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避对手之长,扬己方之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等下我出手将蚩尤打回魔界,你要帮忙出力,不用你做别的,只要你放开韶光度的权限,其余自有我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楚天瑶的耳中,奇怪的是她并没有表现出诧异,玄演神识中清楚地看见她面上十分镇定,眼角甚至还闪过一道精光。

  是的,楚天瑶早就看出面前的女娲娘娘是玄演假扮的,因为从韶光度一出来她就瞧见玄演若隐若现的身形在女神圣像旁边,等蚩尤魔神出现后,潭底立马浮上来一个女神身影,若说直接相信是女神显灵那就才怪了。

  这时听见玄演的吩咐,楚天瑶看了李南歌一眼,对方还在奇怪为什么真的会有女神降临,而且身上的仙灵之气,飘渺如烟,并不是玄黄大陆能够拥有的东西。楚天瑶的异样李南歌没有注意到,楚云深却是早就发觉了。

  从入定中醒来之后,自己这个妹子就有些神思不属,她莫不是有什么发现,只是这发现并不好直说,所以楚云深递了一把木剑过去,深深地看了楚天瑶一眼,目光中诉说了无数的支持与肯定,让人十分安心。

  玄演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感觉到五色石上传来一阵震动,他怕时间再耽搁下去,那结界被法则修复,就没有办法再将蚩尤送回去了,当下,手中权杖轻轻一挥,一道耀眼的光芒直射到蚩尤身上,让他感觉到一阵灼痛。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一心要和我打一场了吗?”蚩尤本来还在沉思,这突如其来的伤害让他难受起来,他眯了眯铜铃大的眼睛,怒视着面前满脸悲悯的女神,声音响彻山顶谷地,宛如洪钟大吕般洪亮。

  玄演轻咳一声,让嗓子变化一番,回忆了印象中女娲娘娘的声音,这才开口道:“人间有人间的规则,早在万年之前就有大能以**力隔开这天地,当初这些也是大家都认可的,你如今在人间显圣,已经违背了天条,并非我一意与你为敌!”

  玄演所说乃是旧事,不过蚩尤确实知道,很久很久之前,因为女娲造人,所以世上人神混居,可是人类和神相差甚远,也有不少拜入神仙座下的修行人胡作非为,便有天帝为世间定法,神仙居三十三天之上,人类居大陆之中,而魔头占据了九幽与天外,他蚩尤战败之后,便因为这道天条而离开人间,不能再和黄帝争锋。好在黄帝也因为这天条而成了仙,他这才算小出了一口气。

  只是女娲娘娘向来不理人世,她早已成就圣人,与天道共存,这点小事如何会惊动她。蚩尤迟疑一番,一双金睛便仔细看了过去,刚刚他才破界而出,只是感觉到女娲娘娘身上令人心悸的气息和熟悉的感觉,并没有仔细观察。

  这一看之下,蚩尤似乎有些明白了,苗人向来尊崇女娲娘娘,而且也得了她的眷顾学到补天诀,也不怪女娲娘娘为他们留下保命后手,这和自己并不冲突,只是自己真身似乎是不能留在这玄黄大陆了。想到这点蚩尤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不允许他的眷族在大陆上存在就行,他本人到不到其实并没有什么。

  想通这点,蚩尤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娘娘说得是,本不该在人间显圣,只是这里都是修士,并非凡人,我也没有欺夺他人之信,算不上什么大事,我的眷属又费了这么多功夫,不如便给我点时间,让我交代一番吧。”

  他说得坦荡,似乎也没有一直盘踞苗疆的意思,玄演琢磨了一番,猜到他选在这里降临本是相信女娲娘娘的结界布置可以不惊动上界,只是他没想到女娲娘娘还留了“分身”在此,若是过分强硬,说不得便有人动用雷霆手段,他也是怕引起公愤啊,毕竟天条也不是说得好看的,要不然当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同意将仙界、人界、魔界分开。

  玄演悠悠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你是明白了,那我也不多说了,苗人既然已经渡劫,那这次你们便就此离去吧。”他算是好心,却不想惹了蚩尤怀疑,要知道圣人无情,以万物为刍狗,虽是悲天悯人却也不会过多插手。

  玄演也是关心则乱,魔门弟子所占据的地方灵气稀少,土地荒芜,他还想借着五色石在此地修行一段时间,故此不想让魔门中人在这里继续捣乱。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失言了,好在他也是一方道主,一代天尊,本身也是底气十足。

  “五毒教教主上前来。”不再理会蚩尤,也不管他的探究,玄演心念一定,便有了决定,他先将魔刹罗唤到面前。魔刹罗本来是想要曲云上前的,只是曲云担心自己身上有西河剑器坊的功夫,所以还是让魔刹罗走到近前。

  “你身上没有五毒印记,莫非是前任教主?”玄演仍旧没有张目,他的眼神和女娲娘娘不同,还是不要再给对方增添怀疑了,这五毒印记也是刻意说给蚩尤听的,这件事五毒教中并无一人知道,知道的都已经是上界中人了,所以蚩尤眨了眨眼睛,将蓝玲招到身前,不再关注那边的事情。

  魔刹罗惊恐地点了点头,她没想到还有这种事,不过女娲娘娘是神仙中人,能够知道这些也不足为奇,正准备退下之时,却发现身子一动也不能动,不由得看向方乾求救。

  方乾对魔刹罗还真是有些无奈,这个傻女人当初是怎么当上教主的,难道没发现是对方有意点拨吗,他无趣地摇了摇头,看了眼紧紧抱着他手臂的玛索,说起来这个玛索还真是知情识趣,对他的事情还是下了心思琢磨的。

  曲云皱了皱眉头,到底还是走了上前,她没有学魔刹罗那般直接跪在地上,而是将手中虫笛握住,随时做好了准备。这个大概就是她和魔刹罗的不同吧,在魔刹罗心中她总是为别人而活的,而曲云,自叶晖关了那扇门之后,她便全是为了自己而活。

  “你修炼的心法有些瑕疵,导致了现在的状况,若是按照现在的方法继续修炼下去,两边冲突起来,只怕你的一身修为便要废去。”玄演淡淡地点出曲云身上的问题,他也是有心借这女人一用。(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