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2章 和亲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在左右大臣两个人私下计议已定、统一了立场之后,他们这才一起联袂走向了两位陛下所暂时居住的茅草屋当中。([[[〈 ?( ? W]W]

  “参见陛下!”一进来,不顾满地的灰尘,两个年轻人同时跪倒在了地上。

  “两位爱卿请起来吧。”坐在几块石头上面的政仁法皇挥了挥手。“现在是非常时期,说了多少次了,我们用不着那么拘泥礼俗。”

  虽然环境十分简陋,但是他还是努力保持着平日里的尊严,看上去十分平静,手里也在不住地捏弄自己的念珠。

  不过因为这些天来四处辗转流离、并且担惊受怕的缘故,他现在的衣衫早已经凌乱不堪,神色也十分疲惫,看上去颇有些疲惫,见不到多少帝王威仪。

  不过,比起身体上的疲惫来,心理上的煎熬要更加难受许多,他知道自己到底背负了多少风险,因此恐惧怎么也无法消除。

  在身理和心理的巨大压力的催逼下,这阵子他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心里则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生怕自己被幕府的人抓住,更加生怕如果大汉真的没有打过来,自己就成为了千古笑话。

  在疲惫和煎熬达到顶点的时刻,他曾经想过,如果再让他选择一次的话,他恐怕真的不会逃亡了。

  不过,为了维持住手下大臣们的人心,他仍旧保持表面上的镇定和威仪,倒也让手下的大臣们对他刮目相看。

  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遵命,慢慢地站了起来。

  “臣等今天过来,是要向陛下报告喜讯的。”一条兼遐尽管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但是仍旧喜形于色,“是天大的喜讯,陛下!大汉已经真的打过来了,而且在九州登6成功,给幕府带来了重创。虽然现在情报还十分混乱,但是相信他们拿下九州岛全境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当听到了左大臣、自己的亲弟弟如此说的时候,原本貌似平静的政仁法皇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在片刻的死寂当中,那串檀香木念珠突然断串了,然后一粒粒地落到了地上,然而法皇却浑然未觉。

  接着,法皇几乎难以置信地大声问了出来,“这是真的吗?!”

  他的声音很大,几乎能够让茅草屋的屋顶颤抖了起来,其中到底蕴含着多少激动和如释重负,已经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了。

  “千真万确,陛下……”一条兼遐的声音也颤抖了起来,“现在幕府已经大为震骇,到处都在收束兵力准备防备京都,就连外面搜捕我们的人也停下来了……陛下,我们终于等到了。”

  “这真是得天之幸!”法皇长叹了一声,“幸亏有列祖列宗庇佑……”

  “这确实是我等之大幸,国家之大幸,”二条康道开口了,“不过陛下,我们现在还不是庆幸的时候。”

  “是,现在庆幸还早,要走的路还长得很。”法皇马上回复了镇定,“那么诸位爱卿觉得接下来应该怎么走呢?”

  “毫无疑问,我们应该马上南行,想办法去南国。”一条兼遐马上回答,“因为大汉现在在九州登6,幕府在南方的力量肯定已经被大幅削弱,那里还有很多对幕府心怀不满的藩主,肯定会想着趁势而起。如果我们到了那里,就基本上安全了,那时候就可以让您来布院宣和诏令,让天下人起来对幕府群起攻之。”

  “好……好……看来爱卿想的也和朕一样……”法皇连连点头,显然这个建议十分对他的胃口。“那我们干脆明天就动身吧?大家早点和大汉的军队会合,到时候万事就不用愁了……”

  他的眼睛里此时已经充满了光芒,好像已经在遐想到时候怎么号召天下的场面了。

  “只要陛下身体允许,我们明天动身最好。”一条兼遐欠了欠身,“不过刚才臣和右府大人刚刚商议了,我们觉得到了南国之后,还是先等待时机,布院宣、聚拢那些心向朝廷的藩主们起来反抗幕府为好,大汉我们当然要交流,但是不必先忙着投入其中……”

  “什么意思?”法皇有些疑惑地看着这两位大臣。

  接着,一条兼遐将自己和二条康道商议的事情跟法皇说清楚了,尤其说到为了朝廷的地位,需要提高朝廷的身价这一层上面。

  “两位爱卿似乎对大汉颇有疑忌?”听完了之后,法皇的疑惑消减了不少,不过还是再问了,“如今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再和大汉闹出矛盾的话恐怕不妥当吧?最好还是要示人以诚。”

  因为和法皇已经相处了很久了,所以一条兼遐十分了解法皇,他明白,法皇话中的意思不是反驳他和右府大人的共议,而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探听他们和大汉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自从大汉使臣来到了京都之后,因为身处在皇居当中,所以法皇一直都没有机会去和大汉使臣见面,只能授权左右大臣全权处理此事。

  虽说就后来的展来看,两位大臣处理得还算不错,眼见朝廷就有希望恢复当年的权力了,但是身为君主,法皇心里仍旧有些猜疑,想要知道两位大臣到底和大汉达成了怎样的协议。

  而这阵子因为一直都在颠沛流离,所以他只是旁敲侧击了几次而已,而左右大臣也很有默契地避开了这个话题不谈。

  看着法皇暗含期待的样子,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对视了一眼。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告诉他也无妨了吧。一条兼遐做出了决断。

  “陛下,大汉为了恢复我国的纲纪,让朝廷重新掌握实权,做出了协助出兵之举,拳拳之心当然令人十分感激,大汉的使臣也几次跟我们保证过,要让朝廷重新掌握实权,我们并非疑忌他们。”一条兼遐放低了声音,“不过,大汉毕竟是外国,而且以****上国自居,在我们提出借兵解困的请求之后,他们还是有一些自己的考虑的,并没有完全只按我们的步调行事,所以在这种形式下,为朝廷保持一下身价是不得不做的。”

  法皇没有接腔,仍旧看着他,仿佛是在诘问他们似的。

  “在京都会晤的时候,我们已经和大汉的使臣谈好了,若能击败幕府,恢复朝廷的权威,大汉就将近畿地区交由朝廷来直统,甚至畿外也可以。”一条兼遐大着胆子继续说了下去,“不过,自此以后,我国就将成为大汉的藩国,为了体现****和藩国关系,天皇之称号当予以……予以废弃。”

  “废弃……!?”法皇大惊失色。“你们……你们怎么之前没有跟朕说过!”

  之前为了坚定法皇的决心,所以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在私下里商量了之后,就决定在跟法皇回报的时候,把这个条件给隐匿下来,免得法皇因为一时的激怒而坏了大事。

  现在大家已经逃了出来,再想后悔也没有机会了,所以一条兼遐也不怕说出来。

  “大汉使臣的这个条件,说得十分严肃,而且说是不可更改……所以我不得不答应这样的条件。因为之前惧怕陛下心有反复,于是没有先行报告给陛下,还请赎罪!”一条兼遐和二条康道同时跪了下来,“此事皆为臣一人之罪责,臣在一切都平息之后,自当引咎去职,然后出家,以谢天下。”

  “你……你们……”法皇还是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连手都有些抖。

  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为这个条件而愤怒,但是他现在不再愤怒这一点了,而是在气恼左右大臣居然没有跟自己商量就自行决定答应了这个条件,更加在之后都没有透露给自己。

  这和德川家那些乱臣贼子有多少区别!他的心里愤恨不已。

  千年来天皇被架空的历史,让国人当中对天皇或者法皇的尊敬早已经荡然无存,别说武家是如此,公家恐怕也是如此。他在以后若想要恢复祖先多年前所具有的权威,实在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不过,以后只要仿效大汉的体制,终究还是由他一个人垂统天下,终究还有慢慢地恢复权威的时候。眼下,还是要尽量笼络他们两个人,毕竟现在自己身边也没有多少帮手。

  带着这样的盘算,他慢慢地抑制住了心中的愤怒,恢复了那种惯常的古井无波。“你们起来吧,现在我们都已经跑到这里来了,再请罪又有什么意义?朕只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跟朕透露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臣罪无可恕,这都是臣一个人下的决定,罪责也由臣来承担,请陛下不要怨怼右府大人。”一条兼遐还是没有起来,“臣之所以没有告诉陛下,也是为了让陛下在此事上面一身清白,到时候臣负罪而去,陛下当可和右府大人卧薪尝胆,等待恢复天下和朝廷权威的那一天……”

  接着,他又将之前和二条康道说过的那些“中原王朝每到王朝中期就会开始衰颓懈怠,最后失去对四边的威慑力和影响力”的理论再跟法皇说了一遍,恳请法皇卧薪尝胆,皇室称号终究会有恢复的那一天。

  在一条兼遐的苦劝之下,法皇慢慢地也平静了下来。说到底,既然能够做出向大汉请兵剿幕的事情来,他就不是一个放不下的人,对大汉去皇号虽然难受,但是只要能够恢复自己的权威,并且拥有一片能够直接统治的领地,终究不是太难以接受的结果。

  这样的屈辱只是虚幻的名称,也许过得几代人就可以摆脱,领地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再说了,还有一个一条兼遐可以用来背负唾骂和罪责。

  “此事……朕已经知道了。你们也算是苦心,朕也不忍心呵责你们,只不过以后类似的事情再也不要隐瞒给朕了,否则就坏了君尘之谊。”他先是淡然威胁了一句,然后苦笑了起来,“朕这个称呼大概也算不能继续用了吧。”

  两个大臣只是低着头,谁也没有回答,他们都知道,法皇其实已经如同他们所希望的那样,答应了大汉的这个要求。纵使有些不情不愿,但是他还是能够审时度势。

  “好了,这些称谓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们也无暇顾忌这个。”法皇将话题带过,免得让君臣三人继续尴尬,“现在不直接投入到大汉帐下,这个建议也是有理,就按你们说的做吧,我们继续南行,然后号召天下大名起兵倒幕,争取把一些心向朝廷的大名给争取过来,到了那时候再跟大汉继续合作。”

  “陛下圣明!”两位大臣都暗暗松了口气,这才站了起来。

  “大汉打过来了,计划还算顺利,不过这还不是该我们欢庆的时候……毕竟后面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法皇长长地叹了口气,“你们也要继续为国分忧,朕还需要你们继续辅佐朝廷,切记!”

  然后,还没有等两个人回应,他就把头偏到了一边,“兴子,过来!”

  一个一直呆在角落里的兴子天皇,静静地走了过来。也许是因为颠沛流离的生活,也许因为心理上的打击太大,皮肤也比之前稍有黯淡,但是更加显得苍白许多,简直就像是个傀儡娃娃似的。、

  不过与之前相比,她的头披散到了背后,衣服也换成了孩童的便装,倒更加像是个孩子而不是严肃刻板的天皇了。只是她的目光却很呆滞,好像失魂落魄了一样。

  自从被带出来之后,她一直都是这样一副浑浑噩噩、仿佛已经灵魂出窍了的样子,虽然并不哭闹,但是却一直都不说话,也并不对他们的命令做出任何回应,只是麻木地跟在后面,仿佛失魂了一样。

  “兴子,替父皇捡一下念珠吧,明天天亮我们就要走了。”法皇和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些天你受累了,过阵子就好了。”

  兴子天皇却并没有回应父亲,只是默然地趴伏在了地面上,一粒粒地替父亲捡拾散落在地上的念珠。

  一条兼遐叹了口气,也伏了下来,伸手捡拾自己身旁的念珠,然后递给了兴子,但是二条康道却一动也不动,好像没现天皇正趴在自己的面前一样。

  兴子是法皇和德川和子的血裔,在德川家和朝廷已经决裂的今天,她的立场就变得十分煎熬了,哪怕年纪还不到十岁,她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心酸与险恶,更加无所适从。

  因为体恤她的处境,所以一条兼遐还能够以表面上礼貌的态度对待她,可以二条康道却没有这样的兴趣了,自从逃离京都之后,他对兴子一直态度都十分不好,连表面上的礼节和尊重都欠奉。

  他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在战后拨乱反正,把这个流着德川家之血的女孩子从天皇之位上面拉下来,让法皇陛下重新君临日本——既然如此,那就完全没有必要讨好她了。

  她现在反而是个累赘,他们把她带出来只是为了不让幕府将她握在手中,以避免到时候朝廷陷入分裂而已,现在既然她已经不在德川家手中了,那么到底是死是活其实也并不是很重要。

  之前的颠沛流离当中,他就暗暗希望过这个已经失魂落魄的孩子死去,但是事与愿违,虽然这阵子的生活和之前大不相同,但是这个孩子的生命力倒是十分顽强,连病都没有,这倒是让他有些失望。

  “你们都给我记住,不管你们别的事情有什么样的考虑,兴子的性命绝不能受到危害。”法皇突然抬头看向了二条康道,“她只要退了位,就不会再有什么事情可以烦扰她了。”

  二条康道一怔,法皇这几乎是要明示他不允许在拨乱反正之后再对兴子不利了。

  不过仔细一想的话,他也不是特别担心。

  女主临朝本来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兴子天皇又是德川家的血脉,以后就算是有心人想要借兴子天皇兴风作浪,恐怕也做不出什么事情来。

  “臣遵命。”他略带厌恶地瞥了兴子一眼,躬身领命。

  “你们说,如果让兴子嫁给大汉的某个亲王,是否可行?”法皇突然问。“朕听说大汉天子的皇子们都很年轻。”

  这也是他突然想到的想法,如果真的能让兴子嫁给某个大汉的皇子亲王的话,兴子就可以远离日本朝堂的漩涡了,保全生命不成问题;而且还可以给朝廷多上一分和大汉的姻亲关系,更加保障朝廷的权威和地位。

  “这个……”一条兼遐有些吃惊,想了片刻之后才回答,“臣倒是没有意见,就怕大汉不予同意……”

  在他看来,如果真能和大汉攀上婚事的话,对朝廷来说是件好事,也免了兴子身份上的尴尬。

  不过,大汉却未必能够同意这个提议。

  “这也就是个想法,到时候你们想办法跟大汉沟通一下吧,如果能成最好,不能成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法皇长叹了口气,然后抚摸了一下女儿的头,“世事难料,又有谁能够全看得清楚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