lng成现在的样子,见个熟人朋友还得染发化妆,以前是想年轻一点,但这一年轻,却又年轻得狠了,还得再化妆,化得跟老头似的,所以啊,我就在想,几时把事务完全放下就好了!”

  周宣嘿嘿笑了笑,也不说话,这时候再说什么,搞不好就又不好说了,反正自己也是不干的,干脆就什么也不说。

  睡了一晚,第二天起cuáng后,周宣第一件事便是到后院里看自己昨天种下的那几种灵y。

  扒开前边的兰花草后,周宣一看就禁不住喜悦起来,就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所以来也没有用异能探测这些灵y的情况。

  那何首乌长得跟之前的何首乌差不了多少,而人参的树叶呈半圆形,中间一枝独秀,开了一朵红花,而灵芝则是生长在石墙边上,菇呈紫铜sè,闻着就是一种令他兴奋的味道。

  这时周宣才探测了一下土里的情形,一探之时也是喜了起来,这三种除了何首乌长得跟前次的一个样,自己见过的,其他两种,比起昨天栽下的时候,大xi可不是一样了,今天的大得多,当然,何首乌的个头最大,其次是灵芝,体形长得变化最xi的是人参,但昨天种下的是老何的才一年的新生人参,只是一条极细的独须,而今天这些人参都长得有头有手有脚的,极似人形,一夜之间,也不知道给异能催长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

  周宣想了想,转化了泥土,提取了六个,人参,何首乌,灵芝各两枚,把其中一枚包了放在盒子中,把剩下的三枚洗净了配合其它珍贵y材,再入煲,让王嫂帮着看火候。

  又煲了汤,王嫂高兴得很,这个孙姑爷当真是厉害,几煲汤一喝,让她们都变得又年轻又漂亮,皮肤光滑得多了,几乎跟十六七岁的时候一个样,她四十多岁快五十的人,现在看起来像二十的人,由不得王嫂不高兴,而现在这几天周宣忽然间不煲汤了,还真有些不习惯,今天倒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周宣又开始煲汤了,当即兴奋的帮手。

  这一煲汤煲了四个xi时,等到煲好后,周宣闻到煲里的味道就兴奋,那浓烈的y味让周宣就想着,这y力肯定是更远超上次那几颗何首乌了。

  汤汁仍然不多,还是用杯子盛了,这次没有准备那些保镖的,只准备一家人和王嫂的,一共是七杯,汁浓如墨。

  周宣对王嫂笑笑道:“王嫂,你先尝尝,是不是很苦?如果太苦的话,就放些糖在里面。”

  王嫂早就在等周宣的话了,一听就笑呵呵的端起杯子,感觉到热气,先吹了吹,然后试了试,温度还略有点烫,又吹了好几口,等到喝到嘴里不太烫的时候,这才慢慢喝起来。

  这次到嘴里的汤汁并不是很苦,反倒有一丝甜意,甜味中夹着苦味,不过吞到肚里后,舌尖上残留的味道又变成极为舒爽的感觉了。

  周宣自己也端了一杯喝了,汤汗一下肚,周宣就觉得异能欢天喜地的sun吸起来,把y力y气疯狂的吸收了,而自己也感觉得到丹丸真气继续更加净化。

  “不苦,比上次的还好喝一点。”王嫂喝完了,tiǎntiǎn嘴cún说着,这又在想着,明天该又是什么样了呢?

  周宣也在想着这个问题,把汤送到客厅里。

  看到周宣又送了汤过来,傅天来和傅yu海两个老人高兴得不得了,虽然这段时间因为喝了周宣的大补汤而年轻了,搞得出去都不敢,但看到周宣的大补汤后,还是很兴奋,毕竟这是能让人年轻的灵y,别的人,那是拿钱都买不到的,而他们,可以天天白喝。

  傅盈也是很喜欢,前段时间因为生了xi思思后,有些妊娠斑,后来慢慢倒是淡了,不过没有消失,直到前几天喝了周宣的大补汤后,就完全消失了,皮肤也更好了,身体的感觉也好得不得了,以前她的身手很好,又经常锻炼,但现在,身手就远没有以前好了,生了孩子后又懒得动,跟了周宣后,又没有以前那般好动了,不过这几天喝了几天的大补汤,那身手居然比以前还要强了些,随便动了动手,试了试,好久没练过的招式居然还能做得那么顺畅,而且觉得还更强了。

  这都是因为周宣的大补汤的功效,对于周宣lng的这些东西,有奇特的效用,傅盈是一点都不奇怪,因为周宣的异能做得出任何让她想不到的事情。

  一家人都笑呵呵的把汤喝了,周苍松和金秀梅夫妻也都很好奇,两个人都年轻得跟三十岁样的人一般,看起来又哪像周宣的父母?简直像哥嫂。

  金秀梅把杯子里的汤喝了,然后奇怪的问着周宣:“儿子,我真是觉得好古怪,你煲的是什么汤啊?你看看,你爷爷祖祖变得像五六十岁,我跟你爸像三十岁,你说说,这都像什么事了!”

  傅盈也笑yinyin的道:“是啊,妈,你看你不像我婆婆,反而像我姐姐了……”说着又指着爷爷祖祖笑道:“还有啊,爷爷,你像我爸,祖祖像爷爷了……”

  “lun了lun了……都lun了套了……”傅天来忍不住又笑又恼的骂着傅盈,一家人都嘻嘻哈哈的嘻闹着。

  周宣反而觉得温馨,吃了中饭后,便把那一盒子灵y提起到老何那儿去了。

  老何今天也没有心思坐诊,让何三代守着,自己把支票兑了,转存到自己的银行帐号上,看着存折上那一长串的零,零前面是一个一,数了数,是八个零,一个亿啊,如何不心喜?

  而且陈太先还说了,后面还会给他一个亿,因为这数字是周宣定下来的,两个亿的诊金,搞得他昨晚一晚,和今天一天,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周宣提着木盒子一到,何三便赶紧通进去给老何通报,见老何黑着眼圈坐在沙发上发呆,便说道:“二叔,昨天那个姓周的年轻人来找你!”

  “找什么找,谁也不见,别来烦我!”老何破天荒的发了火,冲着何三便恼了起来。

  搞得何三赶紧往men外跑,一边跑一边想着,出去得狠狠骂一顿那个那个姓周的年轻人,不过老何骂完他过后,忽然间身子一震,朝着何三大叫道:“等等,何三,等一下,站住!”

  何三吓了一跳,赶紧站住身盯着老何,眼见老何脸涨得通红,站起身来急煞煞的样子,把何三吓得心里直跳,也不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老何这样子可真吓人。

  老何几步冲到何三面前,急问道:“何三,你刚刚说什么?是姓周的年轻人来见我?”

  何三点点头,然后xi心的说道:“是啊,我说了,是昨天那个姓周的年轻人又来找二叔,二叔要是不见,我就出去回绝他!”

  老何一下子又笑了起来,骂道:“回蛋,我自己出去接他!”说着几个大步就往冲出去。

  何三在后面被搞得莫明其妙的,嘀嘀咕咕在后面跟着,不知道老何为什么忽然转变了态度,从昨天回来后就是这样了,昨天一回来,啥也不干,就关了men躲在房间里,仿佛捡了什么宝贝似的。

  老何快步跑到诊所men外,见周宣提着个箱子笑yinyin的站在men外边,赶紧几步上前拉着他就往屋里来。

  也不到诊所的房间,而是直接拉到了里间,外面太杂lun,有家人和请的员工,吵得很,在里间,老何把周宣拉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冲外面叫道:“老伴,给我泡房里藏着的铁观音!”

  老何的老伴姓周,叫周cun梅,是老家本地人,听到老何大声叫着让她泡茶,这倒是不奇怪,但听到老何叫她泡铁观音,就不禁吃了一惊,这铁观音是老何花了一千多在老家买的,带出来后一直舍不得喝,也不知道是来了什么客人,竟然舍得拿出这个东西来。

  泡了茶后端进来,见是个年纪轻轻的黄皮肤,跟自己一个样,看来应该是中国人。

  老何介绍道:“老伴,这位也是姓周,叫周宣,是你们本家人,算是我老何命中的贵人,呵呵呵,赶紧叫儿媳fù出去买些好菜,我要招待xi周!”

  老何说着就从衣袋里掏了一大叠钞票来,看也不看的便塞给老伴,说道:“买好菜,多贵的都行,别痛钱,不够我再给!”

  周cun梅吓了一跳,还以为老伴发烧了,这一叠钞票至少有两千美金,给这么多钱买菜,不够再给,那不是发烧了是什么?

  老何昨天得了那一亿零一百万的支票过后,确实是太兴奋了,一夜没睡着,直到兑了现金存入到自己帐户中后才感觉到是真的了,而这一切,又因为没有落实,也没敢告诉老伴和儿子儿媳等家人,怕他们受不了。

  但现在一切都算是尘埃落地了,一切都成了定数,而这一切,又都是周宣的功劳,而且周宣一分钱都不要他的,这可是比天还大的人情,再说了,周宣又是傅家的孙女婿,不缺钱是事实,不过人品确实好,现在不缺钱的富翁大把,可那些富二代们,又有几个不嚣张炫耀的?钱可是不会嫌多,有多少要多少,这到手的大笔现金,没有哪个不会要,但周宣就是不要,而全部给了他,就冲这一点,老何就感jī周宣。

  至少周宣是没有任何别的居心,而且他又老又穷,有居心也没有用。

  周cun梅还在发着愣,老何又喝道:“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啊?来,这张卡拿去,尽管刷,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舍不得用钱!”

  老何说着又把银行卡掏出来递给了他,周cun梅确定老伴是有问题了,伸手mō着老何的额头,担心的道:“老何,是不是生病了?”

  老何又气又笑,说道:“一直都希望我们能发财,日子能好过,这一下好了,她还不相信,哦,对了对了,我忘了,这事还没告诉她们!”

  周宣笑笑道:“何老,我在家里吃过了,不用买我的菜,准备你们自己的就了!”

  “那哪行,不吃东西也要喝酒,我老何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这痛快又都是xi周带来的,你就是我们何家的贵人,恩人!”

  老何说着又扭头对周cun梅说道:“老伴快去,我告诉你,我们发大财了,我昨天出诊,xi周……”

  周宣赶紧打断了老何的话题,说道:“周姨,是这样的,昨天我跟何叔两个人出诊,我是陪他去看看,人家给了一大笔诊金,那是何叔把人家的病治好了,是应该的!”

  老何一见周宣这么说,顿时又明白了,周宣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事实,当即笑着点头道:“是是是,昨天是你老公我出诊,治好了病人,人家给了一大笔报酬,就是这样,高兴,高兴惹的!”

  老伴要出去买菜,老何想了想,还是没有先告诉她实情,怕她太jī动了出去在外边出事,人心恍惚的很容易出事。

  周cun梅笑了笑说道:“出诊赚了一笔钱而已嘛,用得着这么jī动吗?好好好,我去买菜,你们聊!”

  等到周cun梅一走,周宣才笑笑着对老何说道:“何叔,这件事,你可是千万别告诉别人,无论是什么人问你,你都只能说是你自己的医术,是你治疗的,否则的话,何叔,我只能说,我们的ji情就完了!”

  老何一怔,又马上点点头,狠狠的说道:“好,你放心,你怎么说就怎么办,不过我昨天想了想,xi周,不如我们就以这个诊所为名,你不愿出头的话,就由我出头,反正我本也是个行医的,出去治病我们一起,专敲富豪,穷人免费,这样劫富济贫,而且还有大把钱赚,好不好?”

  周宣一怔,没想到老何会有这种想法,不过老何的那个“专敲富豪,穷人免费”,这个话听起来顺耳,又想想自己反正也没别的事,免得傅天来又催他去公司,不如就跟着老何看看病,行行医,敲敲富人们,又能帮助那些穷人,这个方法最好,让富人们乖乖的自己掏钱出来,否则就不干,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不愿意,你可以不来找我,就这么简单。

  不过老何有另外一种想法,又说道:“xi周,我们现在可以商量好,不针对所有人,治病还要挑选病人,而且狠狠要价,随口说天价,只要能治好病,价钱再贵,那些富豪都会出钱。”

  周宣有些心动,倒不是为钱,为了钱,他还不一定想干。

  老何又说道:“我们还请几个专业的人员,接收病人的投单以后,马上派我们的人员进行调查,查他们的经济实力,身家财产,为人如何,善良的,少收,为人毒的,收天价,以他们的财产来计算,至少要他们三分之二的财产,让他们重新起步,这可是让他们没法拒绝,因为治不治病,那是我们的权利!”

  “还有,收到的诊治费,分成两份,七成的一份是你的,三成的另一份是我跟所请的其他人!”老何又说道,他之所以这么分,也是看得清楚,实际上这些全部都有一个基点,那就是得治好人家的绝症,而这个,又只有周宣才有那个本事,要想拿人家的钱,又想让他们乖乖的自己出价,即使是要他们的全部财产,那也得给,谁到死的时候,还看重钱而不要命呢?

  如果周宣不出手医治,那就没办法了,老何三七开,还觉得给自己这一边开高了,就算这么开,那数目也是大得不得了,想想看,要是像天陈太先儿子那样的事,治一个两亿,看起来,一天治个四五个不在话,收入就是十亿,而且不用高昂的y品,纯粹是周宣的个人能力治好的,确实也是不可思议,但他就是给治好了!

  十亿三七开,那他们也有三亿,就算是一千万吧,那他们也有三百万,这都是一个他们想都不敢想的数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