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势如破竹 百部臣服!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一刻,大寨前的空间仿佛被禁锢了一般,月狼战部的族兵,被眼前冲天的气势,彻底的震摄,整个大寨之中笼罩这一片恐慌。?( 〈网 〈 W>W)W].?8>1?Z〕

  轰隆隆!

  倏而,一阵刺耳的摩擦声音响起,高达五丈的寨门,缓缓的打开,一名老者率先而出,在他的身后,五位千夫长身无长物,跟着走出大寨。

  而此刻身后的山墙之上,不知何时,已经趴满了无数的老人,妇人,孩童,皆是眸光中带着些许期盼,带着些许恐惧,望着眼前的虎狼之师!

  “下邦部族,不识的族运天数,妄图以微薄之力抵挡上邦天威,罪孽深恶,月狼部落族长月祥甘愿受到上邦制裁,以求上邦仁慈,得以让月狼部族族裔血脉传承,日后月狼战部,愿以古元战部为尊,岁岁朝贡不绝!”

  “还望上邦古元战部仁慈,得以让月狼族裔传承!月祥愿以死谢罪,承担不敬上邦中品古元战部罪孽!”

  老者来到大寨之外二十丈距离,双膝匍匐,以头抢地,双手捧着一柄青铜战剑,口中大声喝道。

  其身后的五大千夫长同样匍匐跪地,面对古元部落征伐战师,月狼部落屈服了!

  “望上邦战部垂怜,所有的罪孽月祥愿一人承担,恳请上邦看在月狼同为人族血裔同胞,族中众多老幼妇孺的面子上,放过月狼战部!”

  “族长!”

  身后的大寨之中,众多月狼战部的战兵,老人,妇人无不惊呼,深吸一口气,老者身上徒然出现了一抹衰败之气,制止了身后族人们的惊呼,再一次以头抢地,向着古元战部表示臣服。

  虚空之中,萧晨望着眼前的一切,这一切是那么的何曾相似,曾经在他的部族,有一位同样的老者有着同样的经历,莽荒大地,为保部族繁衍传承,卑躬屈膝者,从未少过,这都是因为实力弱小的无奈。

  曾经的古元部落就如同这般,不过历经无数血与火的征伐,部族众多族人血肉洒大荒,此刻的古元部落,已经初步有了掌控他族生死存亡的权势。

  “准!”

  虚空之中,萧晨嘴角轻起,淡淡的说道,答应了这月狼战部族长月祥的乞求。

  “谢上邦部族仁慈!”

  月祥趔趄起身,微微转身望了望身后的族部,裂开了大嘴,眸子中带着一丝不舍,战剑紧握,向着勃颈处抹去。

  “不要!”

  轰!

  一道流光从虚空中****而下,老者的身体顿时被击飞数丈之外,不过这股力量却是十分的柔和,并未有给老者造成什么伤害。

  铛!

  紧接着一青色的道流光从老者的手中****而出,径直没入一旁的巨石之中,正是老者手中原本握着的青铜战剑。

  “族长!”

  月狼战部的五位千夫长,顿时上前扶起老者。

  “月狼战部识得天命,族长罪不至死!”

  虚空中,萧晨的话语再一次传来,声音无悲无喜,却是带给月狼战部所有族人,无形的压力,因为他们整个月狼战部的生死存亡,决断都在这名青年的口中。

  “鳌山无道,称霸领地,对于我人族同胞威凌肆无忌惮,面对异族却是卑躬屈膝,胆小如鼠,枉顾人族大义,今有我古元铸运族秉承人族气运,欲要解救领地万族与水火之中,兴人族大义!”

  “既然月狼战部识得天命,臣服与我古元战部,即日起,征召月狼战部三千人族战师,四大千夫长,由月狼族长带领,加入我古元战部征伐战师!”

  “怎么月狼战部诸位还有何异议吗!”见到月狼战部沉浸在刚才的氛围之中,还未反应过来,丁山一声暴喝,顿时让所有人一个踉跄。

  “月狼战部服从上邦诏令,属下月祥愿意率领麾下战师,随上邦战部征伐鳌山!”

  月祥慌忙行礼,口中应承下来。

  征召各部战师,这本就是刚才开始商议好的决断,一来就算是这些人族战部实力弱小,但是炮灰也有着炮灰的用处,正所谓蚂蚁多了咬死象,等到这些部族的战师数量多了,对于鳌山战部来说也是不小的威势。

  二是古元战部三大万人战师,一路征伐莽荒大地,兵峰直指落龙领地中央地带,就将战师的后方,暴露在这诸多战部的眼前,将沿途收服的各大战部的战师,抽调一空,也是为了征伐战师的安全,同时也让这些刚刚收服的战部投鼠忌器,不敢轻举易动!

  北路战师。

  五日的时间,石牙与木无涯两人,率领麾下万人战师,加上附庸战部八千战兵,横击一万里五千里大莽荒大地。

  一路之上,共降服人族战部八十二个,此刻他们这北路征伐战师,战兵数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六万之巨,都是征召的沿途降服部落的战师。

  轰隆隆!

  一座如弯月的山谷之中,传来阵阵战气爆鸣的声响,夹杂着丝丝吵闹喊杀声音。

  烈日当空,山谷之中却是闪过淡淡的寒意,一道炽热的血气将整个山谷中的空气微微扭曲,变得酷热起来。

  大地染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从山谷之内溢散而出,此刻谷中的一座大寨,被无数的战兵团团围住,一些战兵已经杀红了眼睛,眸子通红如血。

  大寨之中,惨叫哀鸿声不绝,不断有着人想要冲出大寨,向着不远处的莽荒古林深处逃去不过短短百丈的距离,这一次却是成为了一道天堑,一条死亡之路!

  “启禀战使,大寨之中敢于反抗的上邦天威的战兵和武者,尽数被斩杀,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不知战使还有何吩咐!”

  倏而,血雾之中,一道身形从大寨之中掠出,身上还残留着浓烈的血腥之气,来到石牙与木无涯两人面前,跪地请示道。

  这名炼血境武者,乃是一个附庸战部的族长,不仅如此,此刻在眼前大寨之中搏杀的,乃是数个附庸战部战师一起。

  这一路行来,古元战部的三路万人战师,可谓是势如破竹,兵锋所指,沿途各大人族战部无不臣服于雄兵之下,匍匐在地,乞求残喘繁衍。

  当然依然有着一些人族战部却是那般不识抬举,想要以身试法,看看古元部落是否真的有胆大大开杀戒,不过如今的一些事情,对于古元部落来说,根本不用亲自动手,只需一声令下,就会有着上万人去拼命执行。

  眼前山谷之中,就是这般,相信这落龙岭地,这样有些硬气的战部并不一定只有眼前这一个。

  山谷之中,这个人族战部究竟为何名,此刻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因为从这一刻开始,这个人族战部就已经彻底的从莽荒大地消失。

  “诸位千夫长辛苦了”

  木无涯示意这名千夫长起身,此刻大寨之中的喊杀声,几乎已经听不叫,取而代之却是传来阵阵妇人的惨叫呻#吟之声,他们当然知晓大寨之中是何种景象。

  也正是如石牙两人想的这般,此刻大寨之中,诸多附庸战部的战兵,不仅仅是将整个大寨之中的武者斩杀,更是将整个部族的男丁尽数屠戮一空,此刻大寨之中所剩下的,不过是一些年轻的妇人。

  在这莽荒大地之上,年轻的妇人,也是各大部族所要抢夺的资源,毕竟部族传承离不开人口数量的繁衍。

  “这一次,这座人族战部以卵击石,不识天数,诸位麾下的战兵攻伐这座人族战部,也有些折损,我做主代表我家族长大人,将这座部族的缴获,作为诸位麾下勇士浴血搏杀的奖励!”

  “属下多谢上邦宗主部族的赏赐”

  听到石牙的话语,身边的众多附庸战部武者不由得大喜,原本他们还担忧,在他们攻下这座人族战部,古元部落会出来摘桃子,将这座人族战部底蕴尽数收入囊中,没有想到古元战部却是分毫不取,尽数让他们平分。

  “哈哈,这是诸位勇士应得的,我古元战部从来不会亏待浴血搏杀的勇士”。

  对于眼前的这座人族战部,所聚拢的资源,古元战部并未放在眼中,分给这些附庸战部,刚好可以激他们的士气,毕竟有了利益的驱动,他们才能够尽心去完成古元战部下达的命令。

  古元部落如今铸就运族,除非是为祸大荒的人族部族,若是轻易的去覆灭人族战部,对于承载的族群气运多多少少会有点影响。

  当然这并不是说,古元部族铸就运族,就受到了人族气运的束缚,这要看覆灭这座人族战部,对于古元部落能够带来多大的利益,值不值的古元部族这样去做,而麾下这些附庸战部去做,这种影响对于古元战部来说就减少到了最小。

  落龙领地南域。

  青羽鹰盘桓在天穹之上,一个俯冲向下方大地,待巨大的青羽鹰落地,一名青羽兵大声喝道。

  “启禀血煞长老,萧万夫长,赤木部落,红雨部族等几大战师已经攻入了那座负隅顽抗,抵抗我古元战师的部族,正在清剿溃败的族兵!”

  血煞与萧磅礴身后,同样有着数万战兵挺身而立,此刻他们南路战师也已经横扫大荒两万里,降服人族战部七十余座,覆灭部族五座。

  而眼下,第六座负隅顽抗的人族战部,也已经到了覆灭的边缘!(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