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杀!【2】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出租车慢慢的跑着,这条路,实在是有些拥堵,几分钟一个十字路口,到处是红灯,不时就会耽搁一下。(.26dd.Cn)

  不过,张无风一点儿都不急,他闭目养神,同时也在修炼着天衍功法,这东西虽然比较简单,但是这样的修炼,只要有效果,张无风就不会放过!

  至于选择修炼九次,因为张无风了解到,九是一个至尊的数字,数之极!虽然不知道这能不能暗合什么规则,有什么效果,但是他坚持这样修炼,开了天眼,其实应该就是一个证明!

  这个现代社会很浮躁,就算是真金白银的修炼功法,放在众人面前,这样枯燥无趣的修炼,只怕也是没有什么人能坚持着修炼下来的。

  在这方面,只能说,张无风是个异数!

  其实他自己有时候也无法坚持下来,但是每每这个时候,他不是鼓励,而是告诉自己再修炼一次,修炼完后接着再修炼一次,这样一次次的累积,每天的任务就总是完成了。

  想到这些,张无风轻呼一口气。

  “个斑马日的,又堵车勒!”

  离着凯悦大酒店,大概还有一千四百米远,不过当司机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张无风从车窗外看到,凯悦大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那里,一辆奔驰S600正准备转弯,同时,红灯距离结束,只有6秒!

  这个距离,和张无风此刻在车里的距离,只有800米不到!

  张无风目光凝实了起来,八百米外,他可以清楚的看清那辆奔驰S600。正常人的视力,在大于500m时,对景物存在模糊的形象,但是张无风的视力比正常人要好很多,800米,也可以比较明显的看清S600的车身轮廓和车窗!只是要透过玻璃看到对方的脑袋,这难度就有点大了。

  这个时候,张无风恨不能立刻吞噬掉一只老鹰,获得老鹰的变态视力!因为老鹰,可以看见十公里之外的老鼠!

  如果这个时候行不通,那就只能等待对方踏足凯悦酒店下车的那一刻了!

  只是,也活该这张无昊倒霉,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打开了身旁的窗户,透了点光,明亮的阳光在车子转弯的时候,刚好照射到他的头上!

  这么远,张无风已经无法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这个有些发胖的肥肉脸,绝对不会有错。

  右手搁置在窗户口内,然后避开四周的摄像头的同时,晶力同时将周围方圆五米环绕包裹了起来,以免被四周的监控拍摄到这子弹飞行的轨迹!之所以选择子弹而避免钢珠,主要是为了对他人造成一种判断上的误解!毕竟以后使用钢珠难保不被人留心!而枪杀的范围性比飞镖杀的范围性更为庞大!

  接着,张无风手指微微弯曲,力量开始蓄积,当力量暴涨,手指硬如钢铁,手背青筋毕现的时候,他的手指猛的一弹,一股恐怖的力量爆发,刚好在这一刻,出租车司机踩下了油门,汽车发动的声音将这音爆顿时压迫了下来。

  “噗——”

  虽然这声音有些刺耳,但是依然很好的掩盖了过去,至少不是那么明显的具有吸引力!

  “呦,这是哪个家伙的车子气门芯子破了呦,这龟儿子天,热的车子都不敢加足了气!”出租车司机又开始嘀咕了,这人似乎丢一会儿不说脏话都不快活。

  前方,忽然爆发了无法想象的混乱,这个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

  揉了揉有些僵硬和滚热的手指,那种摩擦,便是以他的骨骼强度,此刻也感觉手指如同要碎裂一样的疼痛,不过好在体质强横,只片刻,手指的不舒服就已经消失了。

  回想着刚才那一声“噗”的声响以及飚射而出的一大片血水和白浆,张无风微微眯上了双眼,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前方的混乱,升级了,不出片刻,警察等都已经来了,现场一片混乱。

  而那个大奔车里下来的两个穿着浅绿色衣服的大汉,则都满脸冷汗的四处张望,都是一脸恐惧和焦急的模样。

  “师傅,搞么事撒,又堵车了啊!”张无风也唠叨了一句。

  “个婊子,可不是了,这他娘的真不是个玩意儿,整天堵——哟,这会儿是前面出车祸了吧!”司机说着便努力的朝着前方张望着。

  这会儿很多人已经停车并且走下了车,朝着前方跑着去围观,而张无风却是不急不缓的坐在车里等待着。

  约莫十分钟之后,张无风的手机响了。

  “张无风?你约昊儿吃饭?”电话里,一个阴沉冷厉的声音传出。

  “哦,是大伯啊,是啊,昨天我赚了钱,就想着大伯在武汉呼风唤雨的,打算孝敬大伯三百万来着,反正买了车和房后,也不算是穷人了,不会再给大伯丢脸,就想请昊哥吃饭,并且把钱给他呢!我钱都带来了。

  本来说是在您的酒店吃饭的,昊哥说去凯悦大酒店,先玩玩,吃了再洗桑拿玩一条龙。昊哥说话总是不喜欢别人拒绝他,我哪里又敢得罪他,所以就立马赶往凯悦大酒店了!

  大伯,这样确实有些丢富业大酒店的面子,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了,不过昊哥到凯悦大酒店吃饭,我现在却堵车堵在了路上,这武汉我也不熟悉,可能要让他等很久了,我真是不知道等会儿怎么解释了。”

  张无风老实巴交的说道。

  手机里,一阵沉默。

  “你既然这么为他着想,怎么他第一次的电话你拒绝了?”张正良的声音很是平静而没有波澜,他的心爱的儿子死了,此刻却依然平静,这样的人,很可怕!

  “啊,那个,我都没想到是他啊,而且,我一个朋友刚好在我车上睡着了,我看她睡的很香,就不想打扰到她。”张无风虚虚实实的说道,没想到这方面是假,苏茹睡着了不想打扰她这件事是真。

  “昊儿曾经找人打过你爸妈,并且电话里对你爸妈有些侮辱性的辱骂,你不生气吗?”张正良看似很随意的问道,对于张无风的这些回答,大多基本都在他意料之中,却又有些稍微的出乎他的意料。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