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请问你想要什么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09章 请问你想要什么

  天一放亮,房遗爱便打着哈欠起了身,郑美人却没有半点起床的意思,犹自裹在被子里嘟着嘴。拍拍美人的翘臀,房遗爱色迷迷的笑道,“小娘子,赶紧起来锻炼下,天天赖床会老的!”

  “去你的,可莫骗妾身了,妾身天天练你那个什么骑马舞,今天就偷会懒又如何,难道还真能变老了!”郑美人娇嗔着,她才不会听信房二郎的话呢,昨夜折腾了一宿,她可得好好恢复下呢。

  房遗爱也懒得跟郑丽琬唠叨,早上吃过饭,一行人就继续往徐州城赶去,至于郑丽琬,谁知道她往哪里去呢。房遗爱不会限制郑丽琬呢,有些不用说,这个女人就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徐州城,可算得上历史名城了,前隋末年,徐州城可没少死人,像这样一个至关重要的四战之地,谁不希望将它握在手中呢。

  让房遗爱诧异的是当他来到徐州的时候,就看到城内街道上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房二公子可没想到自己这么受欢迎,早知道的话就换身漂亮衣服了。不过想想也是应该的嘛,再怎么说他也是长乐驸马,老百姓喜欢他也是情有可原的啊。房二公子正挥着手笑得灿烂呢,就听路边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哎,这就是房遗爱啊,还以为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呢!”

  “是啊,三娃子,俺娘说了,房大将军身高八丈,一只手就可以扇死一头老虎,你看这家伙文绉绉的,一看就是假的。要不就是别人吹出来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房二公子气坏了,还他娘的身高八丈,那是长颈鹿还是恐龙了,人能长那么大?一巴掌扇死一头老虎,靠,真把他房二公子当神仙了,扭头看看说话的人,房遗爱就没脾气了,原来是俩六七岁的奶娃子。他房遗爱就是发飙也不能冲着俩奶娃子发飙啊,没办法,房二公子一张嘴,露出嘴里的两条大白牙,努力的坐着看似和蔼的笑容。

  悲剧的一幕发生了。那俩奶娃子很不给面子的竖起了小指头,还很不屑的哼了哼。“还笑。一看就是假冒的,三娃子,咱们走啦,咱去河边抓泥鳅去!”

  房二公子差点一头栽马下去,什么玩意啊,刚来徐州就被俩奶娃子鄙视了。孩子他娘呢,她们到底咋形容的,他房二公子虽不是玉树临风,但也算得上威猛不凡吧。房遗爱脸色不太好。可是珞女侠却笑得异常开心,一颠一颠的还抖着手指头学着奶娃子的声音,“哦.....身高八丈的大将军.....哦,这个人好小哦....”珞女侠使劲儿的刺激着房二公子,这种机会可不多见,怎么能够放过呢?

  房遗爱忍了,这么多人看着,怎么能够跟珞女侠一般见识,怕什么,让她过过嘴瘾就是了,等晚上好好趴床上收拾收拾她,否则她不知道啥叫天地好男儿。从大街上走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前边出现一行人,其中一个还穿着一身的紫金袍子,头上戴着紫金冠,想来这位就是郑王李元礼了,至于他身后的徐州官员,房遗爱也没怎么留意,反正以后会认识的。

  下了马,房遗爱朝李元礼走去,按照规矩,房遗爱是要向李元礼行礼的,所以他微微躬身拱手道,“晚辈房俊,见过郑王叔!”由于自己驸马爷的身份,所以喊李元礼一个王叔,也不过分。

  其实房遗爱也是想向李元礼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一切还有得谈。听了房遗爱的话,李元礼心中当真是松了一口气,果然如他所料,朝廷并不打算置他于死地。不过一切还得细谈才行,朝廷可不是那么容易放过他的。

  见过礼之后,李元礼就领着房遗爱去了官衙,在官衙里,李元礼向房遗爱介绍了下徐州大小官员,房遗爱一个个问着好。事实上房遗爱没记住几个人,这么多人吵吵闹闹的,就跟卖菜的差不多,他哪有心思去管这些破事。在官衙里墨迹了好半天,房遗爱才和李元礼回到郑王府。

  在整王府里,房遗爱也见到了早就赶来的拓跋惜月,让房二公子郁闷的是拓跋惜月并不像郑娘子那般腻人,只是甜甜一笑后,拓跋惜月就领着闻珞等人去陪郑王妃说话去了。进了书房,李元礼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的消失了,他知道说正事的时候到了。

  书房里,房遗爱坐着,李元礼却没敢坐下,李元礼很清楚自己的境地,别看自己是个王爷,可那也是外人看的,在房二郎眼中,他这个王爷也只是个名称罢了。房遗爱心中暗自叹了口气,真不明白李泰是怎么逼李元礼上钩的,难道李泰的手段比李元礼还要强么?说李泰比李元礼厉害,房遗爱不会信,历史上哪个李元礼可是文武双全的难得人物,他现在这种懦弱的样子,一定是假象吧。

  “郑王叔,现在就咱们二人在,你就不用装成这副样子了吧?”房遗爱不希望看到这样的郑王,如此懦弱不堪的郑王也不值得他费心思,看着桌上的茶水,房遗爱轻轻地摇了摇头,“郑王叔,在房某面前不用装成这副样子的,就算你装了,房某也不会信。贞观十二年,郑王府逃奴郑安山占东海葫芦岛为匪,劫得钱财无数。贞观十三年冬,郑凡师以修建王府为名进生铁五千斤,而最后这些铁却不见踪迹....”

  随着房遗爱一句一句的说下去,李元礼额头上也慢慢地渗出了冷汗,不错,房遗爱说的事情是他做的,只是他不明白,既然房遗爱已经查出这些事情,为何没有告诉李世民呢?如果李世民知道了,绝不会放过他李元礼,这一点绝对可以确定。

  “郑王叔,后边还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房某一件件说下去么?”房遗爱既然敢来徐州,就有把握拿住李元礼。否则郑丽琬和拓跋惜月又何必早早的来徐州呢,也许李元礼没怎么在意郑丽琬和拓跋惜月吧,因为这两个女人表面上确实实在游山玩水。不过郑丽琬和拓跋惜月没有动作,不代表九手和六子也闲着,徐州靠着洛阳如此近,九手有几十种方法挖出郑王府的秘密。

  被人查的如此彻底,李元礼也没必要装下去了,他坐在椅子上,有些面无表情地问道,“房俊。你既然知道这些事情,为何没跟陛下说?”

  “有些事情房某要查的,只是要不要告诉陛下,那就要看郑王叔配合不配合了!”房遗爱如此说已经非常明显了,那就是他需要郑王府的力量。准确的说,他需要李元礼听他的话。

  李元礼到底是个亲王。他无法容忍房遗爱说的一切。可是好像他也没得选择,不听从房遗爱的吩咐,那郑王府就会被抹平,当李世民知道一切,就算他再不想中原乱,也会对他李元礼下手的。良久之后。李元礼才低声问道,“房俊,你到底想要什么,现在郑王府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感兴趣么?”

  “不。房某只是对郑王叔感兴趣而已,房某想要的并不多,只求郑王叔写几道折子而已!”房遗爱的话音刚落下,李元礼心中就暗暗吃了一惊,房遗爱越是如此轻松,那么事情就越不简单。

  “折子可以写,不知你想些什么东西?”李元礼很纳闷房遗爱想做什么,房遗爱放下茶水,微微挑起了眉头,“郑王叔果然是快人快语,听说如今这徐州刺史可不怎么让人放心啊,还有那个长史曾国涛好像贪心不小吧?”

  李元礼想到了许多,却没想到房遗爱的野心会如此大,一个徐州刺史,一个徐州长史,房遗爱这是要独揽徐州大权啊。李元礼知道,只要这道折子上去,徐州就再也不是他李元礼说了算了,从某种方面来说,一州刺史才是一州掌权者,他这个徐州大都督也得看州刺史的脸色才行。

  徐州,做为未来科举的试行地,房遗爱必须紧紧地握在手中才行,将来很长时间内的士子将从徐州和扬州走出来,谁掌握了两个地方,那就掌握了大半个朝堂,房遗爱不可能傻到将这两个地方让给别人。做为穿越者,他知道科举制下门生遍朝堂的力量,而老爷子房玄龄在士林中的威望又是如此之高,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个优势呢?

  徐州刺史没了自然会有人顶上来,谢文安离开京城后,韩英来正好顶他在大理寺的位子,而何向明也可以从江南调任徐州长史,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所以将徐州握在手中也是势在必行的。如果说李元礼不甘心,那他房某人只能下狠心抹掉郑王府了。

  李元礼脸色越来越冷,心中的震惊也是越来越大,房遗爱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老辣,别人都以为他是李世民的马前卒,更是打压世家的急先锋,谁会想到他早就已经借着这些事巩固自己的地位了。哎,陛下啊陛下,科举一起,恐怕获利最大的不是皇族而是房家吧。不用怎么去想,李元礼就想得到将来的徐州士子走的是谁家的路,房府那位玄龄公威望甚重,想来没有哪个学子不尊敬他吧。

  “房俊啊房俊,你当真是好算计,就算本王答应你,那徐州刺史又岂是本王想弹劾就能弹劾的?”李元礼微微笑了笑,徐州刺史独孤元乃是独孤家的人,那独孤元为人正直,在任两年广有仁德,想弹劾他,何谈容易。

  独孤元是个什么样的人,房遗爱心中非常清楚,不过既然让郑王去弹劾独孤元,那他就有这个把握。也许以前独孤元有徐州百姓保着不会出问题,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就算独孤元再廉政,那也得给别人让位子,因为李世民不会放心让独孤家的人把持着徐州的政务。科举马上就要试行了,万一独孤元再使点绊子,那可就有的受了。

  “郑王叔,你只需要关心手里的折子,至于独孤元的事情,房某自会处理的!”房遗爱抿着嘴笑了起来,栽赃陷害,他房某人老拿手了,还怕整不倒独孤元么。再说了,李世民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是真找不到理由,这位黑心老岳父让谷康年改行当刺客的可能性都有。

  有时候千万不要以为李世民有多死板,这个人发起狠来比他房某人还缺德。

  李元礼觉得房遗爱确实足够无耻,更让人头疼的是他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无耻,想坑害一州刺史的话都能张嘴就说,可见这家伙已经无耻到一定境界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铁血强国