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孝敬一两千万吧!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想玩天梯滑道,你玩吗?”苏茹吃着张无风从山顶小店买来的冰激凌,满是期待的问道。(.26dd.Cn)

  嗯,外面才一元一根的冰激凌,这里卖五元,不过想想从山下到这里又远又累,没车进来,这东西运进来确实难,所以也就不觉得老板很黑,和那些不断的埋怨冰激凌贵的顾客比起来,张无风觉得自己还挺实在的大好人一个,总在为别人着想来着。

  苏茹问完,下意识的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舔了两下手中的蒙牛老冰棍,而张无风刚好看到后,只觉得鼻子有些发热了。

  唉,心术不正啊心术不正,看样子最近有些不对头啊,是该好好潜心修炼了。

  张无风自我反省了一下,随即汗颜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苏茹开心的朝着那边游乐之地行去。

  买了票后,张无风和苏茹一后一前的坐在了绿色的帆布滑坐垫上,开始之字形的向山下滑去。婉延起伏的大理石砌就的滑道,似苍龙,如彩带在山间游曳。苏茹的身体随着滑道的弯曲变化,而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姿势,就像骑上了一匹脱僵奔腾的野马一样,她兴奋和紧张并存,那有些僵硬的身体很明显的传递出一种她脑中一片空白、心脏一下塞到了咽喉的感觉。

  而张无风坐在这上面,没任何感觉,就这也叫刺激?就他的感觉,现在跳蚤的天赋开始优化吸收,这会儿从一楼跳上三楼,轻而易举的事情了,而从上到下,也没有压力,因此也谈不上什么惧怕。

  玩了天梯滑道,张无风又带着苏茹玩了滑草,在天池斜斜的草坡上,九道窄窄的绿色的滑道,就像是一帘帘横空飞泻而下的瀑布。从100多米的滑道上滑下,如果是选择背部向下滑,更是有些惊心动魄。而苏茹刚好是选择的这个,这也让张无风有些汗颜,是不是女人天生喜欢这些刺激的游戏来着。

  接下来,张无风又带着苏茹玩了水上飞索、水上走钢绳,走完之后,两人又叫了一条电动船,游荡在山顶的湖里。

  游湖是一件雅事,本来张无风打算游玩湖之后,带着苏茹穿越山顶隧道的矿洞,从北面的石级阶梯走下去,前往木兰马场骑马的,很不巧的是,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暂停了和苏茹聊着的柏拉图的哲学以及维拉斯雕像的美究竟在哪里的高深问题,张无风按下了接听键。

  这个电话,很奇怪的是王晓韵打过来的,对于这个少女,他印象还算是比较深的,这个时候是工作时间,按说乖巧如她,应该不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来的。

  “喂,是无风大哥吗?我是晓韵,你现在在哪里啊?大事不好了!”

  手机里传来王晓韵急切的声音。

  “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张无风表情微微冷静了几分,随即问道。

  “无风大哥,你的别墅的车库门被人砸开了,他们现在在砸你的车呢,那辆很长的悍马!好多人看见都不敢吱声,我已经先报了警,现在你快回来吧,不然那车真毁了!”王晓韵声音非常急切,语气带着几分混乱的焦急。

  “砸车?”张无风一愣,随即眼中凶光一闪即逝,他表情随即变得平静了下来,声音平静的道,“没事,让他们砸吧,你传张照片给我看看就可以了,清晰度高些的更好,我把这几个放在心里放放。”

  “呃——这,照片我照了许多,但是手机照的不清晰,而且那些人似乎我们经理都怕他们,你,你自己小心啊!”王晓韵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恍然的道。

  她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张无风说让对方砸,她也就不再多说了。

  她想的也就是车子买了保险之类的问题,却不知道,张无风根本没把一辆车放在心上。

  “砸车?回去了,就砸爆你脑袋!估计应该是那张正良找人干的,除了这贱人,还能有谁和我这么不对符!不知道爸是怎么的有这样极品的几个兄弟姐妹!全跟自家仇人似的!”

  张无风心中呢喃着,嘴上却随意的道:“没事,我现在在外面,你只负责给我几张照片就行,其它的你就当没发生吧,至于报警,别指望了。”

  “嗯,照片我马上传给你,无风大哥那再见了啊!”王晓韵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

  “呵呵,谢谢你了,嗯,就这样吧,再见!”

  挂断电话,张无风心情也说不上坏,这点儿屁事还没能影响到他的心情。

  见苏茹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他温柔的朝着她眨了眨眼,笑道:“放心,没事,就是几个小混混在我的别墅前闹腾了会儿,我们又不在家,随他闹腾去!”

  “这个,真没事吗?要不我们回去吧?”苏茹的声音有些询问的味道在内,见到张无风朝着她眨眼,她有些娇羞的低下头,将头偏向另外一边。

  “嘿嘿,划船玩咯,回去干啥,来了就玩个够哦!家里的事,没啥好担心的。”张无风大大咧咧的说道,说着拿起船桨,开始摇了起来。

  苏茹见状也兴致盎然了起来,当即双手拿起一根船桨也摇了起来。

  ……

  落日的余晖照耀在两道飞奔的身影上,拉下长长的影子。

  天边一片红色的云霞,云霞里,太阳红彤彤的已经要开始下落了。

  “驾——”

  苏茹高声呵斥了一声,一夹马腹,白马顿时再次加速奔跑了起来,而她的身后,张无风面带微笑,一直默默地看着她那飒爽的英姿背影。

  “吁——”

  又骑马奔跑了一会儿,在这木兰马场,苏茹终于有些不舍的下马了,嗯,她下马的时候还下意识的揉了揉挺翘浑圆的臀部。

  张无风见状,也就停了马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我们回去吧,天要黑了呢,今天,真是高兴,这是我这么多年最快乐的一天了!无风,谢谢你!”苏茹真心的语气异常温柔的说道。

  她的语气带着真诚的感激和幸福的味道,那种感触,似乎可以让她因此而远离这个世界都不觉得遗憾一样。

  张无风有些被感染,咧开嘴,露出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来:“我们谁跟谁来着,说这些干啥!”

  苏茹温柔一笑,随即走到张无风的身边,轻轻的拉着他的胳膊,小声而有些害羞的道:“嗯,那我们走吧……”

  话说,这还是苏茹第一次主动的拉他呢。

  张无风有些‘受宠若惊’,他心中很是欣慰,今天的苏茹,确实玩的很开心,除了开始三个不长眼的小屁孩和中午的不和谐的电话之外,今天基本上没有任何缺憾了。

  ……

  回到别墅的时候,苏茹和张无风几乎都同时第一眼就看到了砸的和渣有的一拼的悍马,苏茹脸上的笑容是在瞬间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自责,而张无风,却浑然不在意。

  中午他已经看过王晓韵发来的短信,因此也就从纹身和其中一人的长相上,已经知道这些人来自沙尘帮!

  而他更是知道,沙尘帮的幕后大佬,就是他大伯张正良。

  “苏茹,别自责,没事的,这些东西手续齐全,直接可以让保险公司和物业的赔偿!”张无风笑着安慰着苏茹,同时也没拿那车当回事的态度,让苏茹终于不再那么内疚。

  旅游了一天,苏茹自然十分疲惫,因此在放下了心结后就直接去洗澡了。

  而张无风,则在这个时候和汽车保险公司直接的交谈上了,原本是很简单的事情,却不想无论是房地产公司,别墅物业公司还是保险公司,听到张无风的话后,都直接拒谈,更别说是赔偿了!这下子把张无风真是气的不轻,当真恨不得将那群贱人都杀光就好!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再次的震动了起来,张无风打开一看,原来是他大伯打来的电话。

  他心中冷笑一声,眼下正打算找这家伙的麻烦,他竟然来电话了!很好很好。

  接过电话,张正良在电话里说请他去富业大酒店有点儿事情要谈,顺便请他吃饭。张无风想了想也就没拒绝,走出了房门和苏茹打了声招呼后,就开着车出去了。

  ……

  富业大酒店,张正良的办公室。

  “听说你昨晚又赌石赚了三千五百万,看样子,我还是小看了你啊!”张正良靠着沙发椅,手中夹着的点燃的九五之尊不时冒着烟雾,他却没有吸一口。

  虽然是和张无风谈话,但是这语气和态度,绝对的是非常的怠慢和不屑的。

  “呵呵,不过也就是运气好而已,赚了几个小钱,哪里比得上大伯日进百万赚的钱多!”张无风随意的笑了笑,也再没表现的很卑躬屈膝。

  “哟,这果然是芍货老三的儿子啊,有钱了果然就不一样了!你当初赚了一千万不还打算孝敬我三百万来着,如今,怎么着该表示一两千万吧。”张正良语气平静的道。

  ‘芍货老三’,这是张无风的父亲的外号。

  “呵!”张无风也不含糊,脸上不屑的意味甚是浓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