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离婚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你说说你,你有个什么用?!就会写个垃圾的流氓网络小说!当初还骗我说有八万的存款!跟了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会被你的甜言蜜语给欺骗了!我看你一辈子就是个受穷的怂货!”一个身穿天浅蓝色的淑女心情长裙的年轻女子脸色阴沉的骂道。(.26dd.Cn)

  她伸着右手,右手短胖的手指一直指到张无风的前额,气势很是嚣张。

  “唉——算了小兰,你们都还年轻,虽然他现在没什么钱,但是对你也还不错——”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这是一个看起来显得十分苍老的妇人,又黑又瘦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和失落的心痛。

  “不错,呵呵!妈你不用多说了,这个家,我不想呆下去了!孩子,我已经打掉了!”那年轻的女子再次的冷声说到,那冷酷无情的表情,是那么的让人心寒!

  “孩子,拿掉了?”一直沉默着的张无风,目光忽然一凛,寒光一闪即逝,随即陷入了隐没。

  他声音平静,沉重,也有些冷厉。

  “不拿掉?你拿什么来养他?就你那写给小孩儿看的流氓小说?收入低而且又不稳定!就你这农村的一间破楼房两堆稻草?这穷山恶水的山疙瘩,能指望它养出一个好孩子吗?”叫小兰的女子很是势利的大声怒吼着,这一刻,原本表现的温柔和贤惠,早已经荡然无存。

  “小兰,孩子真打掉了?”那个苍老的妇人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

  “是的!真打了!前几天我骗无风说回娘家,拿了三千做的无痛人流!我决定了,女人的青春总是很短暂的,她们总会为自己当初的幼稚买单,现在我已经不是过去的小兰了,这件事就这样吧!我已经买好了车票,升哥明天送我回娘家,你不用去了。”杨晓兰冷着脸瞟了张无风一眼,淡然说道。

  “妈,你去休息一会儿,我和小兰谈谈。”

  张无风看了看小兰,随即转过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彭厚芳,心中微微叹息一声,语气很平静的说道。

  “唉,风儿,小兰,你们好好谈谈吧,我这个老婆子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说着,彭厚芳脸色有些苍白,眼神之中更是布满了失落之色,孩子拿掉的打击,似乎夺走了她生命的全部。

  彭厚芳颤巍巍的走了,不到50岁的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体弱多病的60多岁的老婆子。

  张无风的心一阵刺痛,一种无法忍受的愤怒从心中陡然升起,那种往日的沉默和宽容,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底线,一个人的底线,一个很低的底线,此刻被触犯了!

  这之前,从读高中的三年,到大学的四年,再到大学之后的工作两年,以及结婚的一年,一共十年!

  十年之中,对于杨晓兰,张无风从来都是极尽能力的去呵护,去疼爱,付出自己的一切尊严和面子,去讨得她的欢心!却想不到,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此刻,即便是杨晓兰再恶劣的指着他的头骂他,他都不会和她计较,只是,此刻,她不声不响的,将怀了两个月的孩子拿掉了,这一点,他没有办法接受!

  因为这个孩子,是他的母亲苦苦哀求杨晓兰,杨晓兰才答应怀上的,不仅如此,这个孩子,也是他的父亲病重的时候的希望,一个月前,得知小兰终于怀上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张正清终于带着满意的笑容去了。

  而为了杨晓兰能怀上孩子,张无风的父亲张正清,生生的将必死的重病拖延了整整二十天!就是为了等待他的儿媳有身孕的消息!

  想到这些,想到父亲的遗愿就这样的灰飞烟灭,忽然间,张无风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丑恶了!

  一种发自灵魂的厌恶顿时升腾了起来,同时,沉默着的张无风猛然抬起了头,对着满脸不屑的杨晓兰道:“你做的很好!我已经无话可说,离婚吧!”

  “呵呵,你以为我怕啊,早就受够你了!离就离!”杨晓兰冷笑了起来,哪一次她发脾气,对方不是卑躬屈膝的,这一次,不过是把孩子拿掉了而已,算什么!结婚的时候没要求他的房子车子,就算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哼,离开了我,他还能过上日子!

  杨晓兰想着,脸上露出不屑的冷笑,随即脸色一沉,朝着那个已经装修的很是高雅的婚房走去,然后狠狠的将门摔上!

  “嘭!”

  木质的房门狠狠的颤栗了一下,墙上已经龟裂的白色瓷砖顿时一颤,‘哐当’一声,连同着很多的白色石灰粉掉落了下来。

  这墙壁是张无风用多乐士漆配合着粘性很强的胶刷上的,而那方形的大块高品质瓷砖,更是购买的正品,以这样的质量,房门的墙壁能被毁成这样,足见这个女人,已经很多次这样发脾气了。

  张无风心中一片冷静,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淡然的拉开房间的门,然后走进了婚房之中,也没有看正在整理衣物的杨晓兰一眼,走近他的电脑桌旁,拉开抽屉,从中拿出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以及一些当初结婚的时候办理的免冠照片。

  因为之前怀孕,准备办准生证明,杨晓兰的户口本暂时还放在这里,这样正好什么证件都不缺!

  将证件拿好,放在一份白色的塑料公文包之中,张无风随即从抽屉里拿了几张银行卡。

  这些银行卡里面,大多都没什么钱,但是那张工行的网银卡里,还是有点钱的,办理离婚手续,应该是足够的。

  杨晓兰的衣服非常多,足足装满了三个巨大的带着滚轮的皮箱还没有装完,张无风一点儿也不急躁,等她将第四个大皮箱也装满的时候,张无风直接冷声道:“走吧,去村居委会那里开证明!”

  说着,留下了还有些发愣的杨晓兰,先一步走了出去。

  片刻后,房间的门再次的“嘭”的一声关闭了。

  张无风眉头皱了皱,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人走在前方,手里提着盛装着证件的公文包。

  ……

  新集镇民镇局。

  办理了离婚手续,还需要一到三个月的审核时间以及财产等分配协议核对等问题,不过,夫妻双方当事人都在此,所以这个问题很好处理!而为了效率,张无风什么都没有多说,直接丢出了1000元,将这个所谓的麻烦的‘审核’处理掉了。

  因为没有子女,又是在小地方,财产问题等都很好解决,而那个办证的人显然也是有些关系的,这事情因此办的极为顺利。

  两人在第十天就可以拿到离婚证,而结婚证,也在当天,就已经申报注销。

  “张无风,我倒是小瞧了你!你倒是真有魄力!为了离婚,一千块也就这样的丢了出去!离婚了,我也没有要求你什么,你既然这么有魄力,拿几万出来补偿一下吧!”杨晓兰冷笑着说道。

  “就剩下两万块,算是对你的补偿吧,从今往后,我们就彻底的一刀两断了,希望你不要后悔!”张无风淡然说道,随即从蓝色的牛仔裤两边的裤兜里掏出两万,目无表情的放在了杨晓兰的手上。

  “你……不是说没有钱吗?”杨晓兰的声音忽然有些颤抖,气势忽然弱了几分。

  “这两万块,是留着孩子出生和你住院分娩的钱,虽然我写一些娱乐小说没什么钱赚,但是两三万还是存的起的。其实当初我也没有撒谎,八万元存款,再加上这两三年那些娱乐小说的稿费,一起有将近二十三万吧。我爸的病花了大概五万,我们结婚连带装修房子,花了将近十万,给你买衣服之类的,也花了有五万多。再加上给你买笔记本以及你弟弟的那些花销,现在的这两万块,也是我最后的存款了,你拿去了也好,我一切重头开始。”

  张无风语气淡漠的说道,就像是说着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

  杨晓兰微微一怔,事实上虽然她手中基本总不是很宽裕,但是千儿八百的基本都没有断过,结婚她家里一分都没有花,具体开销,张无风也基本没有说过,而笔记本衣服之类的,虽然比较贵,但是杨晓兰也没当一回事儿,不就三四百块一件的衣服嘛,又值几个钱。

  此刻,仔细回想起来,三四百块一件,五六十件也有两万多了,一个顶级配置的可以玩大型3D游戏的笔记本,至少也要上万……确实,这些确实都是钱。

  杨晓兰微微沉默,想到了和黄远升的那种默契的感觉,顿时将这心中的一丝小小的震撼打消了。

  “你这个人,很沉闷,比较活泼的时候总是在床上,我和你也没多少交流,这样也好,你以后找个也写流氓小说、嗯,娱乐小说的女孩子一起过吧,不过这个前提,怕是你需要准备一套房子和一部车子了,怕是没有人像我当初那样傻什么都不要求的吧……呵呵,算了不说这个,好聚好散,这两万块,当我吃点小亏,收了!再见了!”

  杨晓兰微微沉吟,随即脸色微微有些平静,但是那种瞧不起张无风的目光依然很是明显和强烈。

  显然,面对那个黄远升,张无风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值得她留恋。

  “好,再见!”张无风微微点头,脸色平静的说道,就像是和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这种漠然的表情,终于让准备钻入面包车之中的杨晓兰有些不爽了。

  “张无风,你今天,怎么这么硬气了?以前不总是哄着我吗?难道是真想开了?”杨晓兰有些不忿了,一个之前被一个男人深爱和呵护着的女人,忽然面对那个男人的冷漠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着很多的不甘的,她不相信,她自己已经没有了魅力!

  要知道,几个月前,每一次上床,可都是他求着和自己做那件事的,只用那件事,就可以将一个在外人看来满是棱角和峥嵘的男人磨平!今天,他撞鬼了?

  “你真想知道?”张无风眼中不屑之色一闪即逝,随即他很是平静的说道。

  “确实,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今天这么不珍惜我!”杨晓兰表情也有些冷淡起来,语气有些尖酸。

  “你想知道,我告诉你!”张无风目光带着几分戏谑,随即表情淡漠的说道,“如果当初你的第一次不是给了我,我们可能早就不在一起了!尽管那一次是你成为我女朋友后的第八年!很多时候的忍让,我都想着,我是一个男人,男人就得有容人之心,就得宽宏大量,因此即便是你再无理取闹,我依然没有生你的气,依然每次在你发脾气之后哄着你。

  但是,这并不是说我张无风是一个怕老婆的人,事实上更多的时候,我想到的都是当初那个小鸟依人、温柔贤惠的女孩子,当初她并不漂亮,甚至脸上有很多的青春痘和雀斑,但是在我眼中她朴实善良,善解人意。但是现在的她不同了,没有了雀斑,美容保养的好,身材也丰满了,却没有了当初那种感觉了。

  世俗、现实、势利以及自私,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人的转变,可以这么快!不过,这一切都没所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我依然记得,所以我努力的呵护着这份感情!

  但是,杨晓兰,你太过分了!我父亲的遗愿,就是想要个孩子,他带着生命的希望离去,却不想不足一个月,你就扼杀了这个希望!

  还有,我一直没有说的是,无论你如何对我,我都没和你争吵,甚至是让着你!但是你如今,对我妈你是什么态度?!

  从你有这个态度开始,我就有些不满了,但是想着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没有多说!

  现在,你自己将孩子拿掉了,我心中的那份牵绊,再也不存在!分了也好,至少不用让我妈再这么遭罪!”

  张无风声音冰冷的说道,原本一直淡漠的脸上,这才显出了几分扭曲的愤怒!

  杨晓兰后退了两步,这才冷哼一声道:“我不想多说,你瞧瞧你妈是什么态度?这么热的天,不就是怀个孩子么?不能吃冰的,不能洗冷水浴,不能做头发,不能化妆,还不准吃海鲜不准吃芒果,也不能吃减肥药!最不能忍受的是还不能玩电脑!这些个什么鬼规矩,这么迷信,那干脆什么都不吃算了!我算是受够了!”

  “哈哈哈,算了,多说无益,你走吧!”

  张无风忽然笑了,他忽然发现,他守护着的所谓的当初纯洁的爱情,如今竟然是如此的支离破碎,如此的污秽,也如此的让人恶心。

  一个连好坏是非都已经无法分清的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些,不过都是借口而已,借口而已!

  当一个人看另外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什么东西,她都会有不顺眼的反感的借口,这无非,就是因为变心而已,这是很简单的可以解释的事情。

  作为一名在网络圈子里写了七年小说的网络写手,这些东西,张无风可以看得很透彻,尽管他本身确实没什么本事,但是那种阅历,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因此只是简单的察言观色,他在一个月之前,甚至都已经了解,这个女人其实已经变了心。

  而拿走这个女人的那颗心的人,正是他多年来的好兄弟,那个只懂得夸夸其谈、家里有些资本、身材不高却一身肥肉的胖子黄远升。

  这个人,吃喝嫖赌,样样拿手,而和这个人成为好兄弟,也不过是当初张无风读初中的时候和校外的那些人打架,他出手帮了一个小忙而已。

  想到这些,张无风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容,没有了这些牵绊,其实生活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不是吗?

  “哼,和我离婚,你会永远后悔的!”杨晓兰绝情的冷笑着,然后毅然回头,狠狠的拉开面包车的车门,然后傲然的坐了进去。

  “你们小两口,这又是何必呢!”司机是村里的一个百货商店的老板刘国华,此刻有些唏嘘,随即劝了一声。

  “刘师傅,这种穷鬼,估计一辈子都讨不到老婆的,跟着他只能受气受穷,一看就是个无能的怂货!”杨晓兰大声的怒骂着,极尽恶毒的贬斥着张无风,完全不给那刘师傅说话的余地。

  “唉,无风这孩子,其实……”

  姓刘的中年汉子看了看远处淡然站立着的张无风,不由有些感叹,事实上,他还挺喜欢这个张无风的,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却是知道,光是结婚那会在他的百货商店里购买的那些东西以及让他去代为购买的东西的价值,都超过了八万!

  在农村,一下子拿出八万的年轻人,真能有几个?

  再看看这女子身上的衣服,哪一件又低于三百块了?

  还有那结婚的房间,装修的那叫富丽堂皇,光是那种优质檀木地板,也都价值不菲……

  这样都还不知足吗?想到和自己一起从穷苦的日子过过来的老伴儿,刘国华想到了自己的糟糠之妻,心中反而有些感慨,这样比起来,自己的爱人偶尔的唠叨,还是不错的。

  “这孩子,唉,可惜我家琴儿上春的时候都许给别人了……”

  刘国华微微叹息,随即拿出红金龙烟抽了一根,然后点燃了起来,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事情。

  而看着车子远去,张无风默默的站在那里,这个时候,多普达HTC-Touch-HD手机里,传来了一阵优雅的铃声。

  这铃声,是天空之城的铃音,很有波动与震撼的感觉,特别是那种轻缓的震颤音,每当这个时候,张无风总感觉眉心之中似乎有一颗珠子要迸裂出来一般。

  眉心的膨胀,总让他觉得现实的生活有些不真切的感觉,不过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了,张无风也都习惯了。

  “喂,妈,我一会儿就回来了,你先吃饭吧,别担心。”张无风看了下时间,快到中午1点了。

  “我刚听村里韩书记说你们两个,离婚了?”多普达手机里,传来了彭厚芳有些颤抖的恐惧的声音。

  “嗯,离了,妈,放心,以你儿子的能力,以后会给你找个更好的!孝顺贤惠自是不在话下,更是会给我们家生个大胖小子的!”张无风声音满是温和与自信。

  “唉,都这样了,妈还能说什么,小兰以前其实也还是不错的,估计就是上次来的那个比较轻浮的胖子——妈总说你不要太相信别人,你偏不听,那黄远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手机里,彭厚芳提到这事情,依然有些耿耿于怀。

  “算了,妈,都过去了,这个世界,没了谁都照样过!别那样,想开点,她离开你儿子,那是她没眼光!”

  张无风安慰着,他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其实对于杨晓兰的离开,他的心并不如何的伤痛,或许,就是无数次的容忍之后,感情反而变得淡了吧。

  挂掉了电话,沉默着,拿出一包红金龙,抽出一根,点燃,然后深吸了一口。

  这是张无风第一次抽烟。

  一个男人,放弃了尊严和面子,在一个女人面前承服,就只是因为心地善良,不忍心去伤害那个曾经给予了他处*女之身的朴素贤惠的女孩子,只是,当一切完全变质,这种溺爱,却一直持续着。

  蓦然回首,当那个女人变本加厉的时候,他才明白,一直,其实真的很不值得!

  如果,当初将那些钱都留下来,全身心的给父亲治病的话,父亲还会离开吗?虽然是父亲拒绝了医疗……

  想到这些,张无风眼睛有些酸涩,泪水有些无法自控,或许,在别人看来,自己不过是离婚之后的伤心和沉沦吧,但是没有人知道,其实,这是自责和懊悔的泪水。

  “呼~”

  深深的将这一口浓烟吐出,那种干呛的感觉很明显,却止不住心中的那种沧桑与失意。

  现代世界,人心浮躁,世风日下,真诚与善良,已经变得遥不可及,没有信仰的年代,道德沦丧和缺失,使得大量的人抛弃了人格、尊严、良心,去做出一切疯狂而让人愤怒的事情,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平静的小山村,一直是张无风的喜好,尽管他并不是高人,但是他一直向往隐士的生活。

  两层比较现代化的楼房,旁边是一座很庞大的竹林,侧面是一座很青翠的小山,屋后是一片密集的沙树林。

  这样的环境,其实说是别墅和公园小区,也并不为过,无论是卫星无线接收器,还是超大号的挂饰液晶彩电、超能变频空调、冰箱冷柜洗衣机,太阳能热水器自来水发电机等等,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也都有了!

  还有家里的修饰的很是美观的院子,这些,哪一点又不好了?与城市的喧嚣相比,这里简直可谓是世外桃源可谓是天堂,有什么不好?

  站在院子外的一处山坡上,看着富丽堂皇的楼房,张无风目光变得冷静而犀利,那种不甘的怒意还是不由自主的升腾了起来,不过很快,又随之消散。

  “一切,过去了,这个女人,从此两清!以后,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再原谅你!而且,我相信,这个日子,不远了!”

  张无风插上多普达HTC的耳机,继续的听着天空之城,心中狠狠的自言自语道,然后,一直淡然和平静的双眸,真正的散发出了凌厉的气势,那种强者的自信,似乎在这一刻升腾了起来,原本看似懒散和无能的他,这一刻,表现的如同一个铁血军人一般冷静和镇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