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血族血术 灭族因由!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血池之中有着汩汩血泡翻滚,陈年积久不知道存在了多长时间,甚至有着一丝腐朽的气息传出,带着淡淡的腐臭之气。〈 W〕

  血池中央,老者对于鳌魁的到来,并没有在意,依然浸泡在血池之中,不断的吸收着池中的血浆精华,待到血池中丝丝血浆精华如抽丝一般,从血池之中渗入老者的身躯,血池变得清晰如镜。

  呼!

  终于宛若僵尸一般的老者动了,双眸之中两道血芒****而出,下一刻骨瘦如材的身躯,竟然开始诡异的变得饱满起来,原本稀疏的白更是变得乌黑,根根晶莹,原本身上弥漫的腐朽之气一扫而空。

  身躯挺立,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就这样立于血池之中,一步步的升高,走到了鳌魁的身前,浩瀚的血气夹杂着些许邪恶之气,令鳌魁呼吸都变得凝滞起来。

  这就是鳌山战部的依仗,整个部族的最强大的底蕴,重楼境大武者鳌洪!

  “孙儿拜见老祖宗,恭贺老祖神功大进,打破武道重楼品质界限的桎梏!”

  见到老者走出了血池,鳌魁慌忙的跪倒在地,口中恭喝道,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了那嚣张跋扈,欺压领地万部的猖狂姿态,而且是变得十分小心翼翼。

  “起来吧,这一次来寻老祖究竟有何事情,下一批血奴何时送来!”

  对于鳌魁的恭维,这名老者并未有表示,两人之间似乎并没有那种血脉相亲的感觉。

  “老祖,下一批血奴无法按时送达了!”

  什么!

  轰!

  就算是鳌魁在外面乃是鳌山战部一族之长,掌握着数十万人的生死,但是此刻在老者面前却是狼狈异常,慑慑抖,纵然他乃是鳌洪的血脉子孙。

  对于老者来说,整个鳌山战部之中,他的直系血脉子孙,可不仅仅是鳌山一人,这数百年下来,仅仅是直系就不止数十人之多,更不要说其他旁系子孙后代,这鳌山战部谁来掌权谁来当族长,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而他最为关心的就是每隔一年,能够给它送来足够的血奴,仅此而已,而鳌山这数十年来能够稳坐族长大位,还不是每年按时给他准备好足够的血奴。

  “怎么回事,你最好给老祖一个满意的理由,若是不然,你会明白后果将是什么,纵然你是老祖的后辈,也绝不会手软,想必族长之位,整个部族之中有的是人来做!”

  “是!是!是!老祖息怒,鳌山不是有意违背老祖的命令,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狂暴的气势顿时让鳌山跪伏在地,面色惨白,身躯更是忍不住的颤动,对于部族之中众多人来说,鳌山战部老祖的威名可谓是牢记在心,但是只有他知道,这位喜怒无常的老祖究竟是何种的凶残暴虐。

  “短短半载的时间,整个落龙领地格局突变,我鳌山战部已经不是一家独大的局面,有着另一个人族战部崛起,欲要剿灭我鳌山战部,取而代之,成为整个落龙领地新的霸主!”

  说到这鳌山顿了顿,微微抬起头望了望老者,数十年的时间,他早已经摸清楚了老祖的脾气,这位老祖平日中都在闭关之中,但是如果触及其修炼所用的血奴,绝对会是喜怒无常,六亲不认,就算是直系血脉也毫无顾忌的痛下杀手。

  “这个新崛起的人族战部,实力比其我鳌山战部只强不弱,如今领地之中,半数原本臣服于我鳌山部落麾下的人族部落调转门庭,投入了其麾下,老祖宗,孙儿只怕这个时候,再去覆灭一座人族部落,为老祖抓捕血奴,恐怕会让剩下依附我鳌山的部族恐慌,到时候都投到对方部族之下,我鳌山危已!”

  “孙儿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部族啊,请老祖宗明鉴啊,待这一次部族危机过去,孙儿一定会为老祖宗抓来足够的血奴,让老祖宗打破武道重楼的品阶桎梏!”

  边说,鳌山更是以头抢地,一副欲罢不能的架势。

  鳌山战部几乎每年都要覆灭数个人族战部,可以说,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这老祖宗身上,

  不说远的,就说自从鳌山继承族长之位以来,几乎每一年都要给这位老祖,准备数千人族血奴。

  这些人族血奴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需要成年男子,却是不能够过三十岁,具有不弱的武道修为,这样的男子几乎都是各个人族战部的精锐战兵。

  这样为了凑够每一年的血奴数量,就要覆灭一座人族下品战部,方才能凑齐这般人数,刚开始还好,鳌山战部还可以去莽荒山林边缘地带隐蔽之地,去抓捕血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个这莽荒边缘的地带的血奴也抓捕殆尽,亦或是逃入莽荒丛林深处,鳌山战部不得不去覆灭一些人族战部,这也是这些年来,鳌山战部越来越不得人心的缘故,动不动就要覆灭他族战部,这般做法岂能不让大荒众多人族战部恐慌,生怕有一天这般族灭之事,降临到自家部族头上。

  “老祖,这些年以来我鳌山战部覆灭不知道多少人族战部,原本以我鳌山战部的威势,那些土著部族不足为虑,就算是他们想要抵抗我鳌山战部的天威,也是不堪一击,不过如今鳌山部族遇到危机,如今就算是做样子,鳌山也要做出人族大义的样子来,已安定民心,要不然那些部族都背弃我鳌山战部,纵然是我鳌山不惧他们,也会对部族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人族大义!老祖从不相信什么狗屁人族大义,这一切不过都是假的,只有实力才是真的,老夫这百年以来,已经吸收无数人族的血脉灵性,这武道重楼的品阶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

  这一刻,老者的气息变得有些疯狂起来,双眸之中充满了嗜血,冷笑连连。

  “杀!给本老祖杀!既然他们敢反抗那就杀!杀到血流漂橹,杀到他们不敢反抗为止,一群土鸡瓦狗,胆敢反抗我鳌山,就杀的他亡族灭种,看他们还敢不敢违背我鳌山战部的命令!”

  “老祖,难道你的武道重楼的品质要进阶了!”

  “不错,耗费百年时间,吸纳无数的人族血脉精华,终于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这也多亏了老夫曾经得到的那本残卷的血族血术!”

  听到鳌魁如此的话语,老者原本疯狂的神色竟然收敛起来,取而代之乃是一副兴奋之色,百年煎熬,眼看就要成功了,岂能不兴奋,这一步踏出将是另外一副天地。

  武道重楼境,武者历天劫,铸就武道重楼,重楼更是有九品之说,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武者都能够铸就先天九品圆满重楼。

  天赋差的武者甚至堪堪铸就下品层次的武道重楼,就如这鳌山战部老祖鳌洪,铸就的武道重楼不过是三品层次,这说明如果没有机缘去补足武道重楼,那么其一辈子所能够到达的武道极限,不过是武道重楼境的三重天境界。

  相对于先天武道重楼,后天补足的重楼先不说与先天究竟够如何的差距,单单是弥补武道重楼的天地灵物,无不是大荒罕有,在大荒万灵榜之上留名的灵物。

  不要说区区鳌山战部,就连一些上品,侯品战部,这样的天地灵物也是万分的宝贵,轻易难见,足以做为部族的底蕴存在,鳌洪如何能够得到。

  不过在早年,鳌洪突破重楼境游历大荒之时,却是得到了卷血族的残缺血术,其中有一种秘法却是能够蕴养武道重楼,不过这种秘法却是有些残缺。

  血族,本就是大荒百族之中的大族,以血为生,甚是邪恶,更是以人族为血奴,吸食惹怒血肉,可以说血族就是以血为生,其族所创造的血术,也是以血为媒介。

  鳌洪手中的乃是残缺的血术,纵然其参悟多年,也有着极大的缺陷,故此他需要大量的人族壮年男子的血肉精华,来蕴养武道重楼,而且前前后后用了足有百年时间,不知有着多少人族血裔同胞被其吸成了干尸,直到今日才有了突破的迹象!

  “等到老祖补足第四层武道重楼的缺陷,到时候,武道重楼的品质就是中品层次,这可是质的变化,中品层次的武道重楼将是另一番天地!”

  见到鳌洪如此的兴奋,匍匐在地鳌山眸光一转,有些谄媚的说道,“老祖,孙儿有一件重要的事禀告,这关乎着老祖重楼品阶”

  “哦!”鳌洪有些不以为意。

  “老祖,这挑战我古元部落霸权的部族名为古元战部,不久之前更是铸就两位运族,其族长得无尽人族气运加身,破入了武道重楼境界,听说其铸就更是上阶七重楼,”

  什么!

  “你是说上品重楼,而此人不过是刚刚突破!”

  “不错!刚刚突破,就算是上品重楼,其实力也定然不会是老祖的对手,而且他的血肉就足以让老祖打破武道重楼品质的界限,甚至可以更近一步,补足五品甚至六品重楼!”

  “好!好!好!”

  下一刻,鳌洪竟然狂笑起来,上阶七品的武道重楼,更是刚刚突破,实力不足为虑!这难道是天意,知道老祖将要补足武道重楼缺陷,特意给他送来的血肉精华!(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贩妖记人性禁岛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大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