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吻戏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别看他已经四五十岁了,可是拳头虎虎生风,很有力量,比之一般的小伙子,也差不了多少。关键是他随着年岁增长而与日俱增的经验,出拳的速度和角度,都比较刁钻。

  程毅退后一步,拳头挡在面前,封住对方的拳头,随即侧身躲避,右手摆拳,双足连环踢,一连串的招式,在间不容发之际挥洒而出,速度惊人,一般人甚至连拳头头没怎么看清楚。

  安继武赶紧退让,身体游走,时而左踏步,时而向右,身形摇摆不定,伺机出拳。程毅忍不住心中惊叹,安继武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武指,手艺还真了得。都五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跟年轻人一样灵活,无论是步伐的节奏,还是拳头的出击,都是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才猛然出击,仿若灵蛇出洞。

  要知道学武之刃,三十多岁基本上就达到了巅峰,到了四十岁以后,基本上就在走下坡路,但安继武却威武如初,不减当年。

  围观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都非常激动,有的甚至双拳紧握,很想下场亲自试试手,尤其是武行的演员们,几乎都是爱好武术的人,遇到了强者,有种发自内心的天然崇敬。

  安继武的表现固然让大家心生敬意,暗自点头,可是程毅的表现,才最为引人注目。表面上看起来,他似乎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然而大家都知道,这正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面对安继武的进攻,能够做到进退自如,攻守有度,而且还显得非常潇洒,实在是相当不容易。

  看到程毅潇洒自如的样子,安继武心中也是亚历山大,对方似乎并没有出全力。他瞅准角度,刚好到了程毅侧面,而对方尚未反应过来时,突然大喝一声,揉身而上,一个扫堂腿,想要把程毅扫倒在地。

  程毅早就注意到安继武的动作,却没怎么在意,经过力量强化后的他,下盘相当稳,根本不用担心安继武的进攻,而他要做的,就是怎么样用最不着痕迹的方式给安继武面子。

  双腿似乎是不经意地迈了几步,然后化解了安继武的攻击。

  “漂亮!”

  安继武叫了一声,随机再次欺身而进,想要将程毅扑倒。然而下一刻便感觉身体轻了一下,然后脑袋有些晕晕晃晃的,昨天的悲剧再次重演。

  没错,他又被摔在地上。

  准确地说,还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身处半空。因为在下一刻,程毅已经踏前一步,将他双臂扶住,依靠双臂的力量,愣是让他稳稳地落在地上。

  虽然输得很惨,安继武却不以为忤,而是开怀大笑,拍着程毅的肩膀,笑道:“太厉害了,你小子从一开始就没出全力吧。最后这一招太帅了,要把我打倒,应该不是难事,难的是你竟然让我体面地站在地上。”

  程毅耸了耸肩,不好怎么说。倒是围观的人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也不管是否会得罪安继武,不由自主地喝彩起来。有几个武行的,表现的尤为突出,恨不能上前抱着程毅猛亲几口。

  “以前我还感叹什么高手寂寞,到处找人切磋,现在才知道,那根本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幸好几个拳坛高手都因为没有空,所以没给我切磋的机会,不然我这脸可就丢大了。小程,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以后我算是黏上你了,每天早上都要麻烦你活动活动拳脚。”

  安继武心痒难搔,很想继续切磋,可是他也知道拍戏才是正事,所以只好摊了摊手,朝导演笑道:“好了,耽误了一小会,他现在属于你了。”

  程毅心中一阵恶寒,这家伙怎么说话的,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有歧义。

  导演嘿嘿笑了笑,道:“我倒是不怎么急,资金预算充足,不差钱,耽误个几分钟不算什么。不过看到你输的这么干脆,我觉得还是拍戏算了。”

  这两人私底下是相当要好的朋友,所以说话自然也比较随意。安继武摇了摇头,端着自己的茶杯,找到自己的躺椅,倒头躺上去,深深滴吸了口气,脸上露出美美的表情,看起来很满足。

  “好了,大家伙儿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就开工。”

  导演叫了一声,各部门都赶紧投入准备。他拍了拍程毅的肩膀,咧着嘴笑道:“小伙子真不错,看到老安被你教训一顿,你不知道我这心里有多高兴啊,瞧他平时神气的样子……可惜我没那本事,啧啧,解气!”

  程毅哭笑不语,这种情况不说话是最明智的,他自然不会傻到附和导演的话。

  “导演,我来了,迟到了几分钟,实在是不好意思。”

  正聊着天,程毅冷不防感觉耳边传来甜软的声音,真个耳朵似乎都酥了。

  不用说来的人肯定是倪洛,就这甜美的声音,整个剧组怕是找不到第二个人。就说刚才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到她呢,原来是有事离开了。

  “没事没事,可惜了刚才的一场好戏,你没瞧见真的是太可惜了。”导演叹了口气,深以为憾。

  倪洛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有趣的事,不由得看向程毅。程毅有些无语,看我干嘛,虽然我很想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不好意思啊。

  没有从他那儿得到答案,倪洛只好求肯导演:“导演,别打哑谜呀,我好奇心很重的……”原本声音就软绵绵的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这一声“导演”叫出来,顿时就嗲了几分,程毅忍不住一个哆嗦,感觉脸上都开始发烧了。

  敢情跟柳瑶差不多,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导演眯了眯眼睛,享受地笑了笑,道:“你去问安指导吧,他比我清楚。”程毅听了不由失笑,这导演也太狡猾了吧。倪洛不明原因,转过头看向安继武,见他面色红润有光泽,知道导演应该没有骗自己,于是偷偷来到安继武身边,轻声问道:“安指导,导演让我来问你,刚才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呀,害得人家好奇心泛滥,心里怪不舒服。”

  安继武“噗”地一声,将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骂道:“还真会拿我寻开心……你上当了,不就是刚刚我被程毅打的满地找牙么。又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我的心胸是很宽广滴。”

  倪洛这才明白发生什么事,狠狠滴啐了一口导演,又不满地瞅了瞅程毅,美目中泛起一丝哀怨,吃吃道:“都只知道骗我这个无知小女子,人家这小心肝儿啊,已经碎了一地。”话未说完,眼眶已经微红,真像是受了许多委屈似的。

  不愧是演戏的,这一举一动,真是让人揪心啊。程毅虽然知道倪洛不过是演了玩儿的,但还是感觉心里莫名地痛了一下,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告诉她真相。这小妖精!他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女人这动物啊,还真是威力无穷。

  “好啦好啦,大家都准备就绪了,今天我们有五场戏要拍,先拍主角的戏吧。主角的戏今天只有一场,大家打起精神了。”

  看到大家准备停当,可是开始了,导演摇着手中的扇子,咋咋呼呼地叫道。各部门轰然答应,整齐有序。

  “今天的戏对你来说有点挑战性哦,不过也是占便宜的好机会。”导演对着程毅耸了耸眉头,脸上是不正经的坏笑,露出“是男人都懂得”的表情。

  程毅楞了一下,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到导演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场戏主要是男主角从敌人手中救出女主角后,带其私奔,暂时隐居山谷,两人琴瑟相合,谈情说爱的事。其中有一场吻戏,小程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吻戏吧,别紧张,自然点就好,倪洛你可要配合一下啊。”

  导演嘿嘿笑着,剧组人员都轰然笑了起来,把程毅闹了个面红耳赤。虽然能够吻上倪洛,是他从昨天见她一面之后一直隐藏的想法,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好像还是有点那啥。

  看到程毅的表情,倪洛也是忍俊不禁,在片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羞涩的男生。平时拍戏的时候,哪个男生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会乐不可支地笑着调侃几句。而程毅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模样,整张脸都有些泛红,双手似乎也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真是有趣的男生。倪洛偷偷想到,要不要等会儿给他一个惊喜呢?

  就这样决定了,等会儿小小的“报复”一下,就算是先前他不提醒我的后果。倪洛暗自得意。她真的很期待看到等会儿程毅的羞窘的表情。

  程毅手足无措的时候,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已经被倪洛算计了。

  “准备好没有,待会儿尽管大方点。”导演笑着调侃道,“又不是让你杀人放火,至于这么害怕么。”

  程毅勉强点了点头,对导演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这可是他的第一次,然后不好意思地走到倪洛身边,按照导演的安排站位。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