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七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又一日,郑伦前往西岐城下叫阵,连续两次胜利,并且擒了黄飞虎这个叛逆,让他有些志得意满了。

  难怪他如此的得意,黄飞虎危害可谓是人所共知,就连帝辛都恨不得将之生吞活剥,若是将之解往朝歌,那么必然可以得到丰厚的奖赏。

  他们这些能人异士,之所以选择前往人间,不就是为了高官厚禄,人间富贵享受不尽吗?

  征伐西岐,这对于所有的将士来说都是一个机会,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除非遭遇挫折,否则定然不会投降。

  至于闻太师的身死,和邓九公的归降,已经被他们抛之脑后了,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没有人会承认自己不如前者。

  如果能够取得闻太师都无法成就的伟业,那么必然可以一步登天,得封王侯。

  对于郑伦的叫阵,在没有弄明白他的法术真面目之前,其他人是万万不会冒然出战的,一旦被擒,就代表着生死不由自己掌控。

  这个时候,土行孙站了出来,其他人害怕被擒,唯有土行孙不怕,土遁之术,足以让他来去自如。

  “弟子归周,寸功未立,愿去走一遭,探其虚实,何如?”

  对于土行孙的请战,姜子牙当即应允,这个时候,没有比土行孙更加合适的人选了。

  看到一个矮子出门,郑伦一眼就看出了土行孙同样是道门中人,人不可貌相是没错,很多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真正能够公平对待的,几乎没有,连唐僧都一样。

  郑伦看到那个矮子来到阵前,不由的取笑道:“你那矮子,来这里做什么?”

  土行孙没有听出其中的嘲笑,说道:“吾奉姜丞相军令,特来擒尔!”

  土行孙说得骄傲,但是郑伦这下子可谓是哈哈大笑了,嘴上更是不留口德。

  “看你这厮,形似婴孩,乳毛未退;敢出大言,自来送死!”

  听到郑伦的言语,土行孙大怒:“好匹夫!焉敢辱我!”手中的铁棍随之就砸向了火眼金睛兽的蹄子。

  郑伦当然不能看到自己坐骑受伤,连忙招架,那土行孙也不攻击郑伦,围着火眼金睛兽不断使出兵器。

  仅仅是数个回合,郑伦就忙的满头大汗,没办法,他坐在坐骑上,向下用力,简直是费力不讨好。

  而且土行孙围着坐骑滴溜溜的转,身形相当灵活,总是让他疲于奔命。

  见到这样也不是办法,郑伦再一次使出了他的神通,两道白光从鼻子中喷出,土行孙眼看耳听,立刻失去了知觉,任人宰割。

  等待乌鸦兵将土行孙给绑了,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面对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情况,土行孙也不惊慌,而是连道:“有趣!”

  听说郑伦再一次擒了西岐来将,苏护传令:“推将上来。”

  看到是一个矮子,这苏护就犯了一个很多人都犯过的毛病,那就是以貌取人,就算是一个矮子,对于打算归降西岐的他来说,也没有权力任打任杀。

  “这样的将官,拿他何用!推出去斩了!”

  也该是土行孙厉害,否则真得将这个姜子牙的师侄给杀了,那么他也不用想着投降了,直接就被姜子牙给平了。

  那土行孙也是自恃本领,没有任何害怕,说道:“且不要斩,我回去说个信来。”

  这样痴人说梦的情形,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肯信,于是土行孙也只能在众目睽睽下,一转身就消失不见。

  如此的本领,立刻让苏护知道这个矮子同样是一个能人异士,不由的说道:“西岐异人甚多,无怪屡次征伐,俱是片甲不回,无能取胜。”

  作为一个主将,苏护这样的言论无疑是相当不利的,会严重打击到将领的士气,可是对于一个心中早已决定归降的人来说,反倒是合理了。

  因为有郑伦这个标杆一直取胜,苏护帐下将领都士气高昂,归降的话语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郑伦连胜三场,连擒三将,也就是土行孙本领特殊,得以走脱。

  于是自然再次前往西岐城下叫阵,不巧的是,这一次西岐出战的神将是哪吒。

  哪吒因为曾经割肉还母,剔骨还父,死过一次,因为迟迟不得复生,于是只能被太乙真人以炼化荷藕重塑肉身。

  以这样状态复生的哪吒,根本没有魂魄,天然就免疫所有针对魂灵的法术,至少郑伦的神通法术是无效的。

  如果说其他人还要郑伦以眼力来辨认是不是道门中人,脚踏风火轮的哪吒,一看就是法宝众多的强手。

  秉承着先下手为强理念的郑伦,没有几个回合,就是一哼,两道白光从鼻子中喷出,那哪吒见得分明,可就是没事,依旧提枪厮杀。

  自己的法术没用,让郑伦大惊,心里想道:“吾师秘授,随时响应,今日如何不验?”

  心有不甘的他,接二连三的使出法术,哪吒这个时候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于自己的本事,他还是相当清楚的。

  当即笑道:“你这匹夫害的是什么病?只管哼!”

  哪吒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郑伦也知道自己的法术不起作用了,于是提着降魔杵一阵厮杀。

  郑伦的法术是没有发挥出任何作用,可是哪吒手中的宝贝可是还没有使出。

  战得三十个回合,哪吒使出了乾坤圈,正中郑伦后背,将他打得骨断筋折,无力再战,勉强逃回营中。

  看到郑伦受伤甚重,站立不能,苏护就知道他的机会来了。一直以来,都是郑伦作为主战派的头领,若是郑伦投降,那么自己归周的意愿就可以成全了。

  于是苏护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郑伦投降,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诸多的道理将遍了古往今来。

  这个时候,郑伦也知道苏护有归周的意愿,只是自己等人阻挠,才无法实施,他说苏护不过,心中也是耿直。

  “君侯既有归周之心,我决然不顺从于反贼。待我早间死后,君侯早上归周;我午后死,君侯午后归周。我忠心不改,此颈可断,心不可污!”

  郑伦的固执出乎了苏护的意料,苏护也是不愿伤害忠良性命,只能放弃劝说,沉思良久。

  在这个过程中,苏护见了黄飞虎,说出了自己的种种难处,尤其是郑伦的事情,让他颇费心思。

  最终苏护将黄飞虎父子放走,道明了自己归周的心思,只要和平解决郑伦这个变数,就会归周。

  还是苏护的儿子苏全忠,想了一个注意,直接里应外合,让姜子牙前来劫营,把伤重的郑伦拿走。

  没有了郑伦,那么以苏护的声望,归周完全是顺利至极。

  可是不等苏护实施这个计策,一个道人的前来,让他的打算完全落空。

  ps:感谢书友“红尘之羽”的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换爱黄小兰拯救超级英雄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无限神罗我捉鬼的那些年大汉科技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