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 谁能捏死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鲍勃和查尔斯虽然有私心私念,但对魏海洪还是没有暗害和下绊的意图,周宣还是放心了些,只要不是勾心斗角的干,不用那么辛苦的去防着他人,那还是畅快得多。魏海洪本来就是为了散心,为了躲避兄弟之争而给他带来的烦心而逃避的,与炮勃和查尔斯并没有切身的利益关系,而且鲍勃和查尔斯也知道魏海洪的身份,加害设陷阱的意思还真没有,确实是一齐联手去寻找这个传说中虚幻的东西。

  在他们脑子中,周宣也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看来这两个人也只是按图索冀,去寻找这个不所知的“不老泉”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得到这个藏宝图之后,想要探险,想要享受这个过程而已。

  周宣躺在床上休息,异能探测着游轮四周一千米的范围,哪怕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只要有一丝异常动静发生,周宣都能即使清醒过来,马上给出反应。

  游轮上船员保镖众多,尽是炮勃和查尔斯招来的佣军,只不过船员雇佣的都是极有经验之人,价钱虽然高,但分摊在他们四个人头上,一亿美金的份量,倒也算不了什么,在之前,饱勃,查尔斯和魏海洪三个人平摊下来,每人要出三千三百多万,而现在增加了周宣之后,每个人就只出两千五百万了,当然,如果有收获,那同样也要多分一份了。

  不过这次的宝藏,饱勃,查尔斯,魏海洪几个人都知道,有可能不是宝藏,而只是一个不死的传说,说实话,世界上”又有哪一个人想死呢?

  古来的帝王,以及那些最有权势的人,无不是想得到长生不老,长生不死的灵药”但这个东西,传说中始终不断,却是始终也没有一个得到过!

  本来说,魏海洪也是不相信会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只是因为与二哥的闹翻,心里愁闷之下,这才做出的举动”再者以前他也不相信什么特殊能力以及超能力之说,但在周宣身上,却是打破了那个说法,现在看来,即使是不死泉这个传说”也并不是没有不可能的事!

  其实魏海洪还不知道周宣现在的能力,他对周宣的所知还停留在以前的阶段,要是知道周宣现在刀枪不入,上天入地,真正的横行于这个星球之中时,也许会更惊得掉了眼球吧。

  不过周宣现在的能力虽强,也能在真空之中停留”但他到底是一个人,除了能量能从太阳光中直接吸收外,身体还是需要食物能量的补充,所以他并不能离开地球飞到遥远的太空中,或许他能飞行到遥远的太空中,但食物跟不上后,他一样会身体衰竭而死,这个倒也算是周宣唯一的软肋了。

  游轮以全速而行,到第二天清晨后,便已经驶进了茫茫的大西洋深处,炮勃和查尔斯以及魏海洪都起床”吃过早餐后又检查了坐标,然后继续沿着估计中的目标地驶去。

  估计是因为周宣太年轻,又估计他的财富只是傅家的底子”并不是他自己的心血和能力挣来的,所以鲍勃和查尔斯对周宣也没有太多的重视,只是临时合伙之下,行事通知一下,反正他们几个人都是超级富豪,huā这点钱也是小事,并不在乎,也就无所谓。

  周宣吃过早餐后,便自到甲板上看海景,有一些保镖和船员也在甲板上喝酒聊天,看到这些人各个都是杰傲不驯的表情,周宣便知道这些人都不简单,如果他不是身有异能,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任何一个人对抗。

  而这些彪悍的人对周宣这个黄皮肤的亚洲人不屑一顾,因为周宣身材又单薄又瘦弱,当然,周宣也许不是瘦弱,只是相比他们的身材来讲,是单薄了些。

  甲板上有一个露天的游泳池,这是一艘豪华游轮,设施与普通的船支自然不同,只是船员保镖众多,却是没有一个美女,这是炮勃和查尔斯故意不带女人上船的,因为是探险,在他们来讲,一是女人有些讳气,二是这一船的暴汉,有女人在船上,容易惹起sāoluàn,在船上,女人就是最危险的炸弹。

  在下了飞机后,炮勃和查尔斯就把飞机上的四个美女安置在纽约了,并没有一起带到游轮上来。

  周宣在纽约跟傅盈一家住了这么久,又时常在唐人街溜哒,也因为时常用语言交换器,而现在又会读心术,所以说,对这些不同语系的人,他可以以读脑思维的形式来nòng懂这些人的话语思想,又懂一些常用的英语语句,所以跟会说英语的人,还是能初步交流。

  这些在船上的众多人中,有十来个脱得光条条的在游泳池里游泳,对众人毫不掩饰私处,似乎有意把那个地方晃来晃去,显示一下雄伟之意。

  周宣眼见这些人这么大胆,倒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他旁边的一个络腮胡顿时怒目一瞪,说道:“亚洲病夫,你笑什么笑?”

  这个络腮胡显然走到过〖中〗国的,这两句话是用汉语说出来的,虽然字不正腔不圆,但周富还是听得明白,这个络腮胡与那些光身在游泳池里游水的并不是特别好,但就是看不顺眼周宣的这个表情,也许跟那些人是同类吧,看到不爽的就自然有些想出头,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就是手痒而已!

  再者也因为周宣实在是太单薄的样子,欺负就欺负吧,也不管他是不是老板之一,在他们之中,最讲究的就是实力,个人实力最重要。

  而他们这些人之中,除了那百来名船员弱了些之外,这个络腮胡等四十来个人是国际雇佣军,是专门从事危险雇佣获取高额报酬的人,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是退伍的特种士兵,身手极强,杀人毫不手软,一双手都是沾满了鲜血的人,像看到周宣这种不顺眼的人,当然是随手就想动一下,嘲nòng还是轻的。

  周宣淡淡一笑”心里怒气上头,但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显露,手一伸,便将这个络腮胡抓起来,狠狠的摔进了游泳池中,这一摔,可是有七八米之远!

  周宣的这一手,是如此的突然,又是如此的惊人,但在这边的方向,却是很少有人注意到”其他人大多都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行动,但在最远处的栏杆船舷处,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个情形,心里很是吃惊!

  那个人是炮勃,说实话,他跟查尔斯对这个周宣确实不是很在意,只不过周宣昨天在他们面前露了一手比较强悍的功夫,所以对周宣还是有些另眼相井,只是还没有绝对的重视,而现在,炮勃在船舷边喝着红酒时,眼角扫到周宣的身影时”便有些注意,只是隔得远了,听不到那络腮胡跟周宣说些什么话,但看情形便知道有些不妙。

  没想到的是,周宣忽然间出手,只是单手便将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体重超过九十公斤的一个大汉一手便轻松的举了起来,然后远远的扔在了七八米之外的池子中。

  好在周宣并没有特意想伤了他,只是扔在了水池中,要是扔在甲板上,那络腮胡就肯定要受些伤了。

  炮勃是注意到了”其他人大约也只有两三个人看到了,所以吃惊,而那个络腮胡被摔进水中后,还有无数人以为他只是自己跳进水中而已,没有注意到。

  那络腮胡被摔进水池中后,猝不及妨之下,被摔进水中后,手脚酸软了一下,在水中还喝了几大口水,给呛了几下,好不容易才从水池中翻转过来,气得在水中就哇哇大叫着往水池岸上爬来。

  他刚刚给摔落进水池中时,溅起了大片的水huā,将那些luǒ男喷溅了一头一脸,也给搞得恼怒异常,不过与这个络腮胡是认识的,同为这次行动的保镖之一,也知道这络腮胡的身手很厉害,被他溅了水,也只得忍了,没必要争个你死我活。

  但后面见到络腮胡气恼异常的朝岸上爬去,又指着周宣哇哇大叫,这才明白,他刚才落水有可能不是自己跳的,而是给那个黄皮肤的东方人推的。

  不过这些人再怎么想,还真没有往是周宣把那个络腮胡单手举起来扔进水池中的,他们这些人,个人能力都很强,但说要强到能单手举起一个重达近一百公斤的身体,却是绝不容易的,这一船数百人,估计就没有一个人能有周宣那样的能力。

  周宣盯着那个朝他奔来的络腮胡男子,一脸冷笑,表情淡然,丝毫不惧,那络腮胡卷起**的衣袖,把一双máo茸茸的黑手张开,这个样子,这个力量,真有能一把把周宣捏碎的感觉。

  而别的人也相信他绝对有这个力量,他们这些经过特yù过的特种士兵,全力之下,扭断脖子,手臂,腿脚等等,那绝对是一件极为轻松的事。

  而络腮胡的双臂筋骨盘露,显见力大之极,而且配合着他的快步冲刺,这一击之势极为可怖,在甲板上的人,此刻也基本上都在观望着这边了,这时候的注意力和焦点,是真正落在了他和周宣身上了。

  明显的看得出,络腮胡面对的对手就是周宣,就是那个身材单薄的亚洲人。

  周宣没有那些人想像的畏惧表情,甚至连闪都没闪一下,那个络腮胡迅速猛力冲刺过来后,一双大手势大力沉,狠狠的与周宣的右手碰在了一起。

  不过这一碰之后,倒是没有所有人都意想着的骨折或者受伤的响声,在众人的注视之中,那络腮胡忽然又腾空飞起,再次被摔落到刚刚摔下的地方,一飞七八米远,又重垂的砸在了水池子中,而这一下,络腮胡砸下的身子又与水池中的一个luǒ男碰到了一起,在“啊哟啊哟”,的痛呼声中,两个人在水中扑腾在了一团。

  这时众人才吃惊起来,这一下可是明白了,这个黄皮肤的亚洲人并不像他的外表那么弱,以络腮胡那么壮和犀利的身手,居然能被周宣举起来扔到七八米外的地方,先且不说两个人的身手高低,就说周宣能把身材高大槐梧的络腮胡举起来扔到七八米外的地方,就这一手,在场的所有人之中,就没有一个人能办得到,这就不由得众人不吃惊了!

  前一次的把络腮胡扔出去,除了络腮胡自己外,就只有炮勃和两三个人看到,虽然吃惊”但影响并不大,而且另外的那两三个人又不是保镖,而是船员,所以没有引起比较大的sāo动。

  但现在就不同了,不管是船员还是保镖,所有人的目光就都在盯着他们,周宣的动作”可是让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这也是周宣的有意为之,扔络腮胡的举动,并没有用很快的速度,基本上是处在于人类ròu眼能看得清楚的速度之中。

  这一下便有许多人对周宣刮目相看了,在惊诧之中”那络腮胡和被砸到的luǒ男怒吼连连的一起爬出水池来,两个人都咆哮连连的冲向了周宣。

  都说是当局者mí,芳观者清,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此时的络腮胡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想到他跟周宣不处在同一个档次上,连续两次被同样的手法摔到,第一次若说是意外吧,那第二次就是不如人家了,但络腮胡根本就是气糊涂了,浑没有再想后果,而另一个luǒ男的怒尖也是冲着周宣来的,因为他也看得清楚,络腮胡并不是针对他的”而是给扔下来的,而且他也是一个特种兵,虽然跟络腮胡不是同一个部队,但在一些行动中有过配合,因此络腮胡的被扔,又砸到了他,当然很恼怒了,想也不想的就跟着络腮胡一起爬上甲板冲过来。

  络腮胡已经摔在水池中两次了”衣服湿湿的,这时显得很累赘,络腮胡索性双手用力一扯,把衣服“扑啦”,一声,扯成了两半儿,顺手便扔在了地上,瞧也不瞧,再次向周宣狠狠冲来。

  而另一个luǒ男也是大踏步冲过来,不过因为是luǒ身,胯下的那条器官摇来晃去,极是可笑。

  周宣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个场景,当真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不由得他不乐!

  那luǒ男更是恼怒,加快了步子与络腮胡一起猛力冲刺过来,这一次,在场的众人更是睁大了眼睛,要看看周宣到底是怎么办到的,这一次,对手增加了一个同样厉害的大汉,他又怎么对付?

  事实上,周宣依然没有半分惧sè,站在原地,脚步没有半分移动,当luǒ男和络腮胡迅猛冲到面前时,周宣这时就不是抓了,而是一人一拳,“啪啪”两声,两个人都被周宣一拳头打在了腿骨处,身体再次高高飞起来,接着骨头“咔嚓嚓”的断裂响声传来,再接着又是两下“啪啪”,的摔在甲板上的声音,最后才是呼天叫地的惨叫声传出来!

  这一次摔落的地方更远,直有十五六米之远,两个人无巧不巧的落在了船舷边的饱勃脚边的甲板处。

  这一次,饱勃倒是没有多大的惊诧,周宣的能力之强,他已经适应了。

  那两个被周宣摔出去的大汉,络腮胡和luǒ男,这一下两人爬不起来了,这一次摔得狠是一回事,而且被周宣打的那一拳头是正中大腿,把大腿打折了,剧痛之中,又哪里还能再站得起来?

  周宣还是因为这是一起来探险,不算得是对手,哪果那个络腮胡没有骂他,周宣还是不想把他的腿打断,但对这种漫骂,很是有气,所以便出手下了个狠手,只是手底还是留了情面,要真走出尽了全力,络腮胡和那luǒ男身体就会给打成一堆ròu泥了,哪里还能有命在?

  看到周宣这一次动手伤了人,络腮胡伏着,luǒ男仰着,一根shēngzhí器无井丑陋的在双胯间摇晃着,那情形又是好笑又是可怖。

  甲板上的人群顿时静了下来,只有络腮胡和luǒ男的惨呼声,静了几秒钟,随即有人发一声喊,人群中有六七个人大汉就向周宣冲了过来。

  这六七个人是luǒ男和络腮比较好的同伴,见到两个同伴吃了大亏,怔了片刻后,发一声喊,朝着周宣涌了过来,似乎要把他挤碎压扁。

  炮勃心里暗叫道不好!

  只是还等不到他出声,把周宣四面八方围起来的那六七个人特种士兵就如同被弹shè器弹出来一般,向着四面八方的方向luàn飞,“噼噼啪啪”的杂luàn响声中,摔在了甲板上,到处都是,不过幸运的是,这七个人摔下时,却没有砸到任何人的头上,摔出来的身子好像长了眼睛一般!

  当然这不是幸运,而是周宣的能力所至,只要他不想,就不会把这些人扔到别人身上,要是他想好话,别说砸到一个人,就是把所有人都砸在同一个地方,让他们一个一个的叠罗汉。

  不过这一次,周宣手下留了情,只是把他们摔了出去,没有打伤,更没有摔伤,摔下后,这七个人只是手脚有些软,歇了个一分来钟后,身休的力量才慢慢恢复,只是在场的所有人中,再没有任何人再上前对周宣动手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