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姜璃VS阴司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隆!”一道巨响随着四方阴杀拳的第一拳在整个阴家炸响。∈↗頂點小說,姜璃发现这一招太快了,尽管他速度快,也只是避过了一半,另一半只能硬接!

  姜璃只觉全身大震,四方阴杀拳第一拳打在他用来扛的双臂上,犹如一个巨锤,震得他胸口发闷!

  “糟!”这一拳威力不少,姜璃的身影在这一刻完全停顿。阴无笆身为锻神巅峰强者,反应何等迅速,眨眼的工夫就趁着这个机会到了姜璃近身处。

  “我让你狂,我让你狂!”阴无笆右手快速在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只见上面带着青光,并有着强烈的刺激味,一看就知淬了剧毒。

  “这是巨熊都能一秒钟毒死的幽青蝎毒,死!”阴无笆匕首下刺,取的正是姜璃胸口致命部位!

  姜璃全身一凛,但他的应变速度也是奇快,右脚朝下扫她的下盘,围魏救赵的同时避过身体要害。他的肉.身爆炸力阴无笆一直也看到了,如果给她这一下扫中,估计腿骨都要折断!

  阴无笆自恃身份,怎么肯跟姜璃这么拼法,往后跳开。但这并不代表她放过姜璃,第二记四方阴杀拳在这个时候再次准备,乾坤光圈再现,强烈的真元在她的拳中凝聚。

  又来了!姜璃心中更凛,刚才那一拳他中了一半,现在身侧还有点发麻,第二拳会比第一拳更强,速度又更快,那要怎么躲?

  姜璃思维飞速运转,已有想法,他在这一秒钟双手同时发出.血牙之刃,十道血红色的能量绞杀向阴无笆,同时遮住了阴无笆的视线。

  阴无笆尖叫:“你这一招虽然看上去比我的四方阴杀拳还要高域级,但你的境界太低了,已经不管用!”她手中的第二记四方阴杀拳已成,只见她一拳打出,取的正是血牙之刃网的中央,想要一举把刃网驱散的同时攻击姜璃。

  四方阴杀拳的第二拳也确实不负阴无笆所望,果真把血牙之刃轰得支离破碎,但刃网散去,哪还见到姜璃的身影。

  “我在这!”姜璃声音从阴无笆的后侧传进她的耳朵,“你这拳法确实不错,但战斗要结束了!”

  突然一股无比炙热的感觉升起,让周围的空气剧烈升温。阴无笆脸色一变,她身为东林城数得上号的强者,跟熊家也是有交往的,心中涌.出一股既熟悉而又让她战栗的感觉。

  不可能,这不可能是那种火焰?整个东林城,就那么一个人有才对!

  阴无笆心神震荡中,火速扭转身来,匕首想再次划向姜璃。但姜璃哪肯给她机会,“嗤”的一声,混元之火引燃。

  这时空气中的温度飙升到了极处,阴无笆只觉衣服都仿佛要自燃起来了。

  “哧!”一阵让人悚然的声音出现,那是姜璃抓.住了阴无笆握着毒匕首那个手腕所发出来的混元之火与血肉接触的声音,只见阴无笆的右腕转瞬就出现大量白烟,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变成焦黑,发出难闻的烤肉味!

  “啊……”一声足以裂石的惨烈尖叫回荡整个阴家,痛,很痛,实在是太痛了!阴无笆从未尝到过如此锥心的痛楚,那火焰仿佛在燃烧着她的每一条神经,让她几乎要发狂!

  “放手,放手啊!”阴无笆手中的毒匕首早就拿捏不住,掉在地上,她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说话的声音无比的颤抖,她已经用真元死死注入手腕处防御了,但根本无效,那火焰犹如附骨之疽,不断燃烧她的血肉,已经差不多都骨头了。

  “混元之火!这是混元之火!你是灵液炼师!”阴无笆无比凄厉的惨叫。

  她根本预料不到,这个潜入她毒蝎的杀手,居然还是个灵液炼师!

  要成为灵液炼师的要求有多苛刻,她非常清楚,整个东林城,也就熊家家主熊炬是灵液炼师!这个炎黄太神秘了,实力不高就拿到了血夜认证的三段杀手,一身本领又超出同级者极多,现在又是灵液炼师,他到底还隐藏多少秘密?这个人太恐怖!

  阴无笆死命的拽手,试图从姜璃的魔掌中抽.出,但根本不管用,这个人的肉.身强度实在太夸张了,如果她不在受着混元之火煎熬的情况下,自然可以不放在眼内,现在却觉得他的手臂简直无法撼动!

  “是不是很想我把手挪开?”姜璃冷笑道。

  “放手,快点放手!”阴无笆的声音中已经带有哭腔,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可想而知混元之火的温度有多高,哪怕是一个锻神巅峰的人,都无法忍受!她快要痛得崩溃了!

  “好,既然你这么想,我就顺一下你的意!”姜璃还真把手从她的手腕中放开了,那里已经能够看见白骨。那还是阴无笆用尽了全身真元护住的地方,饶是如此,还是毫无护身成效,可见混元之火的厉害!

  阴无笆犹如从地狱回了来,但她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姜璃的手已经一把抓在她的脖子上,冰冷道:“既然手腕受不了了,我们就换个地方!”哧的一声,混元之火又再重新激活!

  “啊!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阴无笆被姜璃犹如铁铸一样的手臂整个人扯高,已经被捏得呼吸困难,那犹如从地狱带出来的火焰更是将她再次拉入无尽苦海,颈项是人体血管、神经最多的地方,被混元之火一经燃烧,痛得她喊得连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声音嘶哑,脸容极度扭曲!

  “你们毒蝎杀人放火的时候,别人说不要,你们停过手吗?”姜璃冰冷的仰视着她。

  “放开我,我求你了,赶快放开我!”阴无笆的颈项开始快速的被混元之火侵蚀,焦臭腐黑,血水一经出现,又被高温所蒸发,她已经连身为毒蝎头目、东林城有头有面的强者之一的身份,都顾不上了,出言哀求姜璃,那折磨实在让她生不如死!

  姜璃却是冷眼旁观,完全没有放开手的意思。如果换作是阴无笆占尽优势,握住他的命门,姜璃求饶,难道她就会放过他?显然是不可能的!既然都是要置对方于死地,还谈什么妇人之仁!

  阴无笆发现姜璃的手不但没有放开,甚至越握越紧,她的瞳孔充斥了无尽的恐惧,那是对死亡即将来临,生命的一种本能畏惧,她死命挣扎,想要争取最后一丝希望,姜璃见她如此,变成双手同时死捏着她的咽喉,混元之火双双燃起,务要将她活活掐死烧死!

  “好胆!”就在这一刻,一把极为震怒的暴响从阴家内头叫出,继而一个中年男子****.出来,双眼射.出无比阴戾的光芒,冲向姜璃。

  “阴司命!”姜璃瞳孔为之一缩,只看对方出现的声势就知道他是谁!正是阴家的家主,毒蝎的真正首脑,东林城最强的那几个人之一!

  “区区一个三阶四级的人,竟然敢在我阴家放肆,你到底真实身份是谁?”阴司命暴喝间,已经到了姜璃前不足十米。

  姜璃冷然翘.起嘴角,双手往后一侧,继而一甩,竟是把阴无笆整个人都掷了过去,目标是阴司命。

  阴司命堂堂四阶强者,凝结了婴丹的强悍人物,身手何等了得,只是抱住阴无笆的身体一转一卸,来自姜璃的那股巨力就被他无形化解,手段高明!

  他看了一眼阴无笆,此时的她已经昏死过去,呼吸极为微弱,手腕的血肉全部烧焦了,露出里面深深白骨,这还不算,最恐怖的是她的脖子,整条都被掐得变了形,外层肉块早就被烧得剥落,露出里面喉管、神经之类,全都是焦黑一片,简直不成.人形!

  可以说阴无笆已经完了,如果没有足以肉白骨、极为珍贵的混元灵液,她就等死吧!没有任何医师能够治得了这种重伤!

  “你!你!”阴司命见到自己的亲生妹妹成了这样,血气都涌上了脑门。只见他双眼充满了血,犹如一头猛兽一样对着姜璃咆哮道,“畜生,你找死!”

  姜璃被他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并没有多少表情变化,他早就猜到无法躲过阴司命这个人,既然他终于出关,那就战吧!

  他双手上的混元之火突然飙涨,火焰高度达到了半米,双.腿一弓一伸,射向阴司命。

  “你还敢主动送上门!”阴司命此刻正在爆发的边缘,姜璃一接近,他的手底就已经一闪,多出一件武器来……

  阴司命出现前,骆家。

  “师父,我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回去道一宫。”一名身穿素白衣裳的年轻女子出声道,正是白倩。

  “嗯,我跟你师叔的伤也完全好了,你的第一重血统解封也完全巩固,已经没有后顾之忧。”道一宫宫主从榻上走下来,走向白倩。她还是宫装打扮,一身繁华服饰让她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如此端庄、雍拥,拿姜璃前位面的话来形容,就是顶级贵妇、名媛,明明岁数都不知道多少了,但那让人屏息的美,跟白倩走在一起居然春兰秋菊,就像只是大她六、七岁的姐姐一样,让人瞠目。

  她正待说话,突然黛眉一掀,目光遥望阁外远处。白倩问道:“怎么了,师父?”

  道一宫宫主喃喃自语道:“血统能力,那名小友怎么会在在阴家,他的对手好像是阴无笆。”

  不多久她眉头又是一剔,嘀咕着:“使出混元之火了!”

  她的话虽然很轻,但白倩何等耳力,加上她慧质兰心,脑内很容易浮现出姜璃大战阴无笆的场景。

  “他在阴家跟阴无笆对上了手?”白倩心中一紧,俏.脸有点发白道,“他虽然在年轻一代战力极强,但跟阴无笆那种三阶巅峰没有可比性啊,他干嘛去惹她了?”

  道一宫宫主摇头:“你还真别小看他,他虽然跟你一别才四个月,但修为已经连升两级了!”骆家跟阴家颇有一段距离,但这名宫主此刻犹如亲临现场一样,对姜璃的修为都看得分明,可见她神识的厉害!

  “什么?”饶是白倩对姜璃的修炼天资早前已经修正,现在听到他进步如此神速,也是一惊,“他已经是换血四层了,怎么会这么快?”

  白倩这四个月为了全力巩固第一重血统解封,还有巩固此前突飞猛进的进境,修为依然停留在锻神二重,哪想到只是一段时间没见,姜璃又已经将她抛离在后面!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白倩妙.目中满是不可思议,她修炼如此之快,那是因为她的血统使然,这种体质绝对是亿中无一,姜璃虽然也有返祖血统,但他那血统明显就不是刺激修为的那种。还有他一身的超凡本领,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来的?

  “糟!”白倩嘟哝间,道一宫宫主脸色微变。

  “怎么了?”白倩心弦再紧。

  “阴司命出来了,跟我去一趟!”道一宫宫主不再多话,一把将白倩从腰间抄起,冲向阁沿,继而一脚踏地,嘭的一声整个人跳出高阁,竟是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白倩心下一跳,她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飞天遁地之术,这是大陆级强者的标志,一方巨擘的能力象征,她不是没想过她的师父有这份能耐,但真正亲身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阴司命所拿出的是一把剑,剑还在剑鞘里面,但他这把剑可不是冰魄剑,没有强到可以不出鞘就能跟姜璃缠斗的地步,真元鼓荡中,剑鞘离远就犹如一把箭一样被激飞,直取姜璃。

  姜璃快速躲避,但阴司命的境界比阴无笆还要高,这又是他全力激发真元所出,姜璃速度虽然极快,但避过的同时也给剑鞘擦身而过,一阵火辣的感觉。

  “婴丹一重,差距整整六级,而且还有跨阶之别,这下麻烦了!”姜璃眼中露出无比凝重之色,这一战几乎无法胜过,实力差距太大了,姜璃清楚哪怕他现在的念术弥杀已经修成,依然不是阴司命的对手,连跟他两败俱伤的战力都不够!

  ps:刚想整理7月份打赏名单,发现只有疯花雪月?帝壹、东胜之子两人打赏过,呃,书比较凄惨。感谢打赏过的书友,感谢订阅本书的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