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倒行逆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宁波,慈溪,奉化,定海,也就是原来的镇海,既然是康麻子起的名字肯定不能再用,定海恢复了昌国的旧名,那么镇海当然也要恢复定海的旧名字,这四个地方统一划归宁波府,四地农民首先享受到了杨大帅带给他们的幸福生活。

  一共有超过十万无地或者少地的农民,从大帅府国有土地管理局,简称国土局租到了总计一百三十万亩农田。

  当然这里面绝大多数是原来就租种这些土地的佃户,他们只是变更一下租地的对象,另外把原本多租的土地退回一部分,即便这样他们也是欢呼着跑去按手印的。因为过去他们的地租高达六七成,甚至丰年时候还有可能会增加到八成,他们今天交完租子明天就去阖家要饭都不稀奇,但公田却只有一成地租,这个令人发指的数字就像晴天霹雳一样。这样低的地租,哪怕他们最多每口人只能种十五亩,最后收获的粮食也足够吃饱饭,甚至还会有剩余拿来出售。

  而他们退回的土地,则出租给了更多的人。

  这一记堪称凶残的重锤,彻底打碎了旧的秩序,租到土地的农民欢天喜地,因为数量问题最后没有租到的捶胸顿足,恨不能跑到大帅府跪求杨大帅赶紧再出去开疆拓土。

  至于大帅兵太少的问题……

  这个好说,二小子,跟着大帅打天下去!

  而那些租种小地主家土地的则吵着要求减租,不减租等以后他们全去租公田,还有干脆威胁不减租就去揭发后者和鞑子有勾结的,虽说减到一成是不可能的,但减到三成还是可以的,毕竟公田还牵扯到一个地理位置关系,真要租公田的话有可能是要搬家的。

  当然,对杨丰来说后果也是非常严重。

  首先外面关于他的一些谣言多了起来,比如说他的身份到底是仙人还是妖人,还有传说他其实是吃人的,还有传说他每天晚上要换一个chu女的。

  天可怜见,杨大帅倒是真想啊!

  当然这些都无足挂齿,反正在他的地盘上,那些对他不满的也就只能过过嘴瘾,真想搞点什么,最好先想想明军的刺刀,就算不在乎明军刺刀,也最好先想想杨大帅刀枪不入兼所向无敌的战斗力。

  呃,那可是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活捉太子的。

  就那四百斤的流星锤,也就是就是仅次于传说中的李元霸之流了,这样的人比他的军队更有威慑力。

  而真正严重的是,在他的丧心病狂行为传播开后,周围那些清军控制区的地主们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不但踊跃给清军捐钱捐物,还有一些干脆要求组织团练帮助朝廷剿灭妖人的,尤其是最近的余姚几个大地主,甚至没等康麻子点头,就已经在郭世隆默许下首先搞起来了,反正这种好事康麻子肯定会笑开花的。

  在宁波一战惨败后,清军这时候正拼命从各地调集军队,最远甚至连四川云贵的都调动了,毕竟这一战他们损失太大,但这些军队从天南地北过来很需要点时间,这时候清军正是兵力不足,有人主动为他们提供帮助,康麻子当然开心了。

  话说杨妖人如此倒行逆施,也是让他很有捡了宝的感觉。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杨大帅也笑开了花。

  “我们不需要在乎敌人有多少,只要我们足够强,一切敌人都是土鸡瓦狗,与其在战争之后和他们纠缠不清,还不如逼着他们自己跳出来与我们公开为敌,然后我们在战争中统统把他们清洗掉,最后真正收获一片干干净净的白纸,咱们好随心所欲地在上面做画。”

  昌国的一间厂房内,杨大帅很阴险地说道。

  在他面前一群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工人,正在转动着一个巨大的转轮,随着这个转轮的转动,在齿轮带动下,一个有点像巨型鸭梨的机器,一边肆无忌惮地散发着灼热的高温,一边缓慢地以两旁支架为圆心转动,当它旋转到完全平躺并向下略微倾斜的时候,火红的钢水从一处出料口缓慢流出,一直流到下面早就制做好的沟槽中,等待冷却变成一条条钢锭。

  好吧,这就是林倩给他制造的那台炼钢炉。

  虽然地条钢有些太不够高大上,但杨大帅暂时也顾不上管其它先进的铸锭技术,毕竟就算地条钢也已经足够令人震撼了。

  “不用炉火,直接鼓气,铁水居然不会凝固,反而变成真正的精钢,这简直神乎其神。”

  他身旁的邵廷采没兴趣管杨大帅那些阴险心思,虽然杨大帅准备祸害的都是他乡亲,但实际上他也很清楚,但凡被杨大帅惦记上的乡亲,无论哪一个都是死有余辜的。他比杨丰还清楚那些官绅勾结的大地主们,都是如何完成他们的财富积累的,可以说每一个人都足够天打雷劈的,至于他们邵家亲属,还没有哪个够资格被杨大帅惦记上。

  他现在完全沉浸在对技术的狂热中。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铁水倒进这个炉子里,然后从下面不停往里面鼓气,没有任何加热手段,那灼热的铁水不但没有冷却,反而变成了钢水,这完全超出了他大脑理解的范畴,不过看着那些正在重新竖起的炉底扒出一堆渣子的工人,他似乎隐约有点明白了。

  “这铁和钢是同一种东西,只不过咱们用矿石熔炼出来的生铁不干净,里面有太多太多杂质,所以才无法和钢一样,而这台炉子把里面杂质去除了。”

  他指着那些废渣说道。

  “差不多吧,不过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杂质,还有一部分在刚才从上面冒出的烟里,另外这里面杂质实际上并没有全去掉,而是去掉了有害的,保留了对钢材有益的成分,如果你感兴趣,不妨好好研究一下铁矿石里面到底有什么,比如你可以把那些烟收集起来研究一下,把这些废渣收集起来研究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我。”

  杨丰拍着他肩膀说道。

  要是这时候有人能把铁矿石元素构成搞清楚,那绝对可以说逆天了。

  “刘老师傅,这样的炉子你看咱们自己能不能做出来?”

  紧接着他对旁边一个老工匠说道,后者正和一大帮人围在另外一台没有投产的炼钢炉旁,这是杨丰给他们准备的样品,虽然他可以找林倩制造,但这个终究不如自己会造的好。

  “禀大帅,这炉子倒是可以试一下自己做,但就是一些构造的用途,您必须得教教我们,尤其是还有所用材料。”

  那老师傅毕恭毕敬地说。

  他是杨丰的炮弹铸造厂主要技术人员,以前祖祖辈辈玩灌钢的。

  “行,我专门给你们一艘船,有什么需要问的,直接去宁波找我好了。”

  杨丰说道。

  他现在主要还是在宁波,这边只是偶尔过来一次,不过好在两地只有百多里水路,往来非常方便。

  “大帅,那个倭国人又来了。”

  这时候一名手下侍卫走过来施礼说道。

  “黑八?我正等着他呢!”

  杨丰很开心地笑着说道。

  他准备和萨摩藩做一笔好生意,这一次明军缴获的清军武器太多了,这些破烂火绳枪他根本不屑于使用,尤其是还有一大堆粗制滥造的小型火炮,甚至还有不少是生铁的,这个除了给他回炉炼钢外没有任何其他用处。既然这样还不如卖给倭国的西南各藩,这时候他们的铁炮也就这水平了,虽然萨摩铳也是很有名的,但他大不了廉价一点,反正他缴的火绳枪都足够把西南各藩的军队全部武装起来了。

  如果西南藩的那些家伙,觉得他们火器无敌,然后踏上上洛的伟大征程,无疑他会非常开心的,至于这些家伙没钱的问题,挤一挤,挤一挤总会有的,实在不行还可以用大米交换。

  “大人,您请看!”

  半小时后,在大帅府内,黑八躬着腰,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指着身后说道,在他身后是四个倭国人,每两人一组,各抬着一个大筐……

  好吧,这叫驾笼。

  两个筐,驾笼里各坐着一个含羞带怯的少女,长得居然就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倒也的确都是个美人,而且也没画得跟鬼一样涂着黑漆漆的牙齿。

  不过看了这对自己期待已久的双胞胎美女后,杨丰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这就是你花几个月时间给我找的。”

  “大人,这正是我家主人送给您的礼物。”

  黑八一脸谄媚地说。

  “把他拖出去扔海里。”

  杨丰面无表情地说道。

  “大人,大人,小人究竟何处冒犯?”

  黑八看着两个如狼似虎般走向自己的明军士兵,吓得扑倒在杨丰脚下哭喊着。

  “她俩多大了?”

  “芳,芳龄十三。”

  杨丰压抑着想吐血的感觉抓狂一样吼道:“你给我弄一对十三的来,难道是想气死我吗?”

  “这个,十三的确大了点,下次小人一定给您把那对十一的送来。”

  黑八很是惶恐地说。

  “噗!”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

木允锋其他小说:新大明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