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煞星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周宣拍了拍年掌,这只是做一个姿态,其实把这些人摔到满甲板都是,手上是没沾到一点灰尘的,而此时又处在茫茫大西洋中,空气湿润,又哪里有半点灰尘?

  周宣然后站在原地,很是随意的站着,一副轻松之极的表情,眼光在甲板上四下里一扫,似乎是在看还有没有人来向他动手。

  但此时甲板上的数十人却再也没有人上前对他动手,这些人有很多人都是头痛冷静的好手,不仅仅身手超强,而且机警异常,周宣这几下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的。

  除了百多名船员,四十多名保镖都是强手,无论是哪一个方面,他们之中也有很强的,也有稍弱一些的,但即使稍弱一些,那也只是弱一点,所以说,他们之中,最强的有可能能对付两个稍弱的,但绝无可能一个人同时对付十几个,那样的结果,就只有是输,根本不可能对敌得过。

  而周宣所表现出来的身手,他们除了惊骇之外,就只有惊骇了,这个被他们称之为“东亚病夫”,的年青人,竟然强到如斯,这时候,只要是个人,都不会轻易上前对周宣动手了,否则就是自讨苦吃。

  炮勃这时对周宣有了新的认识,不再像之前那般,只认为周宣是个幸运得到傅家财富的幸运儿,看来世界首富的获得者,并不是碰巧或者幸运得来的,天上没有掉下来的馅饼,任何事情都有他的道理,周宣,这今年青的〖中〗国人,越来越神秘,越来越深不可测。

  周宣瞧了瞧最先挑惹起事端的络腮胡,走近了些”络腮胡趴在甲板上站不起身,看到周宣走到他身边,眼睛娶顿时露出畏惧的神sè来,他此刻已经知道”无论他怎么动手,都不是周宣的对手,所以很是恐惧,不知道周宣会怎么对付他!

  周宣垂了眼,低头瞧着他,过了片刻才冷冷道:“给我道歉,说收回“东亚病夫,的话”我就饶过你,否则我就让你变成了一个双眼瞎,双腿双手都废的废人!”,周宣的话说得冷冰冰的,一点儿感情都没有,络腮胡吓得往后缩了缩身子”但腿已经摔断,动不了身,眼睛里的畏惧之sè更是厉害!

  忽然间,周宣听得炮勃一声低喝:“苏尔,住手!”

  周宣异能随即放出,顿时测到背后七八米处有一个壮汉掏了手枪出来对着他,但因为是在背后,所以并没有开枪,只是瞄准了他。

  炮勃是有心看到周宣露出更多的底子来,但却是不想看到周宣被他的手下打伤或者是打死,以周宣的身份,如果走出了事,又是他的责任”那他的麻烦就大了,就是魏海洪那儿,他也过不了,在他们这个层次间的人物,轻易是不能得罪的。

  周宣贵为世界首富”拥有傅氏几乎是全额的财富,傅氏与白宫的关系又极其微妙,惹到他们”不是好事,再说了”以周宣现在所表露的身手来看,也是他们一大帮手,要是把他打伤了,对他们也是一个损失。

  但那个叫苏尔的壮汉没有收手,只是紧盯着周宣,然后低低的喝道:“他停手,我就收手,否则我就开枪了!”,这个苏尔跟络腮胡有交情,在看到络腮胡受到威胁时,便掏枪出来对付周宣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徒手上前跟他斗的话,刚刚那些同伴的下场他也看到了,他绝对没有胜算!

  炮勃有些怒了,又低声喝道:“苏尔,我只说一次,收手!”,但那个苏尔仍然没有收手,一双手握紧了手枪,紧盯着周宣。

  周宣嘿嘿一笑,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着苏尔,双手一摊,说道:“你开枪试试?你打我哪儿,我就废你哪里!”

  周宣说完,接着就踏着步子向苏尔走去,苏尔吓了一跳,把枪抖了几下,叫道:“你……别过来,否则我开枪了!”

  周宣毫不理会他,径直往前,而炮勃也吓得神sè娈了,因为他知道,如果周宣再接着上前紧bī苏尔,那苏尔百分百会开枪!

  “周…………看在我面子上,停下来好吗?”炮勃赶紧出声制止周宣前行,然后又说道:“周,我保证,我保证让他给你道歉,让他收回他说的话!”

  但周宣没有理会他,只走向苏尔走去,因为这个拿枪来对付他,要想想以前,他没有异能时,如果被别人用枪对着,又会是什么情况,基本上不用想,绝对是被人欺凌欺压的结果,所以周宣不能放过他,当然,也不会过份,只要这苏尔对他不会过份。

  苏尔看着周宣越走越近,有些慌luàn的喝道:“别过来,否则我真开枪了!“,周宣伸手指向他勾了勾,说道:“你要敢开枪打我,你就灾难降临了!”,眼看周宣又bī近了几步,离苏尔只有两米之遥,苏尔再也忍耐不住,扣动了扳机,不过枪口还是没有对准周宣的要害,只是对着他的大腿,心想打伤他的大腿后,周宣就不能再走动了,这就可以阻止周宣的威胁了。

  “啪”的一声脆响,在众人的注目中,饱勃的惊呼中,周宣闪电般的伸手一抓,将那颗子弹抓到了手中,捏在掌心。

  而甲板上,此时已经聚集了更多的人,几乎所有的保镖都得到讯息跑出来了,连查尔斯和魏海洪都跑了出来。魏海洪见这个要对周宣开了枪,当即怒不可揭的冲上前,但见到周宣神定气闲的站在当地,不像是受了伤,心里一动,立即又停了下来。

  他知道周宣能力奇异,但以前也知道周宣很难阻挡子弹,只有治伤的能力,但现在这么久没见到了,周宣变得更厉害了,那也是说不准的事,关键的是,他没有在周宣脸上看到半点紧张的表情,这就有些放心了。

  而其他人基本都不相信周宣刚刚伸手抓了那一把”是把子弹头抓到了手中,他们练的身手再强,也无可能抓得住子弹,因为人的速度,无论如何也是及不上子弹的速度,周宣刚刚,只不过是做个样子吓唬人,当然,也极有可能是苏尔在慌luàn之下,子弹shè偏了,并没有shè到周宣身上。

  因为他们也都看见”周宣身上是没有一丁点的伤口,没有鲜血,连衣服都不曾破损一点,所以说,周宣是没有被子弹shè到!

  但周宣缓缓的把右手掌伸出来”平摊在胸前,然后张开手掌,手掌心朝天,在他的手掌心中,静静的躺着一颗扁了的子弹头,一粒黑sè的钢铁粒!

  “啊……”

  一阵惊呼惊叹声传起,所有人都惊到了,当然,魏海洪一个人要好得多,因为他知道周宣有特殊能力,只是不知道能抓子弹而已,但周宣的能力进化了,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周宣一缩手掌”将那粒弹头放在拇指上,缩卷回食指,弯曲过来,将弹头放停在食指指甲上,像弯弓shè箭一样的姿式”然后对苏尔冷冷道:“你要shè我的大腿,那我就shè回你的大腿,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送还给你”我的信念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说完将食指一弹,那粒子弹头便即飞速shè出,比手枪shè出时还要急速得多,苏尔一直就在注意着周宣,这一粒子弹头一弹出,当即急速闪挪。

  所有人心里都还不是十分紧张,因为周宣是用手指弹出来,再厉害,那也没有子弹厉害吧。

  似乎是响起了一下“扑哧”,的声音,接着又是倒地的声音,最后才是苏尔的痛呼惨叫!

  这时众人的眼光才从周宣身上投shè到苏尔身上,只见苏尔躺在甲板上,一条大腿在根部下三寸处,一道血窟窿中,鲜血箭也似的喷出来,而另一边也在喷血,好像给shè了个对穿一般!

  在这个位置,如果仅仅是手枪子弹的力度,那绝不可能shè得穿大腿骨,子弹一般会嵌在骨头中,不可能shè个对穿。

  而这粒子弹头还只是周宣用手指弹shè出来的,用手指弹shè,那又怎么可能比手枪shè击出来的力度更强?

  而且速度也是极快,手枪子弹虽然快,但人的ròu眼还是能捕捉到,虽然不可能闪避得开,当然了,也有身手极强的人,脑子反应快捷,在对方即将开枪的时候,提前闪避,这个时间要拿捏得极好,这有可能会闪避得开子弹的shè击,不过有这个能力的人,只怕是极少了。

  而周宣已经让他们太吃惊了,因为刚刚周宣根本就没有闪避,而是直接用手抓住了子弹头,现在又用手bāng弹shè出乎弹头,竟然将苏尔的大腿shè了个对穿,让众人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周宣弹shè出的子弹,甲板上的百多人是一点都没有捕捉到,更别说闪避了,当然他们又惊又疑,难不成周宣弹shè出的子弹速度比用手枪shè出的子弹更快?

  但怀疑归怀疑,吃惊归吃惊,事实可是摆在了眼前,这却是没有假的,而周宣一双手也没有藏到衣服之中,一直是露出在空间的,所以也不可能是在衣服底下用手枪shè击出乎弹的,也就是说,周宣刚刚弹shè出的子弹头,是真的。

  而这时,众人才想起来,周宣刚刚说过的话:……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送还给你,我的信念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刚开始听到周宣说这话时,还以为周宣是在说大话,是在恐吓苏尔,而现在想起来,这才明白,周宣说的一切都是真话,面对苏尔的枪口时,周宣根本就不是恐吓他,而是苏尔的手枪根本就威胁不到他!

  周宣看到苏尔惨叫呼痛,然后不再理他,又转身对那个已经吓得发呆的络腮胡道:“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加收回你的话!”,周宣冷冷的语气,萧杀的表情,让络腮胡吓得哆索起来,而刚才周宣对苏尔葬做的行动,已经把他的最后一丝抵抗都打破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魏海洪却在此时大叫道:“周宣小小锋背后……”,几乎就在同时,周宣猛然转身,随着他转身的同时”枪声接连响起,“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七响,那是苏尔趁周宣背转身时,强忍着疼痛,然后对周宣一连shè了七枪!

  因为周宣是背对着他的,而且他也想过,周宣身手再强,就算专门练过躲避子弹,但也绝对无法同时闪避七枪连shè。

  在某些特种兵的超强训练中,也有以像胶弹来训练士兵们的闪避子弹的训练”当然,身手最强的士兵那都是只能闪避过一枪,能闪避过两枪的没有一个,而且能闪避过子弹的,也都是数十次之中才有一次”那都是要高度集中精神,瞧紧开枪者的动作,在开枪之前的那一刹那进行闪避。

  但苏尔可是忘记了,要是像周宣那样在开枪时根本就不闪躲,那他们就没有一个人能办得到,他只是想着,要是在周宣背后快速的连shè”那他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

  周宣的能力自然是他不能想像的,在背转身的时候,异能便探测着,苏尔一开枪,他当即转身,用手一颗一颗的把子弹头全部抓到手中”当然,这个动作,在场到人已经没有一个人能看清了,他们只是看到周宣转了身,然后便只见到影子晃动了一下,等到枪声停下来后,人影停下来后,周宣稳稳当当的站立在原处”仿佛没有动过一般。

  周宣面sè还是有些冷,捏紧的手掌让甲板上的人都分外紧张关注”在众人的注视之中,周宣缓缓的把手掌张开,在他的掌心里,躺了七颗子弹头!

  “咝……”,这一下,可以说是甲板上的所有人,不论是船员,还是保镖,还是炮勃,查尔斯,魏海洪等人,没有一个人不吃惊的!

  能在苏尔开枪之后再转身把七颗子弹抓到手掌中的,那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了,这样的人,他们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而且有可能是全部人上去,也许都不是周宣的对手,因为之前还有过他们十几个人一齐来围攻周宣,都给周宣一一狠狠的摔了出去。

  周宣在他们面前所表露出来的力量,速度,以及徒手抓住子弹的能力,那都不是他们能想像的层度,到此时,周宣在他们心目中”已经不是一个单薄的东方青年人,而是一个充满了邪恶能力的煞星,是个要人命的煞星。

  本来说吧,他们这一群人才是真正的煞星,暗杀,绑架,执行特别任务,杀人如麻,甚至走到最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在那些环境中还生存活下来的人,已经不能用普通的高手来形容了,但他们在周宣面前,此刻都被压得气焰全无,心里只剩下了恐惧。

  周宣把七颗子弹头一摊露出来后,苏尔的脸就变得像纸一样了!

  因为这时候他想起了,周宣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周宣说过,他要攻击的地方,周宣就会把子弹送还回他的那个地方,而刚才他对周宣开枪时,那是对准了周宣后背的要害部位,如果周宣又要把这些子弹还回他身上相应的部位的话,那苏尔就是死人一个了!

  周宣脸sè很冷,现在的他,对于对他下狠手的人,他绝不会手软,有时候,心软不一定是好事,该软的时候软,该狠的时候狠,想想看吧,苏尔狠的时候同样狠了,对他从背后连shè七枪,换了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这一下都只能死于非命了!

  周宣把手一偏,那七颗子弹从手掌中倾斜而下,“叮叮当当”,的跌落在甲板上,这一个动,让苏尔和络腮胡等人松了一口气,以为周宣是准备放弃报复了。

  但周宣把子弹扔下后,却是上前一把抓起了苏尔,身高体重都远比周宣要高大沉重得多的苏尔,一下子就被周宣抓起来举在了半空中,苏尔在半空中软软的,动弹不得。

  周宣这才冷冷道:“苏尔,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你对我怎么样,我一定会还给你,如果刚刚我不能躲过你的子弹,不用说,我也是死人一个,所以你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我也不用弹shè杀你,我扔你到海里,你能在大海中逃得了命,那是你的运气,逃不了,你就喂鲨鱼吧!”,一说完,周宣便将苏尔狠狠的扔出去,这一下,苏尔在半空中直飞出数十米远,“蓬”,的一声响,重重的摔落在大海中,游轮此时正以全速前进着,没几下,苏尔便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剩下甲板上的众人,除了魏海洪,其他人都是又惊又骇,炮勃和查尔斯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倒也没有命令把游轮停下来去救苏尔,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因为周宣说的话也在理,如果换了别人,这一下不用说,周宣也变成了一具尸体了,人家给了他什么样的对待,他就又送还什么,这个道理也是很正常的,只是现在周宣做出来后,是让他们所有人都惊惧害怕,周宣让他们太恐惧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