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怪异连连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一百二十五章怪异连连

  “你看此间,山明水秀,远离凡尘,本是极佳的修心场所,可老道驻观后,依然发现,心不宁,神难定……”老道士微微直了直腰杆,可老迈的身躯似乎不配合,脸上闪过一丝颓然,叹气间放弃了这个动作。頂點小說,

  “心神不宁?难道和这连云峰的变故有关?”李一鸣猜测,这一身修行的老道士和自己讲这些应该会有些原因。

  “驻观的第十一年,我找到了原因。”

  “哦?”李一鸣忽然来了兴致。

  “这里有一局棋……”老道士忽然抬头,原本浑浊的双眸闪过一丝精光,要不是李一鸣一直注视着对方,极有可能忽略这个细节。

  “棋?”

  “也有可能,天地是盘棋,而这里,只是颗棋子,只可惜,我道行不够,能看到的,就这么多。”

  “道长的意思是……”李一鸣内心迅速作了很多猜测,但一一被他否决,因为面前的这个老道士,只是一名普通人,要不是眼镜男提前有过提示,李一鸣估计都不会讲对方的话当真。

  “这里,是个局……”老道士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一鸣。

  “局?”

  “去年年底,天地出现异象,结合这四十多年来的推演,我大概判断出,这个因,要结果了,而且如果处置不当,将会是天地浩劫。”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李一鸣皱眉,他渐渐的从老道士的话语中听出一些不同,想到之前照片中见到的金色大锅,以及眼镜男对这老道士的评价……

  “三组探索队,共计六十二人,我都带他们来过这后院,我这后院青砖九百八十一块,分列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你们着六十二人,有踩生,有踏死,而你……”老道士说道这里,语气微微一顿,目不转睛的盯着李一鸣,那隐藏于浑浊视线后的虞智更加明显。

  李一鸣没说话,而是疑惑的低头看向地上的青砖,这简单的地砖,竟然包含了这么多东西?

  “从你进入此地,共计走了七十四步,却避开所有卦象,老道自问研习这地八卦四十于年,可让老道来走,即便精通全部卦象变化,也绝对做不到避开所有。”

  李一鸣内心一惊,有吗?这么玄?下一句是不是我看你骨骼惊奇,天纵奇才,我这里有一本……

  要不是李一鸣本身对这连云峰有着戒备和疑问,这会估计真会把这老道士当成招摇撞骗的假学道。

  “道长的意思是……”李一鸣试探的问道。

  “你不在局中!”老道士一字一顿的说出五个字,眼眸中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精芒。

  李一鸣表面上纹丝不动,但内心却掀起轩然大波,不在局中?无论老道士说的局是哪个局,至少这看着行将就木的老道长,他说中了一样:漏洞……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中……

  “一鸣,眼镜有发现,林璐让大家过去。”柳梦焦急的声音从殿前传来。

  “来了。”李一鸣回头应了一声,对着清风道长慎重其事的作了一揖,“道长说的这个局,可有解?”

  “呵呵,老道一介凡人,不过是多看了几本书,多诵了几篇经文,何来解此天地大局的能耐。”老道士平淡的捋了捋胡子,目光再次恢复浑浊。

  “道长修道一生,对天道怎么看?”不说其他,单单是刚才的推测,李一鸣足以对眼前的老道士另眼相看,区区一介凡人……是啊,他是凡人。一个凡人,却拥有这样的眼力……李一鸣不经多问了一句。

  “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老道士喃喃轻语,模糊的背诵了一句经文。

  “世间本无道,规则自成?”李一鸣皱眉,然后恍然大悟,天道……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看似天马行空,实则一切都有迹可循,而这痕迹,就是规则。天道法则、秘境法则、念、护道者……都是围绕着世间规则所衍生的东西。

  而自己……规则之外?

  不对,自己并非完全独立于规则之外,自己引动过天劫,而且不止一次,这说明自己依然受到某些规则的限制,白泽说自己不在三界内,跳出五行外。也就是说,三界外,依然存在规则……

  规则……

  “多谢道长提点。”李一鸣再次认真作揖。

  “都是前人记载,我不过转述摆了。”老道长风轻云淡的挥了挥手。

  李一鸣郑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殿前的院落中,探索队的成员聚在一块,眼镜男正在收拾摊在外面的设备,游方先生目光游离不定,不断的扫向远方断藕峰的位置,陈泉面色阴沉的盯着脚面,似乎同样在思索。

  “有什么发现?”李一鸣快步上前,对着翘首以盼的柳梦问道。

  “一切正常。”回答的是眼镜男,他将手中的设备收拾妥当,整齐的放入铁箱,一连凝重的看着李一鸣。

  “正常?”

  “所有数据全部正常,无论卫星实时画面还是对比图,全部正常,没有任何异样。”柳梦的脸上同样严肃无比。

  “没有异样……”李一鸣再次抬头看了眼断藕峰的位置,没有异样,就是最大的异样!

  “从我们这里出发,多久能到达目的地?”林璐将配枪从新别到腰间,又拿了一支m4背到后背。

  “按我们的步行速度,两天……”眼镜男扫视众人,目光再游方先生身上略微停顿,几人当中,这年进半百的游方先生体质较弱,野外步行,估计会拖慢一定的速度。

  “计划改变,原本在闲云观休整取消,我们马上出发,目的地:断藕峰。”林璐果断的下达命令,也不等众人提出异议,直接挥手出发。

  “就这样过去?这……这消失的是一座山啊?”游方先生略显筹措的问了一句。

  “我们的任务就是调查异象。”沈建明操作遥控设备,控制三只八爪蜘蛛机器人向前推动。

  “走吧……”陈泉回头扫了眼残破却依旧端庄古朴的大殿,这一眼,似乎将什么东西记到了心里。

  “怎么样?那清风道长和你说了什么?”走在最后的眼镜男特意放慢速度,走到了李一鸣身边。

  “千年传承,不容小窥。”李一鸣凝重的望了眼沧桑的道观。

  “没来的急和你说,从建国后,包括将头像印到钞票上的那位,历届领导人,都在上任前拜访过这清风道长……”眼镜男了然一笑,没再问两人谈话的细节。

  传承……李一鸣长叹一声,现代化的发展,似乎丢弃和错失了很多珍贵的东西,古道蜿蜒,闲云避世,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在这远离尘世的残旧道观内,隐居着这样一位世外高人?以一双凡眼,望穿天地……

  “不行了,必须再休息一下,我这老骨头,不比你们年轻人。”游方先生喘着粗气,靠在一颗大树下摆手。

  步行六小时,这是他第三次喊停。

  “休息十分钟,眼镜,判断下方位,张善军,原地警戒。”林璐无奈的看了眼满脸疲惫的游方先生,扫了眼四周,作出简单的布置。

  “发现了吗?”李一鸣放开牵着柳梦的手,从腰间拿出水壶,递给柳梦,目光却穿过头顶的树荫,望向天空的太阳。

  “嗯,太安静。”柳梦接过水壶,轻轻拧开,却没有喝,而是将水壶又递到了李一鸣面前。两人相识一笑,李一鸣也不推迟,小小的喝了一口。

  “你们说什么?”林璐端着m4,望向两人。六小时的野外急行,自己这个受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都开始感觉疲惫,而这对情侣,却始终如郊游般的跟在后面,到现在,连额头的汗水都不曾出现,体能真的如此夸张?

  “太安静,完全不见任何飞禽走兽,这不合常理。”说话的眼镜男,连云峰属于天山腹地,是一片未经人为开发的原始山林,不然以当今旅游业的发达,也不会任由一间千年道观安静的置于深山。

  “不但没有动物,连蚊子都看不见,你们注意到没?这周围的树木中,甚至看不到昆虫活动的痕迹。”柳梦喝了口水,细心的将瓶盖盖紧,却没再给李一鸣,而是挂到了自己的腰间。

  “越来越古怪了……”林璐皱眉,她其实早就发现异常,这也是她为什么越是休息,手中的m4却握的越紧的原因。

  “游方先生,你怎么看?”林璐看着不远处气息略微有些平复的游方先生,这个初见仙风道骨,一副深不可测的游方先生,此可长杉别在腰间,胸襟敞开,裤腿高高卷起,露出稀疏的腿毛,仰头大口喝水,任由水渍顺着脖子流入衣领,哪里还有什么高人风范?但林璐忍不住就问了一句,大老远的带了个累赘,总要体现点价值吧?

  “这里……这里乃是大凶之地,各位……切记小心谨慎。”游方先生微微定神,似乎想恢复之前的形象,但似乎说话底气不足,断断续续,失了味道。

  “大凶之地?”陈泉摆弄着个李一鸣没见过的罗盘,嘴角露出一丝轻蔑。

  (此凶非彼胸,大家不要多想,然后弱弱的问下,大家都换正版了吗?网,好像首页有推荐,很容易找到,拜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