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超级台风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游轮在大西洋的最深处航行了四天,可一直都没有找到鲍勃要找的目的地,这几天当中,周宣跟魏海洪交谈叙说,把到纽约之后的经历说给他听。

  而炮勃和查尔斯把藏宝图拿出来,细细的检查,又对校座标,但游轮在大海中始终找不到那个点。

  周宣和魏海洪来到甲板上看风景,那些保镖和船员都很敬畏的给他们让路,离得远远的,对周宣充满了畏惧的心理。

  周宣看了看天空,天上一轮烈日当中,天气很热,一些船员甚至在船舷边用水管淋水解热,周宣又看了看天边,脸上有些诧异,然后对魏海洪说道:“不好,洪哥,有风暴!”,魏海洪诧道:“天气这么好,怎么会有风暴?”

  当然,话是这么说,魏海洪对周宣的能力是不怀疑的,周宣既然这么说,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周宣忧心的说道:“在正南面三百公里外,有一股强大的暴风雨正向这个方向移动,但速度并不是艮快,估计两个多小时才会到这一带,得赶紧把船找个避风港,否则以这样的风暴,对游轮是会有灭顶之灾的!”,魏海洪怔了一下,周宣是绝不会对他开玩笑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能看到三百公里以外的地方,但对他的话却是从来不怀疑,想了想,赶紧去对炮勃和查尔斯说了这件事,当然,也说明了是周宣的观客炮勃和查尔斯都是忍不住先瞧了瞧天空,然后才笑了起来,这样的天,会有灭顶之灾的大风暴?而且还在两个多小时以内?

  纵然对周宣奇特的功力感到心服好奇,但对周宣这话还是很怀疑。

  在大海上,出海的船只往往都会查询好最近几天的天气悄况,而在出海前,他们也的确查询了这片区域的天气”只是今天是第五天了,通常天气预报的情况,最精准的是前三天,一个星期的后两三天是最难的”因为从卫星云上看到的卫星图,那只是电脑模拟的星云运行图,而星云有时候会因为别的气流而改变方向,那最后的结果就是天气会跟预测的出现差错。

  而今天走出海的第五天了,天气有差错也是正常的,只是现在天空中万里无云,烈日当空”这种情形又怎么会在两个多小时以内发生暴风雨?

  他们自然是想不到周宣还有更惊人的异能力,眼睛可以看到他们根本就想像不到的距离,当然,周宣如果施用飞行的话,那是很容易把魏海洪带出风暴之中的位置,回到安全的海岸上,不过在这艘船上过了四五日,倒是觉得不救这一船的人,倒是有些心有不安,或者说这一船人虽然与他无关,但在一船来了,无怨无仇的”加上炮勃和查尔斯对他也是礼敬有加的,要救的话,顺手而为,也不是难事,只不过不想在他们面前显lù自己太过惊人的能力而已。

  想了想,周宣又走到魏海洪面前”说道:“洪哥,这风暴厉害,还是尽早让饱勃和查尔斯想个对策。”,炮勃和查尔斯都走了过来,周宣的话,他们也听到了”鲍勃有些不解的问道:“周,你说有风暴,这天气如此之好”怕是不一定吧?再说了,就算有风暴”在这大西洋中,这一带的区域又没有什么岛屿,两个小时之中,有风暴的话,又怎么逃得出?”,周宣一怔,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看了看四周,然后对饱勃说道:“那防备一下也是好的,我看就往这个方向去吧!”说着指着往西南的方向。

  这个方向是大西洋更深的地方,是各种船只都很少到过的区域,因为周宣看到五百多公里外的地方有一座岛屿,不过如果要到这个岛屿的话,至少得四个小时才能到达,想要避过风暴还是不能够,但周宣如果在船后暗中推行加速的话,是可以轻松把游轮推出风暴追击之前而到达那个岛屿。

  但周宣这样说的话,饱勃又有些不愿意,毕竟到了藏宝图座标的位置处,要再离开,总是有些不划算不甘心,而且这天气看起来,又哪里像有风暴的样子?

  周宣见炮勃不打算听取他的劝说,双手一摊,笑了笑道:“炮勃先生,我也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到底听不听,那只是你的意思了!”,说着淡然的走开了,魏海洪呆了呆,然后对饱勃和查尔斯说道:,“还是应该考虑考虑我兄弟的建议,他从来不胡luàn说话的!”,说完转身追着周宣而去,到了船舱里面,周宣坐在休息室的座椅上想着事情,魏海洪跟进去后问道:“兄弟,真有危险吗?”

  周宣点点头,然后又说道:“洪哥,真有然险,而且是大风暴!”,魏海洪一怔,但看到周宣脸上并没有慌luàn的表情,便奇怪的问道:“既然有大风暴,兄弟,你怎么就没有害怕的意思?难道你有办法应付?”,周宣笑笑道:,“洪哥,这几天聊了那么多,还有一件事还没有跟你说起过,那就是我有飞行的能力了,而且很快很快,如果我一个人的话,几秒钟就能飞回纽约海岸上,但如果带了你飞行的话,最多也不过多一分钟而已,不是多了你一个人速度就够不上,而是我要分出一部份精力来为你做一个防护罩,阻挡与空气的摩擦,否则在那么高速的飞行下,人是没办法存活的,会化为灰烬。”,魏海洪如在听天书奇谭一般,呆呆的直发怔,他怎么也想不到周宣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以前一直知道周宣有异能力,但却不知道他会进化到这种地步,人,真的能飞行吗?

  周宣笑笑道:“洪哥,别担心,风暴再大,对你我是没有半分危险的,我只是在想,要不要把这一船人救出去,我刚刚是给饱勃提醒了但他不相信我,那也没有办法!”魏海洪沉yín了一阵,好一阵子才说道:“兄弟,就当帮我一个忙吧将他们救出去,炮勃曾经救过我一次,这个人虽然有些自大嚣张,但对我确实不错,不管是在金钱上或者是性情上,他都还算得上是一个讲信义的好朋友!”

  周宣见魏海洪如此说,顿时便沉yín起来魏海洪又说道:“兄弟,其实人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一起探险,或者是战场上的战友,一起探险经历危险才是最让人怀念的。”,周宣mō着下巴想了想便道:“那好,等风暴到了的时候,我才能出手,那个时候他们才不会察觉到我的行动,但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如果救不了整船人,我就只能还是带着洪哥走了!”

  周宣的话说得很明白那就是会出手,但如果救不了,那就只会救他魏海洪一个人,救他一个人是没有任何难度和问题的。魏海洪点点头,回答道:“那也行,只要尽力就好!”,周宣说的话当然在理魏海洪也不能要求他再做到更多,人是自sī的,在危险的时候,自然只是想到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所以魏海洪也不会再要求更多。

  在甲板上鲍勃和查尔斯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不禁都呵呵笑了起来,这样的天气怎么会有暴风雨?

  不过鲍勃虽然对周宣的话不在意,但对此次到行动却是有些着急在这座标附近晃dàng了一天多时间了,仍然没有发现这儿有岛屿,在藏宝图的座标上,这个区域是有一座岛的,但怎么就看不到?而且雷达上面也没有任何显示,雷达bō的扫描中,这个区域附近,至少是数百公里以内都没有一个岛屿。

  沮丧之下,炮勃和查尔斯都觉得得到的只不过是假的藏宝图,搞不好就是一场玩笑,岛屿都没有,又怎么会有一个泉?即使有泉,没有陆地岛屿,在茫茫大海上,又怎么可能存在?

  那些保镖和船员自然不知道周宣对饱勃和查尔斯说过的话,自然也不会有猜测和害怕的心理,在甲板上仍然饮酒作乐,反正这一次的行动,炮勃早说过了,不是与任何方面要交战,或者是解救人质和机密的军事行动等等,而是一次海上探险,所以他们就没有丝毫的准备。

  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炮勃和查尔斯仍然在甲板上谈话,不过不知道几时开始,头顶上掠过几片乌云。

  看到船上有yīn影飘过,饱勃和查尔斯都是一愣,然后都赶紧抬头望向天空,这一看,不由得当真吃了一惊!

  不知几何时起,天空中堆满了无数的黑白云朵,把正南面的堵了一大半今天空,而且脸上有风在吹拂。

  炮勃和查尔斯脸上变sè,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赶紧站起身仔细的观察起天空来。

  天空中的云越变越黑,风从南而北,而且越来越急,这时候看起来,是还没有大风暴的迹像,但周宣曾经说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大风暴到的时候,现在才一个小时,还有将近一个小时,从现在的天气来看,一个小时后要真有狂风大暴雨,那是谁也说不一定的事!

  炮勃呆了呆,再看了看查尔斯,这时候的查尔斯也有些慌意了,因为周宣太让他恐惧了,那么有能力的人说出来的话,他还是觉得极有份量的。

  两人再互相对望了一眼,炮勃从查尔斯眼中读到了恐惧和别的含意,于是急急的就拿起通讯器,扭开频道开关,然后大声说道:“船长室船长室,马上改道向正南方向,全速前进,全速前进!”

  船长室的开船的两个人一接到饱勃的命令,当即把方向调整过来,改变了航行方向,不过现在是逆bō而行,风向也是不对头,所以船速不可能达到最高速。

  炮勃到船舷边又看水又看天的,又试风向,不过风速是越来越快了,而天上的云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就变得更厚更黑了,沿着天边际的海水线,黑云有些压顶的味道。

  看来风暴未至,意头却是更显要了出来,有大风暴的味道。

  炮勃这时才仔细的回味起来,周宣之前说的话,不禁吓得额头上涔出冷汗,周宣一直显得神秘厉害,看来这个估计风暴的能力也同样出sèPS在这茫茫大西洋的深处,这个时候要想逃离出风暴中心地带,那可是难上加难了!

  炮勃一急之下,赶紧对查尔斯说道:“查尔斯你赶紧到船长室督促他们,不能有丝毫大意,全力全速往南面逃离,我去找周先生,看他有没有别的办法!”,查尔斯也知道情势紧急,急急的点头,然后迅速的往船长室的方向跑过去而饱勃也拨tuǐ就往休息室的方向跑去,他要去找周宣,请他出手相救,看看有没有解救的方法,虽然此时还没有大到让他们害怕的大风暴但这个情形,看起来过不了多久,大风暴就会到来,的确是误解了周宣。

  炮勃此时已经顾不得多想了,急火火的奔到休息室,周宣和魏海洪正在聊着天,看到鲍勃一跑进去周宣马上就淡淡一笑,这时候,炮勃知道急了。

  要不是周宣有把握,像这样的局面,又哪里镇定得下来?

  炮勃一冲进休息室,就赶紧说道:“周……对不起我错了,你赶紧想个法子吧,看看能不能躲过这场风暴?”,周宣沉yín着,还没回答,炮勃又说道:“或者这样想也可以风暴会不会大?只要是弱一些级别的,我们的游轮就能避挡得住。”

  周宣摇了摇头,说道:“是十一级台风风làng卷起有数十米高,这游轮挡得过吗?”

  炮勃顿时急得冷汗都出来了这艘船可是他的宝贝,可是他的心血,就这么毁了,那心里如何可以忍受?

  “周,你既然能知道有这么样的大风暴,那一定就会有解救的办法,可以吗?”,周宣犹豫起来,那么大的风暴,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把这么大一艘游轮稳定下来,不过估计着,自己要拖行一艘游轮,问题是不大,因为平时练力试力的时候,周宣就知道他的力气很强劲,连数十吨重的大货车都能轻易的抬起来,只是不方便尽力施为,为免引起旁人的怀疑,周宣又不能抓起大货车飞行起来,只能是偷偷的试了一下,还要避开别人的眼光视线,那就不容易了。

  以周宣的能力,如果一个人飞行,当然是可以以人类的正常眼光看不到的速度飞行,但如果带了超重物,比如说这一艘大游轮,那飞行的速度就不可能会快得起来,自然就逃不过别人的注意了。

  所以周宣才犹豫起来,如果要逃开风暴的袭击,只要他不怕被人发现,以他的能力要护住这一艘游轮,也并不一定是做不到的事,但在考虑着值不值得那样做,最好的话,还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吧。

  风暴在到达游轮三十公里以内的时间后,周宣忽然间觉得风暴的速度了加快了起来,风暴中心的能量也增强增大了许多,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个变化可是他未曾料到的情况,当然,风暴本身就具有未知的因素在内,所以超出他的预料,也是正常的,只是在看到这个变化后,周宣还真有些惊讶,这风暴变化太大,也并没有按着他猜测的方案来,所以才会吃惊。

  这个时候,周宣估计着,既然他想相助帮忙,要把这艘游轮解救出去的话,就得费些劲儿了,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把游轮稳定住。

  而炮勃和查尔斯两个人,无论如何也是想像不到周宣会有比他们见到的更离谱。

  这个时候要动手,或者把船速加起来,那也不够时间了,这时候,在水中推船行驶的话,只怕是来不及逃离风暴,而如果把船托起来以飞行的速度,那倒是有耳能会逃离风暴,但想要隐藏形迹,就很难了,这个能力可不比在船上教训一干保镖船员,那些动作只会让那些保镖船员认为周宣是练过古武的高手,那些能力虽然超强,但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至于离谱,而飞行就不用说了。

  周宣迟疑起来,这一阵子间,风暴的前奏已经开始了,从船外已经能听到风欢的呼啸声音了,炮勃的对讲通讯器里传过来查尔斯的声音:,“炮勃,风力已经达到五级了,而且还在迅速增加,暴风雨快到了,怎么办?”,炮勃脸sè苍白起来,这个风力还只是前奏,如果到达暴风雨的中心点,那肯定就死定了,这艘游轮将遭受到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这时候,不用听外面保镖和船员的汇报,就已经听到“啪啪啪啪”急促而又响亮的雨点拍打声,休息室有一扇窗户是开着的,雨点夹着狂风呼啸卷入,把三个人的脸打得生疼。

  炮勃赶紧把窗户并上,平时很轻松的动作,现在在大风面中竟然做得很困难,而这时,还只是风暴的起始。

  整艘船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三个人在休息中也给甩得摇晃动dàng,站立不稳,鲍勃已经急得青筋都暴了出来,想窜出门去,但船身猛一偏,将他歪倒,狠狠的撞在船壁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罗晓其他小说:大宝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