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长孙冲疯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958章 长孙冲疯了

  “怎么,陛下又给你摊派职司了?”长孙皇后也听出了一点道道,不得不说她猜的很准,房遗爱当即就苦笑道,“可不是嘛,龙虎卫和龙骁卫可不是那么好管的,而且父皇还给小婿几分折子,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办的事情!”

  “嗯?是嘛?咯咯,俊儿,看来你这个大都督一时半会儿是回不了幽州了!”

  房遗爱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别的王子滞留在京是为了享受,他房某人倒好,简直成个苦力了。

  两个人聊着很快就到了天牢,如今天牢里的漏洞早补上了,所以一点不用担心齐维羽等人会逃跑,更何况赵冲还在宫外也安排了不少人手,这种防卫措施下,就算齐维羽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跑出去的。

  李泰等人是分开关着的,不仅分开还隔的特别远,长孙皇后第一个要见的当然是李泰了,而房遗爱则溜到了长孙冲那里。此时的长孙冲耷拉着脑袋,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听到响动,长孙冲便缓缓地抬起了头,本来他的眼睛是有些空洞无神的,但一看到来的是房遗爱,他便冷笑了起来,“房老二,你为何不杀了我?”

  “为什么要杀你,你还能做什么嘛?长孙冲,你知道么,在这个世上,死并不是最残忍的,没有希望的活着才是最无趣的!”房遗爱冷冷的笑了起来,他不会让长孙冲死的,因为如今的长孙冲活着跟死了已经没却别了,既然如此,那何必让他死呢。房遗爱希望长孙冲能够体验下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当然。如果长孙冲受不了自杀的话,那他房某人就办法了,他是答应长孙皇后不杀长孙冲的,可没说要阻止长孙冲自杀啊,只是长孙冲可能自杀么,如果他真的选择了自杀,那还真像个男人了。

  长孙冲的身子已经开始哆嗦了起来,也许是怕了,也许是生气了,他瞪大眼睛猛地扑到了铁门前。长孙冲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疯狂的晃动着铁门,那沉重的铁锁被摇的晃晃作响。长孙冲的脸狰狞可怖,离着房遗爱是如此近,“房遗爱。你杀了我!”

  “不,我不杀你。因为房某答应过母后的。房某是个讲信用的人,说得到就得做得到!”

  “不,房老二,你会那么好心?你是想看我长孙冲的笑话,你是想看着老子在你脚下卑微的活着不是吗,你骗得别人。骗不了我的。你个混蛋,现在就杀了我!”长孙冲有些疯狂的骂着,房遗爱却是好整以暇的掏了掏耳朵,他指了指铁门。笑眯眯的说道,“大公子,你有手有脚,牙齿健全,想要死的话有的是方法,要是受不了,可以一头撞死亦或者咬舌自尽。来吧,像个男人一样死上一回,房某也好欣赏下!”

  听着房遗爱嘲讽的话,长孙冲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看看自己的手心又望了望坚硬的铁门,为什么他就没胆子自杀,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刻长孙冲整颗心都崩塌了,也许房遗爱说的没错,他真的不是个男人,一直都不是,不分青红皂白之下污蔑了长乐,如今明知此生没了意义,还没胆子自己了断。

  房遗爱还想再刺激下长孙冲的,因为长孙冲还没有疯,这可不是他房某人想要的,只可惜刚想张嘴呢,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想来长孙皇后来看长孙冲了。于是乎,房遗爱手扒住铁门,无比痛心的叫道,“长孙冲,你个混球不能死啊,你可知道皇后娘娘为了你操了多少心么,你要是死了,对得住她么?听房某的,好死不如赖活着,以后不能做别的,但可以孝敬下皇后娘娘和长孙大人啊,你难道忍心看着皇后娘娘和长孙大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长孙冲眼神有点涣散,他有些茫然的看着门口的房遗爱,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神经质的吼了起来,他一边吼还一边抄起牢房里的草屑朝房遗爱丢来,“房老二,给老子滚,少假惺惺的,老子就是想死也用不着你来劝,滚啊,滚啊.....”

  长孙冲还在骂着,却听门外传来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娇叱,“混账东西,难道房俊有说错么?你个不成器的东西,犯了事也就罢了,难道还真想让你父亲替你收尸么,你还有没有点孝心了?”长孙皇后骂完话,就朝房遗爱叫道,“俊儿,你不要管他,就让他去死,死了也好,就当我长孙家没有这个人。”

  房遗爱冲长孙冲递了个笑,那笑容了包含了太多的讽刺与嘲弄,一时间长孙冲有些呆住了,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被房遗爱耍了,没想到他长孙冲竟然成了房老二标榜仁义的工具!不知为何,长孙冲竟然哭了,他瘫坐在地上,手不断的抓着周边的草屑,“呜呜呜,房遗爱,你是个坏人,老子不怕你,老子不怕你.....我是长孙大公子,来人啊,来人啊.....给本公子买冰糖葫芦来......”

  长孙冲语无伦次的,没人知道他想说什么,长孙皇后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而房遗爱也是彻底的愣住了,怎么会这样,长孙冲竟然疯了,娘的,这货就如此受不了打击,不就是多刺激了他一下么?

  长孙冲确实是疯了,也许是太想吃冰糖葫芦了,他竟然抱着房门上的铁条啃了起来,别说长孙皇后了,就连房遗爱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有兴趣整长孙冲,可是整一个疯了的长孙冲还有啥意思?

  听说长孙冲疯掉,最吃惊地还是赵冲,房二公子到底跟长孙冲说啥了,竟然一会儿就把他弄成了疯子,要说长孙冲是装疯卖傻,赵冲是不会信的,因为经过宫里所有御医诊治后,一致认为长孙大公子没救了。

  长孙冲疯掉,对于房遗爱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本来还想着让长孙冲生不如死的,他这一疯,倒是烧了许多乐趣,不过还算有点安慰,至少长孙冲是他房某人整疯的。

  长孙皇后哭过之后,就不是那么伤心了,也许疯了倒好,出了那么多事情,长孙冲也不可能有什么前途了,对于别人来说当个普通人没什么。可对于长孙家的嫡长子那无异于生不如死的痛苦了。疯了好,疯了就不会想那么多烦心事了。

  长孙皇后离开了天牢,房遗爱却留了下来,他还是想和齐维羽聊聊的,对齐维羽这个人。你不佩服都不行,也许这个人狠了点。但是你不得不承认他很聪明。让赵冲弄来点酒菜。房遗爱便坐到了齐维羽的牢房里,赵冲怕房遗爱吃亏,也坐在一旁陪着。

  “齐维羽,怎么样,可否赏个脸,陪房某喝几杯?”房遗爱说着满上了酒。齐维羽嘴角上翘,端起酒杯便是一饮而尽,末了还叹道,“果然是好酒。上等的海天蓝就是不一样啊!”

  “够胆,你就不怕房某在酒里下毒?”房遗爱笑眯眯的望着齐维羽,齐维羽却是眼皮都未抬一下,“有必要吗?凭你房二公子现在的能耐,只需要一刀将齐某人杀了就行了,可别多此一举的弄什么毒酒?”

  “不错,只可惜了,你这人太狠毒了,如果不是如此的话,房某倒不介意留你一条命!”

  “呵呵,齐某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了?貌似,能让你房二公子看在眼里的人也不多吧?”齐维羽仿佛在询问一般,房遗爱挑眉笑道,“过奖了,房某人知趣的很,大唐朝比房某强的人多了去了。”

  “嗯?房遗爱,在齐某人面前就不用再装了吧,你那套装傻充愣的把戏演给别人看也就是了,莫要再齐某人面前卖弄了。以身做饵,为自己出去一切后患,再巩固李承乾的地位,好一个连环套,别告诉齐某人这些都是郑丽琬和武曌想出来的,那两个女人还没这么大的豪气。”

  “齐维羽,你在说什么,房某可听不懂了!”房遗爱不会接齐维羽的话的,如今旁边还坐着一个赵冲呢,齐维羽摆明了就是想阴人,他房某人才不上这个恶当呢。

  见房遗爱没有上当,齐维羽也没怎么失望,反而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二公子,你我之间也算得上老交情了,有什么话就只管问吧,这个时候,齐某也不想带着什么秘密去地府。”

  “爽快,齐维羽,房某很奇怪你是如何找到一个和你长得如此相像之人的,当时连房某都差点相信你已经死了!”

  “二公子,不知你可听说过削骨术么?”听着齐维羽的话,房遗爱便摇了摇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削骨术呢,朝赵冲看了看,显然赵冲也没听说过,因为赵冲那一双牛眼比他房某人还茫然呢。

  见了房遗爱的反应,齐维羽就就像是在讲故事一样叙述道,“这削骨术也不难懂,在人小的时候将一种药物灌入鼻腔之中,便可让头骨变得松软一些,这个时候便可以照着别人的样子慢慢的休整一番。一次肯定是不行的,但是经过几十次休整之后,便可以让两个人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只是削骨术还有个缺点,就是因为长期灌药物,下身骨骼会有些松软无力!”

  房遗爱听得瞠目结舌的,什么削骨术,不就是古代版的变态整容术么?这没想到大唐朝还有这种技术,相比韩国人的整容术又算个啥,他们能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么?

  赵冲也是听得有点傻眼了,好神奇的削骨术,将人变成另外一个人,其实赵冲很想问问谁会削骨术,而房遗爱也是如此想的。齐维羽就像知道房遗爱在想什么一般,他笑了笑摇头说道,“二公子,不要问齐某谁能做到这一点,因为那个人就在你手上呢!”

  “哦?你说的是平五郎?”房遗爱马上就想到是谁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平五郎那个变态郎中了吧。果然,如他所想,齐维羽轻轻地点了点头。

  房遗爱心中的疑问可不少,而这些问题,只有齐维羽才能够解答,“齐维羽,那那些日本人又是怎么回事?据方某所知,玉越良戒乃是十几年前的遣唐使节,为何会听命于你?”

  “其实很简单的,玉越良戒并不是听命于齐某,准确的说应该是听魏王殿下的命令才对。玉越良戒虽为遣唐使节,可他心中想的却是物部氏的前途,而魏王殿下可以帮着他打败苏我氏,你说玉越良戒为什么不可以为我们卖命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