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祸水东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胡彪见徐茉莉不愿意交出钱包,疑心更甚,二话不说身子一弯就一把抓了个过去,想直接将钱包抢过了。

  “啊,彪哥不要!”徐茉莉紧紧捂住了钱包,她倒并不全是心疼这些钱,而是不想让李天才的一番心意被这样给抢走,说什么也要死命护住。

  “给老子放手,你这是找死!”胡彪用力拽了几下都没有将钱包抢到手,立即火气直冒,“啪”的一下,伸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紧接着又是一脚踹去,将徐茉莉打得头昏眼花。

  王笑芸眉头紧锁,这种情况她真不知道该怎样插嘴。

  不大一会,胡彪在拳脚相加下终于如愿以偿的夺下了钱包,拉开一看,一眼就看见了厚实的一沓钞票,立即喜笑颜开道:“嘛的,果然有货,臭表子你敢私藏货款!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你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说完,胡彪将钱掏出来,一把塞进裤兜后,把袖口往上捋了捋,做出一副大打出手的模样。

  王笑芸立即站起身来将胡彪拦下,笑嘻嘻的说道:“彪哥,茉莉刚入行不懂规矩,我一会好好给她说道说道。你大人有大量,就念在她初犯就放过她吧!”

  其实胡彪也只是想吓唬吓唬而已,要是把人打坏了,十天半个月不能出工,那可是一大笔损失,这时很乐意的顺着台阶下,狞笑道:“恩,那就念在你给她请求的份上,这次就小惩大诫了。今晚你好好把我伺候舒服,哥就不追究这事了!”

  徐茉莉揉了揉疼痛难当的脸颊,倔强的抬头道:“你打死我算啦,想让我陪你睡觉,没门!”

  被当面打脸,胡彪顿时勃然大怒,一把推开挡在身前的王笑芸,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个臭表子,你个烂b货,还敢在老子面前装贞烈,看我不削死你。像你这样的小娘皮,老子手里多得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王笑芸暗叹了一口气,几步上前再次拦住了胡彪,赔笑道:“彪哥息怒,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啊!”

  胡彪用手指了指王笑芸的额头,破口骂道:“你个2b货,别以为跟我混了个脸熟,就可以蹬鼻子上脸。你再不闪开,老子连你一块收拾了!”

  王笑芸脑筋急转,眨了下眼睛道:“彪哥,你不知道茉莉今晚遇上大财神了,你可不能把她打坏了啊!要不然,彪哥你的损失就大了!”

  胡彪一听到有利可图,顿时火气就降了三分,不阴不阳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王笑芸祸水东引的架势,徐茉莉急急的喊道:“芸姐,你不要乱说!”

  王笑芸朝着徐茉莉眨了眨眼睛,继续开口说道:“彪哥,事情是这样的,……彪哥,茉莉年纪还小,经不住你的折腾,今晚还是我来陪你吧。你好久都没有跟人家那个了,我实在想得紧啊!”

  听完王笑芸添油加醋的一番话,胡彪脸上笑意大盛,一把搂住王笑芸的腰,调笑道:“哈哈,还是老夫老妻感情深啊,走起,今晚让我好好浇灌一下你的旱田,看看你那吃饭的家伙事到底还紧不紧。明天,咱们做一票大的。徐茉莉,你个小娘皮,给我老实点,要是敢通风报信,我杀你全家!”

  徐茉莉看着歪歪扭扭往卧室走去的胡彪,眼神充满了怨恨,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两种念头不断的在脑海里闪现。

  ……

  第二天早上,李天才等人早早就来到了东亘三号店,进行最后的准备工作。

  李天才见到汤瑶有些精神不振,便走到跟前轻声问道:“怎么换了地方不适应,你昨晚又没有睡好吗?”

  汤瑶笑着点了下头道:“不好意思,李总,过于兴奋加上不习惯,搞得我深更半夜才有了点睡意!”

  李天才摆了摆手道:“这有啥,说明你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嘛。恩,我在这边呆不了几天,最终这边的大任得长期落在你的头上。虽然公司是有好几个股东,但是你不用怕,放手去做,后面有我在支持就足够了。”

  汤瑶感激的说道:“我知道啦,李总,你尽管放心吧,我这个人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准了事情就绝不会半途而废,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厚望!”

  李天才轻轻的点了下头,然后转身看向那几正在摆弄着喜庆花篮个丫头,玩得没心没肺的,不由得感叹道:“生活磨练人啊,有家室的人和没有家室的人就是大不一样!”

  汤瑶轻声说道:“是吖,人越大烦心的事情就越多,哎,要是人能够永远保持年轻那该多好。不过,李总,你不也一样没有没有结婚吗,难不成你也一样多愁善感?”

  李天才耸了耸肩把手一推道:“当一穷二白的时候,整天为了生计和将来疲于奔命。当有了一点家业的时候,自己便不在属于自己了!”

  汤瑶打趣道:“李总,那叫做能力越大责任嘛,嘿,每个人都喜欢上级领导找他谈话,要给他增加担子呢!”

  李天才转身仔细瞧了瞧汤瑶,少妇的成熟风韵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满脸笑意的说道:“你既然喜欢,将来可不要喊累啊!”

  汤瑶被李天才野性的目光看得脸色羞红,慌乱间口不择言,竟说了一句很暧昧的话:“李总,那小女子就随时等候你的召唤了!”

  时间过得很快,在24响车载礼炮响过之后,开业庆典便拉开了帷幕。

  芙城是范奇和程雁的主场,宴请的宾客自然绝大多数都是他们夫妻的各种关系。李天才略一点算,发现竟然有八十余人到场,除了亲戚、朋友和下属,还有不少官面上的人物。

  对于这种场面,李天才自然是乐于看见的,开店不怕大肚汉,关系越广人越多就越好。

  出于礼貌和将来业务需要,酒席间李天才跟在程雁身后,每一桌宾客都去敬了一圈酒,也算是认了一个脸熟。

  好话说尽、套路走完,好不容易才将众人应酬完毕,李天才回到原位,摸了一把有点晕头的脑袋,长出了一口道:“做人可真不容易啊!”

  “李哥,你还记得我们俩吗?”结果他话音刚落,便又有人找上门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