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徐宏追出数里,使尽浑身解数,最终将其中一滴万兽之精血捕获,用个奇特的容器将其盛装起来。△↗頂頂點小說,

  他转身又向另外一滴精血飞遁方向飞去。

  但是徐宏的双眉就在此时开始紧锁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有一道身影也正在向那滴精血逼近,而且来者与精血的距离比徐宏要近得多,要想取得那地精血只有理论上成立了。

  但是徐宏并不向这样放弃,他将速度施展到极致,朝那滴精血飞去。

  真是世事难料,那精血虽然距离那道身影极近,但是当那来着想要捕获精血之时,精血滴突地转了个方向,向斜侧面遁去。

  如此一来,那液滴就飞向了徐宏的左侧,徐宏目露喜色,向那精血滴飞掠而去。

  那来着是一只白头血雕,因捕捉精血失败而发出了一声尖啸,当它看到精血滴朝徐宏的左侧遁去,顿时无比愤怒,它的不知道施展了什么神通,飞行速度顿时加快了一倍有余,在空中化作一道残影。

  白头血雕这样疾速飞目标并不是精血滴,而是徐宏,它知道要获得者精血滴只有将对手击杀才使上上之策。

  徐宏没想到白头血雕如此凶残,一会面就施展杀招,他自然不会对这疾速扑来的白头血雕客气半分了。

  在空中拼杀并目前不是徐宏的强项,更何况对手是这种飞行能力特强的白头血雕,硬拼绝对是不行的。

  情急之中一个念头在徐宏脑海中瞬间形成,他突然将双翼收了起来,身体因此而疾速向地面坠去,那白头血雕没想到徐宏会突然下坠,它一式击杀扑了个空后也收了双翅,向徐宏俯冲而去。

  三丈、两丈、一丈……

  就在白头血雕距离徐宏不到半丈而且准备再次施展杀招之时,一张兽筋网随徐宏双手猛挥而撒了出来,对着白头血雕当头罩去。

  这一变故那白头血雕就算死都意料不到,魔兽之间拼杀要么靠神通,神通不行就近身拼杀,哪有魔兽会使用网来困住对手的。

  “收!”

  当兽筋网将白头血雕罩个严实之时,徐宏手中绳索猛地一拉,那白头血雕向张开双翅结果没有张开顿时失去了飞行能力而直直往下坠去。

  这白头可不是个省油灯,它虽然被困于网中,但是它那弯曲的雕钩飞快地啄向兽筋网,加上它那锋利的雕爪也在奋力抓扯。

  兽筋网的网格在一阵啪啪之声中渐渐被破开,眼看白头血雕就要脱困而出。

  抓着兽筋网主索的徐宏面色多了一分凝重,这白头血雕的能力的确大出他的意外,这坚实的能够承受万斤之力的兽筋索竟然被它如此轻易破开。

  徐宏挥手掷出数枚兽骨飞镖,化作白芒击向血雕。

  “咚咚!”

  兽骨飞镖击在血雕的羽毛之上,犹如击在鼓上发出咚咚之响声而被弹开,这血雕羽毛的防御和弹力还真够变态。

  徐宏看到飞镖被弹开,他立刻分析出了其中原因,首先是这血雕的羽毛弹性极强,而是之前飞镖是顺着羽毛生长方向飞击而去的。

  若是飞镖逆着羽毛生长方向攻击的话威力会增强数倍。

  二者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坠落到地面了,白头血雕变得更加疯狂起来,而徐宏的脸也绷得紧紧的。

  徐宏找准了一个逆着羽毛的方向,挥手再次打出了数枚飞镖。

  “嗤嗤!”

  飞镖命中目标而发出几声脆响,没入白头血雕身体之中消失不见,那白头血雕发出几声尖啸之后抓扯兽筋网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

  徐宏掷出飞镖之后展开双翼向斜侧里滑翔而去,打了个盘旋噗噗噗地拍动双翼向远处疾速遁走的金色液滴追去……

  而那中了兽骨飞镖白头血雕虽然没有死去,但是它因此实力大减而无法挣脱兽筋网的束缚,直直地撞向地面摔得血肉模糊。

  徐宏之前追击捕获一滴万兽之精血是费了一番周章,又经过刚才剧烈的拼斗,徐宏损耗了不少气力,现在追击金色液滴有意思力不从心的感觉,但是这万兽之精血是在是太珍贵了,不能就这样让它轻易逃掉了。

  徐宏牙龈紧咬,面目扭曲,疯狂地不断提升速度,身体内阵阵脱力的酸麻之感和撕裂般的疼痛之感传来,令徐宏额头上不断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再这样下去不但不能捕获万兽之精血,待脱力之后自己也会从这百丈高空之中坠入地面摔成肉酱……

  “天狼第四变!”

  徐宏在绝境之中想起了天狼第四变是一式远程攻击的神通,但是自己之前并没有领略到其精髓,现在自己正陷入绝境之中,还不如冒险一试看看能否成功。

  随着天狼第四变口诀的运行,徐宏所化的银色天狼绒毛上的青光变盛了许多。一个青色狼头在徐宏头顶形成,随后狼脖子、狼身渐渐出现,但就是无法凝出全狼。

  徐宏竭尽所能最终没有凝成全狼,意味着天狼第四变无法施展,要是强行施展自己以后在天狼诀的修炼中就不再有任何进步。

  “这该如何是好!”

  徐宏面色黯然,他不甘这样放弃捕获万兽之精血,更不甘这样从百丈高空之中坠落。

  突然,绝望的徐宏的双眼亮了起来,他再次运行天狼第四变口诀,这回出现在他头顶的并不是一个狼头,而是一只青色小兔子,跟之前从食人花中孕育而出的那只小兔子一般无二。

  兔子全部凝形成功之后其身上闪烁出的强盛青光将底下的徐宏笼罩了起来,徐宏试着驱使小兔子,要是成功驱使,那么天狼第四变就可以施展了。

  果然,随着徐宏用神念对兔子进行驱使,青色兔子立刻在徐宏头顶蹦跳起来。

  “擦,这样也行!我真的是太有才了!凝不出那巨大的天狼,这小兔子还凝不出来!”

  “去!”

  徐宏发出一声暴喝,头顶的小兔子化为一道青光,朝前面的金色液滴疾速飞掠而去。

  兔子去速太快,眨眼间追上了金色液滴,那万兽之精血看到兔子飞掠而来,闪身欲躲开,但是那兔子此时张开了小嘴,一口将金色液滴含住。

  随后追击而来的徐宏用一个精致小瓶将万兽之精血收了起来,那被凝出的小兔子随后被徐宏收回身体之内。

  徐宏以另类方法感悟了天狼第四变,虽然有些取巧,但是就算自己师尊那样的绝世天才也想不出这样的变通方法,以这样的方式施展天狼第四变,估计威力要逊色不少,但是驱使这只小兔子不驱使那巨大的天狼要轻松灵活得多。

  而且从刚才的效果来看,自己驱使兔子的速度非常快,这一点估计可以补充攻击上不足的缺憾。

  成功施展天狼第四变之后,徐宏体内枯竭的力量得到了一定补充,看来这天狼九变的每一重对身体都有一定的强化效果,而且现在已经成功捕获万兽之精血,不需要快速飞行了,之前要从百丈高空坠落而下的局面就这样被无形瓦解了。

  徐宏突然想起了那被他击中坠落而下的白头血雕,他落地之后火急火燎向那血雕坠落之处赶去。

  这血雕一旦坠地不死,那么徐宏获得万兽之精血和自己并非魔兽的秘密就会被它传出,到时候自己就成了众矢之的,死无葬身之地。

  当徐宏看到那白头血雕被摔成肉酱之后才常常舒了一口气,自己所想象的糟糕后果并没有形成。兽潮之灾就这样过去了,徐宏遭遇兽潮没有被卷进其中,反而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他举目向那被践踏成一片荒野的万灵之地,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发出了一声长叹。生命在某些情况下无比顽强,但是在面临此类灾难面前却显得那么弱小。

  …………

  生机全无的荒野之中,有一道身影正在飞掠。他正是徐宏,兽潮之后,这万灵之地变得寂静起来,方圆百里之内都难找到一个生灵存在,因此徐宏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在万灵之地飞掠。

  越往前走,荒凉之景渐渐被生机勃勃形象所代替,而且这万灵之地到了此处之后竟然遍地都是森林,那苍翠的古林之中神秘莫测,估计兽潮就是从这里引发的。

  “难道这里有什么奇物存在?那些精英为在夺取奇物之时与此地的守护魔兽发生了冲突,不敌之后逃遁而引发了兽潮?”

  徐宏不断推测着开始仔细盘查起来,不久之后,徐宏在森林边缘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发现了奇特之处。

  这巨大的山石上留有一个碗口粗的木桩,其上有浓郁的能量不断散发出来,很明显这棵长在无缝山石之上的天罡树不久之前被砍了下来,奇物被别的魔兽捷足先登了,徐宏不由暗叫可惜。

  天罡树长在无缝的石头之上,生长速度极慢,至少百年方可成材,其树干天罡木是炼制木系异宝的绝好材料,在魔兽界有个枯木族,此族将天罡树奉为圣物,要是在枯木族中有一棵天罡树存在,此族的成员能力提升速度会无形加快数倍。

  虽然此天罡树的树干被取走,但是还留下了树根,估计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取宝者没有机会将这天罡树连根取走。

  徐宏取出象牙匕首,开始在巨石上切割起来,顿时石屑纷飞。约一炷香之后,徐宏从石头中取出了一节数尺长的天罡树的树根,小心用兽皮包裹起来,放入储物腰带之中。

  万灵之地真是奇物层出不穷,徐宏才进来半天,就获得了数样奇物,包括万兽之精血总共三样了,真要在圣地内呆满三年,出去之时所获的奇物该有多少?

  其实不然,这圣地是专门给魔兽试炼用的,或许以前是给人类试炼用的,这些魔兽精英进入圣地之内,有谁能够有徐宏这样配着一条储物腰带进来的,因为魔兽的灵魂较弱,要晋级到圣兽之后才能够使用储物空间。

  上天造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令万物的能力保持平衡,比如说人类灵魂较强而体格较弱;魔兽体格强悍,还能领会天赋神通,但是灵魂较弱;灵虫体格小,灵魂弱,但是灵活诡异,数目众多,繁殖能力强,生长周期短……

  三年下来,侥幸存活的能够带走的也就那么几样奇物,其他的都被这些魔兽牛嚼牡丹般吞食了,而他们的实力也会在在三年中暴涨。

  狼王让徐宏、殴燎进圣地历练,表面说注重他们能力的提高,其实暗地里就是因为徐宏有储物腰带,一旦能够熬过三年,到时候出去所收集的奇物估计可以令狼王乐上几个月都睡不着觉,要是哪一天天魔山个魔兽种族知道徐宏带着储物腰带进入圣地,狼王那才真正的睡不着觉了。

  随后徐宏从腰带内取出锥形项坠,发现其中闪烁的青光变得非常强盛,但是方位在不断偏移,这一变故令徐宏的面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殴燎就在附近,估计遇到强敌了,正在慌不择路奔逃,要不然不会偏离这么远。”

  徐宏突然萌生出一种不妙之感,没想到历尽千辛万苦才与殴燎近在咫尺,竟然突生变故,迅速朝感应到殴燎的方向飞奔而去。

  徐宏一下在森林之中奔出了数十里,他发现一条山梁上有两道身影正在匆匆赶路,徐宏面露喜色,但是当他走近了之后才发现那两道身影中没有殴燎。

  “不可能!从它们身上涌现出的气息不足以击杀殴燎,或者殴燎被别的魔兽击杀了,那锥形项坠被这二者取得了……”

  种种猜测顿时不断在徐宏脑海中产生,总之他就是不相信殴燎已经陨落掉了。

  “站住!”

  徐宏靠近之后发出一声暴喝,那两道身影回头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徐宏!

  “墨晶魔猿!”

  徐宏这才发现这两耳竟然是四年前采集墨晶金遇到的墨晶魔猿,这两只魔猿其中一只是当年那告诉徐宏魔甲龙采集墨晶金方法的那只,而另一只是徐宏二者离开之后从地上捡起徐宏所留物品的小魔猿。

  “你们杀了那只狼!”

  “没有!我们无意中捡到这个东西,他是你那同伴之物?”大魔猿指了指项上的锥形项坠。

  “正是!在哪里捡到的?”徐宏万分着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

童齐其他小说:九阳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