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末日的余晖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08章 末日的余晖

  田梦涵差点乐笑了,这位丹怡姐也真够阴险的,不知不觉间就搞出了这么一场戏。显然王守烈已经懵了,他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王侃群这么沉不住气吧,不过现在他后悔也晚了,难道还能把王侃群的话塞回去?

  王丹怡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她佯装摸了下眼角,朝着田梦涵挥了挥手,“两位妹妹,把这个王侃群押到刑部去,今天咱们非要给夫君讨回个公道不可!”听着王丹怡的声音,二位女侠冷着脸就要去捉王侃群,吓得王侃群直往回缩,他可不敢进刑部大牢,进了刑部那还能有好,凭着长乐殿下的能耐,想整死他真的是太简单了。

  王守烈一时急的汗都出来了,就算王侃群再气人,也不能让王丹怡把人带走的,否则老王家这脸还要不要了?一伸手,王守烈挡在了田梦涵身前,“二位夫人,有话好说,现在连证据都没有,你们怎么可以乱抓人?”王守烈语气还是很强硬的,做为老王家的少族长,这份底气还是有的。

  田梦涵停是停下了,手里的剑却抽了出来,她寒着脸用剑轻轻地划着王守烈的脖颈,“让开,信不信我敢杀了你?”田梦涵在江湖上走动惯了,又怕过谁?

  王守烈只觉得皮肤上冰凉冰凉的,那是剑刃的温度吧,他从想到大哪被人这么威胁过,更何况还是个女人。可是王守烈没法发火,因为这事是老王家理亏,谁让王侃群如此管不住嘴了呢?至于这个田姑娘会不会下手,王守烈不敢尝试,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眼中的狠辣。

  也就田梦涵威胁王守烈的时候。红衣越过去三两下就将王侃群擒了过来,等着王侃群被带出府门,王家仆人们才反应过来,他们想冲上来夺回王侃群,王丹怡往后一退,身后十几名侍卫就挡在了中间。王侃群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一个劲儿的朝王守烈叫道,“大公子,救救老朽啊.....”

  王守烈仿佛没有听到王侃群的声音一般,待得田梦涵收回剑。他看着王丹怡面无表情的问道,“丹怡妹妹,你真的要跟为兄作对么?”

  “兄长,莫怪小妹,要怪就怪王侃群。你说呢?”此时王丹怡倒有了点笑容,看着那硕大王宅两个字。她心中一阵冷笑。太原王家,呵呵,还没摆正自己的位置么?也许十年前太原王家还可以冲她发号施令,但是现在不可以了,琅琊王家再也不是那个附庸在太原王家身上的跟随者了。

  最终王侃群被送到了刑部,至于刑部有没有审讯。又是怎么审的,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家的威信已经受到了挑衅,而挑衅王家的还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儿长乐公主。虽然出面的是王丹怡。可是没人会觉得单一个王丹怡敢到老王家去闹,如果没有长乐殿下撑着,西跨院的女人不会也不敢如此嚣张的。

  等到老王博回到家的时候,王侃群早被带走了,看着屋里的几个儿子,王博无奈的叹了口气,丢人,真是丢人,王家一群男人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几个女人撒泼。坐在椅子上,王博有点冷冽的问道,“守烈,你为什么没拦着.....”

  “父亲,孩儿怕.....怕......”王守烈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王博打断了,此时的王博显得非常生气,他一拍桌子,大声喝道,“蠢货,你怕,你怕什么?有我王家为你撑着,你怕那几个女人嘛,今天我王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干净了!”

  王博知道王守烈想说什么,无非是怕给他这个父亲惹麻烦罢了,可是比起王家的威信,他这张老脸又算得了什么。丢了一个王侃群不算什么,重要的是王家的威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今往后王家还如何统领关陇各族,恐怕此时看笑话的人也不少了吧。房遗爱,这个年轻人果然不同凡响,看似无赖的行为,却每每都能触到王家的痛处,到了今天,如果谁还说房二郎是个莽夫,那只能说他傻了。如果房府里郑丽琬和房玄龄是两个明面上的狐狸,那房二郎就是两个狐狸后边的毒狼。

  “守烈,明天你们几个就回趟太原,让族中的人都安分些,这些日子不要乱来了,恐怕房遗爱已经要对我王家动手了!”

  王博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怕一个年轻人,还是如此的怕,以前总觉得陛下重用房二郎有点私心过重,看来陛下的眼光还是那么的毒辣啊,也不得不说陛下找了个好女婿。

  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奇怪,王博风光了几十年,甚至也嚣张了几十年,可是他唯一选择保守的时候,却又选择了一条错误的不归路。如果王博真的了解房遗爱,那绝不会下这种命令的,王家不惹事,房遗爱就没有办法了么?换做长孙涣,他绝不会像王博这样的,房二就是个无耻之徒,王家做好自己是万万不够的,因为房二完全可以把几根骨头扔进王家,然后再领着一群恶狗跑进王家找骨头。

  王博老了,他要的只是家族安宁,于是他选择了保守,可也不能说他错了,错的是他碰到了房遗爱。

  太阳西落,日光下,李世民独自站在顶塔楼上,看着夕阳,李世民仿佛看到了前隋,他不想当隋炀帝,没人比他更清楚前隋败在谁的手上。瓦岗寨?江南乱民?王世充?错了,那些人都是幌子而已,百姓再厉害也翻不了天,根源还是杨广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在没有镇住世家大族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推行了科举,这不是给自己挖掘了一个坟墓么?

  都说杨广荒淫无道,暴虐无德,可是他比得上汉灵帝刘宏更荒淫更昏庸么?可是汉灵帝能稳稳地坐着,阳光却不行,错就错在杨广不该有野心不该有抱负,既然有抱负那就该想好后路。可惜的是杨广没给自己留后路,于是他的江山没了,名声没了。

  从某些方面来说,李世民觉得自己该谢谢阳光,如果没有他的前车之鉴,李世民不会如此的谨慎。科举,国之利器,动则江山大变,可是能不动么?李世民不希望李唐江山变成世家大族手中的傀儡,如今他李世民有威望威慑群雄。等他百年之后呢?也许等他死了李承乾和房俊依旧能镇得住世家,可他们的后人呢,李世民不会将李唐江山寄希望于那些虚无飘渺的愿望上,他要的是现实,所以大唐可以乱。却不可以翻个天,前隋的命运不能落在大唐身上。而且他李世民也不是杨广。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真正的王土又有多少,这些事也只有李世民这个帝王才知道了。如今仁政十五载,百姓越来越富足,可是国库的钱又有多少,前些年更是亏空巨大。若说大唐没钱,李世民不信,可是钱去了哪里,恐怕都在哪些大家手里了吧。

  徐州。自古中原繁华之地,汉时的徐州更是包括了整个中原之地,正因为徐州的特殊情况,才成了众人眼中的肥肉。当年若是曹操能真正的将徐州握在手中,也许这江山早就归于曹姓,又哪来三国之乱。

  大运河下的徐州,一片繁华景色。这是一颗活跃在大唐之东的明珠,它的存在,承载着华夏数千年来的文明。

  来到徐州境内,房遗爱就见到了郑丽琬,郑娘子显得很是轻松,她一身的宽袍,就像一个普通的农家女郎一般。房遗爱很是奇怪,怎么没看到拓跋惜月呢,心中疑惑,也就问出了口,“丽琬,惜月呢?”

  听着房遗爱的声音,郑娘子眉头一锁,有些醋意的娇媚道,“夫君,你这人好没良心,光想着惜月了,难道就不关心下妾身么?”

  伸手摸摸郑娘子的脸,房二公子低头亲了亲美人的额头,“得了,就别贫了,你就在眼前,为夫还用多问么?”

  “那你说说是妾身好看,还是咱家大夫人漂亮?”依着房遗爱的肩膀,郑娘子轻轻地舔了舔自己的红唇,那样子说不出的诱人。房二公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脸憋得老难受了,“这个嘛,这个嘛.....各有千秋了.....”

  郑丽琬笑着剜了自家夫君一眼,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好了,不逗你了,惜月现在正在郑王府做客呢。倒是你,来徐州的速度也太慢了,难道王老家主又给你出难题了?”

  “呵?丽琬,为夫身边有啥事,你会不知道?何止老王家啊,对为夫感兴趣的可不少呢。对了,惜月去了郑王府,你为啥不去呢?”

  “夫君,你就会说笑,妾身才懒得去跟李元礼说废话呢,还是交给惜月去折腾吧”郑娘子抬眼看了看外边的天色,一双眼睛就有点迷离了,她只是轻声的哼了哼,房二公子就像受到召唤似的吞起了口水。跟郑丽琬这么久了,好像每次都被她吊的像个初哥似的,连房遗爱都不知道这是咋回事,难道郑娘子有一种魔力?

  当房中传来一阵娇吟,武曌就撇着嘴暗骂了起来,这姐夫就是定力差,让郑丽琬一勾搭就受不了,也不知道郑丽琬哪里好,不就是那里大点么?看看自己的胸前,武曌有点泄气的吐了口,哎,这里可不是她想长大就能长大的。

  房遗爱到徐州境内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李元礼,此时他看着桌上的烛火发起了呆,也许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了。如果可以的话,李元礼会选择反抗,可是能行么?李祐的齐州军马早已进驻徐州北端,扬州军和洛阳大营的人也朝北靠过来,只要他李元礼稍有异动,便会遭到无情的屠杀。

  当年他不想随着李泰瞎胡闹的,可是还是鬼迷心窍的帮着李泰做了些事情,有道是贼船好上不好下,等到他后悔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李元礼不知道朝廷打算怎么对待高句丽,但是他李元礼的下场已经差不多了,不过他还存着一丝的侥幸,那就是房遗爱是打着科举的旗号来的,也许陛下也不希望中原起乱子吧,否则就不会提什么科举了。

  清晨的朝阳特别温馨,拓跋惜月慵懒的伸了个腰,她敢来郑王府做客,就看准李元礼不敢动手了。说到底李元礼不是个枭雄,他只是个本分王爷而已,从某些方面来说,拓跋惜月不希望李元礼死,因为一个活着的李元礼,更能给房家带来好处。

  随着时间推移,世家的势力会不断地减弱,那随着科举的兴起,必然冒出一些寒门子弟,而大唐士子多以中原和江南为主,可以说有李元礼的人脉在,可以为房府做很多事情。(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临高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