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 胜利就是大势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说到毛利家迟迟不肯打出旗号归顺大汉的事情,这几位大汉征日军最高层文武官员心里都颇有不满。{( W)W}W>.)8)1]Z〉

  他们知道,毛利家这是在观望情势,想要给自己博取最大的筹码,尽量从自己这边榨取更多的让步和好处。

  不过,之前因为九州的战事牵涉了大家绝大部分精力,再加上各地受到的破坏需要些许时日恢复,所以这几位文武官员都选择了暂且隐忍,先把九州岛上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毛利家还扼守着本州岛最南端的土地,九州岛想要北上就必须经过他们那里。

  如果他们合作的话,大汉军队就可以轻易踏上本州岛,北上进攻京都,而且手里可以增加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作为奥援;如果毛利家选择不合作,那么大汉军队势必要多面对一个敌人,要给周璞的军队注入更多汉军。

  所以,毛利家也算是他们要争取的一个重要目标。

  可是毛利家这么做,却让他们都很反感。

  “夷狄唯利是图,不讲信用,只服实力,看来是我们之前太优容他们了,以至于他们居然还心存侥幸,想要同我们讨价还价。”严广还是有些愤愤不平,“这要是让他们得逞了,我们岂不是成了笑话!现在已经没有谁能再牵制我们,是该用实力来威吓他们了!”

  “严参议所言甚是,对这种人,不威吓是不行的。”周璞也大感赞同,然后跟赵松请命,“赵帅,我将去小仓城与毛利家的人接洽,请赵帅命令海军的战舰前往外海,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只要有舰炮的威吓,下官必定能够压服他们,让他们为大汉所用!”

  “那一切就都交给周大人了。”赵松马上就答应了周璞的要求。

  在三人确定了方略之后,周璞就从长崎赶往了和长州藩隔海相望的小仓城。因为在大汉围城的时候,小仓藩内的重臣们杀死了藩主并且开城投降的缘故,藩城并没有遭遇到什么破坏,周璞一来到这里,就住进了原本藩主所居住的天守阁当中。

  他并不是孤身一人前来的,而是召集了九州岛所有那些归附了大汉的藩主,既是要给毛利家一个下马威,也是让这些藩主们明白大汉的威势。

  在天守阁当中,他端坐在主座上,两旁都跪坐着九州的藩主们。因为多次亲眼看到大汉的军威,所以他们现在对周璞越恭敬,简直就像当年在江户谒见将军一样。

  当他们齐聚之后,周璞也不再客套了,直接奔入了主题。

  “今天将诸位召集过来,是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告知给诸位。”他冷眼看着这些低眉顺眼的藩主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一,是九州岛之后的处置问题……”

  因为这件事事关身家性命,所以各个藩主都打起了十万分的精神听着,生怕漏过了一个字。

  “在之前,我作为大汉的使臣来到了九州岛上,并且与萨摩藩的藩主岛津忠恒联系上了,我们相谈甚欢,并且达成了协定。后来,当我们大汉军队打过来的时候,岛津藩主果然守信,起兵反对幕府,并且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周璞不疾不徐地说,“所以,我们要遵守之前的协定,在战后将整个九州岛的治权都交给岛津家,作为岛津的领地。除了大汉准备占有的长崎城、以及我赠送给那些寺社的领地之外,九州岛以后就是岛津家的了。”

  之前为了让这些藩主为自己鞍前马后效力,所以周璞一直将自己和岛津家的协议秘而不宣,如今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就告知给了这些藩主们。

  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这席话不可避免地在这些藩主当中造成了骚动。不少人难以制止自己,偏过头去,惊讶地看着旁边的岛津忠恒,而岛津忠恒却仍旧跪坐在原地,仿佛老僧入定一样,一言不。

  整个九州岛都给岛津家的话,那么……那么我们哪里还有立足之地?除了早已经知道此事的立花宗茂之外,几乎每个人都这么想。好在现在他们都对大汉恐惧,所以没人胆敢质问周璞。

  “想必你们现在都惶惶不安,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对吧?”周璞冷笑了起来,“可是你们别忘了,岛津家是第一个与我们合作,举起义旗的大名,我们大汉最重朋友,有这样的朋友还不重重回报,怎么对得起岛津家的付出?总之,现在大汉朝廷计议已定,此事已经无可挽回,今天只是通知你们而已。”

  看到周璞如此斩钉截铁,有些人脸色变得灰败起来,显然已经十分颓丧。

  “但是,这绝对不是说你们以后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在压制了他们之后,周璞又放缓了态度,“我们大汉最重朋友,而你们,现在也是我们的朋友,只要你们接下来表现好,我们难道就不能重赏你们吗?九州岛的领地是没了,但是日本还很大,本州和四国岛上还有大片大片的领地,难道还不够大汉封赏你们吗?”

  接着,他伸出手来,指向一直默不作声的老将立花宗茂。“立花藩主在跟我深谈之后,选择了投靠我们,并且作为我的左膀右臂立下了不少功勋……所以为了感谢藩主,我们大汉已经决定,在之后,只要我们击败了幕府,就在本州岛上给立花藩主五十万石的领地!如果他在之后还能够立下功勋的话,我还可以酌情请朝廷继续加封。”

  五十万?听到了这个数之后,原本已经心情沉重的各位藩主们,顿时就活络起来。立花宗茂投靠了大汉,并且表现良好,就得到了五十万的奖赏,这可是整整五倍的领地啊。他们不由得对岛津忠恒和立花宗茂既羡且妒,深恨自己没有得到先投效大汉的机会。

  “不过,你们也不用着急,未来也有你们立下功勋的时候。”眼见厅中的气氛开始热烈起来,周璞就继续引导了下去,“大汉马上就要进兵本州岛了,我们要一路进军打到京都,让贵国的朝廷重新复位!而在这一战上面,你们都有机会立下功勋,只要立了功,我们就会封赏,三倍五倍的领地根本不在话下!”

  他的话再度惹出了一番骚动,虽然大家都对大汉继续往北进军并不意外,但是一听到周璞亲口确认马上就要进军的时候,仍旧有些忐忑,不过这种忐忑在周璞的承诺面前,倒也不算什么了。

  “你们之前的领地,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都是依靠你们父祖辈的拼搏,一点点打出来的基业,是用功勋换来的!你们的先祖能够换来基业,难道你们就不能吗?我们大汉最讲信用,只要你们拼杀,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周璞继续鼓动,“况且,这是在为匡扶贵国的社稷而战,能够百世流芳!”

  周璞已经说得很明确了,现在九州岛给岛津家已经是无可挽回,要么就是丢掉领地岛津家臣甚至平民,要么就得跟着他一起去打京都,只要能够立下功勋就有封赏。

  在他刻意营造的局面当中,这些藩主们都已经没有了退路,确实也只有跟着他一路走到底了。当然,‘百世流芳’什么的,也就是给他们贴金而已。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跟你们说了,接下来就看你们怎么表现了。”周璞也不给他们再商谈的机会,直接就挥手确认,“之前的战事,我们大汉的将军对你们的表现十分不满意,所以这阵子你们的藩军,都要留在这里接受整训,服从大汉的统一指挥,谁若是不肯听从大汉的调遣,定斩不饶!”

  对大汉军队来说,进攻京都的一路算是偏师,主力当然是九州这些藩军,不过各藩军队的实力孱弱,虽然人数不少但是战斗力却不让人满意,所以周璞在赵松的建议之下,决定继续之前的做法,打散各藩的军队然后重新编制,将它们变成一支统一指挥的军队。

  这支军队以周璞和他的参议官们、以及大汉部队为核心,让立花宗茂和他的部下们来协助指挥,只需要一小段时间的训练,想必就能够挥更大的战斗力。

  不过,岛津家的军队除外,作为九州岛现在存在的最大一个藩,岛津家的军队规模不小,而且战斗力也不错,在岛津忠恒的要求下,周璞决定延续之前的体制,让岛津家自己统御军队,只接受他的命令。这当然也有岛津家的私心在,他们想要维持自己一定的独立性。

  在下达了命令之后,周璞让这些藩主们离开,唯独将立花宗茂和岛津忠恒两个人都留了下来。

  “大人,军队最忌令出多门,哪怕莽然直进也比优柔无断要好,所以大军北上的时候,千万不能让这些藩主掣肘。”等到他们离开了之后,立花宗茂马上跟周璞建议,“这些藩主都没有什么打仗的经验,留在军中也只是大家的累赘,不如进兵的时候把他们留在九州吧。”

  蒙周璞的信任,立花宗茂被任命为北上大军副将的职位,协助他统御这些藩军,不过他担心其他藩主随军的话会干扰他的命令,影响大局。

  “带着他们北上,本意也不过是为了壮壮声势,体现大汉行王道而已,将军也没有指望过他们能够有什么表现,我也不会让他们干涉指挥。”周璞摇了摇头,“你且放心,他们随军只是当个看客,真正负责指挥的是我们,谁要是敢于不听从你的命令,你可以就地处决以儆效尤。”

  “谢大人!”立花宗茂马上领命。对他来说,只要能够统一指挥藩军,这些藩主跟不跟着他,无关紧要,周璞给了他可以阵前处决的权力,想必也没有人敢于不听的话的。况且他也会将自己的部下作为军官掺入这支军队里面,在大汉军队的威慑下,足以驱使这支大军。

  安抚完了立花宗茂之后,周璞又看向了岛津忠恒。

  “藩主,接下来也有劳了,烦请贵藩之后继续奋进,切不可懈怠。”

  “请大人放心,弊藩一定拼尽全力,和幕府决一死战。”岛津忠恒马上回应,“德川家光杀了犬子光久,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随着战事的进行,德川家光为了惩罚岛津家,处决了岛津忠恒在江户的长子一事也传到了这里,不过岛津忠恒在举起反旗的时候,就料到了德川家光会这么做,所以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伤心,他现在跟随大汉北上,只是为了配合大汉击败幕府保全自己新得到的领地而已,而且他也不打算死拼。

  “只要有两位的辅佐,我也就放心了……”周璞长出了一口气,“诸位请放心,只要战事顺利,我等就可以到京都庆功,那时候我必定会为两位说项,官位领地,一样都不会缺。”

  “朝廷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吗?”说起这个,岛津忠恒倒是想起了朝廷,“若是一直都没有消息的话,恐怕会有麻烦。”

  “贵国的朝廷现在有了消息了。”周璞板起脸来,“他们已经和毛利家合作上了,前两天才送过消息来,说是已经昭告天下起兵倒幕。”

  “毛利家?”岛津忠恒和立花宗茂两个人同时大惊。

  尤其是岛津忠恒,他们跟毛利家是世代的仇敌,哪里愿意看到朝廷落入到毛利家的手里。“大人,毛利家奸猾狡诈,万不可让朝廷和毛利家勾结起来啊!否则到时候他们两边都不好控制了!”

  “此事我自然知道。”周璞微笑着点了点头,“毛利家鼠两端,我非得给他们一个教训不可。”

  接着,他下令将毛利家的使者毛利元信带了过来。

  因为之前就和大汉交好,所以毛利元信这次再被家主毛利秀就派了过来和大汉接洽,因为现在形势对毛利家十分有利,所以他颇有些踌躇满志。

  “拜见大人!”一看到周璞,他就跪了下来,礼数十分恭敬。

  他心里在揣度在现在的情势下,大汉将会用什么条件来继续拉拢毛利家。

  “使者今天看起来真是如沐春风啊……”周璞也没有让他抬起头来,只是冷笑着,态度颇为不善,“现在毛利家被三方同时拉拢,想必是春风得意吧?”

  他一改平常和气的作风,脸色十分冰冷,让毛利元信吓了一跳,原本的得意顿时不见了。“大人,弊藩绝无此意!弊藩跟幕府仇深似海,一直心心念念的都是怎么报复,怎么会和他们来往!”

  “既然跟幕府仇深似海,为什么现在都还没有起兵?难道真以为我们大汉好欺瞒吗?”周璞仍旧毫不客气,“我们交好贵藩,原本出于****仁义,是为了体谅优容贵藩,并不是有求于贵藩,结果贵藩却一直不识大体,到现在还要鼠两端,贵藩真的以为我们只能求恳贵藩了吗?”

  毛利元信只感觉浑身冰凉,再也不敢提出之前的条件了,只是跪在地上。“弊藩绝无此意。”

  “好,既然你们没有这个意思,那就不要再迟疑了。”周璞毫不留情地下了命令,“我们之前给的条件,就是最终的条件,贵藩能接受最好,不能接受也没办法!告诉你吧,我们的战舰已经开始在贵藩的外海集结了,贵藩若是在五日内不肯归降,打出旗号,迎奉我军上6,我们大汉的军队,就会将贵藩视作为敌人,那时候就不要怪我们大汉不留情面了!”

  “五日……”这个时间毫不宽限,毛利元信只觉得有些晕眩,他没有想到这位使臣突然就这么强硬。

  “是的,只有五日时间,而且就是从今天算起的。”周璞的脸上露出了讥讽的微笑,“我现在就在小仓城,和贵藩隔海相望,五日时间,想必是足够贵藩考虑了吧?若是贵藩一意孤行、无视我们的美意的话,那我就在小仓城指挥大军围攻贵藩,倒也算是方便!”

  “大人!不要如此!”毛利元信再也顾不得许多了,连连向周璞告饶,“请大人放心,弊藩上下决心已定,绝对不会有所反复的,还请大人静待在下回去复命。”

  “那你就快点回去吧,可别浪费了贵藩的宝贵时间了。”周璞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现在我跟贵藩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五日之后贵藩若不归降,那就不要怪炮火无眼,去吧!”

  在他的呵斥之下,毛利元信灰溜溜地离开了小仓城,再也不见了之前的意气风,而看到他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光是周璞,就连岛津忠恒和立花宗茂也大感快意。

  “大人做得太对了!对毛利家这种反复之人,必须要强硬,要逼着他们无路可走,只能投靠大汉,再也不敢提出什么别的条件来。”岛津忠恒忍不住夸赞了周璞,“在下敢料定,三日之内,毛利家必定归降!”

  “但愿就如藩主所说吧。”心情畅快之下,周璞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