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不死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六百七十九章不死泉

  鲍勃诧道:“他是谁?”

  这个鲍勃和查尔斯居然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对魏海洪的话,他们两个都很惊奇,魏海洪说周宣的财富,是他们三个人加起来都及不上他的一成,那可不是小数目啊,他们三个人的财富,只怕魏海洪少一些,但也有二十亿人民币以上,而鲍勃和查尔斯都是十亿美金的身家,三个人加起来,至少也有二十五亿美金以上的身家,但如果说还没有周宣的一成财富多,那就表示周宣的财富有二百五十亿美金以上!

  能有这个数字的巨大财富,又怎么会在世界上毫无名气?而他们两个又竟然不认识,那就是很值得奇怪的了!

  魏海洪笑笑道:“纽约傅家,可曾听说过?”

  纽约傅家,鲍勃和查尔斯当然知道,世界上的人,不知道傅家的人才是少之又少,新进的世界首富,在金融风暴中,不退反进,一枝独秀,并在股市大放光彩,一举将傅氏的股份全部拿下,并同时成功收购了两家世界五百强的大企业,让世人都为之震惊!

  这件事,鲍勃和查尔斯又怎么能不知道?也曾听说,傅氏的股份,已经由现任掌门人傅天来完全转到了孙女婿,一个中国青年人的身上,那个神秘又淡泊的中国青年,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

  不过魏海洪既然那么说了,那就有九成是那个意思了!

  果然魏海洪又说道:“嘿嘿嘿,我这个兄弟,就是傅家的孙女婿,周宣,我想凭他的身手和财富,足够踏上我们的专机,跟我们一道行程吧?”

  鲍勃和查尔斯怔了怔,然后两个人都是赶紧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可以可以,足够了足够了!”

  所谓英雄相惜,便是指这种时候了,周宣随意的lù了一手,便即让鲍勃和查尔斯震憾不已,当再听到周宣就是世界首富傅家的财富继承者时,便更是惊诧了!

  在国际机场上了查尔斯的专机,一架经过加强改装过的空客320飞机,原本是有一百五十个座位的,经过改装后,把座舱拆座位拆除,做成几个房间,有会议室,有娱乐室,休息室,还有一个小酒吧,舱中的乘用座位只有二十个,经过改装后的座位是以舒适豪华为主,可以放倒为chuáng来休息的,是给三个人的保镖乘坐的。

  因为魏海洪并不想有保镖跟着,心里烦闷,所以一个保镖都没有带,一共是有十四个保镖,全都是鲍勃和查尔斯的随从。

  不过魏海洪又明白,目前他虽然只有周宣一个人跟着,但他一个人就抵了查尔斯和鲍勃所有的保镖了,而且经过这次见面,两个人心中的距离还是消失了,魏海洪所以特别兴奋。

  飞机在二十分钟后起飞,四个人在小酒吧的豪华沙发上坐着喝酒,鲍勃一拍手掌,当即进去四个穿着空乘制服模样的金发女子进去,周宣看得清楚,这四个女子个个相貌美丽,身材超bāng,当真是魔鬼身材。

  其中一个女子伸手将酒吧台子前的一个按钮按了一下,当即酒吧中的灯光闪烁起来,音乐响起来,四个金发美女当即扭腰跳起yàn舞来,高tǐng的xiōng脯,细细的腰肢,修长yòu人的长tuǐ,精致漂亮的面孔,一切都是那么yòu人!

  鲍勃和查尔斯伸手端起酒杯,向周宣和魏海洪道:“周,魏,来来来,干一杯,喝酒看美女,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此了!”

  四个美女一边跳舞,一边又伸手拉起了鲍勃和查尔斯,魏海洪笑了笑倒是没有反拒,站了起来,周宣看看大势所趋,要是他一个人不合群,那也没有趣,勃性跟着一起跳起舞来。

  只是他从来没跳过舞,被其中一个金发美女拉着跳动,也只是跟着合着,随便luàn跳,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在这个女子面前觉得有所不适,哪怕不会跳舞,但表情却是很自然,丝毫没有觉得不自然。

  四个金发美女显然很大胆,一边跳着贴面舞,一边又端了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来用嘴喂四人,当然,喂酒只是个举动,主要还是用舌来wěn,一时间,小小的酒吧里,yòuhuò刺jī连连。

  周理终于是有些抵敌不住,败下阵来,松开了那美女的手,然后退开几步。

  那美女诧道:“密斯周,难道我不够漂亮吗?难道我还不够热情吗?难道你不喜欢吗?”

  一连几个难道,把周宣抵到了悬崖边,没有退路。

  魏海洪倒是给周宣解了围,说道:“嘿嘿,几位美女,我这兄弟虽然贵为世界首富,但向来是个专情的人,他的妻子傅盈傅小姐,可是个世界级的美女啊!”

  魏海洪很识趣,不想在这个时候触风情,只是说傅盈是世界级的美女,而没有说傅盈比她们四个更漂亮,但话意上却是那个意思。

  那个金发美女一咬chún,很是不畅快,在她们的脑子中,只有这些超级富豪,只有他们的身份,和超然的地位,她们可从来就没有去想过这些超级富豪是否已经结婚,是否有妻子有家室,社会制度虽然是一夫一妻制,但对那些超级富豪们来讲,这个制度自然等同于无,绝大部份富豪们的生活是极其糜烂的,情人遍地,上层社会中,远无寻常人家中的温情和亲情,有的也只有对金钱的追逐,勾心斗角,甚至是亲人手足相残!

  也只有周宣这么个异类,虽然是世界第一的超级富豪,但一家人中,却没有半分为了金钱而出现的争端,周宣甚至是把一向对权力金钱看得尤其重要的傅天来都改变了,让他也对金钱改变了看法,现在最看重的也是一家人的亲情。

  在这个空中的飞行器中,保镖们在客舱中休息聊天,周宣四个人则在小酒吧中饮酒作乐,当然,周宣一个人坐在一边不再与他们玩这个yòu人的游戏。

  那个美女有些气恼,气呼呼的走到周宣身边,一抬长tuǐ便坐到了周宣身上,伸手便mō向了周宣的大tuǐ根部,她不相信周宣会是个对她这样的美女都不动心的,要么是在装戏,要么就是周宣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又或者是同性恋之类的人。

  周宣还真是吃不消,伸手便将那美女拦腰搂起放到旁边的位置上,同时又用冰气异能冻结了她,让她晕眩过去,跟睡觉了一般躺在沙发上。

  其他几个人还以为周宣对她动了什么,把她nòng晕过去了,有些不解,男人不好sè的事,倒真是难以见到,若说有妻子亲人在身侧,有这样的表现还说得过去,但此时这飞机上,他们四个人可都是没有家人跟着,就算干什么荒唐之极的事,也不会有人知道,根本就用不着遮遮掩掩的。

  鲍勃和查尔斯一向是女sè不离身,遍寻天下美女,而他们的生活,一向就是探险,美女享受,一个男人有了用不完的金钱后,如果不享受生活,而生活中自然就抱括了一切,美女还要排在第一位,一个男人的一生中离开了美女,那生活也就不叫做生活了,那叫白活了。

  而这个周宣,贵为世界首富,居然不好女sè,这说得过去吗?

  如果说他的财富是来自于傅家的,对傅家人会有所忌惮,但现在在这个飞机上,根本就没有外人,而且他们也肯定不会把这样的事传出去,为什么周宣还是抗拒这样的美女?

  肯定不是这美女不够漂亮,因为这四名美女都是鲍勃和查尔斯花了极高代价才nòng回来的,花了钱,自然要享受,否则这钱就是白花了!

  周宣的事,让鲍勃和查尔斯,甚至是另外三个美女都有些扫兴,把音乐关掉了,然后坐到沙发上,鲍勃首先检查了一下那个被周宣按倒的美女,试了试她的呼吸,见她脉息平稳,犹如醉酒一般,身体各处也没有受到损伤,倒是放心了,但对周宣的手法甚感惊奇,想了想才问道:“周,你用的是中国的点xué手法吗?当真是神奇啊!”

  周宣自然是笑而不语,人家这样认为,那是最好,省得他再花精力去解释,想了想,又在那美女腰间随手点了点,把冰气禁制解除了。

  那女人“哦”的一声,缓缓睁开了眼,又伸了个懒腰,似乎睡了一个觉般,坐起身来,见几个人都在盯着她,当即问道:“怎么都在看我?什么事啊?……咦,我刚刚睡了一觉吗?倒真是奇怪,我好像在跳舞来着,怎么忽然间就睡了呢,难道是在做梦啊?”

  周宣在解除禁制的时候,还有意将她的思维抹除了一些刚才对他做的事情,当然不是把她的脑细胞吞噬了,而是用读心术的能力,把她的记忆直接抹除了,这样对她本人是没有半点伤害的,只是消除了一丁点的记忆而已。

  鲍勃和查尔斯都是惊奇不已,他们两个都是搏击高手,拳重力沉,又喜欢冒险探险,对付寻常五六个壮汉都不在话下,但现在看到周宣的情形,都不禁暗暗心惊,这个年轻人,不仅仅财富惊人,而身手也是深不可测,看来他们两个都难以胜过。

  不过好在他们跟魏海洪是多年的老朋友,像这样的事,为了财富是其一,主要还是为了探险,而这次去的地方,寻打的宝藏也极有可能与金钱无关。

  魏海洪对于这次要去的地方和目的,其实都是一知半解,因为去的主要原因,只是为了解闷和散心,他并不在意财富,所以也没有对鲍勃和查尔斯深问。

  周宣自然不会如魏海洪一般不计较,当即用读心术细探了鲍勃和查尔斯两个人的大脑中,包括最深最隐秘的地方都不放过,这两个人的心思缜密,比普通人要难读得多,不过周宣的能力实在太强,探测读起他们两个人的思想来,半点力也不费,几乎是长驱直入的便读到了鲍勃和查尔斯脑子中最深的地方。

  在这一刻,周宣读到了“不死泉”,还有一些海域地形图路线图,又有些座标一般的数据,原来这两个人要找的是一个名叫“不死泉”的地方,而在他们脑子中,周宣也没能够再读到更多的东西,看来他们两个自己对这个地方也不甚了解,甚至是懂得不多,似乎也只是得到一张地图,并不是对这个地方有多了解。

  在大西洋的最深最隐秘处,鲍勃和查尔斯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这次去寻找,也只是碰运气,能不能找到,还真得看运气。

  周宣皱了皱眉,这么一个地方,就算是他,也不一定能找得到,茫茫大海中,并没有一个准确地点,又怎么去确定?

  要是换了普通人类,乘船去寻找这么一个地方,海洋中,风làng莫测,出海寻找这么个虚幻的东西,只怕是风险极大!

  周宣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阻止的话来,等到了纽约,看他们怎么准备,再说了,在海洋上,真要遇到什么风险,即使是船毁人亡的危险,周宣也有把握把魏海洪救走,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魏海洪一定要去探这个险,那就去吧,反正对周宣来讲,是没有危险的。

  飞机在中途的地点加了一次油,二十个小时后在纽约的富兰克林机场降落,降落后,周宣以为还要准备几天后才会出发,以前傅盈把他请到纽约的那次探险,在纽约甚至是待了一个月之久,天天训练等待,一个月后才出发往目的地而去。

  而这一次,鲍勃和查尔斯居然一到纽约就有人手过来迎接,然后到了周宣曾经去过的sī人游艇俱乐部,上了一艘两百米长,有六层楼的大油轮,船上的人手,周宣探测了一下,有一百六十人之多,而船上的设备更是极为丰富和先进,看来鲍勃和查尔斯是为了这事而费了大劲。

  魏海洪没有跟周宣说起这件事的条件,他跟鲍勃和查尔斯是有条件的,他们三个人,每个人都掏了三千三百多万元,而且是美金,三个人合共是掏了一个亿的现金来进行这个计划,船员有几十个人,但探测和航海以及各方面的专家,加上保镖,一共就有了一百六十多个人,船上也准备了足够的一切储备,就只等他们回去后就出发,所有的物资都已经准备好并装上船了。

  周宣把油轮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探测到了,武器是有的,不过在大海上,遇到危险的事比陆地上要大得多,风暴海làng是其一,还有海盗和其他因素,所以鲍勃和查尔斯准备的储备,也没有问题。

  而且周宣也探测了鲍勃和查尔斯的脑子中,这两个人对魏海洪和他倒是没有任何的要加害的事,只是想到那个“不死泉”的地方,有些sī心是很明显的。

  周宣对两个人的这点sī心,倒是没有很在意,任谁都会有sī心,只要对魏海洪没有圈套和加害之心,那也就罢了。

  反正周宣对他们两个也没有畏惧心理,其实别说是他们两个,就是整船人,对周宣也没有半点威胁,以周宣现在的能力,即使他们心存歹心,那也对周宣造成不了危险。

  在俱乐部也没有作任何停留,鲍勃等人上了船后,一声令下,油轮起航动身,驶向大西洋的深处,周宣都没有跟家里人打个电话通知,心想时间既然这么紧,也就没必要再跟家人说起这件事,说了只会耽搁时间,索情什么都不说,等把这事办完回来之后再跟家人说。

  鲍勃和查尔斯上了游艇后,在飞机上与那几个美女进行ròu搏大战后,很是疲累了,一上游轮,当即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

  周宣和魏海洪以及他们自己两个人的房间都是最豪华的几间,在游轮上,那可是比飞机上的条件更好,因为游轮上的面积远比飞机更宽广,设施自然也就更豪华奢侈了。

  鲍勃的这条游轮上,请的是经验极为丰富的,又对大西洋尤其熟悉的老海员,航海经验自然就不用想了,这些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在海上过日子,三十年时间,至少就有二十八年以上是在船上过的,鲍勃和查尔斯虽然是老板,但要讲起航海经验来,跟他们就没得比了,所以一出海后,鲍勃和查尔斯都睡大觉,丝毫不理会游轮的运行。

  航海路线,也已经早跟请来的船长船员们说清楚了,在没有风làng和任何干扰的情况下,也要花一个星期以上才能到达鲍勃指定的地点,如果在这一星期中,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是遇到台风海làng的事,那就会有耽搁了,也许就是十天半月,甚至是一月几个月的事了,也许永远都找不到这么一个地方。

  这是连周宣都没有把握的事,这些人,就肯定没有丝毫的把握找到那个地方,上船后,魏海洪也因为在飞机上的疯狂而筋疲力尽,早早的到房间中睡了。

  只有周宣在房间里想事情,这个“不死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算再特殊,周宣都不会去想会有真正能不死的人,这只不过是传说中的故事罢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