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背叛猎鹰?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林凡微微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张锡山会突然让吴邪来喊他,恐怕刚刚吴邪追出来就是为了喊自己,只不过当时天煞在场,这小子没有说罢了。

  说实话,对自己师父单独喊自己过去谈话,林凡心里并没有些许的得意,其实,他反倒希望陈天煞能和自己一起去,至少这样能让他觉得到陈天煞和他一起在面对这些事情,能让林凡尝试着找回曾经和陈天煞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感觉。

  “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林凡点了一下头,随即朝那边的小院走去,至于林浩天早在林凡送陈天煞离开的时候,就去唐老爷子那边了,根本不可能知道林凡又被张锡山单独叫走了。

  另外一边,陈天煞离开之后,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因为凌雪走了,在他眼皮子底下坠落缘崖。

  如果非要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陈天煞知道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凌雪的尸体,更不要说活生生的凌雪了,那座山一直没有被开发的原因,就是因为山的一面是万丈悬崖,根本不知道有多深,本来川省那边是准备改造那一片区域,但是在施工过程中,有人坠崖过,所以这件事情也被搁置了起来,再加上猎鹰特种部队就是对面的山上,所以开发的事情一拖再拖,眼下凌雪摔了下去,陈天煞知道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再看见自己深爱的女人了!

  这些天,每天夜里陈天煞都会从梦里惊醒,因为他梦到了的场面,大多都是凌雪坠崖的梦境,而他却只能在悬崖边上挥手挣扎着而无能为力。陈天煞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飞身的那一刻和凌雪的身子擦肩而过,他用尽了毕生的力量,希望能在最后一刻救下凌雪,可一切却都是徒劳的!

  此时此刻,走在街道上,陈天煞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片衣角,而这片衣角是凌雪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东西,至少对陈天煞来说是这样!

  “咳咳!”

  轻声的两声咳嗽声让陈天煞回过了神,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并肩而立的人,陈天煞下意识的喊道:“义父!”

  “是不是又想那个女人了?”宇文天看了一眼陈天煞手中攥着的衣角,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天煞,忘了她吧,或许以后你会碰上一个更好的,更适合你的女人。

  “义父,我……”

  “你先听我说,”宇文天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她爱不爱你,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她这辈子是死神的女人,临死之前,她怀的孩子也是死神的孩子,义父说的话可能很直接,但是却也是事实,我一直在告诉你,人要学会面对,而不是逃避,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在凌雪这件事情上,如果凌雪没有怀孕的话,当时她大可以否认,可是她没有,那只能说明她怀了死神的孩子,这件事情是真的!”

  “这件事情也不急,你自己好好想想,想通了,我们也就该去找那第七剑神器了,”宇文天轻声咳嗽了两句,说道:“我坐你后面的那一班飞机来的,怕你出事,万一你师父怀疑你,可就麻烦了,这边绝杀门就你自己一个人。”

  陈天煞摇了摇了头,明显是在告诉宇文天,张锡山并没有怀疑他,自己义父带病跟着自己来,这多少让陈天煞的心中感觉暖暖的。

  “义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大体上都知道了,难道那个空间真的存在吗?真的能让人步入化劲,长生不死?”陈天煞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他也是一个武者,武学的最高阶段就是化实为虚,他怎么可能没有追求,只不过陈天煞知道以现在自己的修炼环境,穷其一生恐怕也不可能进入化劲。

  宇文天先是默默的叹了口气,随即说道:“孩子,以前义父不告诉你,一来是时机未到,二来是不想让你背负太多,毕竟要想撕开那个空间,必须要聚齐七大神器,而这条路会异常的艰辛,不过现在好了,六大神器已经面世,只要我们找到第七件神器,空间仪,就能在空间元素比较薄弱的地方撕开那个神秘的空间,到时候你跟着义父进去那个空间,我们一起冲击化劲,功成之日,也就是我们踏上这个世界的巅峰,将所有的人踩在脚下之时!到时候会有千千万万个凌雪出现,你可以……”

  “义父,我忘不了她,”陈天煞死死的攥着手中的衣角,这辈子除了凌雪,他不会再爱上别人,从凌雪死的那一刻,他的心也就跟着死了。

  拍了拍陈天煞的肩膀,宇文天缓缓说道:“我们跟上面的人有联系,现在的技术这么先进,我们不能冒险下去,可不代表他们做不到,我已经让他们派人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去到悬崖地下,或许能找到凌雪的尸体,毕竟活到见人,死要见尸!”

  “义父,你说的……你说的是真的?”宇文天的话无疑让陈天煞彻底回过了神,也给了他希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对,还有希望,只要没见到凌雪的尸体,就说明凌雪还有活着的希望。

  “傻孩子,难不成义父还会骗你啊,”此时的宇文天像一个长辈,看着陈天煞的目光格外的慈爱,可是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计划的,恐怕除了他自己,没有一个人知道。

  “你放心,相信凌雪的事情很快就有结果,有了进展,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顿了顿,宇文天岔开话题,问道:“对了,天煞,还有一件事情,你师父有没有提到关于空间仪的下落?”

  陈天煞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他说燕青门世世代代的门主从来没有人见过空间仪,所以空间仪的下落他也不知道,不过我总感觉师父有些话没有说出来。”

  和张锡山相处了这么多年,陈天煞自然对张锡山有一定的了解,刚刚在唐府说到最后的时候,张锡山话锋一转将空间仪的事情一笔带过,随后就让他们离开了,这让陈天煞总感觉怪怪的,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一时半会他也说不上来。

  宇文天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没想到张锡山竟然没有说出空间仪的下落,难道是发现了陈天煞的身份,想想宇文天感觉又不太可能,因为在他看来,陈天煞并没有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唐府里,和刚刚来的时候一样,林凡和吴邪刚走进张锡山住的那个小院里,屋里就传出了张锡山的声音。

  “天真,我跟你师哥单独谈谈,你不用进来了!”张锡山的声音虽然有些苍老,但是却浑厚有力,声音中无疑夹杂了丝丝的暗劲。

  “我知道了,师叔,”吴邪朝林凡吐了吐舌头,一溜烟去了那边自己的屋子里,这么长时间了,吴邪的孩子性还是没改过来,他可不想知道太多的事,累,太累,倒不如痛痛快快的玩,反正在吴邪的眼中,林凡就是他的靠山。

  “师父!”林凡进去之后,关上屋门,恭恭敬敬的坐在了一旁,至于张锡山依旧坐在刚刚的那个位置上,唯一不同的是面前多了一杯热气腾腾的仙人醉,闻着那沁人心脾的茶香,林凡的心中颇有些得意,毕竟能让自己师父看上的东西不多,而仙人醉就是之一!

  “茶不错!”

  张锡山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道破了林凡的此时的所想,被自己师父看穿心思的林凡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很多时候林凡总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其实在张锡山面前,他更多的还是像个孩子。

  “燕青门代代相传了这么多年,同样也代代相传了一些秘密,有些秘密只有每一任的门主才有资格知道,并不是为师偏心,你是燕青门的下一任门主,所以规矩不能坏!”张锡山看了林凡一眼,淡淡的说道。

  张锡山的话无疑验证了林凡来时的猜想,看来自己师父那时候说的话确实有所保留,林凡本以为刚才那些关于空间仪的事情就已经算是燕青门的秘密了,可是当吴邪喊他来这里的时候,林凡就知道接下来自己师父要说的事情,才是燕青门真正的不传之秘!

  “师父,那个空间是真的存在的,并不是传说,是不是?”足足沉默了三四秒,林凡终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现在这里只有他们师徒二人,而张锡山说这事燕青门门主代代相传的秘密,那么无论林凡问什么,他都相信自己师父一定会回答的。

  绝杀门和炼狱天使拼命抢夺紫剑,想要撕开那个空间,如果这些仅仅只是一个传说,那似乎代价太大了,而且距离自己父母死去已经有十几年了,那就说明在很多年前,就有人在密谋企图撕开那个空间,这让林凡觉得那个空间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传说!

  “你的师祖,我师父的师父曾经亲眼看见过有人进入到那个空间,不过我没有见过,但想来那个空间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