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黑耀山下 血气冲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晨曦之下,霞光笼罩大荒。( ?[{[{ W〕W>W〉.>8〉1?Z]〉

  呜呜呜!

  倏而,有苍凉的号角声响彻整个大地,这一刻莽荒大地像是苏醒了过来一般。

  大地震动,浓郁的血气开始聚集,煞气蔽日,不过片刻,整个朝阳下的天空被一片煞气遮蔽,天地竟然变得灰蒙蒙的。

  莽荒大地上之上,一名名战兵或是手持战戈,或是握着战剑,从大营中列队而出,排列整齐,密密麻麻的战兵猬集在一处,一眼竟然望不到尽头,此刻就算是他们自己也被眼前气势所震惊!

  战兵如海,气势如潮!

  血气冲云霄,数以十万计的战师汇聚,血气滔天,磅礴的血气汇聚成一道粗大如天柱的血气狼烟,宛若龙盘虎踞,直冲天际云霄深处,令方圆数百里的天空为之一清,飞鸟尽绝。

  二十万战师依然如同先前那般分为三部分,分别由萧晨,石牙,血煞三人坐镇,密密麻麻的战兵中央,一根高达百丈的古木矗立,古木的顶端悬挂着一面烈焰如火的战旗。

  战旗股荡,古元两个古朴的篆字隐约浮现,仿佛在火焰中舞动,合抱粗的旗杆被一名炼血境的壮汉抱着,在他的周围,同样有着八名炼血境武作为守卫。

  倏而,一道烈阳从大营中央升起,萧晨的端坐在天马之上,战甲在劲风中猎猎作响,他环顾下方的战师,仰天长啸!

  “杀!”

  没有过多的言语,烈焰战旗斜向前方虚空一指,战师开拔,横击莽荒山林,就这样径直横推过去,眼前的一切尽数化为粉末。

  领地中央,黑耀山下。

  这是一座通体黝黑的古山,光秃秃的山石如黑色铁一般,阳光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在黑耀山下,乃是一座有百里方圆大小的平原地带。

  此刻在平原的另一个方向,鳌山等部族的联合战师已经摆下了战阵,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粗略估算同样不下二十万人,浓郁的血气凝聚。

  如果不是萧晨雷劫之下损失惨重,相信此刻鳌山等部族的战兵的数量还会更多,每当想到这,众人无不咬牙切齿,想要将萧晨剥骨抽筋碎尸万段!

  轰隆隆!

  大地震动,远方的地平线处一道黑色的洪流奔腾而来,在略微起伏的大地上,宛若汹涌的浪潮一浪接着一浪,滚滚而来。

  “来了!”

  不知有谁惊呼一声,鳌山战部的一些战兵下意识的缩了缩手脚,昨日萧晨硬撼雷劫,利用雷劫将整个鳌山战部毁于一旦,带给这些战兵无尽的恐惧。

  雷劫乃是天威,竟然能够以区区肉身抵抗天威,这种实力,足以让人大惊失色,而他们却是要与抵抗天威之人为敌,真的能像自家族长那般说的,一定能够取得胜利,所有人心中空荡荡的没有底!

  轰!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二十万战师横跨数十里之地,在鳌山等部族战师面前三里之外扎,下了阵脚,虚空中烈焰战旗烈烈作响。

  “杀!杀!杀!”

  杀声震天,血气如潮,滚滚震慑苍穹!一道无形的气势,化作波浪向着鳌山部族战师汹涌而去。

  这一刻,方圆百里的平原中,空气激荡有,有着股股气流碰撞起来,望着数里之外列阵,等待着的自己到来的鳌山部族等人,萧晨嘴角闪过一抹杀机!

  鳌山等人的面色有些难看,尽管知道古元收拢了落龙领地大部分战部,并强行征召其部族战师,但是当这些战兵汇聚到一起,所凝聚的气势也不由得让他们颤抖。

  他们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让这帮臣服于自己威势卑躬屈膝的族部,变得像这般气势凌人,如果先前这些战部有如此气势,又怎么能够被他们欺压百年岁月之久。

  而且这些战师乃是绝大部分都是各大部族的精锐,不是他们这些穷尽部族底蕴,所仓促征集起来战兵,此刻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鳌山老祖,只要能够将萧晨斩杀,就算是古元战师气势如虹,也无力翻天。

  “萧晨,你古元战部不过是外来之部族,却是擅起争端,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胁迫我落龙领地,诸多战部兵戈相向,不惜血染大地,你到底是何居心!”

  鳌魁面带疯狂,对着萧晨怒斥,更是杀机盈胸,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青年,让他鳌山战部陷入到如此境地,如今更是被逼迫到如此的程度。

  “你的话太多了,跪下!”

  突兀的,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数十万人尽皆一愣。

  下一刻,所有的都睁大了眼睛,特别是鳌山一方的武者更是惊骇莫名。

  在他的眼中,原本凶狠荏苒的鳌魁竟然宛如迷失了一般,噗通跪倒在地!

  什么!

  “这怎么可能!”

  “夺人心魄,掌控他人意志,这是需要多么庞大的灵魂力量!”

  紧挨着鳌魁的武者,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如此诡异的手段确实让他们感到心惊!

  落龙领地霸主部族的族长,炼血境极限武者,就这样在数十万战师眼前,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跪伏在地。

  顿时一片哗然,当然属于古元部落一方,乃是宛若海啸般的惊呼,气势怦然高涨!

  而对面的鳌山等战部的武者,仿佛却是笼罩上了一层无形的阴霾。

  “废物,还不醒来!”

  半空中,鳌山老祖面色铁青,萧晨的突然出手,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这让他感觉非常的愤怒。

  “该死!这是怎么了,本座怎么会跪下!”

  这时候鳌魁醒了过来,眸光更是狰狞可怕,在数十万战兵眼前,被人夺走神智,跪伏在地,让他感到耻辱,但是那人的实力却是自己无法比拟的,只能够乞求自家老祖帮自己报的一跪之耻!

  “老家伙,本族长说过今天就是鳌山部落的末日,今日就是尔等喋血之时!”

  “无知小儿,不过是区区雕虫小技,今日可没有天劫能够帮你,就算是晋升到了重楼境二重天境界又如何,本老祖可是半步踏入重楼境三重天的武者,我看今日就是你这小畜生的忌日等杀了你,在去处理下方的这些蝼蚁!”

  鳌山老祖立在半空中,一袭黑袍遮住了他的面容,但是沙哑的声音却是带着无穷杀机。

  对于鳌山老祖的威胁,萧晨视而不见,反而对着下方的诸多附庸部族的战师大声喝道“今日血战莽荒大地,我古元战部不会亏待诸位浴血搏杀的勇士!”

  “斩杀一千名战兵可以获得一枚武道大丹!”

  “斩杀一名炼血境初期武者,可换取一枚武道大丹!”

  “斩杀一名炼血境中期境界,可换取两枚武道大丹!”

  “斩杀一名炼血境后期境界,可换取三枚武道大丹!”

  “斩杀一名炼血境巅峰境界,可换取五枚武道大丹!”

  “斩杀一名炼血境极限武者,可换取七枚武道大丹!”

  “用尔等手中的战刀去获得更多的赏赐吧!”

  “杀!”

  突兀的,虚空中一道浓郁的杀机响起,这冰冷的杀机,清晰无比的进入到了每一名战兵的耳朵中,令无数战兵心中一惊!

  萧晨再一次将赏赐公布而出,对于这些附庸战师来说,大战之前,只有实实在在的利益,才会激他们的血气,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尽管不知道萧晨所说的武道大丹究竟为何物,但是鳌山一方的众人,却是将萧晨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的生命竟然被用来几枚丹丸来衡量,简直就是狂妄之极!

  随即萧晨也不再纠缠其他,到了此刻,唯有血与骨才能决定哪一方的胜利,手中战枪横指前方鳌山战师。

  “杀!”

  “杀!杀!杀!”

  烈焰战旗舞动,苍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大地震动,二十万人齐动,在大地上奔腾,宛若一条黑龙,滚滚狼烟升腾而起,在萧晨的赏赐引诱下,向着对面冲杀而去!

  “杀!杀!杀!”

  见到萧晨一方竟然抢先进攻,鳌魁手中战刀横指,也暴喝而起,向着前方杀去。

  从天空之上望下去看,大地上,两条土龙卷起滚滚狼烟向着对方猛然撞去。

  轰!轰!轰!

  就在两条土龙交汇之时,冲在最前方的战兵一滞,随即被磅礴的气势炸成齑粉,数十万人凝聚的恐怖气势,宛若蝼蚁般轻易的碾压!

  此刻萧晨的下方,依然有着一只万人战师没有加入战场,这一支战师身穿整齐的火犀战甲,每一名武者都有着淬骨境后期以上的修为,在丁山的带领下,静静的望着不远处数十万人的惨烈厮杀!

  至于剩下的古元部落的炼血境武者,尽数杀入了血色战场之中,就连血煞与石牙两人也进入其中,他们的两人的任务就是斩杀对方的炼血境武者,凭借着重楼境的修为,场中的炼血境武者没有人会是两人的对手。

  黑耀山下,杀声震天,即便是百里之外依旧是清晰可闻,不仅如此浓郁的血雾开始在虚空中凝结。

  呜呜呜!

  慢慢的整个莽荒大地上起风了,阵阵喊杀声中,无尽的血气不断冲向半空之中,大地是血色,天空是血色。

  而半空中的萧晨与鳌山老祖却是依然没有动弹,似乎下方莽荒大地上的杀戮,并不能引起他们的波澜,今日最为重要的一战还是在两人之间,这也关乎着两大部族的生死存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大道主武逆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