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情之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破风上,孟邪好奇地打量四周。

  一个半透明的光罩将破风笼罩其中,船上布置的很雅致,书架,方桌,茶具一应俱全,在南面最中央的位置,还摆放着一个青铜的香炉,看上去造型古朴,应该有些年头了。

  站在船头一个竖起平台前,姬无岳随意地按了几下,掏出几块玄石摆放好,这才转身招呼孟邪。

  “呵呵,怠慢了,设置好破风了,接下来我们喝茶,等着到地方就好了。”

  说着,姬无岳走到方桌后,示意孟邪和南宫辰坐下。

  三人围坐桌前,姬无岳拿出一个小铁罐,小心翼翼地夹出三片叶子。

  孟邪盘腿而坐,好奇地看着姬无岳拿起茶具,开始沏茶。

  姬无岳动作很娴熟,看来平时也是一个十分喜欢茶道的人。

  片刻后,热气腾腾的茶杯放在了孟邪面前,姬无岳笑道:“来,尝尝,这可是我从爷爷那里要来的茶叶,平日里就连七大宗主也没有这个口福。”

  南宫辰眼睛一亮,惊喜道:“莫非是那种茶?”

  说着,他端起面前的茶杯,不管不顾地喝了一口,烫的他呲牙咧嘴。

  孟邪和姬无岳一阵哄笑,手指着南宫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而南宫辰的这种率真,无形当中拉近了几个人的距离。

  等了一会儿,孟邪也端起茶杯,轻轻地呷了一口,慢慢在舌尖回味。

  唇齿芳香,茶水生津,带着一股甘甜顺着喉咙而下。

  腾地一下子,孟邪只觉得丹田一阵发热,丹田海中巨浪滚滚,修为竟然极为不易察觉地增加了一丝。

  目光惊奇地看着姬无岳,后者喝着茶水,笑呵呵地望着他。

  “这……”

  还没等孟邪问出口,姬无岳先一步说道:“修为增加了一点?”

  “呵呵,你不知道这茶是我家花园的一株大树的叶子,那里灵气浓郁,每年都会掉落一百片左右的叶子,被爷爷用特殊的手法做成茶叶,三品武君以下会缓慢增加修为,对于四品武君就没什么用了。”

  每年才一百片叶子,还是那位姬老亲手制作。

  这一片叶子恐怕流传出去,都会被七大宗门的人抢破头。

  而现在他竟然坐在这里能喝上整整一杯,真是荣幸之至。

  “多谢姬兄盛情招待,这么贵重的东西,你给我喝,让我如何是好。”孟邪对姬无岳如此款待,有些感激。

  同时姬无岳对孟邪这位只见过一面的人,如此热情,让他心中也有些奇怪。

  “呵呵,孟邪兄弟说笑了。”姬无岳摆摆手,脸上露出一副苦笑,“实不相瞒,无岳这么做,也是有目的的。”

  “哦?”孟邪奇怪地看着姬无岳,等待他的下文。

  将茶杯放下,姬无岳缓缓地开口说道:“想必,孟老弟已经了解,除魔联盟用的是淘汰机制,竞争十分激烈。”

  孟邪点点头,“这些小辰都已经跟我说过了。”

  “嗯。”姬无岳宠溺地看了一眼旁边闭目养神的南宫辰,“他肯定也没跟你细说。”

  “除魔联盟,只有盟主一位,副盟主两位,长老若干,盟中之人,全被被叫做猎手,分为白金,黄金,白银,青铜,黑铁,五个称号,每提升一个称号都有硬性的固定指标,达不到,任何人都不能提升,就连盟主也是如此。”

  “在下不才,在盟中为白银猎手。”姬无岳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让孟邪顿时大吃一惊。

  白银猎手,那上面不是还有两个等级,这除魔联盟实力好强。

  向姬无岳这种武将巅峰,在七大宗门绝对是宗门的核心人物,而在除魔联盟只是一位白银猎手。

  听他话里的意思,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并算不了什么。

  望着满脸震惊的孟邪,姬无岳黯然道:“想必,你也猜到,我这样的人物在除魔联盟中比比皆是,并算不得什么。”

  “但是,每一个白银猎手都有自己的小群体,群体大部分是由青铜和黑铁猎手组成,可我现在确是一个光杆司令,也不对。南宫辰就是我的人,可他不能算在内。”

  “这就不对了,凭借姬兄你的身世应该有很多人会投靠你才对呀。”孟邪疑惑地问。

  “这才是我最恼火的地方。”姬无命听见孟邪的询问,顿时更加苦涩,“除魔联盟几乎都是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死亡的会不会是自己,因此在那里身世反而是最没用的东西,没有人会看重这个,而是更看重实力。”

  “哦!原来如此!”

  孟邪恍然大悟,但不明白姬无命和自己说这些干什么。

  说了这么多,姬无命总算讲到了正题,有些为难地说:“我这么热情招待孟兄弟,只有一个请求,孟兄弟成为黑铁猎手之后,能加入我的队伍里,不知你意下如何。”

  “姬兄这么看重我?孟邪只是一介无名之辈,哪能帮上什么忙。”孟邪摇摇头,没有一口答应。

  听到这话,姬无命顿时大笑起来,“孟兄弟这么说,岂不是让我们这些人都汗颜,你的那些事迹,我都如雷贯耳,只希望孟兄弟不要推辞,无岳确实一片真心邀请。”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孟邪认真仔细地考虑了一下。

  除魔联盟不比宗门,在哪里人不生地不熟,有个人照应也是一件好事,能快速地融入进去。

  而且姬无岳相当儒雅,性情脾气让孟邪相当认同。

  大不了,日后发现这姬无命有什么不妥之处,转身离开就行了。

  “既然姬兄这么说,那孟邪自当从命,只要不嫌弃我是一个刺头就好了。”

  孟邪笑了笑,答应了姬无命的要求。

  姬无命闻言大喜,不禁抚掌大笑,“好!谢谢孟兄弟,有你在,我总算不用做光杆司令了,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将桌上的茶具撤下去,姬无命从船舱里端出了几盘佳肴,还有一壶美酒。

  叫醒已经睡着了好半天的南宫辰,三人坐桌对饮,开怀畅谈。

  破风一直前行,船上的三人彼此更加熟悉,感情更近一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