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 中部大陆第二强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

  薛家并非是忘忧城最为古老的家族,而是近百年之中所崛起来的,可到现在,薛家的势力,却名列所有家族之,就连古家跟王家,都位于薛家之下,可见,薛家的家主,是一个十分了得地人物!他凭借这百年的时间,凭靠他自身的实力,将薛家从一个散派家族,展成了如今的忘忧城第一大家族,自己本身,也成为了忘忧城军方的第一号人物,整个军队,都要听从他的号令,一声令下,就将启动除长老会外,忘忧城里最为庞大的一股战斗势力。

  薛弄cháo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无疑是因为未来统治者出现的关系,如果不是肯定了未来统治者的身份,他薛弄cháo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的。

  楚子风扬言要向整个军方宣战,薛弄cháo又在这个时候出现,看样子,这又是一个不得平静的夜晚呀。

  可不管今天来的是谁,不管是薛天佑还是薛弄cháo,又或者是那元贞亲自出手,楚子风都已经不会有丝毫畏惧了,荒古之力能将夜叉给打败,那他薛弄cháo跟他元贞肯定也不在话下了!

  其实,楚子风还是太过小看薛弄cháo了,如果薛弄cháo真是一个这么好对付的人,那他就不可能控制住整个军方势力,古家跟王家连手都插不上。

  跟薛天佑相比起来,薛弄cháo不战斗要强大多少倍,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也可以说,不管是薛天佑还是白衣神剑,全部都是薛弄cháo所教出来的,两个都是薛弄cháo的弟子!那白衣神剑活了也不少于几百年了,这也足以说明薛家跟古家在这年纪上是相同的存在,都是晚婚的角sè,薛弄cháo既然可以教出白衣神剑,薛天佑又是白衣神剑的结拜大哥,那年纪,自然都在白衣神剑之上。

  薛弄cháo的真实年纪,可怕还不在元贞之下,可他却是在百年之内创立的薛家,那也就是说,百年之前,薛弄cháo都是在装B,还装的十分严重,直到百年之前,他才在忘忧城展现他的真实实力,薛家,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崛起的。

  可不管怎么样,既然今天话已经放出去了,那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说要要宣战整个军方,那就如一盘水,覆水难收了!

  楚子风直接向前几步,那薛弄cháo已经从天而降,就连元贞,见到薛弄cháo到来,也都缓缓向后退了几小步,他这一见到连元贞都有所退后,楚子风的一颗心也不敢太过轻松,难道,这个薛弄cháo,比那元贞会长还要强大吗?

  不,不可能,薛弄cháo根本就不是长老会的人,试问,又怎么可能要比元贞强大呢,如果他的实力真能与长老会,元贞那些老家伙抗衡,甚至匹敌的话,那他为什么没进长老会,百万川失踪之前又为什么将会长之位传给元贞,而不是薛弄cháo。

  “此人,就是薛家的家主?”

  楚子风对身后的严冲三人轻声问道。

  “没错,薛家的家主,军方的第一把交椅,也是忘忧城除百万川之外,最为强大的一个。”

  什么!

  除百万川外最为强大的一个!

  这怎么可能!

  这老家伙,还真比元贞要强呀。

  “既然他是仅此于百万川之下的人物,那为什么没有加入长老会?”

  “他本来是长老会的,但在当年的会长之战上,他没有打过百万川,由此他自动退出了长老会,从此跟长老会没有然后关系了。”

  裴元庆说道:“没错,这老家伙的实力,仅此于百万川,但为人太过高傲,当年就是不愿意屈驾于百万川之下,才退出长老会的。如果他当年不退出的话,今天的会长之位,也轮不到元贞了。”

  楚子风吞了吞舌头,这个薛弄cháo,当真有如此强大吗。

  在楚子风体内的苍穹尊说道:“小子,这一战,你最好别打,因为这家伙的实力可还在刚才那个夜叉之上。”

  靠!

  不会吧,不带这样的呀,这个薛弄cháo居然比夜叉还要强大。

  骷髅大帝说道:“还在前几天那个东海龙王之上。”

  晕。

  东海龙王,七个一级世界,如果薛弄cháo的力量还在东海龙王之上,那岂不是到达了十个一级世界吗。

  果真不愧为军方的第一人,强大到如此,在某种特定或是不定的场合,他当真是天下无敌了!

  可现在楚子风也不可能退后呀,总不可能自己抽自己的耳光吧,说要要打,那就一定要打,不管是老子上,还是儿子上,这一战,都是不能避免的。

  当然,楚子风要打,并不一定薛弄cháo也想到,他一到,也没有对楚子风怎么样,并没有跟薛天佑他们那般的目中无人,总还是称呼了楚子风一句“小伙子”的,既然你敬我一尺,那我必定会敬你一丈的,大家合合气气,如果你能不动手,我自然也有台阶下。

  “老人家,你就是薛家之主吧?”

  楚子风轻笑一声,没有任何的鄙视。

  “薛弄cháo还真当得是一代宗师的人物,话语之间,就是比薛天佑他们那些人要好听的多,难怪他能成为这忘忧城,这中部大6的第二人了!

  “哈哈,老人家,你说话,可比他们那些家伙中听多了。如果他们都能跟你一样客气,那我楚子风也犯不着如此了!”

  “哦!难道我薛家的人对你有所无礼不成!如果真是这样,那是老夫管教不严,还请你多多包涵了。”

  “好说。一个薛熏,年纪不大,却歹毒无比。一个薛天佑,仗势欺人,不给人留后路!我现在还真怀疑,以老人家的气度来说,他们父女二人好的一点没学到,当然,老人家坏的一面,我自然是不知的。”

  “楚子风,你放肆。”

  薛熏见楚子风大骂自己父女,立刻冲了出来,这就要动手。

  薛弄cháo仅仅是瞪了薛熏一眼,薛熏没事后退两步,说道:“爷爷,是这小子先找我麻烦。”

  “不争气的东西,没本事,就别想人充大头,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父亲,也未必能将他拿下。老夫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把老夫的话全部都当垃圾丢了吗,一点都不懂得隐忍,韬光养晦,是一个成就大事业者必须要具备的条件。”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