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感谢书友梦、老衲要疯的月票,mc九妖、书友160730的打赏!谢谢支持!)

  根据王悦的叙述,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王悦去找蜀都市有关部门的朋友帮忙,同时,她和任小雪不论熟不熟,只要认识的朋友都去电话让他们帮忙找唐倩丽——你别说,这样撒网还真有效,不等警察局的消息传来,她们朋友已经把唐倩丽找到了。☆→頂☆→点☆→小☆→说,

  她俩这朋友在个地产中介上班,很偶然的机会见到了唐倩丽顺道送店里的销售回来,所以就留了个心眼,问了才知道她一直在不断换房居住,每套房大概只住上几个月就换,而且要的还都是精装的套五套六的大房,要不然就是跃层,看起来经济似乎宽裕得很。

  一开始他朋友还以为唐倩丽是被老板包养的二奶,再不然就是高档小姐,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不太对劲了,因为她似乎从来没有去会所等地上班的迹象,而且像是也不靠男人养活——只是他原本就和唐倩丽不熟,只是知道这事儿也就算了。

  任小雪的电话打过去,他把所知的情况就说了,顺便告诉了她们唐倩丽最新搬的地方,正好是是华庭锦绣,我急急一问,这才知道原来唐倩丽就是那秦少爷每周五都要去见的人!

  这事儿可不怎么妙了!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唐倩丽能够把任小雪的容貌偷走,可能性有三种,其一是本身会点奇奇怪怪的邪术,就像是吴雪绫那种,要么是祖传邪术,要么就是被什么东西给上身了,;其二是有学会邪法的人教了他什么东西,譬如黄老头,本身是不懂的,但因为**或者贪念而被利用;其三,那就是有更深一层的意思,这种本来我是不怎么考虑的,可因为最近频频发生怪事,所以我把这种可能性也考虑进去了。

  以上三种情况,无论那种都不是任小雪可以对付的,再加上现在又牵涉了秦少爷那边的怪事,更让人难以揣测,所以我立刻意识到了任小雪此行的凶险……不行,我必须赶回蜀都一趟,否则事情就不妙了!

  我连忙让王悦从安水率先赶往蜀都,找到他们那房地产业的朋友等着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问,而我也马上朝蜀都赶,希望能时间还赶得及——王悦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所以当我严令禁止她去找唐倩丽之后,我也非常相信她能遵守,不会私自行动给我弄出更大的麻烦来。

  还不等我把电话揣兜里,结果都抖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孙教授打过来的:“安然啊,你瞧你,这次你可真弄出事来了…”老爷子边说边叹气,从我了解的习惯来说,估摸着同时还在甩头,“…好好的个观摩学习,结果被你搞成了打赌拼命。”

  我嘿嘿笑笑:“这事儿您老可是在边上瞧着的啊,不是我找事儿,是那家伙挑衅——我出去接电话招谁惹谁了,犯的着不依不饶的掐我嘛?孙教授我给你说,那孙子是病,得治!”

  “就你小子有理,谁都没对是吧?你说说,多少年了,你怎么脾气就一点不改呢…”孙教授顶我两句,知道老爷子是关心我也没回嘴,只等他过完嘴瘾说下文,果然老头说几句就没词了,顿了下告诉我:“行了,事情就这样,你和那小子打赌的事儿我已经帮忙确定下来了,就当是学术交流——不过我禁告你啊,这次可绝对不能输了,你要输了的话我和你没完!”

  “你放心,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我既然敢和这小子叫板那肯定有把握,这您还不了解我吗?”我三两下把事情敲定,跟着把话题一转:“对了,我这儿有点急事得回蜀都一趟,情况好就明儿早赶回来,情况差的话就后天,这边您帮我照顾着点。”

  “就是你刚才那电话的事儿?”孙教授倒是很敏锐:“需要我帮忙不?”

  “暂时不用,嗯,您知道的,有些事儿您老插不上手…”

  和孙教授沟通之后,我放放心心的打了个的来到车站,满街边的黑车随便找了辆朝安水赶——不是我矫情心疼多那几百块钱,而是我家伙事都搁安水的车上呢,手上只有把龙骨刃没离身,这眼看都硝烟弥漫了,我能不利其器而后动吗?

  广元距蜀都大概三百多公里,但是要到安水去绕一圈来回就多出了一百多,所以等我赶到安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这时候王悦来电她已经抵达了蜀都,找到了给他们消息的朋友,现在两人正在那小区外面等着呢。

  我再次叮嘱她不要妄动,跟着就开了车朝蜀都走。

  原本蜀都到安水这一百多公里顶多俩小时,最多8点我就该到,可天知道是不是故意刁难任小雪,我走半道上居然塞车了,整个高速堵得和什么十一、五一的大假差不多,开一个多小时被只蜗牛都超车两次,我心说实在不行走应急车道吧,结果发现哪儿也塞死了。

  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对面车道有警车开过来了,哇啦哇啦的叫:“前面出现多车事故,整条路已经堵死了,请所有车辆选择从前方的出口下去,上国道继续行驶…”

  有了警车指挥,车流缓缓动了起来,我以20码的速度又开了将近半小时,这才跟着大部队从个出口下来高速,然后提速,改成40码在国道上慢慢晃。

  这一路开过去,等我到蜀都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看时间竟然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赶到和王悦约定好的茶楼,可谁知道进去之后一看,她俩居然不在,我连忙打个电话过去,可没料到的电话半天没人接,正准备要挂,一个男人的声音把电话接了:

  “喂,哪位?”

  “咿?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我看了看号码没错,“这是我朋友的电话,怎么到你手上了?”“你们是朋友,那就好了,”声音变得有些肃然起来:“我们这里是市公安分局,你朋友他们涉及一桩命案,今天晚上就留在我们局里了。你既然是她朋友,那帮忙通知下她的家人送衣服过来…估计一时半会她是出不去了。”

  “命案,怎么回事?”这消息瞬间把我震了:“你们是那个警局,我马上过来。”

  “案件的情况不能外泄,不过我们警局的位置是在华庭锦绣小区侧面的正通大道上——你最好快点,我们已经通知刑侦大队了,他们很快就会来提人。”

  没废话,电话说完也就挂了。

  他大爷的!王悦这是怎么回事啊,咋又和命案扯上关系了?那任小雪呢,她又怎么样?

  怀着满心的不明白,我急急朝着警察局赶去,刚到正通大道的口子上就看见三辆警车呼啸着朝对面开了过来,我立刻意识到晚了步,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双实线,嘎吱拐个弯就跟了上去。

  蜀都九区十二县,每个区都有自己的刑侦分队,出了命案后都是分归各自的分队处理调查,只有大案要案或者处理不了的案子,这才会上报市总队或者由总队下来调阅卷宗——按照现在的区域来看,处理这案件的应该是金江区刑侦分队,我立刻一个电话打给了唐牧。

  现在距案发时间不长,又是晚上,所以市局并没有接到报案,只不过唐牧还是准备马上赶来帮我,所以我跟着刑侦分队的车一路来到他们大队外面停下,准备等他过来再说。

  二十多分钟之后,唐牧那辆老得掉牙的破车嘎吱嘎吱响着来到了大队门前,下车和他碰头之后,我快速把事情说了一遍,唐牧立刻答应带我进去了解案情。

  亮出证件,我和唐牧很轻松就进到了刑侦队里面,这里的办案人员多少都见过他,见面之后立刻感到了诧异:“唐队,你怎么来了?”

  唐牧笑笑:“诸位不要担心,这案子并不是我们市局要接手,而是私事——今天晚上移交给你们的案子里面,涉及的人员是我舅子的病人,所以他想来问问情况,请大家通融一下。”

  “哦,唐队,您要见人没问题,只不过可能得等会儿,”值班的刑侦队负责人压低嗓子道:“这案子的受害者背景有点特殊,所以省上直接插手了…省大队的庞副局正在审她,恐怕一时半会完不了,您估计有得等了。”

  “能把庞副局深更半夜弄出来来审案,这位背景确实挺特殊的,”唐牧眉头皱了起来:“受害者是谁?”“秦家那少爷。”值班负责人声音放得更低了。

  “秦少爷?!”我和唐牧齐齐叫了起来,两个人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

  嘿,没想到啊没想到,秦少爷这孙子居然挂了,怪不得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多行不义必自毙,秦少爷啊秦少爷,你嚣张跋扈的活了二十多年,这下总算是到头了。

  唐牧看我一眼,转过脸背着人问道:“呃,安然,没想到居然死的是这家伙,现在事情麻烦了…喂,你那什么朋友到底和你关系咋样?要是不太要紧的话,我们就别去趟这浑水了吧,太坑!”

  我摇摇头道:“老唐啊,这事儿我已经答应了别人,钱都收了,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还有,这件事不是简单的谋杀案,里面涉及的还不知道是人是鬼呢…我话说前面,要是你不帮我把人弄出来,后面要是乱起来你可别找我,哥们也不帮你趟浑水哦!”

  我把自己担忧的东西一说,唐牧立刻就忘记了麻烦,瞬间把案子提到了相应重视的程度上来:“如果这样,那我们最好不要等了!走,先去案发现场看看,然后回来看卷宗,最后等老庞走了,我们再和你朋友谈谈,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不等我回答,唐牧立刻把事情交代给了值班的刑侦队,让他有什么情况立刻来电话,然后我和唐牧立刻赶望了案发现场,准备和检查现场的人员一起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诡神冢末日之魔卡随身带着星际争霸位面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